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i-D 团队 2016.09.13

    风卷残云:张鼎绝对是最潮最酷最拽的艺术家

    艺术家在上海外滩美术馆的新作不是一件独立存在的实体艺术品,而是一种蛊惑人心的游戏氛围。

    上周艺术家张鼎为上海外滩美术馆的 RAM HIGHLIGHT 2016 项目打造了一次“特别庆典活动”。在由金色铁栏、桌椅、餐具组建的“牢狱”中,观众自愿地成为了一场艺术游戏中的一个被动环节:先是听从狱警命令被拍下犯人照,再是被命令吃下按国内监狱真实习俗所定制的食物。

    1473754005792190.jpg

    这种场景设定中的互动不拘束于装置或表演,因为真正的观众是谁以及欣赏的是什么,难于被界定。复杂的逻辑关系和利益的矛盾在开幕之夜尤其明显:出席拍卖活动的嘉宾皆是社会名流权贵,却在当晚纷纷成为了张鼎的“阶下囚”,同时还受到了大型网络直播平台的监视。

    1473763901665290.jpg
    艺术家张鼎

    艺术家本人就把这个作品称作是一个游戏,这似乎是他爱玩心使然。近来他的不少项目都是这样具有娱乐和参与性的,好比周游了世界的《龙争虎斗》系列,以及初见零星预告的“Control Club(控制俱乐部)”。在我们眼中,张鼎是个很潮的艺术家。将作品做成潮流是当下做艺术的一个关键,但是这个东西很玄乎,张鼎无疑就是走在很前面的人,他玩这个玩得很精。

    既然《风卷残云》要表达的是一种氛围,那我们不如直接从现场观众的角度感受重新一下。

    rachel new.jpgRachel,25岁

    i-D:你们觉得这项体验中哪个环节才是你理解里的艺术?是食物吗还是你的这个体验或者这个装置?
    Rachel:感觉是这个装置吧,非常的有艺术感。就感觉这里面的食物都非常有艺术感。

    i-D:你能描述一下今天吃的东西吗?如果你用几句话来和别人说你今天吃了什么你会怎么描述?
    Rachel:非常地道的上海菜,然后和这个整体的装置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i-D:你觉得最大的惊喜是什么?
    Rachel:最大的惊喜啊?就吃饭的时候会被锁在这个牢房里面,有那种代入感吧。

    i-D:你觉得你现在所代入的角色是一个牢中的囚犯吗?
    Rachel:可能不是。

    i-D:那你觉得你所代入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Rachel:因为我们整体在这个牢房里的场景都是在闲聊嘛,其实也没有那种要穿囚服啊这种感觉。所以其实就没有那么那么地有代入感。

    i-D:如果说这个体验让你在大众点评上打分的话你会给几分?
    Rachel:5分吧。

    布莱恩.jpg布莱恩,20岁

    i-D:你感觉到这个艺术家他是想表达什么吗?
    布莱恩:实际上我没有感觉到他想表达的东西。但我觉得他应该是想表达一个人处在被陷狱的环境中的感受,应该是想让自由的人体验不自由的感觉吧。

    i-D:那你有这种感受吗?
    布莱恩:没有,因为现在的气氛还是比较轻松的。然后各种设备也都能允许带入牢房,而且我觉得他这个本来就是一个改良版的一个监狱,因为他这边监狱都是金色的,这个牢饭也不像监狱里的牢饭那样的简陋。所以我觉得他本身就是想在这样一个改良的困境中给人带来一种体验。

    i-D:那你形容一下今天吃的饭呢?食物是怎样?
    布莱恩:清淡。

    i-D:来之前你本来最期望吃到什么?或者最害怕吃到什么?
    布莱恩:对这个项目的吃本来就没什么太大的要求,但是希望这个吃能够和环境和我们整个体验有一种相互的呼应吧,这样的改进可能会让这次的体验变得更有意义一些。

    i-D:你有没有觉得身边的都是金色,然后处在的是艺术馆里面,因为张鼎的新闻稿里说他想批判一些生活架构,你觉得他想去批判的是什么吗?有什么象征性的东西吗?
    布莱恩:嗯…金色嘛,批判的应该就是物欲吧,物欲的牢笼吗?然后他就是给我们带来这样一套餐,我觉得意义还是在于体验一种困在物欲中的寡淡。

    i-D:我想问问大众点评上给这个体验打分的话你会给多少分?
    布莱恩:4到4.5分吧。

    Tamsin.jpg
    Tamsin,22岁

    i-D:你会怎么形容这里的食物?
    Tamsin:餐具看起来是很高级的黄金感,但食物其实挺朴素挺清淡的。

    i-D:那这和你来之前所期待吃到的一样嘛?
    Tamsin:不, 我开始以为会很很丰盛的。

    i-D:你觉得艺术家想通过这个展表达什么?
    Tamsin:也许任何东西和从表面看上去的都不一样吧。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是富丽堂皇的感觉,但其实里面的东西,像是食物就并不是这样的。

    i-D:给食物打分?
    Tamsin:2分吧,像是食堂里吃到的东西。

    i-D:
    你觉得过程中最让你感到意外的是什么?
    Tamsin:我没有想到我们真的会被锁在这里面,感觉挺酷的。这里感觉像是真正的监狱,除了金色的部分。

    at.jpg
    At,26岁

    i-D:你会怎么形容今天在这里吃的饭?如果要向朋友介绍你今天吃了什么东西的话?
    At:我觉得我会把菜的名字说出来。

    i-D:就是如果说形容这个吃的体验,你会怎么去形容?
    At:……

    i-D:那你觉得最大的惊喜是什么?

    (这时张鼎插话了)

    张鼎: 你们提的问题太深奥了我来帮你们提。你为什么会一个人来这?
    At:为什么会一个人?

    张鼎:对,你怎么知道这个的?
    At:也是因为外滩的PR邀请,也算媒体的身份参与。

    张鼎:那你是?
    At:一家新媒体。关于艺术的,一些展览啊之类的。

    张鼎:那你这次过来你们感觉艺术家想要表达的内容是什么?
    At:我觉得最艺术的应该是从头到尾这个过程吧。他建立了从进来拍照,然后慢慢走到这里。然后…

    张鼎:那你觉得这是个游戏还是个艺术?
    At:都可以啊。

    i-D:那你觉得中间你有被利用成为艺术的一部分吗?你作为一个参与者。
    At:应该不是被利用到。

    张鼎:是主动的是吧?
    At:嗯……

    i-D:是你消费了这个艺术还是这个艺术消费了你?
    At:我觉得没有这么一个对立的关系?就其实当你在这里你做的还是和平时差不多的一件事情,只不过语境不一样了,你只要适应这个语境就好了。

    i-D:你觉得这个监狱有没有任何的真实性?
    At:这可能给我的感觉不是监狱。

    i-D:那你感觉是什么?
    At:规则和秩序的一个空间?因为我觉得在这里还挺自由的。

    (跑题)

    张鼎:是吗,对,我也觉得太自由了,今天的感觉不好,因为我来我也…

    i-D:我觉得你们找人不够凶诶,而且还有赠品送。

    张鼎:我不知道他们会送照片,照片不要送。

    i-D:对啊,要留档案的嘛。

    张鼎:对对,所以我要跟他们讲照片不要送。

    i-D:狱警好温柔啊,他们会说“请”。

    张鼎:人家都是受过大学教育的,都上过学的呀。

    IMG_9423.jpg

    i-D:如果说这个体验你要在大众点评上评分哦你会给几分啊?餐饮这个角度来说。
    At:餐饮?

    i-D:对,假如说这里是个餐厅,大众点评上要给他评个分你会给几分?
    At:5分吧,因为毕竟体验是独一无二的。然后刚才说到那个……就是我感觉你进来的时候可以把手机随时放到一个地方。

    张鼎:对,其实是,但是实际上是我有我的一个考虑。我觉得有些事其实没那么绝对,这种控制对我来讲我个人觉得没有那么必要,实际上是我给你们最大的自由:一个可以秀的机会,今天的所有人都是在一个可以自由秀的机会里面,我觉得这个不重要,收不收手机这些细节我全都想过了,我觉得对我来讲有时候有些事是一种游戏,但那个游戏我觉得是你可以往这个方向走也可以往那个方向走。

    i-D:因为如果你这样说的话我就觉有被消费的感觉,因为没有我们在的话你这个作品是不完整的。

    张鼎:对啊

    i-D: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参与到其中才是这个作品的完整,就没有我们这样的体验他这个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作品。所以我就想问大家来到这里是不是就代入他这个游戏当中,来让这个游戏完整。
    A:这我们来之前就知道啊

    i-D:对,我就是想问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觉得他只是在玩一个更大的游戏,但我们只是玩一个局部的小游戏。
    At:但我觉得被动和是不是被消费这个问题存在于一个被动和主动的问题,如果你之前是知道了,然后你选择过来,这其实是你主动的一个选择。

    i-D:对,我没有说她是任何一个不好、恶意或什么的,但主动是我们不来的话就没有整个作品的完整,就是参与度肯定是要有,不然的话就空的,就不能把这个概念说出去了。
    At:那你觉得一个人来和很多人来有区别吗?

    i-D:没有,这个我倒没有,但是没有人来和有人来是有区别的。就是这个意思。

    龙奥.jpg
    龙奥,25岁

    i-D:这次过来你觉得最大的惊喜是什么。
    龙奥:我觉得这整个场景做得非常精致,超乎我的意料,本来我觉得会是很糙的那样,比较小的一个展厅式的建筑。但过来之后发现他整个做的,气势上和视觉上都是有冲击的。

    i-D:那你觉得你能感受到艺术家想表达的是什么吗?
    龙奥:这个啊…

    i-D:你自己的感觉是什么?
    龙奥:我自己的感觉应该就是,比如说你在一个非常富丽堂皇的地方,但其实实际上给你的效果或者说给你的感觉他是比较有拘束感的。因为走进来的时候还是挺压抑的,照那个相的时候,就是即使他是金色的,或者空间很开阔,也还是有一种很压抑的感觉。特别是之前有一个女孩一个人坐在那吃,我都快看哭了。

    i-D:所以你现在坐下来吃饭的时候你有感到压抑感吗?
    龙奥:坐下来的时候有点,吃饭的时候还好。因为毕竟两个人有交谈。

    i-D:那你会怎么形容这次吃的食物?
    龙奥:饭吗?作为一个湖南人我觉得这简直太难吃了。

    i-D:太淡了吗?
    龙奥:太甜了因为。

    i-D:那你觉得跟这次整个展览是有统一的感觉吗?
    龙奥:会的,因为它主要是想突出的是我们在一个特别好的环境给我们特别好的食物。可是整个感觉是特别压抑的、拘束的、不舒服的。

    i-D:如果你要在大众点评上点评这次的体验你会打多少分?
    龙奥:你说整个这次的参观还是…?

    i-D:食物。
    龙奥:食物的话我应该给零分吧。我就以为是那种普通的很朴素的饭菜,但其实他做的还挺精致的,只是不太合我的口味。

    Credits

    作者:i-D团队
    摄影:Ricky Chao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艺术 , 摄影 , 张鼎 , Ram Light , 当代艺术 , 装置艺术 , 上海外滩美术馆 , 上海 , 艺术家 , 监狱 , 拍卖 , 美食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