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André-Naquian Wheeler 2018.01.12

    五部捕捉到成长黑暗面的女性主义恐怖电影

    青春期总是鲜血淋漓。

    五部捕捉到成长黑暗面的女性主义恐怖电影 五部捕捉到成长黑暗面的女性主义恐怖电影 五部捕捉到成长黑暗面的女性主义恐怖电影

    今年,一群保守的政治家不停地试图将女性变成可怕的怪物。他们多次攻击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威胁要将跨性别者士兵踢出军队,并且要限制女性的生育控制措施。而那些大胆地讲出性侵犯经历的女性却被叫做 “女巫”。在这个令人沮丧的年份里,女性主义恐怖电影可能是研究社会对女性力量恐惧的完美工具。

    恐怖片里通常充斥者男权气息,疯狂的男人们拿着武器(电锯之类)捕杀那些精神错乱、惊慌失措的女人(通常会吓得大叫)。但这种类型也正渐渐地以进步的、寓言的方式探索女性主题。例如,2000年的邪典电影《变种女狼》用狼人作为青春期的隐喻,通过说明生理周期的复杂性,消除了关于经期话题的禁忌;2007年的电影《阴齿》则从古老的民间故事里得到灵感——在印度神话中,女性的阴道里会长有牙齿来防止男人的强奸,这部电影通过了一个混蛋的故事传达了女性应保护自己的观念。

    这些电影通过讽刺的方式,让年轻的女性角色变成怪物,让她们得以从传统的父权制的社会中得到精神和生理的解放。下面的五部电影展示了女性青春期血淋淋的力量。

    《Ginger Snaps》(变种女狼,2000年)

    有着项圈、露背上衣这类尖端时尚,《变种女狼》在2000年发行后积累了许多邪典爱好者粉丝。这部电影描绘了一种非传统的女性形象。如果你没看过这部电影,故事里包括沉迷死亡的 Brigitte 和 Ginger 两姐妹,他们发誓要一起死掉。一天晚上,Ginger 被一支患狂犬病的狗咬伤,身上长满了头发并长出了尾巴,同时她的生理期变得格外难熬(月经是本部电影的一大主题)。担心 Ginger 的变化,Brigitte 带着她的姐姐找到一位护士,后者给她们科普了什么是生理期:“在接下来的30年里,每隔28天就会来一次!”

    Ginger 并没有被塑造成一个因身体变化而发狂的女孩,反而借由得到的力量开始引诱男性,与欺负妹妹的恶霸战斗,成了一个善良的混蛋。在电影最棒的场景里,她冒着将对方感染为狼人的风险,开始和一个男孩做爱。做完爱之后,男孩开始尿血——即使是在这样暗黑的背景下,这样的性别角色逆转也很难不让人得到一种恶心的满足感。因为,就像 Ginger 说的,人们对于男性和女性在性爱过程中的角色充满偏见:“他像个英雄,我像个摆设。还是一个怪物摆设。”

    《Raw》(生吃,2016)

    这部法国/比利时电影在去年年初发行时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剧情梗概是:一个年轻的女孩从素食主义者变成了吃人肉的人。昆汀式的血腥无疑加剧了这个关于女性成长故事的叙事强度。

    《生吃》与榜单其他电影不同的是,这不是一个关于报复男性或者纠正错误的故事。主角 Justine 全程都在与内心的渴望作斗争。导演 Julia Ducournau 通过这样一个既不是受害者,也不是坏人的角色拓宽了女性恐怖片的类型。Justine 作为一个普通的大学新生,她经历的只是迷失和迷茫。也许这部电影讨论了这种主题的极限——区别于传统意义上成长题材充斥着男孩和性的套路——阐释关于女孩可以有更多途径发现自己的思考。

    《Let the Right One In》(生人勿进,2008年)

    这部2008年的瑞典电影拒绝幼稚化地刻画年轻女孩。影片中的主角 Eli 是一个12岁吃心脏的吸血鬼,她保护小男孩朋友免受欺凌。通过让 Eli 成为保护者而不是被保护者,这部电影没有遵循那种女性命中注定的套路。

    这部电影基于2004年的同名小说改编,围绕着性别概念展开。Eli 其实曾经是一个小男孩,在200年前变成吸血鬼时被阉割了,之后她穿着女孩的衣服并且被当成是女孩。这也为 Eli 和 Oskar 的童年浪漫之中增添了另一层深度。Oskar 对 Eli 复杂的吸血鬼身份和性别认同并不太在意,这也说明了在童年的某一个时期,孩子们都还没学会对爱情施加性别的界限。《生人勿进》的故事证明年轻女性不只是情感中的被动。

    《Teeth》(阴齿,2007年)

    文学上,关于女性阴道中长有牙齿的传说和隐喻历史悠久,从印度到智利,世界各地的传说中都能找到这样的寓言。当然,这样的想象饱含深意,尽管这些寓言通常针对于那些性侵犯者,但阴齿的存在从某种程度上更代表着男性对阉割,以及对女性身体里存在的威胁抱有的恐惧。

    《阴齿》是对这个性别歧视的民间传说的一次激烈的反驳。主角 Dawn 是教会中禁欲团体的负责人,她靠着阴道中长出的牙齿咬掉了那些对她实施性侵的男性的阴茎。在2017年这个 #metoo 推特满天飞的时刻,《阴齿》显得格外重要。尽管以粗俗的荒诞主义手法表达,这部电影依然不失为一个关于女性宣告性主权的有力典范。

    《A Girl Walks Home Alone at Night》(独自夜归的女孩,2014年)

    《独自夜归的女孩》由女性电影人 Ana Lily Amirpour 编剧并执导,被称作是 “伊朗式西方吸血鬼” 的首次出现。电影有着华丽的黑白镜头,开拓了吸血鬼电影更广阔的空间。穿着伊斯兰头巾、滑着滑板的女吸血鬼(通常被神秘地称为 “The Girl”)不停在街上引诱男人寻找猎物;因为父亲海洛因成瘾而沦为毒贩的年轻人 Arash 成了受害者。

    Amirpour 选择了波斯女性的角色,但没有像其他电影一样塑造一个压抑和沉默的角色,反而让她异常活跃。这部电影是一个关于穆斯林服饰的现代童话,在2014年上映时显得恰逢其时——因为当时伊朗正进行着有关面纱的激烈辩论和抗议。

    Credits

    作者:André-Naquian Wheeler

    翻译:太空人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电影 , 女性 , 恐怖片 , 恐怖电影 , 青春期 , 少年犯罪 , 食人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