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Emily Manning 2018.03.09

    从 Björk 到 Three 6 Mafia——来听听这十首奥斯卡提名金曲

    2018年奥斯卡尘埃落定,不妨再来回顾一下这些往年最佳原创歌曲。

    从 Björk 到 Three 6 Mafia——来听听这十首奥斯卡提名金曲 从 Björk 到 Three 6 Mafia——来听听这十首奥斯卡提名金曲 从 Björk 到 Three 6 Mafia——来听听这十首奥斯卡提名金曲

    1934年,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会在第七届奥斯卡颁奖典礼首次增设了最佳原创歌曲奖。自那以后,已有超过400首歌曲被提名。包括《Titanic》(泰坦尼克号)的《My Heart Will Go On》、《8 Mile》(8英里)的《Lose Yourself》,均跻身于史上最经典的电影音乐之列。据音乐杂志《Spin》估计,1939年得奖的《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流传程度并不亚于《Happy Birthday》。

    这个奖项是为了表彰那些为当代电影创作了原创音乐的词曲创作者,而非演唱的歌手。因此,当《Prince of Egypt》(埃及王子)的《When You Believe》这首由 Mariah Carey 与 Whitney Houston 合作的梦幻二重唱在1998年拿下奥斯卡的时候,两位天后自己却颗粒无收。(奖杯颁给了其词曲创作者 Stephen Schwartz 。)当然如果歌手对这首歌的词曲有贡献,那么他们也会受到表彰。

    虽然今年大奖颁给了《Remember me》,我依然为《Mystery of Love》感到有些惋惜。创作歌手 Sufjan Stevens 这首结合80年代欧洲流行风和钢琴演奏的迷人作品与他另外的两首歌一同被收录到了《Call Me By Your Name》(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精彩原声带中。“[导演 Luca Guadagnino 的] 作品含有非常强烈的激情和悲伤,两者产生了绝妙的化学反应。” Sufjan Stevens 对 Vulture 网站说道,“所以这也是我很想表达的东西,这种关于初恋的冲动和感性,还有无拘无束的感觉。” 而在音乐中他完全做到了。

    以下是一份超级主观的历届获奥斯卡提名的原创歌曲推荐列表。

    Three 6 Mafia《Hard Out Here for a Pimp》

    2006年,这个孟菲斯传奇组合凭借其为《Hustle & Flow》(川流熙攘)创作的主题曲抱回一座奖杯。后来 DJ Paul 和《Hollywood Reporter》回顾了他在奥斯卡的惊喜见闻,包括他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喊出了演员 George Clooney 的名字,以及他被拦在音乐家 Prince 的 after-party 大门外的反应。(“你最好告诉那个穿紫色衣服的小家伙我买了多少张《Purple Rain》专辑,好吗?”)

    Dolly Parton《Nine To Five》

    另一件关于 DJ Paul 的奥斯卡之旅的精彩往事,就是同为被提名人(也同为田纳西州老乡)的 Dolly Parton 向他送上了一封祝贺信,这位乡村天后写道,“我们为你们感到骄傲,我也很高兴奥斯卡最后还是落到了田纳西州人手里。”(“她超酷的。” Paul 补充道。)那一年,Parton 凭借《Transamerica》(穿越美国)中的《Travelin’ Thru》入围奥斯卡。而大约30年前,她为《Nine to Five》(朝九晚五)创作的那首深受观众喜爱的同名主题曲也得过一次提名。Parton 与 Jane Fonda 、Lily Tomlin 共同主演了这部职场喜剧,哎呀好想溜进她们偷偷找乐子的那个镜头。

    Henry Mancini《Moon River》

    作曲家 Henry Mancini 在过去25年间曾11次被提名最佳原创歌曲,不过仅有两年连续得奖。让他拿下第一座奖杯的是1961年《Breakfast at Tiffany》(蒂凡尼的早餐)的《Moon River》,这或许也是 Mancini 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它被多位歌手翻唱,包括 Judy Garland 、Louis Armstrong 、Elton John 、Morrissey ,还有新近发表的 Frank Ocean 版本。而在纪录片《Amy》的开头,当年16岁的 Amy Winehouse 和 National Youth Jazz Orchestra 合作的也正是这一首歌。

    Isaac Hayes《Theme from Shaft》

    1971年,作曲家 Isaac Hayes 凭借结一首 soul-funk 相结合的《Theme from Shaft》,成为第一位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的非裔美籍音乐家,他也是第一位在奥斯卡非表演类奖项中获奖的非裔美籍艺术家。由摄影师 Gordon Parks 执导的《Shaft》(夏福特)是最早的那一批黑人剥削电影(Blaxploitation)。这首歌以一连串极具辨识度的踩镲(hi-hat)声开场,它被广泛运用于各种场景,比如说 Hayes 的其他作品(他曾为卡通人物 Mr. Potato Head 及篮球巨星 Shaq O'neal 出演的两个汉堡王广告制作配乐)。我个人的最爱是早期《Simpsons》(辛普森一家)中 Bart 和 Lisa 在卡拉 OK 唱了这首歌。值得骄傲的是,有一回《Sesame Street》(芝麻街)中的 Cookie Monster 打扮成 Hayes 的造型改编了这首歌。

    Donna Summer《Last Dance》

    读过作家 Tim Lawrence 的 Disco 音乐史著作《Love Saves the Day》的人都知道,一部1977年的电影《Saturday Night Fever》(周末夜狂热)对流行音乐和美国文化产生了巨大影响。而随后那年,洛杉矶的一家 Disco 音乐厂牌  Casablanca 打算打铁趁热大捞一笔,因此制作了他们自己的 Disco 电影《Thank God It’s Friday》(狂热周五夜)。虽然这部电影以惨败告终(目前它在烂番茄网的新鲜度仅为33%),不过,奥斯卡的评委们显然也中了 Disco 的毒,他们无视电影中接二连三的滑稽情节,把最佳原创歌曲奖颁给了《Last Dance》。平心而论,这首由舞池女神 Donna Summer 录制的电影配乐确实算得上史诗之作。这也让影评人 Leonard Maltin 给《Thank God It’s Friday》留下了非常特别的评价:“也许是有史以来拿过奥斯卡的最烂影片。”

    Shel Silverstein《I’m Checkin’ Out》

    《Postcards from the Edge》(来自边缘的明信片)由伟大的 Meryl Streep 饰演一名刚刚从戒毒中心出来的失业女演员,演她母亲的更是神级的 Shirley MacLaine 。参与这部电影的第三位巨星则是创作歌手 Carly Simon ,她为这部1999年根据演员 Carrie Fisher 的半自传体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打造了原创音乐。不知怎的,备受爱戴的儿童诗人兼插画家 Shel Silverstein 也加入到了这部由女性主导的经典电影当中,他创作了配乐《I’m Checkin’ Out》,并在那年入围奥斯卡。Meryl 在电影结尾演唱了这首乡村歌曲,她的演绎带有 Patsy Cline 的真情实感亦有 Cher 的抑扬顿挫,你还能要求什么呢?

    Björk《I’ve Seen it All》

    去年夏天,我在普罗旺斯国际电影节参加了演员 Chloë Sevigny 的问答环节。当时邪典大导 John Waters 就坐在观众席,问起她和导演 Lars Von Trier 合作《Dogville》(狗镇)的事。“我希望你没遇到 Björk 那些事。” Waters 说道,他是在暗示2000年电影《Dancer in the Dark》(黑暗中漫舞)引发的争议。Björk 在这部电影中饰演一位患有退行性眼疾的女工,她拼命挣钱希望能给遗传此病的儿子做矫正手术。虽然这部电影在戛纳电影节拿下了金棕榈奖,不过其幕后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故事。Björk 坦言电影的制作过程非常劳心伤神,因此她决定不再演戏。(去年在 #metoo 运动号召下,她在 Facebook 重提这次拍摄经历,称一位 “丹麦导演”,后被认定正是 Lars Von Trier ,在片场对她进行了性骚扰。)尽管有过这些痛苦经历,Björk 还是创作了一首非常优美的歌曲,并穿着天鹅礼服在2001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表演了这首歌。

    A.R. Rahman 与 M.I.A.《O…Saya》

    不出所料,《Slumdog Millionaire》(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片尾曲《Jai Ho》拿下了2008年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我们说的是音乐家 A.R. Rahman 的原唱版本,而不是那个莫名其妙的 Jimmy Iovine 混音 Pussycat Dolls 翻唱的电台版噢。)不过我还是要给当年一起入围的来自同一部电影的配乐《O...Saya》投一票,这首歌由 A.R. Rahman 与 M.I.A. 合作,自从他听过 M.I.A. 一鸣惊人的首张专辑后,就对这位斯里兰卡出生的英国歌手欣赏有加。在导演 Danny Boyle 的建议下,两人开始为电影配乐合作,他们通过邮件沟通完成了这首歌的创作。这首曲风多变的歌曲捕捉到了狂热的能量、丰富的质感及兴奋的节奏,如果说片尾曲为电影带来了完美结局,那么这首歌则为电影打下了整体基调。

    Elliott Smith《Miss Misery》

    导演 Gus Van Sant 执导的票房黑马《Good Will Hunting》(心灵捕手)中用到了好几首创作歌手 Elliott Smith 的歌,其中包括那首在片尾字幕播放的原创歌曲《Miss Misery》。在1998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Smith 在室内乐团的伴奏下演唱了这首歌的缩短版。(可想而知,他原本没有打算出席,但是学会告诉他,不管他唱不唱,这首歌还是会被演奏,所以他只好答应了。)在 Smith 表演完后,面无表情的 Madonna 负责颁奖,她只有在念到 Smith 的名字时才露出了笑容。不过最终,获奖的是《My Heart Will Go On》。( Madonna 在宣布结果之前讽刺地笑道,“这结果你绝对猜不到。” )后来 Smith 也说,“这挺荒谬的。不过我还是投入其中了,因为我的朋友看到应该会蛮开心的。”

    Alan Menken《Kiss the Girl》

    在1989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Little Mermaid》(小美人鱼)中的螃蟹 Sebastian 所演唱的卡利普索情歌输给了来自同一部电影的《Under the Sea》。在这么一个宣扬外貌和二元性别论的寓言故事中,这首歌可以说是站在了平权意识的对立面!不过《Kiss the Girl》之所以入选,是因为我相信这首歌的“灵感”(套用 Diet Prada 的说法)是来源于 The Creatures 乐团的《Miss the Girl》,该乐团由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乐团的主唱 Siouxsie Sioux 及鼓手 Budgie 组成,1983年的某天他们在地图上随便指到夏威夷,于是就飞过去录制出了惊人的首张专辑《Feast》。其中这首《Miss the Girl》以作家 J.G. Ballard 备受争议的小说《Crash》为灵感,以骚动的抒情手法,碰撞出一种引人遐想的异国风情打击乐。你肯定要说,迪斯尼的儿童电影不可能从后朋克偶像那里取材吧。这就不好说了,毕竟 Dreamlanders(导演 John Waters 的固定演员班底)的变装天后 Divine 可是《Little Mermaid》中女巫 Ursula 的原型呢。

    Credits

    作者:Emily Manning

    翻译: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歌单 , 奥斯卡 , Björk , 奥斯卡奖 , 最佳原创歌曲 , 奥斯卡提名 , 奥斯卡奖提名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