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周熠欣 2019.07.17

    33EMYBW 的最新专辑《DONG2》是一场有关自由释放与自我观察的实验

    附赠她的硬核食物初体验。

    DONG 2 专辑封面 线上使用 .jpg《DONG2》专辑封面

    制作人、视觉艺术家、鸭打鹅贝斯手......常年活跃于上海的地下场景中的你一定听说过 33EMYBW 的名字,我们着迷于她的音乐、制作风格,也着迷于她在过去、现在与未来间的自由流转。而不断试验着电子音乐边界的 33EMYBW 于今年四月在美丽唱片旗下发行的全新专辑《DONG 2》正试图推翻民族音乐的高墙,以侗族大歌为人声采样,与她散发着魔力的标志性截肢舞步一同带来全新的音乐风貌。这张极具实验精神与未来感的专辑同时也是 33EMYBW 令人兴奋且硕果累累的三年中的最新篇章,这始于她在电子厂牌 SVBKVLT 发布的单曲《EMSYGYDL》,随后更是带来了在海内外都受到广泛好评的《Medusa》与被她称之为“个人信息反射系统”的《Golem》。不可否认,33EMYBW 绝对是国内电子音乐场景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侗族大歌这一无伴奏、无指挥的侗族民间多声部民歌对我们任何一个人而言似乎都颇为陌生,“在回到上海整理素材准备着手写歌时,我才意识到这一个巨大的挑战。侗族大歌使用有9歌调值的侗语演唱,它的复声不同于一般的合唱,也没有明显的节奏,甚至伴奏乐器(如牛腿琴)也不使用固定音准,是一个完整又极其特殊的音乐系统。”33EMYBW 分享道。三年前,她正因耳鸣困扰约见病友 Rah,兴趣相投的两人话题渐渐从治愈经历转向了民族文化与音乐,于是在讨论了以当代视角呈现民族音乐的可能性后,当下便一拍即合决定将尝试落实到行耳文化当时正在进行的贵州项目,辗转进行了为期两周的田野考察与声音记录。而在小黄村的感性体验最终为我们带来了这张耗时三年的专辑,“在离开贵州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难以将这些音频和鼓楼的共鸣、和小黄村的山水、和当地的米酒牛憋剥离开。”33EMYBW 在创作手记中说道:“我体验到的是与剧场、电视里完全不同,最真实的侗族大歌。”

    事实上,33EMYBW 并不希望《Dong2》被视为民族音乐或是民族音乐采样,而是通过对音乐形式永无止境的探索和想象为你构建一个未来的空间。为了让你的《Dong2》体验更加完整,除了新专辑,她还与我们聊了聊来自贵州小黄村硬核食物。

    IMG_9724 2.JPG

    你最近完成了这张构思了三年的专辑《DONG 2》,最主要的收获是什么?
    对我自己来说,是在做音乐的时能更加相信(必须相信!)自己的直觉和感知。另外,我也看到了一种古老文化/艺术形态在现代社会中变化发展的轨迹和可能,能看到这种流动本身就是非常大的收获。

    《Dong 2》这张专辑每首歌名好像都有其背后的故事,能否和我们详细说说其中你认为最有意思的一个?
    之前看到网上有人问“草本双子星”指的是什么,那就解释下这个名字。这首歌名来自我在小黄村吃到的两种硬核食物:牛瘪与羊瘪。(当地人在重大节日杀了牛羊后从其胃袋里取出的半消化物,和肉或蔬菜一起烧,味道一言难尽。)

    是什么促使你在创作音乐的时候想要以少数民族文化为根源?
    这张专辑是“Dong”项目的第二张专辑。 “Dong”在2016年由戳客戳客和行耳文化共同发起,当时我碰巧得知我的朋友徐斯鞾、程俏俏正在做贵州小黄村的考察研究,出于对民族音乐的兴趣,我们立刻有了合作的想法。在去小黄村考察和录音的三年后,除了在美丽唱片发布《DONG1》和《DONG2》,戳客戳客和北京的出版机构“梦厂”合作的出版物《dong》也刚刚发行。我们希望在当代社会视野中,用不同的角度与手段来呈现中国民族音乐及文化,并探讨其融合、发展与传承的更多可能性。

    “侗族大歌”这一歌种最吸引你的地方在哪?
    小黄村处于侗族南方方言区,我们的录音素材包括侗族大歌、行歌坐月、情歌等,这些曲调都并非是我们习惯性所认知的西方古典音乐体系下的节奏和音准,是一个完整又极其特殊的音乐系统。对于这张电子音乐专辑的创作来说是挺大的挑战。

    现在中国传统文化在各个领域都正处于热议中心,跟风者也不在少数,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越多不同领域的人从不同纬度关注、研究和呈现某种文化,对这种文化的延续发展越有积极作用。

    IMG_9725.JPG

    在你看来亚洲电子音乐是否正处于一个上升的趋势?在当下这个多元的社会环境中,电子音乐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身份?
    是在上升,因为厉害吧。越是多元开放的社会环境,音乐应该就越纯粹。音乐就是音乐。

    鸭打鹅贝斯手与电子音乐人这两个身份间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作为制作人我可以更自由和专注。

    在你的音乐启蒙阶段给你带来影响的人物是谁?
    童年给我较大影响的是我父母,在我小学的时候他们就会带各种国内外音乐颁奖礼和演唱会的录像带回家放,当时还是没有 DVD 和网络的年代。

    歌班里传来的歌声、酒席上的喧哗… ...这些来自小黄村的声音采样都成为了你创作这张专辑的触媒,不难看出你对这些最原始最自然的声音的热爱。如果你只能用五种声音进行创作,你会如何选择?
    如果理解为五种音色的话我今年会选人声和808 drum kit。

    Credits

    作者:周熠欣

    图片来自 33EMYBW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音乐采访 , DONG2 , 33EMYBW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