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Ashley Clarke 2016.12.02

    新东京地下指南

    作为日本艺术团体 Chim↑Pom 最新展览的一部分,一些极不寻常的日本表演者集结在这座城市自由发挥,在海外不为人知的他们,是隐藏在东京地下勇敢的天才。

    Chim↑Pom 是由6位东京年轻艺术家组成的团体,他们作风大胆,以戏谑的新达达主义作品而知名,但将他们形容为东京艺术界的最爱派对的团体也许更加恰当。他们出了名的是通宵狂饮的派对,为日本严格的社会规则提供喘息放纵的机会,吸引所有人前来,有格格不入的御宅族,有地位崇高的时装主理人,还有一本正经的艺术评论家。 Chim↑Pom 栖居的这个包罗万象的地下艺术世界,为日本修罗场打开一扇百无禁忌的窗。 

    他们的最新展览《So See You Again Tomorrow, Too?》,在新宿红灯区一座被掏空的建筑中呈现大量新作,同时借机举办几个臭名昭著的派对,邀请数位另类艺术家、音乐家和 DJ 在这个废弃空间轮流表演。 Chim↑Pom 的成员 Ellie 解释说,“很多表演者都是我们亲密的朋友,他们和我们有着私人联系。”他们从日本亚文化的泡沫温床中解脱出来。

    在东京,“地下”意味也许有些不同,独立艺术家不会因为把作品卖给大企业而遭到指责,也少有小众文化那种令人窒息又难以理解的自负,坚决与主流划清界限。“我发现很多艺术家,甚至在地下的,都不得不改变他们的形象去适应主流。不能说是好事或坏事,只是这里的人都是这样做的。”  Ellie 说,“当然每个人都想在地下做实验性的东西,但主流才是生存之道。”然而,公平地说,最好玩的还是不必去取悦投资人的时候,“所有参与的表演者基本上都没有酬劳,这是一种特殊的关系。”下面是表现这种关系的一些例子,以及难得一见的真正的另类东京。

    a-guide-to-the-new-tokyo-underground-body-image-1478801419.jpg

    Nature Danger Gang

    14人组的朋克精神乐团 Nature Danger Gang ,拥有覆盖整个东京的忠实信徒,他们大汗淋漓的高能表演,场面火热。在拥挤的展览地下室摇摇欲坠的钢喙上摇摆,用日文反复呐喊“活着有什么意义?”猛烈冲击狂喜的人群,感觉这座大厦可能会倒塌,但没人在乎。混搭着书呆子的旧衣和学生制服,而且经常脱光什么也不穿,某种程度上 Nature Danger Gang 将无所保留的疯狂和日本人的尊严紧紧结合,在一场激烈而下流的赤身热舞之后,他们用喉咙对着麦克风嘶吼,现场涕泗横流,乐团全员深深鞠躬结束表演,大声喊出特色的诚挚谢意“arigatou gozaimashita(非常感谢)!”

    a-guide-to-the-new-tokyo-underground-body-image-1478800692.jpg

    KOM_I

    KOM_I (发音为komai)带着狡黠而有感染力的微笑和无忧无虑的元气状态,她是日本电子音乐组合 Wednesday Campanella 的成员。虽然还有两个团员,但她总是独自表演,并且获得越来越多的东京青年拥趸。从许多方面来说, KOM_I 是地下的日本偶像,她频繁出现在大量的日本时装文化杂志上也就不足为奇了。在 Chim↑Pom 的展览上,她兴奋地跳跃在五层楼的空间中,伴着新潮少女节拍唱唱跳跳,旧式的便携麦克风和音响时断时续,但无法熄灭她的热情。在外出表演前她消失了一会,换上皮卡丘套装,爬到一个巨大的充气式精灵球里,在歌舞伎町的街道上边滚边唱,造成交通瘫痪,让出租车司机气坏了。

    Kan a.k.a. Gami

    在一个周日的凌晨,大批忠实歌迷在红灯区排队一个多小时,只为看到重量级嘻哈歌手 Kan a.k.a. Gami 在 Chim↑Pom 脏兮兮的地下室表演。这位东京即兴说唱之王的名字 Kan 是他的生肖“鸡”的梵文, Gami 是他的童年昵称。作为东京本土嘻哈的重要人物(试想他是日本的 Skepta ), Kan 拥有自己的厂牌,以说唱新宿的地下文化而着名,那是他在东京最喜欢的地方,他说,“你可以在这里过你的生活,每个人都忙着自己的事不会对你指手画脚。”其实 Kan 不必担心,无论如何他都不是那种你会想指手画脚的人。


    Makoto Aida

    至少在日本的语境中,为 Makoto Aida 贴上“地下”的标签多少有些不恰当。虽然 Aida 在日本之外鲜有人知,但他是时下东京非常高产的活跃艺术家之一。同时代的 Takashi Murakami 常常被拿来与之比较, Murakami 卡哇伊的媚俗美学让他在西方大受欢迎,而 Aida 这个天才还在日本,也可以说日本艺术界的秘密武器还没曝光。 Aida 的作品数量巨大,极具争议,是色情的怪诞风格。他曾经拍过自己对着一面盖着日文 bishojo (美女)的墙自慰,画过女性动漫角色和节肢动物交配并且遭到分解。 Aida 的挑衅一直被指责为厌女症,但他的作品是对日本社会色情文化现象的自由表达,而不是它的背书。

    Chim↑Pom 的成员早期常常围在 Aida 的工作室(是他把这个团体聚在一起),他们彼此尊重,“他们的艺术新鲜又荒谬,” Aida 谈到这个最新展览,“可以让你哈哈大笑。”他以一贯的蓬头垢面短暂出现在 DJ 台上,放的多是日本老牌流行艺人 Miyuki Nakajima 的通俗歌曲。从地下室出来后,这位睿智的前辈离开年轻的艺术团体,他盘腿坐在马路边上待了整夜,享用着几罐从7-11买来的朝日啤酒。

    Ellie

    写到 Chim↑Pom 的世界,免不了对团体中唯一的女性成员 Ellie 给予特别关注。她有着时髦的金色短发和 “It girl” 风格,是这个争议性团体的门面担当,是跳动的叛逆之心,是它的女王。担任过 Aida 绘画模特的 Ellie 令人不可思议,比起艺术家,她更像一个摇滚明星。我们在访问的时候她穿着睡裤和人造皮草大衣,她曾经用柬埔寨地雷炸毁她的 Louis Vuitton 手袋收藏,还在一个宿醉的三月清晨,在涉谷将她的婚礼当作一个艺术作品,讽刺地命名为《LOVE IS OVER》。在昨晚《So See You Again Tomorrow, Too?》的表演最后, Ellie 因为体力透支被护送出去,在被其他成员抬走之前,她献上醉醺醺的闭幕演讲,她对着黎明天光开心地大喊大叫,用沙哑的声音回应欢呼和应得的掌声。


    Credits

    作者: Ashley Clarke
    摄影: Takao Iwasawa
    翻译: 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东京 , 地下 , 摄影 , 日本 , 演员 , 青年文化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