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Felix Petty 2017.04.25

    格拉斯哥游览指南

    苏格兰第二出名的城市格拉斯哥素以盛产人才著称。我们拍摄了一部反映格拉斯哥当代俱乐部、音乐和时尚风潮的短片,同时也有必要回顾下那些帮助塑造这一天才沃土的大咖们。以下奉上一部简略的格拉斯哥指南,关于这座城市的音乐人与俱乐部文化,还有一切你想知道的。

    格拉斯哥游览指南 格拉斯哥游览指南 格拉斯哥游览指南

    一路向北一路阴。
    至少谚语里是这么说的,还有苏格兰艺术家 Bill Drummond 的同名歌曲《It's grim up north》,这首歌里唱的全部是英格兰北部村镇的名字。若真如此,那么你越往北走,天气就会越阴冷,直到你来到冰岛。在格拉斯哥人看来,生活在阳光充足的约克郡地区的人都是温顺的“南方小可爱”。不过,正是这种阴冷的天气孕育了格拉斯哥独一无二的文化。数一数,还有哪座城市能抵得过格拉斯哥文化的广度和深度呢?底特律?或者是曼彻斯特?伦敦和纽约或许能与之抗衡,但这两座城市更像磁铁,吸引四海八荒的人才汇聚而来,而非城市自身文化的温床。格拉斯哥则不同,显然,这里特有的 Irn Bru 饮料是有故事的。那么格拉斯哥音乐文化究竟有着怎样的内涵呢?

    说起格拉斯哥首先必提 King Tut's Wah Wah Hut 俱乐部。
    King Tut's 可以说是全世界最棒的音乐演出俱乐部了吧!它在格拉斯哥众多优秀的音乐俱乐部中首屈一指(比如 Nice N Sleazy,Barrowlands 及 Sub Club)。在1993年,只花了一个月,King Tut's 的历史地位就确立下来。当时,这座只能容纳300人的俱乐部举办了Radiohead、The Verve及Oasis三支后来名声大噪的乐队的演出。其中,Oasis 的经历堪称传奇。在获得 King Tut's 的演出邀请后,他们驱车前往苏格兰,却遭阻拦禁止入境。他们后来设法抵达 King Tut's 并完成了舞台首秀。唱片公司 Creation Records 的创始人 Alan McGee 就在观众当中,他当即签下了这个曼彻斯特乐队。Alan McGee 很可能当时心里想着——像 Oasis 金曲 《Wonderwall》 里唱的那样:“Maybe, you’re gonna be the one that saves me”(也许,你们将成为拯救我的人)。

    我们再顺势谈谈 Creation Records 唱片公司。
    Creation Records 之于格拉斯哥如同 Factory Records 之于曼彻斯特。它在格拉斯哥八九十年代的音乐风格演变过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Creation Records 不仅记录了Primal Scream从初期的迷幻摇滚到全盛时期的酸性摇滚历程,还为 Jesus and Mary Chain 在反馈、噪音和节奏中进行突破性尝试创造了空间。可以说,Creation是格拉斯哥地下音乐阴暗、迷幻以及疯狂等多副面孔的见证者,同时也因在90年代同时与两支风格迥异的乐队亲密合作而极具代表性。Oasis 可能是世界上最傲慢、最辉煌的瘾君子;而 My Bloody Valentine 对声效完美主义、自赏及卓越音景的追求终将揭下 Creation 的固有标签。

    格拉斯哥也有柔软的一面。
    Creation Records 曾有一段时间也为 The Pastels 制作唱片,而他们的音乐展现的是格拉斯哥完全不同的另一面。格拉斯哥也有其柔软的一面,而不仅仅是像歌曲《Glasgow Kiss》和《Glasgow Smile》里刻画的令人恼火的刻板印象,以及工人阶层小伙边喝 Irn Bru 边玩刮刮卡的粗俗场面。The Pastels 促成了格拉斯哥独立音乐团体之间的紧密联系,而 Postcard Records 唱片公司提拔了Orange Juice、Josef K及Aztec Camera等早期经典的indie-pop乐团。这些乐团以“Sound of Young Scotland”(苏格兰年轻人之声)为口号,他们戏称这是套用了黑人音乐厂牌 Motown 的口号。可以说,格拉斯哥的独立音乐体系的绝大部分都是源于这些乐团。他们的歌词、旋律及音乐构造情感充沛,乐理精妙,谦虚而文艺,幽默又富于创造力。展现了格拉斯哥这座城市及以其为家的音乐人们的丰富与多元。

    格拉斯哥是被 Britpop 遗落的城市。
    继80年代的 Postcard Records 与 The Pastels 风靡一时之后,格拉斯哥的独立音乐在90年代依然火热。尽管 Britpop (英伦摇滚)在苏格兰南部大行其道,格拉斯哥却有些例外。在90年代的格拉斯哥,Belle and Sebastian 与 Arab Strap 两个风格突出的乐队,前者阳春白雪,后者下里巴人,却和谐地共存。Arab Strap 以轻电子乐节奏配合低俗平常的歌词来描绘乏味的生活,这是一支土生土长于格拉斯哥的乐队。正相反,Belle and Sebastian 清新淡雅,甜美可爱,脱离了格拉斯哥的典型习气。但从英伦摇滚的高度来看,两者均在世界范围代表着这个城市。

    格拉斯哥的街头总不乏舞蹈。
    格拉斯哥的年轻人并非全是狂野粗俗或消极病态的 indie 男孩。这要归功于 Optimo 派对的两名驻场DJ, JD Twitch和JG Wilkes。Optimo 派对在 Sub Club 俱乐部,每周日举行一次狂欢。很遗憾,在经营了13年之后,这个俱乐部于2011年关闭。不过,JD 和 JG 依然坚持在格拉斯哥的其他舞池打碟,因此,这种文化并未完全衰落。

    除了这两位 DJ 以及邀请到的驻唱乐队,Optimo夜店还变成了一个大胆新鲜音乐的实验场。ESG、Franz Ferdinand、The Rapture、Peaches、Liquid Liquid、LCD Soundsystem、Hot Chip、Richie Hawtin 及 The Kills 都曾在Optimo 现场演出。不过,Optimo 创造出的音乐文化才是其最有意义且经久不衰的遗产。在格拉斯哥这样一个打破大部分你能想象到的音乐界限的城市,Optimo 打破的是你根本未曾听说的界限。

    作为一座拥有60万人口的城市,格拉斯哥对于流行音乐及地下文化的影响深远巨大。
    你可知格拉斯哥能够成为流行音乐人才圣地的原因吗?或许是因为它是一个大国的大城市?这不无道理,但这里我们不得不提格拉斯哥艺术学院。这是全世界艺术与时尚的殿堂级学府之一,无数的时装设计师、艺术家及特纳奖(Turner Prize)获得者均出于此,丝毫不输伦敦金史密斯学院及中央圣马丁学院。从 Jenny Saville 到 Jonathan Saunders,从 Simon Starling 到Pam Hogg均曾在由现代建筑之父 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 设计的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学习。而近期崭露头角的新锐设计师Charles Jeffrey亦为格拉斯哥生人。

    近年来,格拉斯哥艺术界极为繁盛。一大批新生代年轻艺术家及画家慕名而来。这里生活成本低,和德国柏林一样是孕育创造性人才的摇篮;不同的是,在格拉斯哥,你可以享受到油炸食品,又没那么多烦人的美国人。同时,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对于苏格兰学生采取免学费政策,这点难能可贵。可以预料,不久将会有一大批苏格兰青年才俊脱颖而出。要知道,英格兰的艺术院校一年的学费高达9000英镑。

    格拉斯哥音乐文化发展前景不可限量,本地音乐人正发光发热
    暂且把 Hudson Mohawke 作为格拉斯哥光明前景的引领者吧。他的音乐才华使他获得了与 Kanye West,Lunice,Rustie及Anohni 等一众大咖合作的机会。不过,格拉斯哥还有许许多多的音乐人才在努力着,他们就是明日之星。        

    近期引领 grime 音乐复兴潮流的制作人 Inkke 找到了格拉斯哥地下文化这一片乐土。受 Happy hardcore 曲风影响,他的风格与80年代街舞的eski-beats类似。经过在 Incognito 等夜店多年的锤炼与打磨,Inkke 终于获得LuckyMe唱片公司的青睐,成为 Hudson Mohawke 的唱片搭档。

    再从音乐网站 SoundCloud 深挖,制作人 Juju 和 Dead Bart 的电子音乐正崭露锋芒。他们接过来自瑞典的Sadboys的接力棒,改造传统的噪音旋律。短短时间,Incognito 等夜店便成了 Inkke 和 Juju 等年轻音乐制作人的实验场,这预示着独特的音乐融合时代即将来临。更重要的是,格拉斯哥音乐将被赋予经久不衰的活力。


    Credits

    作者:Felix Petty
    翻译:Spring Wang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苏格兰 , 格拉斯哥 , 俱乐部 , 音乐 , 时尚风潮 , 指南 , 视频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