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Roisin Lanigan 2018.11.23

    恐怖片中的九位最佳“幸存女孩”

    别惹她们。

    1538660994316-1498131721962-TEETH-Pic5.jpg

    如果恐怖片缺少“Final Girl”(幸存女孩),那么它肯定不是部好片子。存活到最后的女孩才是恐怖片的核心。无论你为电影的CGI特效或是推广活动投了多少钱,她们才是把所有一切联系到一起的主线。“Final Girl”这个词首次是由 Carol Clover 在她1992年的著作《Men, Women and Chainsaws: Gender in the Modern Horror Film》中提出,其字面上的意思可解释为,在电影(通常是砍杀电影)结束时得以生还的最后一名角色。但随着时代发展,“Final Girl”已变成了不停尖叫的处女角色,受害者情结严重,但角色本身的塑造,性格或者表现方面却没有太多内容。 

    但抛开那些平淡无奇,金发碧眼,体态丰腴而又浑身血渍的尖叫女王不提,真正的幸存女孩们打败了魔头,在片中尽享鱼水之欢也没被残忍地杀害(因为只有处女才会活在恐怖电影里),不仅救了她们自己,而且能够存活下来述说自己的事迹。至少能活到续集。

    1. Laurie Strode——《月光光心慌慌》
    在所有的影视形象中总会有一个典型,一个时刻激励着身边跟随者的女性主角。在恐怖片以及幸存女孩的范畴中,这种典型就是 Laurie Strode。要是没有 Laurie,要是没有她不知倦怠地尝试着去打败她那杀人成性,身穿锅炉服的哥哥 Michael Myers—但老实说,多年来这样的电影拍了好几部,然而她从没在尖叫狂奔的追逐戏中停下来想想“为什么这种事情老是发生在我身上?”—就不会有《惊声尖叫》中的 Sidney Prescott,也不会有《吸血鬼猎人巴菲》里的 Buffy Summers。Laurie Strode 从来没变成自己心灵创伤的受害者,也从不悲叹自己出生于如此糟糕的家庭里,她的血亲无时不刻地渴望置她于死地,而她总是英勇回击。

    1538660700098-Halloween-Laurie-Featured.jpg

    2. Sidney Prescott——《惊声尖叫》
    如果 Laurie Strode 是七十年代幸存女孩的典型,那么 Sidney Prescott 就是九十年代的典型担当。这位《惊声尖叫》系列里的主角一开始看起来就像老套恐怖片里的牺牲品;这个没有戒心的处女角色目睹了身边朋友逐个被残忍杀害。其实,剧情发展到她与男友(剧透警告:其实就是初代鬼脸杀手)的床戏那一幕时,大家都认定她马上就要领便当了。毕竟这就是恐怖片的不变法则:只要上了床,嗑了药或是以任何方式反抗了“女子天生柔弱”的套路,角色就会死去。然而到了电影第一部的尾声,Sidney 成为了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女主角,颠覆了我们一直以来对恐怖片中女性角色的刻板看法。在续集中,她无暇应付坏蛋男友或是面具凶手,我们还是超爱她。

    1538660721877-latest.jpg

    3. Gale Weathers——《惊声尖叫》
    虽说 Sidney Prescott 是《惊声尖叫》系列的终极幸存女孩,要是没有 Gale Weathers 在四部系列电影(影片质量参差不齐)中数次救她于水火之中,那么也就不会有 Sidney 的幸存。直言不讳又性情急躁的记者 Gale Weathers 不会被鬼脸杀手所杀害,因为,老实说,她没那个时间。Gale 这个角色的真正美妙之处在于—由 Courteney Cox 所饰演的她有着渲染得恰到好处的九十年代风范,以及近似于宗教般狂热的职业激情——她并不是很讨喜。她也不是那种畏首畏尾,天真浪漫的牺牲品角色。她证明了在恐怖片中,正如在生活中一样,要生存下来,女性并不需要刻意地去迎合端庄,被动而又虔诚的刻板形象。

    如果幸存女孩的存在是因为需要一个角色对反派的屠戮进行述说的话,再没有比 Gale Weather 更好的幸存女孩更恰如其分的了。她从不错失故事良机。 

    1538660799263-GaleWeathers.jpg

    4. Buffy Summers——《吸血鬼猎人巴菲》
    只要提到青少年超能刺客这一话题,没有几个人能比 Buffy 更加硬核。杀死吸血鬼,打败恶魔,阻止超自然能力害死她的朋友,与有魔法的男朋友(们)反目成仇,而且所有这一切都会在上学日的头天晚上11点前了结。《吸血鬼猎人巴菲》剧集版的光辉之处——三年拍了144集!怎么做到的!——在于它以每周邪不压正的剧情,强化了幸存女最终幸存的概念。恶人们不断出现和消失,唯有 Buffy 才是永恒。 

    1538660833766-Fan-Reactions-Buffy-Vampire-Slay.jpg

    5. Needy——《詹尼弗的肉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比起其真名(Anita)来,更愿意欣然接受“Needy”这一角色外号的任何人肯定熬不到这部片子的结尾。Needy 人如其名—依赖性极强。她总是躲在由 Megan Fox 饰演的 Jennifer 身后,在电影的大部分时间中,很难断定正义是否能战胜她成为那位千年女妖的挚友。但是 Needy 以她天真无邪,穿着兔宝宝拖鞋的金发天使形象最终渡过了难关。她杀死了坏(女)人,逃出了以莫须有的罪名作为惩罚将她残忍囚禁的精神病院。更棒的是,电影以她出发去杀掉 Low Shoulder 乐队作为尾声。这支乐队毁掉了她的挚友并将其变成恶魔,这看起来非常公平,他们比 Jennifer 所做的一切要恶毒得多,并且他们的音乐真是很烂。

    1538660877180-jennifer_s_body___needy__1__by_n.jpg

    6. Sarah Bailey——《魔女游戏》
    《魔女游戏》和你常看的砍杀电影不同。主人公 Sarah 并非要击退怪物或是挥舞着短刀的狂人,她所回击的对象曾经是她朋友,曾是她巫女团成员的三位女孩。很明显反派主角Nancy 理应是我们所深恶痛绝的对象,但是,就像《詹尼弗的肉体》里的主角二人,《魔女游戏》中的任何女生被塑造成该电影的幸存女孩形象,观众都会很开心。是的,Nancy 最后变得有些过分而且杀人成性,但老实说,她们都是强大得令人瞠目结舌的青年巫女,我喜欢她们每一个人。而且她们真正懂得如何把天主教学校的校服穿得如此出彩。 

    1538660901592-the-craft-campbell-tunney-balk-t.jpg

    7. Ripley——《异形》
    对于多数幸存女孩来说,最不幸的事情就是在终于作为主角幸存下来之前,电影剧情常会对她们下尽狠手。比如,总会有数不清的剌杀和攻击情节,还有混身血污的恐怖情节。但《异形》的最佳之处在于,尽管 Ripley 在其英勇的行动中受尽艰辛,至少没有让恶心的异形宝宝从自己的胸腔中蹿出来。这恐怖的分娩一幕反而以男性角色取而代之。老实说,干得不错。

    FutureIsFemale-aliens.jpg

    8. Dawn O’Keefe——《阴齿》
    大多数幸存女孩都因被可怕的怪物或者狂人追杀而得名,她们在回击之前会花上很多时间大喊大叫。Dawn 跟她们不同。她不是杀人狂的受害者,她是个身体异常的女孩:她的阴道长了牙齿。尽管一开始她被自己的发现所吓到,Dawn 很快就明白了,她被赋予了能够对世界的不公平“以牙还牙”的能力,在她身上,这种不公平常常体现为想要与她性交的种种恶男。她在电影接下来的内容里磨练着自己的异能,恪守性方面的自主权利,身后留下的是满身鲜血,惊恐万分的断“茎”男们。我们当中谁又不曾幻想过拥有相同的能力呢?

    1538660984824-JESSclass.jpg

    9. Amy Dunne——《消失的爱人》
    《消失的爱人》并不属于你所熟知的砍杀电影类型,但是只要问到任何看过该电影的男性,他们都会告诉你那是部恐怖电影。电影开始的时候把 Amy Dunne 塑造成了一个悲惨的受害者角色,随着快节奏的剧情发展,显而易见她其实是位犯罪高手和邪恶天才,她摧毁了她蠢蛋丈夫的生活并给了他一个教训,在此过程中,她还留下了一些在电影史上堪称经典的独白台词。

    Credits

    作者:Roisin Lanigan

    翻译:井黎黎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电影 , 恐怖电影 , Final Girl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