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Marianne Eloise 2018.11.02

    在万圣节余温中感受这六部以女性为中心的恐怖电影

    惊吓不休止。

    1540830792304-maxresdefault-1.jpg

    万圣节刚刚过去,你是否穿上了最惊悚的装备出门狂欢?但可能也有一部分人只是在家静静地欣赏了一部恐怖电影。一些人对于遭他人惊吓这件事感到恐惧,但也有一些人也能因此得到安慰,因为他们认为世界虽然可怕,但其实还可以变得更糟。不过令人不舒服的是,许多恐怖片(尤其是以前的恐怖片)全都充斥着年轻女性残缺不全的肢体,或者干脆就是她们的尸体。当我们每天受到这些图像和故事的影响时,看电影就不再是一次愉快的休闲之旅。

    所以,当一个女孩想在这种恐怖的节日氛围里受到一点惊吓,但想免于被提醒这个世界有多么让人不愉快时,她该怎么办?虽然很少有恐怖电影能够避免在银幕上杀害女性,但其中一些至少优先考虑了女性的故事,它们以女性作为主角,减弱了电影的恐怖感。有些片子只是把暴力侵害妇女的行为作为了报复故事的引子,从而让我们了解到妇女的力量。

    如果你还沉浸在万圣节余温里,抑或是这个恰好赶上工作日的节日没有让你真正玩够,没关系,我们为你准备了以下六部适合在这个周末观看的电影。虽然不能简单地说它们是女权主义电影,但至少它们优先考虑了女性视角叙事或者以女性作为主角(以及反英雄)。其中有些电影很可怕,但如果让人害怕到跳起来的恐惧不是你的最爱的话,还有一些古怪的电影一定能满足你的胃口。总而言之,它们都是以女性为中心来叙事的。

    《詹妮弗的肉体》(Jennifer’s Body,2009)
    许多面向女性的恐怖片都围绕着复仇故事展开。尽管比起它的廉价感,《詹妮弗的肉体》恐怖氛围略显不足,但凭借其20 世纪晚期的美学和 Diablo Cody 的剧本,它仍然值得重温一番。Megan Fox 饰演的 Jennifer 撒谎说自己是处女,因而被 Adam Brody 领导的独立乐队在一次需要处女的牺牲仪式中谋杀,后来她被恶魔附身,成了一个复仇的、专吃男孩的女妖。Jennifer 谋杀了许多男孩,包括最好的朋友 Needy 的男朋友,但是在真正的高中电影里,女孩之间都是硬碰硬的。最终,Needy 谋杀了 Jennifer,并获得了她的一些能力;尽管如此,当一个女人因为杀人而被告发的时候,看着她从杀男人中吸取力量,并发出“不,我在杀男孩”的嘘声,也不失为一件趣事。


    《阴齿》(Teeth,2007)
    在2007年刚刚上映时,《阴齿》有点儿像是个笑话;不过它还是很受欢迎,批评人士称赞了它在恐怖片这一流派上流露出的“女权主义”倾向。现在,它已经成了 cult 片死忠的最爱,一个女人在有人企图强奸她时、发现她的阴道里长了牙,这真是个永远都不会过时的好故事。影片一开始的时候是一段袭击未遂的剧情,让人紧张了一把,不过《阴齿》依然算是一部女性主义、令人享受的电影。Jess Weixler 扮演的 Dawn 身体里的牙齿接连咬掉了医生的手指、一个向别人吹嘘自己和 Dawn 的性经历的男人的下体,以及她同母异父的哥哥和一个老头的下体。Dawn 阴道里的牙齿只在她经历了非自愿的性爱或者受到伤害时才会发威,所以看这部片子是很解气的(看到 Dawn 完全不曾悔改的样子就更解气了)。


    《生吃》(Raw,2016)
    2016 年上映的《生吃》很快就因据说有人在电影院看到病倒而引起了轰动。这部电影引发热潮还有另一个原因:它被认为是一部“女权主义”影片。该片由 Garance Marillier 主演、女导演 Julia Ducournau 导演,讲述了女主人公从第一次吃肉、到发现自己对人肉情有独钟的故事。虽然有些部分看起来不太流畅,但《生吃》也是一部巧妙的成年故事,叙述了十几岁的女孩觉醒的欲望和性。Ducournau 说她制作这部电影“是在反抗媒体所描绘的女性身体和年轻女性的形象,尤其是对她们的性的描写”。她说现在人们总是把女性身体和性“表现得非常犹豫不决,带有一种羞愧和恐惧的情绪,我真的想摆脱我们现在被赋予的这种受害者身份”。在回避女性对性欲的羞怯或受害者叙事的同时,《生吃》展示了它的本质:原始和饥渴。


    《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1991)
    Jonathan Demme 执导的《沉默的羔羊》上映于1991 年。当时,由于出现了一大批乱砍乱杀的电影,恐怖电影已经基本失去了人们对它的尊敬。但凭借着逐层推进的剧情,以及对突然吓人一跳和直白伤害女性的镜头的抛弃,《沉默的羔羊》扭转了恐怖片下滑的势头。在连环杀手 Hannibal Lecter 的帮助下,Jodie Foster 饰演的 Clarice Starling 正在追捕杀手 Buffalo Bill,试图阻止他杀害下一个受害者——被他关在一口井底的年轻女性。尽管故事以这位将死的女性为中心,但《沉默的羔羊》重点讲述了 Clarice 的故事,最后她成了英雄,拯救了受害者(以及一条狗!)除了这些以外,我们在片中多次看到 Clarice 和那位女性受到折磨,但是 Demme 时刻在给观众灌输恐惧,并通过场景调度、对话和音乐(而非性别暴力)制造了紧张气氛。



    《惊声尖叫》(Scream,1996)
    Wes Craven 导演的《惊声尖叫》是第一部承认“好吧,也许血腥恐怖片有点问题”的血腥恐怖片。该片针对血腥恐怖片存在的各种问题(比如它的可预测性)进行了滑稽的模仿,意在让人们发现此类影片不自然的地方。当然,电影开场的时候,被吓坏了的 Drew Barrymore 被人追杀,然后她的尸体被挂在了树上,但从那以后,凶杀案的性别分布就相当平均了(不太有明显的性别倾向)。这部电影里,女主人公 Sidney(Neve Campbell 饰)发现了凶手的身份,从而避免了被杀,甚至还亲自干掉了一个凶手。《惊声尖叫》巧妙地解构了问题多多的血腥恐怖片,让我们把目光锁定在了 Sidney、甚至 Courtney Cox 饰演的记者身上,故事的重心都在剧中的女性身上,而不在蒙面袭击者身上。 


    《魔女游戏》(The Craft,1996)
    虽然《魔女游戏》里的仇恨都存在于女性之间,但它并不是一部严格意义上的女权主义电影,但它确实相当准确地捕捉到了十几岁女孩的残暴一面。该片完全把故事架构在了四个女性角色之上,涉及到了霸凌、种族主义、性攻击以及许多和少年女性相关的其他主题。一个企图强奸别人的人被谋杀了,一个种族主义恶霸对她施了咒语,使她失去了头发。最终,Fairuza Balk 饰演的 Nancy 在被施了魔法后变得相当刻薄,而此时,其他女孩必须学会团结起来,干掉她们的小集团领袖——所有这些,都是青少年经历中非常正常和熟悉的主题。

    Credits

    作者:Marianne Eloise

    翻译:熊猫译社葛仲君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电影 , 恐怖电影 , 万圣节 , 惊悚片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