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Francesca Dunn 2019.01.13

    35 位成名前就登上 i-D 的音乐人

    从 Madonna 和 Boy George 在俱乐部狂欢的全盛时期,到90年代的 Blur、Björk、Spice Girls 和 Wu-Tang Clan 等,再加上现在的 Charli XCX 和 FKA Twigs,35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发掘各色新人……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8362.png-3.jpeg

    1.Boy George - The Second Issue, No. 2, 1980

    那时还未成名的 George Alan O'Dowd 是 i-D 第二期的封底人物。George 还没出名之时,i-D 也只是一本裱糊打印的杂志。“我是个刚刚冒头的小明星……就像圣灵怀胎之时。”为 i-D 拍摄 Straight Ups 系列有史以来第一组照片时,身着一件手工制作的修女服,戴着“梵蒂冈给我的”十字架的他说道。毋庸置疑,他势必会红。

    2. The Smiths - Survival Bible Part 1, No. 11, 1983 

    许多 The Smiths 乐队的粉丝站认为,这篇报道“可能是他们最早的采访报道”。Morrissey 介绍了这支乐队,告诉我们:“‘The Smiths’这个名字没有任何意义,它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我认为,不被某种风格类型限定住是很重要的。一旦人们给你下了定义,你就会被限制住,我很害怕音乐风格被限制住。”Johnny Marr 补充道:“现如今,音乐回到了70年代中旬的局面,大家需要重新开始思考,现在正是我们这样的乐队出来收拾重振局面的时候。”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09217.jpg

    3.Madonna - The Sexsense Issue, No. 15, March/April 1984

    Madonna 在伦敦推出她的首张专辑后,我们邀请她来 Mark Lebon 这里拍套照片。i-D 是这位流行天后登上的第一本杂志封面。当时她没什么名气,很多人以为她只是 Boy George 的朋友 Marilyn。她在采访里说了不少蒙尘许久的经典故事,比如“小时候我从来都没见过别人的裸体——天啊,17 岁的时候我都还没看到过男性的生殖器!第一次看到的时候我都震惊了,觉得那真恶心!”和“我想当明星。直到一年前我还住在大街上,但我就想当明星。钱对我来说绝不会是个问题。只有你为钱担心的时候,它才会困扰你。”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8446.png.jpeg
    摄影:Marc Lebon

    4.John Lydon aka Jonny Rotten - The Madness Issue, No. 34, March 1986

    Sex Pistols 的 John Lydon 一边喝着 Red Stripe 啤酒,一边告诉 Dylan Jones:“我在日本被当成神,在澳洲被很暴力的恶棍喜欢,但英国人对我就是充满疑虑。”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8520.jpg

    5.Sade - The All Star Issue, No. 14, 1983

    Sade 推出第一张唱片整整一年前,我们就请 Nick Knight 为她拍了照。那是这位新兴歌手第一次拍杂志封面。同时,那期杂志也标志着我们从业界报道转而专注人物报道。显然,我们觉得她是个“Smooth Operator”,注定要给这个世界带来“No Ordinary Love”。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8576.jpg

    6. Iggy Pop - The Beauty Issue, No. 42, November 1986

    “愚蠢的人可以眨眼吗?David Bowie 有钱吗?‘The thin white duke’(David Bowie 在舞台上的角色)和太阳镜上的白色呕吐物,海洛因和狂野的女人。”诸如此类。Iggy 向我们证明了知识就是力量,右眼就是那只向我们展现他闪光面的眼睛。他的“Lust For Life”永远不会消亡。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8620.jpg
    摄影:Fran Vogel

    7. David Bowie - The Film Issue, No. 49, July 1987

    1987 年,i-D 创始人之一 Tricia Jones 在阿姆斯特丹采访 Bowie 时,他已经是一位明星了。他们聊了他的专辑、电影和儿子,Jones 还让他给些好建议。“绝不要沾上毒品。”他告诉她,“我永远不会低估这件事的重要性。毒品会对你产生影响,它会彻底毁掉你,那就是个悲剧。”接着他还承认:“我一点都不懂时尚!”、“我才不在乎以后的人怎么想我。我根本没想过……我能做到今天这样就很好了。”现在 David 依然是当红的偶像。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8662.jpg
    摄影:Denis O'Regan

    8. LL Cool J - The Happy Issue, No.54, December 1987 

    人见人爱的坏小子 LL Cool J 选择了和 Beastie Boys、Public Enemy 一同并肩作战,助 Def Jam 公司一臂之力。他带着第二张黑胶唱片专辑《Bigger And Deffer》回归乐坛,希望登上热榜。刚红的时候,LL 很有压力:“我并不是在说谎,现在越来越忙了。我已经红到开车到当地麦当劳,要下车窗后大家都要尖叫的地步。”上百万个时髦女孩们的眼光绝不会出错。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8687.png.jpeg

    9. Beastie Boys - The Network Issue, No. 126, March 1994

    好吧,我们得承认,那时候 Beastie Boys 已经很红了。但他们还在出音乐,还在续写自己的传说。“有时候我会很想说我们(的音乐)已经超出了嘻哈的范畴,但其实我们只是把嘻哈带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方。停下开拓的脚步做嘻哈音乐之前,嘻哈的道路还能延长很多。它的胃口、吞噬能力和聚集各种影响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Mike D. 解释道,“我们抽大麻,我们玩乐,然后我们把最好的和最坏的都放到一起。”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10253.png.jpeg

    10. Neneh Cherry - The Positive Issue, No. 100, January 1992

    来自 Buffalo 的漂亮孩子 Neneh 把我们第100 期的封面变成了明亮的粉红色。在这期关于“艾滋行动”的特别期刊里,她和我们聊了些很私人的东西。“我宁愿支持对我重要的事情,也不想穿件闪闪发光的裙子去上 Wogan 的节目。”说完,她回忆了一位密友因艾滋病去世的事,反思了这种疾病的重要性。这一程碑式的期刊甚至还附赠了一个 i-D 避孕套。一个有趣的事实:2012 年,Neneh 还上过一次 i-D 封面。那一期是 The Wise Up Issue,和她一起出现在封面上的还有她那才华横溢、今年上过春季刊封面的音乐家女儿 Tyson McVey。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09250.jpg

    11. Shaggy - The Comedy Issue, No. 114, March 1993 

    火得遍地都是的《It Wasn't Me》推出整整八年前,24 岁的 Shaggy 穿着一件宽松宽条纹连帽衫,坐在 i-D 面前。“我的目标一直都是给别人带去快乐。”他告诉我们,“我希望让大家脸上都挂上笑容——不止是雷鬼音乐爱好者,而是所有人。”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11613.jpg

    12. Courtney Love - The Sex Issue, No. 127, April 1994

    “我无法不做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每年新年,我都下定决心要做一个更安静神秘的人。”Courtney 在这期杂志中告诉 i-D,“我想,我和 Kurt 结婚这件事颠覆了一些人的想象。一个蹩脚的摇滚歌星会和怎么样的女生在一起?如果我们改变了大家在这方面的刻板印象也挺好的。他可不会和哪个身材瘦小、脑袋只有豌豆大的蠢妞在一起,为什么呢,他有了我!”不幸的是,那次采访不久后 Kurt 就去世了。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8916.jpg
    摄影:Juergen Teller 

    13. The Prodigy - The Saturday Night Issue, No. 135, December 1994

    早在1997 年媒体大肆宣传《Firestarter》和《Smack My Bitch Up》令 The Prodigy 名声大噪以前,i-D 就和这群“埃塞克斯郡的小伙子”聊过了。一首赞美歌、一张大型专辑、提名水星音乐奖却未能获奖……我们和他们在后台好好聊了聊。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8947.jpg
    摄影:Shawn Mortensen

    14. Blur - The Saturday Night Issue, No. 135, December 1994 

    前一晚《低俗小说》(Pulp Fiction)伦敦首映后,Blur  的成员们无所事事地前后晃着腿开玩笑。“要知道,所有超模都在那儿,每个人都很友好地亲吻拥抱我们,且都说自己有《Parklife》这张专辑还很喜欢它。”Damon 夸耀道,“我觉得超模们都很好,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有那么一点阴险的一面。她们并不蠢。Helena Christensen 很可爱。我嘴唇上是不是还留着她的唇膏印?反正早些时候是有的!”Alex 好心指出,那可能是“疱疹”。嘿!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09280.jpg摄影:Donald Milne

    15. Aaliyah - The Pin-Ups Issue, No. 138, March 1995 

    大约是《Down With The Clique》这张专辑推出的时候,i-D 做了 Aaliyah 的个人专访。当时有留言称《Age Aint Nothin' But A Number》这首歌是 Aaliyah 的自传歌曲:当时 27 岁的 R.Kelly 使这位年轻的女星神魂颠倒,并谎报了她的年龄秘密迎娶了她。有些人甚至说,她怀孕了。“大家都能看到,我可没怀孕,”这位刚16 岁的姑娘咯咯笑着说,“我没怀孕,也没结婚……大家听听我本人所说的吧,那些都不是真的。”至于 Aaliyah 和其他人的关系,她父亲(采访时他就坐在边上)也做了澄清。Kelly 追过 Aaliyah 吗?“对于这件事,我不想多做评论。但实话跟你说吧,这事儿确实发生过。不过事情都过去了,现在她要继续过自己的生活了。”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054.jpg

    16. Wu-Tang Clan - The Fun & Games Issue, No.114, September 1995 

    “Wu-Tang Clan 是目前嘻哈界最大的明星。”1995 年 i-D 为他们写的专题报道开头这样写道,“1993 年推出专辑《Enter The 36 Chambers》起,他们单枪匹马杀了回来,从美国西海岸年轻的后辈们手中抢回了说唱的王冠。他们一开始只是一支自给自足的乐队,现在却一统整个嘻哈说唱界,Deep Space Nine 每位成员都有自己的个人项目:Method Man 的专辑卖出了100 万张,Ol' Dirty Bastard 的专辑正在筹备,Chef Raekwon 本月即将推出。欢迎来到 Wu-Tang 的怪奇世界。”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087.jpeg

    17. PJ Harvey - The Fun & Games Issue, No.114, September 1995

    歌手、词曲作家、诗人兼艺术家 Polly Jean Harvey MBE 是个神奇女侠。至少,她是 i-D The Fun & Games Issue 这一期的封面神奇女侠。她侧目告诉我们:“我喜欢那种外表看起来很放荡轻佻,内心却住了个政治家的感觉。”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106.jpeg
    摄影:Craig McDean,造型:Edward Enninful

    18. Bjork&Goldie - The Love Life Issue, No. 154, July 1996

    我们和大火的 Bjork(“让我冷静放松!我前三天一点都没睡!”)以及她当时的男朋友、第一位 Jungle 风格的明星 Goldie 聊了聊。“Bjork 是一个令人惊讶的女人。”他告诉我们,“她是在用心做音乐,而且她做得很棒。我们可以用我们创作的音乐充满整个世界——这太疯狂了!”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13155.jpg
    摄影:Lorenzo Agius

    19. Mel B - The Influential Issue, No. 170, November 1997 

    回首最初的 Spice Girl 时代,“Scary Spice” Melanine Janine Brown 和 i-D 聊到了她在 MTV 音乐录影带大奖上与 Madonna 眼神交错的那一刻。“感觉真的很奇怪。同时我又很高兴地意识到,就算你和她一样名声大噪又红了那么长时间,你依然可以是个很普通的人。鉴于这个行业以及你周围那些人,这么说可能有点奇怪,但确实你内心深处依然可以做个很普通的人。”说得好,Mel。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304.jpg
    摄影:Terry Richardson 

    20.Lil' kim - The Hotel Issue, No. 196, April 2000 

    2000 年,我们在全球最性感的说唱歌手发布第二张专辑前夜对她进行了访谈。这张专辑的名字来源于她的儿子 Biggie,叫做《Notorious KIM》。当时只有24的她告诉我们:“当明星要做很多事,而且不全是有趣的事。我们要解决资金问题、抑郁问题,要面对想做自己但又不能做自己的时刻。作为女性,我们还要对付月经。”真是个爱说教的姑娘。“嘻哈人真的开始接触时尚界了,这很棒,因为我们都爱打扮,”她告诉我们,“我一个月要花好几万美元买衣服。我是说,有时候我甚至都数不过来我在衣服上花了多少钱。”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333.png.jpeg
    摄影:Steven Klein

    21.Lil' Bow Wow - The Man And Beast Issue, No. 211, July 2001

    Lil Bow Wow 和 Snoop Dogg 的故事:“一场演唱会上,Snoop 邀请观众上台来和他一起唱。我跳了起来,表现了一番。后来他让我去后台,我们见了面。这就是我们的开始。第二天,我和他还有我的妈妈一起去了一家工作室,当时我才六岁。”关于这次访谈,给大家划个重点:“你会清理你的卧室吗?”“我妈会逼我把房间弄干净。”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358.jpg

    22.Justin Timberlake - The Individual Issue, No. 230, April 2003

    22 岁的 Justin Timberlake 一开始是顶着“XXX 男友”的名号和方便面似的发型出名的。但后来,他却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在和 Xtina 一起举办的 Justified/Stripped Tour 演唱会上,他展现出了天使般的歌喉和魔鬼般的舞步,尖叫着、荷尔蒙躁动的大众喜欢,说唱界也喜欢。那年晚些时候,他为麦当劳录制了《I'm Lovin' It》的主题曲,还出演了Nelly 的《Work It》。Matt Jones 给 Justin 拍的 i-D 湿身封面……真希望我们当时也在现场!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09304.jpg
    摄影:Matt Jones

    23.Kelis - The Lovers Issue, No. 238, December 2003 

    我们对22岁的 Kelis 进行专访时,她已经和 Nas 订婚了,两人正爱得火热。“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Nas 就说:‘哇哦,我想娶你想了已经有一年了。’我想都没想,就说:‘哇哦,那是因为我也想你娶我。’”当时她刚回到后期的 The Neptunes,有很多关于音乐行业和唱片公司的话想说,“因为我很小的时候就进入这一行了,因为我是个女人,大家就会觉得我能力不够,要么就……只把我当个小姑娘。他们根本不知道我脑袋里有什么,就连他们利用我的想法和创造力时也是这样。为唱片公司工作的艺术家?不存在的。就是这样。”她还说,她会“拿下汉堡王广告的。所以我才在歌词里写那该死的奶昔。我想要汉堡王那个广告!”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410.png.jpeg
    摄影:David Bailey

    24.Diplo - The Passionate Issue, No. 244, June 2004 

    与日后帮助他制作音乐大火的 M.I.A 合作前,Diplo 是 DJ 双人组合 Hollertronix 的一员。组合的另一位成员是名气没有他响亮的 Mike Mcguire。当时他告诉 i-D:“我们把每一场派对都当成结婚或生日派对。我们在努力施展魅力。”接着,他说了他离开父母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农场前往纽约的故事。据说他父母告诉他:“儿子,你是要去传播真诚的福音,保持好你自己的真诚。”他就这么“用棍子挑起一只包,带上一些 Reebok 的经典鞋款”,走向了那个有着好莱坞山、超级制作人账单的未来。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453.png.jpeg
    摄影:Glynnis McDaris 

    25.Pharrell Williams - The Home Issue, No. 261, December 2004 

    “别告诉任何人。”当时33 岁的 Pharrell 小声告诉 i-D,“但在我看来,这就是个梦罢了。”那时他是 N*E*R*D  乐队的一员,和 Nigo 一起创办了 BBC 和 Ice Cream 两个品牌。他已经做好了单飞的准备,但这个世界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他那种《Happy》过头的态度。他现在43岁了,但看起来一点都没老。他可能是火了,但他为人还是很低调。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482.png.jpeg

    26.Kanye West - The Signature Issue, No. 257, August 2005

    当时,West 正和他那时唱片公司的老板 Dame Dash 一起在伦敦参加新闻发布会。Dash 那时刚和 Victoria Beckham 合作过,名气比 West 响得多。听过专辑《The College Dropout》的小样后,i-D 立马就提出想要采访这位有趣的新人。哪怕在当时,精力过剩的 West 也是记者最爱采访的那类对象。“我的音乐就是未来至少四年会流行的音乐,”他大声道,“那些戴项链、喜欢做爱、相信上帝、对黑人历史有一点了解的人,我就是他们的代表。对于那些受制作人打压的说唱歌手而言,我将会是白人说唱界的 Eminem 一样的人物。哪怕到那时我已经不再是我自己,我也会很高兴有那样一个我。有时候,我会希望我不是我自己,这样我才会更欣赏我自己。事实上,我喜欢看到我那些最混蛋的言论白纸黑字被写下来,我不是傲慢或者怎么样,我只是很自信而已。”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09387.png.jpeg
    摄影:Terry Richardson 

    27.M.I.A. - The DeclarationIssue, No. 225, June 2005 

    28 岁的 M.I.A. 推出自己才华横溢的首张专辑《Arular》时,世界已经准备好要听到一些不同的音乐了。“大家不应该害怕冒险。为什么每天清晨睁开眼就要根据别人的想法过活?我花了些时日才弄明白这点。我希望在客服中心工作的孩子们也能开开心!我在客服中心工作过。他们根本不会让你保留自我。每个人都有最大的潜能。”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580.png.jpeg
    摄影:Wolfgang Tillmans,造型:Lucy Wearing 

    28. Chris Brown - The Upbeat Issue, No. 264, March 2006

    甜美的十六岁。这个“R&B 新人和你们这些平常的扭捏青少年可不一样”。刚离开弗吉尼亚州塔帕汉诺克的 Chris 和我们聊了聊做音乐、画动漫人物的事儿,接着他大胆地说道:“可以肯定的是,我目光很长远。我认为,从儿童歌手到成人偶像,关键在于始终专注并热爱你所做的事。”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614.jpg
    摄影:Paul Hampartsoumian 

    29.Amy Winehouse - The Hot Beaches Issue, No. 288, December 2007

    《Valerie》蜚声国际前,Bryan Adams 在一个私人加勒比小岛为 i-D 给19 岁的艾米拍了一组漂亮的个人肖像。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09399.jpeg

    30. Lily Allen - The F.U.N Issue, No. 301, Summer 2009

    “我喜欢做爱,但不再那么喜欢毒品了,名气让我感到困惑。”Lily 这组照片的造型师是超模 Kate Moss (真的),摄影师是 Alasdair McLellan。照片中出现了胸部、熊猫服和海绵宝宝贴纸。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09425.jpg

    31. Justin Bieber - The 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Issue, No. 306, Spring 2010

    i-D 的 Hattie Collins 第一次见到15 岁的 Justin Bieber 时,他正在欧洲进行宣传。到摄影师 Alastair McLellan 的拍摄场地时,他戏剧性地往地上一摔,大叹一口气:“我太累了。”对于这个加拿大青少年来说,那几个月很累。“一直在路上、身边没有朋友也没法去正常上学,有时候这种日子会很难过,但你得习惯。整个经历是很有意思啦,也很值。”随后他和我们分享了他迄今为止最美好的时光,“为奥巴马总统表演绝对是很光荣的一件事,很棒。我绝对不会忘记这事儿。我得和他握手、拍照。那是他第一次听说我,但他告诉我他女儿是我的粉丝,”他接着道,“我不讨厌 Jonas Brothers 或 Miley。我是说,我不是很喜欢他们,但我尊重他们的作品。Usher 就像我的大哥,他会带我去吃晚饭、玩卡丁车。我们不只有业务上的往来,我们也是朋友。”真可爱。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680.png.jpeg

    32. Drake - The Define Yourself Issue, No. 309, Fall 2010

    “我的自信来源于多年来的不安全感。没错,我的自信就是这么来的。自信来源于大量影响我性格的事:我是混血儿,是犹太人,我去过一家黑人比较多的学校,也去过一家全是拜仁的学校,此外童年时我和父亲一起经历的事也给我带来了影响……还有演戏,一开始我是演员表上唯一的少数族裔。我的生活有很多独特的方方面面,我只能挺起胸膛微笑面对一切。这就是我所做的一切。”采访完毕,Alastair 问  Drake,他介不介意到外面去拍点照片。我们离开旅馆,步行去了特拉法尔加广场。虽然  Drake 当时还没有发布第一张专辑,但还是有几个年轻的孩子一眼就认出了他。大概就45 秒左右,他周围就吵吵闹闹围满了十几岁的孩子。他亲切又迷人,很愿意花时间和歌迷呆在一起。那天他吸引了很多粉丝。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703.jpg
    摄影:Alastair McLellan

    33. Lana del Rey - The Winter Warm Up Issue, No. 316, Winter 2011

    《Video Games》火起来的时候,i-D 和这位性感的歌手聊了聊:“如果我之前就知道会有多少人观看《Video Games》,那我肯定会弄好头发化好妆。而且可能我就不会在笔记本电脑上拍它了!”顺着  Lana del Rey 型的做派,我们的话题转向了她的黑暗时期,聊到了她最低谷的时候。“我能继续前进全靠命运和幸运,而不是靠我自己。那是一条漫长而艰难的道路,我失恋了,没钱,还碰到了很多其他的事。”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09438.jpg摄影:Scott Trindle,造型:Caroline Newell

    34. Charli XCX - The Whatever The Weather Issue, No. 317, Pre-Spring 2012

    “我玩黑暗流行乐有段时间了,而且我觉得我在这上面很努力。我现在该做点什么了,因为我觉得我的音乐是真正的流行乐,歌词美丽、有画面感,仿佛电影一般,可以把有趣的画面映入大家的脑海中。”可以证明这些话的#1 条线索:单曲,与 Iggy Azalea 等人合作,许许多多奖项,即将与 Lena Dunham 的男友、Bleachers 的 Jack Antonoff 展开全美巡演。

    untitled-article-1433498235-body-image-1433499811.jpg
    摄影:Thomas Lohr

    35. FKA Twigs - The Just Kids Issue, No. 320, Pre-Fall 2012

    Tahliah Debrett Barnett 在使用“FKA”这个艺名之前就上了 i-D 封面,当时她甚至都还没发行过任何音乐。前几期杂志里她是以模特身份接受拍摄的,而这一次,封面上的她展现出了一位未来的明星应有的青春魅力。“她之所以这么有趣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要什么,”为这位歌星拍摄封面照的摄影师 Matthew Stone 后来说道,“Twigs 就是有这种自觉,她对自己的工作有强烈的期许,对自己的事业和创造力很有自信。而我知道,这些都是不会消失的。” 

    35-musicians-who-were-in-i-d-before-they-were-really-really-really-famous-body-image-1433509461.jpg
    摄影:Matthew Stone,造型:Matthew Josephs

    Credits

    作者:Francesca Dunn

    翻译:熊猫译社钱功毅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