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Hilary George-Parkin 2017.11.13

    7位时装毕业生谈如何变革时尚产业

    如果这些孩子能获得成功,那么未来的时尚产业将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续性。

    7位时装毕业生谈如何变革时尚产业 7位时装毕业生谈如何变革时尚产业 7位时装毕业生谈如何变革时尚产业

    今天时尚产业的最高层似乎处在无休止的混乱之中:顶尖设计品牌结构大调整;资深杂志编辑纷纷离职;社交媒体时代下,传统发布会的意义备受质疑——也许振奋人心的变革只能寄托于下一批毕业的时尚新星们。

    新锐设计师将不得不重新审视他们即将进入的行业:如何实行合乎道德、可持续的生产制造方式,如何应对快节奏时尚带来的影响。学生最能直面重要的社会问题,反思种族、性别、文化背景在设计中扮演的角色。让我们看看这些充满创意的年轻人如何在未来几年引领时尚行业的方向。

    Noah Pica,RISD (罗德岛设计学院)艺术学士

    “我希望时尚未来聚焦在酷儿设计师、艺术家、模特、造型师身上,并且重新审视我们与服装之间的关系。我的毕业展大部分都扎根于对传统社会行为的解构。我希望在职业生涯中能够反思时尚中所谓的性别规范,重新诠释我们穿戴、分析、评论服装的方式。时尚是很有力的工具,它不仅是视觉审美的表达,更能映射我们在广泛社会系统中的角色和位置。

    我的毕业展 #1DAD 灵感最初源于探索男性关系间的普遍障碍,比如对脆弱的恐惧以及情绪、亲密感的缺失。我用量身剪裁的衬衫来代表男性特质,并且推翻了传统的设计形态。我想为酷儿男性打造新的衣橱,模糊体制既定的性别界限。”

    1amandabrown.jpg
    Amanda Brown

    Amanda Brown,Parsons(帕森斯设计学院)艺术硕士

    “我对时尚未来的希望是,它不仅反映一个时代的文化,这是它擅长的。但它更要作为实现社会、文化、环境、经济改变的途径。这一点在今天尤其可行,因为设计师们都有机会发出自己的声音。大家都对故事感兴趣,人们越来越愿意聆听创意背后的故事和灵感源泉,当然对时尚也是如此。我希望自己未来的作品能够成为政治、社会、文化变革的一部分。

    在毕业展中,我用塑料购物袋代表负担:身体、精神、社会和政治层面的,女人所要承受的一切负担。我希望这一系列让人们认识到这些负担的存在,并且改变它。我们开始计划的时候正是选举期间,Hillary Clinton 的白色西裤套装就是20世纪女性参政的一种象征。我希望通过作品表达女性生命中所承受的种种挣扎,也因此有了扁平空口袋的设计,它不会有负重感,也意味着将一切负担留在过去,展望一个不同的未来时代。我想表达一种希望、乐观和可能性。”

    2pijut.jpg
    Alexandra Pijut

    Alexandra Pijut,SCAD(萨凡纳艺术与设计学院)艺术学士

    “时尚产业现在为新晋设计师提供了发展空间,尤其那些决定减少发布会数量、并将发布会挪至小众城市的品牌更做到了这点。我想看到我的毕业班和其他 SCAD 新人们勇敢闯进这个行业,以充满创意、对环境友好的方式发出自己的声音。SCAD 培养着许多创新设计师,他们都有引领时尚产业的视野。

    我的毕业展览灵感来源于对梦的解析的自我实验,后来演变为 “意识与潜意识” 的概念。我想探讨压力是如何在意识层面作用于人的生活,以及身体如何通过梦在潜意识中诠释、缓解这种压力。

    从 SCAD 毕业就有机会在纽约和巴黎时装周展示自己的作品,这也让我更坚定要继续表达自己作为时装设计师的独特观点,为行业带来新鲜的想法。能够提出新颖的创意,同时保证最高级别的质量,这就是我在作品中极力表达的,在我看来这也是时尚的未来。”

    3jiang.jpg
    蒋庭跃

    蒋庭跃,Parsons(帕森斯设计学院)艺术硕士

    “我想善用自己的文化背景,为时尚带来更多不同的观点。服装对我们来说如此亲密。我希望自己的设计能够为人们讲述一个故事,并且通过服装将人们联系在一起。我的作品灵感来源于中国制造业,它往往带着机械化、缺乏创意、低质量的既定标签。我做了一些调研,考察了这些工人的经历:缝纫工只做缝纫,剪裁工只做剪裁。我也试着做了缝纫和剪裁的工作。缝的针脚参差不齐,就那样留着它们。布料剪到一半,就停在那里。我把制作过程中所有的不完美都保留了下来,因为在我眼里它们很美。

    我觉得设计师需要更多时间思考,需要走得更远、更深。对年轻设计师来说,要跟上时尚的速度代价非常昂贵,并且很艰难。高速运转的行业也产生了很多垃圾。”

    4osterholm.jpg
    Jamall Osterholm

    Jamall Osterholm,RISD (罗德岛设计学院)艺术学士

    “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为日常男装带来新的定义。传统文化上,男性从出生就被告知了固定的生活模式,也很少有男性敢于表达不同的自己。我觉得重新审视男装与女装的界限也许对所有人都是一种解放。

    我觉得现在产业内最大的问题就是文化挪用和形象的表现。今天不同文化的融合是不可避免的,这也确实能正面推动时尚的发展,但是借用一个文化的元素却不对它的所属民族予以尊重,则是一种极端的剥夺。如今产业、市场、创意都越来越多元化,发布会上的形象展示也一定更多元化。一旦美丽的标准不再受局限,设计行业中的创意和探索将是疯狂的而无限的。”

    5Lo.jpg
    Venus Lo

    Venus Lo,Parsons(帕森斯设计学院)艺术硕士

    “我希望时尚产业能慢下来。一些设计师和品牌都处在很大的压力下,每年要推出200多款造型,还不包括那些发布会之外的作品。对此我很难过——设计师不能享受设计的时刻,甚至消费者也不知道如何选择,因为选择太多了!我很庆幸我们是新的一代,有更多方式、更多媒介来探索设计,然而我不想在快速的产业中失掉自己的节奏和方向。我想赞美传统的手工制造。

    我毕业展的灵感是我的父亲,他是个囤积者。我想通过自己的布料设计来赞美这种囤积和收藏的想法,某人的弃物也许是另一个人的宝藏。我搜集了商店和工厂里没人要的衣服、纱线、边角料,把它们用在针织作品中,用手工毛毡的技巧来创造属于自己的布料。”

    6Samach.jpg
    Maya Samach

    Maya Samach,RISD(罗德岛设计学院)艺术学士

    “我对时尚的兴趣一直源于它能影响社会变革的潜力。时尚是一种非常有力的媒介,能够直接开创先例,引领社会的全面进步。在政治如此混乱的时代,我希望设计师们真诚地做出行动,团结起来面对弥漫全球的荒谬偏执和憎恨。我希望时尚产业中能有一个更坚强、多元的群体脱颖而出,接纳边缘群体并为他们谋取利益。要孕育这样一个群体,其中一点就是要彻底取消无薪实习的传统。这样的惯例迫使出色的设计师不得不先积累财富继而才能自由创作。这也更强化了阶级差异和时尚中的特权性:那些做决策的人正是最不能从社会变革中获利的人。

    我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有更大的影响力,不过现阶段我想尽力推动一个更合乎道德、可持续的服装制造模式。时尚与纺织是全球第二大废水产生行业。我相信担任时尚设计师的角色,也意味着你必须肩负起维护环境的重担。”

    Credits

    作者:Hilary George-Parkin

    翻译:Lesley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新锐设计师 , 时装设计师 , 毕业生 , 毕业展 , Parsons , SCAD , RISD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