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Michael Cragg 2016.12.29

    2016年:独辟蹊径的那些流行音乐

    今年是不是流行乐坛最格格不入的一年?

    2016-was-the-year-that-pop-got-odd-body-image-1481882041.jpg

    回顾起来,2016年的一切事情都偏离了他们以前的轨道。今年最受欢迎的80年代怀旧美剧《怪奇物语》,上下颠倒的想法,使它交替现实的剧情里,一切都非常混乱。基本上,整个2016年都是错乱的。不过,在你转发话题“2016”抱怨糟糕事情的时候,这种失去平衡的状态,反而合了流行音乐的口味;今年的它匪气十足。

    举个例子,今年年初,流行音乐界的热单制造机 Rihanna 时隔4年,推出了自己的新专辑《 Anti 》,把所有人都惊艳了一把。专辑除了翻唱了澳大利亚迷幻摇滚乐队 Tame Impala 的《 Same Ol' Mistakes 》,还有沉醉伤感的布鲁斯《 Love On The Brain 》,以及和 Drake 合作的单曲 《 Work 》,她还取样了 Dido 的歌!神奇的是, Sia 也在那个月发布了自己的新专辑《 This Is Acting 》,你可能会觉得这张作品取样 Dido 的元素更多,然而事实上这张专辑里她是翻唱了 Sisqo 的《 Thong Song 》。在这张包含各种混搭口味的专辑中,拥有强烈 Rihanna 风格的《 Cheap Thrills 》是 Sia 写给 Rihanna ,结果这首歌被 Riri 拒绝了,之后又被收录在这张专辑中。随后这首歌在美国公告牌荣登榜首估计是大家都没有意料到的事。正如制作人 Justin Raisen ( 曾制作 Charli XCX 、Sky Ferreira 的专辑)向权威乐评网站 Pitchfork 问道:“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我无法理解,流行乐甚至已经不是流行乐了。”

    然而,Rihanna 从流行音乐的离开并没有持续太久。大概是因为怀念舞曲,或者更准确的说—— EDM (电子舞曲),这个夏天她再度与音乐人 Calvin Harris 合作,推出了单曲 《 This Is What You Came For 》。这首歌现在可能更为人所知的原因是因为它是 Calvin Harris 和 Taylor Swift 一起写的。最开始这件事并没有公开,词曲作者名单上只有一个化名,Nils Sjöberg 。直到 Swift 和 Harris 分手,娱乐新闻网站 TMZ 披露了Swift 是幕后创作人。

    Rihanna 的 《 Anti 》可能是她重返流行圈之前的一次全新尝试,同时另外一位定义了时代的歌手也带来了一些更为永恒的东西。抛开之前各种合成器、电子鼓点和长期合作的 DJ White Shadow,新专辑里更多的是电吉他,柔和的民谣和 Mark Ronson 的元素,这是属于 Lady Gaga 自己的《 Joanne 》。封面上的粉色牛仔帽造型,让她从以前流行巨星的身份中蜕变,呈现出了不同的形象。可能是因为被的《 Artpop 》带来的冷淡反应伤害到了,Lady Gaga 这次选择用《 Joanne 》来拆掉她曾经精心构筑的各种华丽技巧,多方位展示的自己。可以想象,在未来几年人们对这张专辑也依旧喜爱。毕竟 Geri Halliwell,这位90年代中后期的“ Lady Gaga”,也曾舍弃流行乐,拥抱民谣。

    《 Joanne 》延续着另类流行和独立曲风,同时又一次向我们展示了现如今流行和非流形之间逐渐模糊的差异性。她也合作了众多深受喜爱的音乐人,如 Josh Homme , Beck 和“职业 Twitter 键盘侠”兼音乐人 Father John Misty 。后者也出现在 Beyoncé 超震撼的视觉专辑 《 Lemonade 》中,她和 MNEK ,Diplo 以及来自 Vampire Weekend 乐队的 Ezra Koenig 一起制作了单曲《 Hold Up 》。她的新专辑坦露了感情遭遇背叛之后,留下的种种伤痕。因此它选择歌曲采样的时候也格外精心,包括 Andy Williams ,Soulja Boy 和 Yeah Yeah Yeahs 。Beyoncé 作为继 Michael Jackson 之后最成功的流行巨星,这张专辑可以说是流行乐的集大成者。它毫不费力地在乡村音乐 (《 Daddy Lessons 》),摇滚(和 Jack White 合唱的《 Don't Hurt Yourself 》),和奔放跳跃而带有新奥尔良风格的《 Formation 》中随意切换。后者今年2月在毫无预告的情况下和MV同时发布,宣告了 Beyoncé 的复出,为黑人而庆祝,并发表了关于抨击黑人不公正待遇的尖锐宣言,这也是她从未尝试过的举动。这些宣言就如 Blood Orange、Solange 的专辑里所表达的信息一致,贯穿于整个2016年的流行乐坛。

    2016年可以说是和流媒体斗争的一年,但《 Lemonade 》依旧销量傲人,虽然它独家发行在 Tidal 平台上使得这张专辑还是受到了一些销量阻碍,而此前 Rihanna 的《 Anti 》也因为 Tidal 将曲目意外泄露而不得不提早了专辑推出日程。回到流媒体上,它的影响力可以说是从2016年开始风生水起的,它在排行榜中的主导地位改变了榜单规则。在它的到来后可以发现,流行歌手 —— 以前在榜单占有统治地位的那些人 —— 突然间就无人问津了。以 Olly Murs 为例,在流媒体被加入榜单统计之前,Murs 得到过包括4次榜首在内的8次英国 Top 10。然而自2014年开始,他一次 Top 10都没有获得过,同时他也从未出现在 Spotify 播放列表中,这也就意味着他新单的最好成绩也是在 Top 25以外了。而与此同时, X-factor 选手女子团体 Little Mix 则以《 Shout Out to My Ex 》空降榜首,况且不同于往常周五发布的惯例,这首歌选择在周日推出,所以说 Olly 还有一丝生机!对于没有那么知名的流行歌手,流媒体成为了改变大热单曲的决定因素。比如说,两个在2017年很有前景的大厂牌歌手 Dua Lipa 和 Anne-Marie ,今年在 top 15 不温不火地徘徊了很久,他们的长红来自于稳定的流媒体用户支持。在几年前,任何 Top 10之外的歌手,都可能会因为不够畅销而消失在歌坛,而现在,歌手的表现由流媒体的数据说了算,耐心是关键。

    尝够了新鲜事物,2016年也是各种奇事重返。首先 Rick Astley 在网上爆红之后,成为排行榜打擂选手。他的第8张专辑《 50 》,一举获得专辑榜榜首,销量超过10万张。Craig David 的复出没有他那么惊人,为了消除之前《 What's Your Flava? 》和《 Bo Selecta 》带来的双重窘况,经历了漫长的等待,他回归了。这张专辑《 Following My Intuition 》听起来现代又怀旧,大概是因为大多数制作人都是听《 Born to Do It 》长大的。这张专辑里的《16》这首歌取样了 Justin Bieber 的歌曲(说具体点,就是 Jack Ü 写的 《 Where Are Ü Now 》),不过说起来这也并不奇怪:首先,Bieber 一直都是 Craig David 粉丝;其次,2016年 Bieber 何谓无处不在,尤其是2015年底发行的充满热带风情 house 单曲《 Sorry 》。2016年,人们开始对这种无明显副歌、异域世界风的新型舞曲像病毒感染一样毫无抵抗力,几乎每首歌都跟风混音。

    也许流行乐2016年最大的功绩,是将法国鬼才 Christine & The Queens ,又称 Héloïse Letissier 打造成了国际巨星。Letissier 在挑战主流的同时,也使右翼保守派获得了新生。她带来了一种全新的,令人兴奋而又真诚的新声音。在对于种族、性别、精神健康的探讨中,流行乐对于周遭的变革也越来越清晰。


    Credits

    作者:Michael Cragg 
    翻译:K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音乐 , Rihanna , Sia , lady gaga , Beyoncé , 2016 , 流行乐坛 , 2016年终盘点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