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Cheryl Santos 2018.08.16

    7位南韩变装皇后讲述了身份探索和自我表达的故事

    摄影师 Snakepool 的镜头捕捉下了首尔变装圈的天后们。

    7位南韩变装皇后讲述了身份探索和自我表达的故事 7位南韩变装皇后讲述了身份探索和自我表达的故事 7位南韩变装皇后讲述了身份探索和自我表达的故事

    就像世界上很多思维保守的地区一样,南韩的酷儿群体仍然在苦苦寻找着表达自己的方式。在首尔的梨泰院社区,你可以发现一个在好几年前就已落地生根的变装群体,他们远离传统社会的狭隘目光,充满着创造力和表现力。摄影师 Kanghyuk Lee 又名 Snakepool,为群体内7位最热门的变装皇后拍摄了照片。之后 i-D 向这7位询问了她们是如何摒弃了所有陈规,按照自己方式生活的。

    1533075433867-NANA01.jpg
    Youngrong Kim(又名 NANA) 摄影: Snakepool

    NANA,32,釜山

    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在白天做着一份全职工作,然后我在周末是一名变装皇后。

    你什么时候开始试验变装,原因又是什么?
    我在看《Hedwig》(摇滚芭比)这部电影的时候第一次认识到了变装。之后我开始在弘大片区一个小剧场的晚会节目里开始参与了变装演出。我在大学时期学习的是剧场表演,因此我有机会在学习表演的同时,了解到更多变装的知识。对我来说,变装就像是一个能够让我表达一直压抑在我心里面的另一个版本的自己,这也是为什么变装吸引着我,也一直驱使着我去更深入地参与它的原因。

    你会不会感到自己因为所做的变装事业,而经常受到歧视?
    虽然韩国现在的变装文化确实已经相对成熟,相比从前变装皇后的数量也增长了很多,然而11年前我进入变装社区的时候,韩国人对变装皇后的概念还是特别陌生。甚至在同志文化内部,人们对我们把自己打扮成女人的意图还有许多质疑。不过,现在世道已经变了不少,变装已经成为了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它能够让我们完全地享受自己。

    通过你的变装,你想要向世人传达一种什么样的信息?
    变装是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与你的外表所表现出来的自己不同,每个人的心底里也藏着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你的意识深处总会有一些想法不停出现。变装就可以让你释放这些想法并且去表达它们。在变装世界里没有条条框框和所谓的成功途径。我想要的就是享受表达自己的感觉并且去向其他人分享这种喜悦,仅此而已。

    @nana_youngrongkim

    1533076907745-Kuciiia_01.jpg
    Kuciia 摄影:Snakepool

    Kuciia Diamant,28,釜山

    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曾经和一个朋友一起经营一家网店,但是现在我是一名全职的变装皇后。我尽量自己包办所有作为一名变装皇后要做的工作,包括舞台表演、硬照拍摄、采访等等。

    你会如何形容你的另一个变装人格?
    我把我的变装人格看成是希望的象征。五年前在韩国举行的一些酷儿文化节们收到了很多来自大众的关注,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我便是在那个时期第一次登台演出。通过参与一些人权活动和在夜店表演,我就觉得我是一个可以赋予他人希望的变装皇后。我始终努力尝试着可以将自己的变装人格与他人的感受更融洽地联系在一起。但对于外在人格来说,我希望我的个性可以像我的名字“Diamant (Diamond)”一样闪闪发光!

    在首尔,哪个地方能够让人们舒服地做自己?
    梨泰院——也是我现在居住的地方。我有很多朋友也这么认为的。在韩国这些大大小小的城市中间,梨泰院是我们文化最先扎根的地方。这也是我能够最舒服地和其他皇后一起出行的区域。

    通过你的变装,你想要向世人传达一种什么样的信息?
    小时候我一直都很胆怯和孤独。我在学校被人欺负,也没什么朋友。但是想到我在开始变装之后收获了多少自信和鼓励,还有那些在我一路上遇见的人们,我可以说变装对我来说曾经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也成为了改变我人生的无价之宝。更不用提这可以让你看起来很酷了。有些读到这里的读者可能也在经历一段苦难的时光,就像我的童年一样。我想对你们说,尽管去尝试吧!无论是变装还是一些你一直只是在幻想的事情,就放手去做吧。这会改变你的人生!

    @kuciia

    1533077863824-More01.jpgMojimin(又名 More) 摄影:Snakepool

    More,39,首尔

    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是一名舞者。

    你会如何形容你的变装人格?
    干干净净,极度普通,极度全球化。

    成为一名变装皇后你所克服过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我一开始变装的时候是即将跨入2000年的时期,当时关于变装的所有事物,甚至包括这个名词本身对韩国来说都是非常新鲜和陌生的。我们当时就被看作是装扮成女人的男人而已,或者,当“变性者”这个词开始出现在大众视野时,他们也会把我们当成穿着裙子的跨性别者。每一次我上台表演的时候,我穿着绚丽的服装去娱乐观众,同时我还要隐藏我内心的想法,这一切都很痛苦和羞耻。但是,现在变装艺术无懈可击的美帮助了我从很多想法中得到了解放。

    作为一名变装皇后做过的最有成就感的事情是什么?
    那就是在首尔进行的“The Amsterdam Rainbow Dress”(阿姆斯特丹彩虹裙)活动。Amsterdam Rainbow Dress 是四名丹麦艺术家受到阿姆斯特丹博物馆和 COC Amsterdam 组织(阿姆斯特丹LGBT组织)资助,所制作的一件艺术品。这条裙子由80个不同的国旗制成,这些国旗都来自于把同性恋认定为犯罪,并且有相关法律惩罚的国家。如果其中有哪一个国家废除了现有的反同恋法律,那个国家的国旗就会被彩虹旗所代替。这个裙子代表了我们对某一天这条裙子上只会出现彩虹旗的希望。这条裙子曾经在欧洲和美国展出过,然后今年它来到了韩国,韩国也是第一个展出的亚洲国家。我作为一名变装皇后已经有18年之久,我也感到非常荣幸能够参与到这场富有意义的活动。

    未来首尔的酷儿群体如何才会变得更好?
    目前韩国的酷儿文化还是太狭隘了(大部分聚集在夜生活中),并且在地理区域上也非常有限(在首尔,酷儿圈子还是大部分局限在钟路区和梨泰院)。同时男同圈子也大幅度挤压了女同、跨性别者和其他小众群体。我希望他们能够都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我希望能够看酷儿人群能够在白天大方地走在街上、坐地铁,甚至在我们当地社区的中心里出现。

    @morezmin

    1533079153634-ericabalenciaga01.jpgJi Hwan Shin(又名:Erica Balenciaga) 摄影:Snakepool

    Erica Balenciaga,22,仁川

    你的工作是什么?
    目前我从大学休学了一年。我一开始在韩国当一名英语老师,但是现在我是一名家庭主妇和全职变装皇后。

    你会如何形容自己的变装人格?
    我会说 Erica 是我一生成长经历的集合。我在 Erica 身上看到了一个自信、光彩迷人的亚洲巨星。作为一名韩国人,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一直在听 K-Pop,当时像李贞贤、宝儿和李孝利这样的明星主宰着榜单。看到她们独特的个人风格如何开辟了 K-Pop 的道路,并且让 K-Pop 文化得到成长直到成为主流,这一切都深深激励了我,我想要成为她们一样的人。我不敢说我已经塑造了完美的变装人格。但是通过 Erica 不停地改进和重新定义自己的风格,这恰恰是带给我快乐的事情。

    你什么时候开始试验变装,原因又是什么?
    我成长在一个信奉耶和华见证人宗教(独立的宗教团体,自称属基督教派系之一)的家庭,所以从一生下来我就不被允许去谈论性爱或者艺术视角。我一直都很害怕出柜,并且因为我喜欢 K-Pop 女团还有例如 Madonna、Lady Gaga 还有 Christina Aguilera 这样的 gay icon,而一直被其他人嘲笑。甚至我的外表和着装——窄腿牛仔裤和BB霜——也让我教会里的长辈感到非常担忧。这也是为什么在我人生中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必须要当一个双面人。

    到了我读大学的时候,我才开始带着更明显的妆容去上学,同时我也开始更热衷地参与进 LGBTQ 群体。在读大二的时候我开始了变装,然后也受雇表演了几次。我可以说开始变装事业了以后,我会更倾向于让自己看起来更“女性化”一些。我当时没有画过任何舞台妆,我使用的完全是我每天平日在用的化妆品。所以当我在上海遇见了我的变装教母和变装姐妹时,他们教会了我更多类似于面部阴影、柔光、束腰和垫臀的技巧,这使得我对自己想要呈现的样子发生了彻底的改观。现在我希望展现出更夸张的造型,并且不会害怕在表演时展现出自己更疯狂的一面了。我认为持续地演出真的帮助了我放开自己,还有展现出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的,我更喜感的一面。当我自以为我已经把自己的造型做到了完美时,我也意识到了要当一名表演者,你还需要很多其他的技能。舞台表现力和与观众互动的技巧都不是与天俱来的,但是我可以通过不停地推进自己在变装上的前行的道路,来更好地锻炼自己的能力。 

    变装社区里的谁帮助了你成为现在的自己?
    我搬离了韩国在上海读了两年的大学。我当时根本不知道韩国存在着 LGBTQ 人群和变装社区。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在社交网站上关注了好几位居住在首尔的变装皇后,也看到了变装社区在当地正在以很快的速度发展着。你可以想象,当我意识到 Kim Chi、Naomi Smalls、Violet Chachki 还有 Detox 都曾经在我的国家表演过的时候,我有多么郁闷。我当时认识到我必须得回国,亲自加入到这个群体里面。那时也是变装开始占据我生命中一大部分的时期。我再也无法忍受当一个双面人了,所以我决定对所有人都开诚布公。当我告诉我的父母我想要成为一名变装皇后后,他们立刻同时在感情上和经济上都切断了和我的联系。

    在六个月间,我同时打三份工并且为我的学费和生活费开启了众筹。之后我决定找到 Kuciia Diamant 去寻求帮助,她是我在韩国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变装皇后之一。结果她竭尽所能的支持了我,还向全世界分享了我的故事。我回到韩国之后,我立刻开始联系当地的皇后们,寻求表演的机会。Rabbithole 酒吧的 Drag Drink Play 活动演出举办人 Charlotte Goodenough,还有变装国王代表人物 Jaxter the Taco Master,帮我安排到了我在首尔的第一场变装秀。从那时起,我开始在首尔与各种各样优秀的变装皇后开始了合作。真的需要感谢像 Charlotte 和 Kuciia 这样既出色又善良的变装皇后,是有了她们,刚刚开始变装事业的表演者们才有了成长的机会。并且我还需要感谢 Hurricane Kimchi,她是首尔一位积极推动平权活动的皇后,因为她我能够参与到许多骄傲游行活动。首尔的变装社区能够得到发展,再怎么感谢这群非凡艺术家所做出的贡献都不为过。

    @ericabalenciaga96

    1533082160261-Vita.jpgVita Mikju 摄影:Snakepool

    Vita Mikju,24,大田

    你的工作是什么?
    我目前在首尔的一所大学担任助教和行政的工作。

    你什么时候开始试验变装,原因又是什么?
    我一直都很喜欢质疑“女性气质”和“男性气质”的真实含义。南韩社会一直很严格地定义着一个人应该如何扮演好自己被给予的角色。比如女人和男人,未成年人和成年人,前辈和后辈,年轻人和老年人等等。

    我一生中被无数次要求表现地像个男人一样。但是我总是在想,“嘿,我在做我自己,而且我是个男人!我现在就正在表现地像个男人一样!你到底想让我当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变装对我来说是一个完美的平台,我可以打破这些规矩,证明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对你应该如何表现/穿着/行为/说话加以限制。你就做你自己。

    你认为变装是反抗的一种形式吗?
    是的。韩国人甚至不知道当地有 LGBTQ+人群的存在。好吧有些人知道,但是他们对待我们酷儿人群就像是什么肮脏的垃圾一样。他们也从来不会去听其他人的想法。他们只看到他们想看见的东西。然而有这么一类人是会让他们感到陌生和不适的,也是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那就是变装皇后!他们永远不会意识到住在隔壁房间里的男孩事实上也有可能是一名同志。

    你认为那些质疑变装的人也应该试一试变装吗?
    是也不是。你做你自己,我也会做好我自己。

    @vitamikju

    1533083840643-Bori01.jpgKi Seok Kim(又名:Bori) 摄影:Snakepool

    Bori, 25, 天安

    现在人们对变装皇后们最常见的误解是什么?
    人们经常会问我:“你们是有在做变性的准备吗?”

    你会感到自己因为变装而受到歧视吗?
    在韩国仍然有很多人不知道,或者不了解变装的内涵,他们也可能经常会说“变装就是厌女症”。

    你是如何决定要开始变装的?
    我当时应聘了一家当地酒吧的首次周年派对。我在那边作为舞者工作了六个月,接下来就开始变装了。一开始我对变装完全没有概念,也不知道如何化妆。不过很快我就开始尝试起了自己给自己化妆。从那时候开始,变装对我越来越有了吸引力,我也发现了自己的另一面,因此我把变装坚持了下去。但是我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我也计划着不停做出一些新的尝试。

    通过你的变装,你想要向人们传递什么消息?
    我希望人们能够不带偏见的去看待变装皇后。

    @bori930102

    1533085273840-KYAM01.jpgGaram Kim(又名:KYAM) 摄影:Snakepool

    KYAM, 30, 论山

    你的名字是怎么来的?
    这是我在读高中的时候被叫的一个外号。

    你是如何开始做变装的?
    我在年轻的时候学习了表演,然后在大学时期休学了一段时间去和跨性别者一起表演。我们一起去了“Trance”,这是在韩国最老牌和出名的变装俱乐部之一,我也在这里第一次认识到了变装皇后。之后我从参与跨性别者演出转到了变装秀的表演。这差不多是2010年的事了。在变装表演里你可以去演绎歌曲,塑造人格还有自己制作自己的演出,这些都深深吸引了我。我想我仍然很执着于去实现我童年起就一直藏在心底里的想法。

    你认为变装表演是一种抗议的形式吗?
    这取决于你如何表演,它确实可以成为一种反抗的形式。我个人更倾向于让变装成为一种能更友好地接近观众的表演方式。也许这是因为我喜欢通过变装来传递个人的想法,而不是给其他人造成不适感。

    通过你的变装,你想要向人们传递什么消息?
    总而言之,我希望能够创造出能够让观众大哭、大笑和得到安慰的表演。我猜我天生就是一个小丑吧。

    @canbeallyouneed

    Credits

    作者:Cheryl Santos

    摄影:Kanghyuk Lee a.k.a. @snakepool

    韩文翻译:Won Gyeom Choe

    中文翻译:popgu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变装皇后 , 韩国变装皇后 , 韩国 , Snakepool , 首尔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