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i-D 团队 2017.10.19

    一封给2007年的情信

    在2017年这个信息时代一切都以惊人的速度在发展,我们有时也怀念十年前的翻盖手机、实体唱片、纸质媒体的美好。距离2007年刚好十年之际,i-D 与你细数这十年间我们的文化世界发生了何等变化。

    4da8a24a2e85edd12759601056a33929.jpg.2000x1125.jpg

    新世纪过后,无论是整个世界还是大中华圈的文化环境都在发生急速的变化。在这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我们在科技和人文的领域里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同时也打开了许多道未知的大门,不管是勇往直前还是碰壁商榷,我们都已变得更加聪慧、冷静、沉着,知道该如何去面临身边时不时发生的突发状况。今年已是2017年,处于新世纪10年代的末期,即将跨入20年代,同时距离2007年已有十年之久。在这十年之内,我们周遭发生了许多事,今天,就在这封给2007年的情书中,请大家与 i-D 一起来回忆过去我们走过的十年。

    kuaibo-logo-tile.png
    从左上起(顺时针方向):快播、迅雷、eMule、SoulSeek

    互联网图文版权意识的提高与完善:
    2007年,免费下载电影和音乐还不是一件很稀奇的事,网民手里握着 eMule、BT、SoulSeek 等 P2P 软件,实现了网络用户之间“点对点”直接传递数据交换复制文件的可能性,版权问题一度处于薄弱与松懈的状态。所有人共享着电影、音乐、游戏、书籍等资源,所谓“知识改变命运”,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这帮助奠定了互联网时代中国网民头几波坚实的舆论与审美基础,令早年上网的人具备了一定的网络话语权。在这个过程当中,互联网带来的新式革命,令媒体结构发生了本质的改变,大众不再轻信官方媒体制造的舆论风向标,更偏向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一时间,人们分享的评论和感想制造了一波“评论热”,在“母评论”的过程中,又可以诞生新的“子评论”,沟通变得流畅与便捷,自此,官方的控制力度急剧下降,制造 media 资源的大公司也遭受了严重的创伤。但对于民众来说,这是一场狂欢,在2007年显得尤其的自由。

    早在2005年,eDonkey 网络就因为侵犯版权而遭到美国唱片工业协会(RIAA)的控告,由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为非法,赔偿3000万美金并永久停止开发。这边厢在中国,网络环境依然松懈, VeryCD 版的 eMule 依然被人们“愉快”地使用着。然而这样的盛世光景并没有持续多少年,几年后,VeryCD 上被整合的资源被一扫而空,人人影视也因为触及资本利益被迫关闭,音乐由最初的文件分享走向了授权音乐软件的平台,而电影电视剧资源则被纳入爱奇艺等门户,以收费来弥补过去遭受的损失。这十年间的改变无法不令人惊呼,网络上一片怨声载道,但对于这个改变,是非常可以理解的,出于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侵犯版权的事理应禁止。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到十年前,回不到那个随意分享资源,每天都拖着 P2P 软件回家等待发现“宝藏”的时代了,对于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们来说,不能不算是一个遗憾。

    timg.jpeg
    2007年出版的初代 iPhone

    iPhone 与各大手机生产商的大战:
    在苹果几乎“统一”手机市场之前,手机的选择可谓是五花八门,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都以各种功能吸引着消费者,有注重音乐播放的,有注重工作使用的,还有注重拍照摄影的,周围的人摸出自己的手机,有翻盖的,有滑盖的,还有直板的,并不像今天那样满大街的 iPhone 和三星。当时还流行一个词叫做“街机”,意思就是销量高的,人手一部的,就可以称之为“街机了”,大家的言谈之间仿佛充满了对于街机的不屑之情。而到了如今,如果你不使用“街机”反而就不酷了似的,当你掏出一款和大家不一样的手机,反而会令众人感到惊奇,这十年间的变化不可谓不大。而2007年也是关键的一年,苹果在当年推出第一款智能手机,集合了之前所有手机的性能,从此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当然了,我们始终怀念着那个五彩斑斓选择多多的时代。

    SHE-CD10A-tile.jpg
    从左上起(顺时针方向):S.H.E《Play》、周杰伦《我很忙》、蔡依林《特务J》、孙燕姿《逆光》 

    实体唱片与纸媒的衰败:
    10年前受到盗版和下载的严重冲击,实体唱片的销量开始急剧下滑,但受到传统唱片销售方式统治多年的人们,并没有立刻就放弃购买实体唱片。在中国大陆地区,华语流行唱片的实体唱片时代经过正版的多年普及,甚至一度迎来小小的辉煌。而在香港和台湾地区,一张流行歌手的唱片最后卖到20万张并不是什么难事,加之唱片公司卯足了劲儿营销,利用送预购礼以及明星现场签售的方式,唱片销售依旧可观。这一切也许是在 iTunes 的崛起以及 iPhone 入侵人们生活之后不知不觉地发生了改变。在欧美国家,iTunes 的销售有着严格的数据计算,而在中国,人们购买正版的习惯本身就没有被培养起来,被这一股旋风改变最多的,或许就是我们了。尤其是在虾米等音乐网站开放之后,人们纷纷涌入,享受起免费试听的便利,实体唱片真正地走到了穷途末路。香港与台湾遵循着欧美,利用 iTunes 为喜欢的艺术家缔造下载量,无奈市场太小,影响力有限,实体唱片宣布彻底死亡。据说,以台湾权威的五大唱片排行来计算,内地团购几十张就能帮助一张实体唱片回榜,这十年间的变化不得不令人唏嘘……

    图书亦如此,在电子版时代到来之前,人们依然享受阅读纸质书籍,不管是图书还是杂志,销量都不低。自2007年 iPhone 以及 Kindle 推出之后,人们的阅读习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从纸质版一步跨入电子版,2010年诞生的 iPad 更加佐证了这一点。电子时代的到来并非只有科技进步这一个触发点,还有更多客观的因素,比如环保。在全球提倡保护环境爱护森林的态势之下,纸媒所需要的树木原浆被大幅度削减,也进一步加速了纸媒的衰败。但是纸媒范围的缩小,也为精品图书创造了空间,用纸要用在刀口上,不必要使用纸张的,就不用浪费。所以如今再喊“纸媒已死”未免有点过时,人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存在了千百年的习惯,我们进入了一个纸媒和电子媒体相互交错,互相弥补的多元时代。

    蔡依林《Play 我呸》

    流行明星的破茧与禁足:
    十年前,在文化管制还不算严格的时代,流行歌手蔡依林还可以身着性感的服饰从天而降,为大家奉献精彩的表演,歌词也显得比较今天大胆,巡回演唱会更开得风生水起。而国外的歌手及乐队,也在内地演出市场蓬勃发展的条件下,可以相对比较自由地进出中国大陆。2008年,在冰岛歌手比约克触及国内政治底线之后,当年上海下半年早已谈妥的外国摇滚艺人演出全部取消,包括很有可能来的 Bob Dylan 以及乐队 Sting 等等。政治辐射到了娱乐领域,意识形态不同导致的意见分裂展开了长期的拉锯战。在10年后的今天,我们再难看到蔡依林在电视上大秀性感身材,也难以听到他们唱出辛辣的歌词了,比如最近蔡依林在上海 Yohood 的商演连《我呸》(抨击当下社会状态的歌词内容)都不能唱了。在10年前和10年后,想必大家都有自己的选择。

    名人概念的转变:
    在社交媒体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兴起以前,时尚圈依旧遵循老一代的审美标准,成名的模特有着严格的训练方式,他们的名气也与自身的实力牢牢挂钩,著名时尚网站 Fashion Spot 极其论坛对于模特的成长都有来自专业领域和民间达成一致的定义,而之后的 models.com 也有相关的权威排名。后来社交媒体兴起,为富二代和星二代提供了成长的土壤,社交传媒和真人秀带来的高人气和讨论度被各大集团纳入考虑空间,认为其活跃的社交程度,可以带来直接的经济收益。从此时尚界的权威性受到了严重的动摇,10年前依然是千挑万选的超模所统治的时代,而今天我们则不得不看钱的脸色,向钱低头。以 Kendall Jenner 和 Gigi Hadid 为首的新一代超模,其专业能力饱受各方质疑与抨击,认为其颜值、身材和走秀硬照实力都不足以让她们担起“超模”的头衔,老一代超模 Stephanie Seymour 更发文抨击此现象。对此,相信大家也都有着自己的理解,尽管社交媒体的强大力量不可逆转,但我们依旧认同老一代对于专业的严格要求。还记得 Gemma Ward 统治娃娃脸超模的那个时代吗?是多么令人怀念啊。

    d4be1173c10c44eafdbfaacae65343cf.jpgStephanie Seymour 摄影:Daniele + Lango

    港台的没落与内地的崛起:
    在2007年到2017年的十年里,中国大陆的经济持续腾飞,对香港和台湾地区的娱乐市场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人们从迷恋港台明星,看港台电影电视剧,渐渐过渡到享受“自家果实”而不理外界的阶段。这是一次巨大的易位。2005年,经过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的铺垫,全民兴起平民明星的热潮,更是为2007年之后的中国大陆娱乐产业做出了居功至伟的贡献。由于经济的进步,带来了审美上的改变,中国大陆的明星不再给人“土”的感受,从国外归来的新一代也为这个行业奉献了之前所不具备的力量,从商业运作到形象包装,都不再给人落后的感受,过去港台明星统治的局面被彻底打破。再来,由于香港和台湾市场狭小,无法与大陆的巨大市场相抗衡,港台明星到内地淘金的情况也越来越多,直接或间接地,也帮助了内地娱乐市场的活跃。进入10年代后,鹿晗、吴亦凡、TF Boys 等新一代明星崛起,内地摆脱港台“阴影”的局面开始稳定下来。但无奈的是,由于内地文艺作品质量的层次不齐,我们还是很怀念10年前以港台娱乐产品为主导的时代。

    墙内墙外的世界:
    在2005年 YouTube 诞生以后,生活在中国的网民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分享自己的视频,享受着“视频共享时代”的便利,但由于政治问题和国外敌对势力的猖獗,YouTube 于2009年开始逐渐被封锁;Google 作为全球最大的搜索引擎,也于2010年3月23日宣布关闭在中国大陆市场搜索服务,让许多人查阅资料遇到了不小的阻碍。至于 Twitter 和 Facebook 以及 Instagram,也从一开始的完全开放,变成中国大陆网民所不能登陆的“死域”。而与此同时,新浪微博作为 SNS 的替代品,极大地满足了中国网民的需要,现已成为主流的社交平台。

    墙外和墙内自此泾渭分明,而这一特殊情况也导致了 Youtube 原创视频在国内流传方式的改变,过去大家贴视频会直接分享,而如今只能借助第三方下载软件把视频转移到国内来,版权问题一直受到关注。但搬运工们表示这也是无奈之举:如果不能搬运视频,那么我们看什么呢?除了这些下载软件,国人登陆国外网站还会借助虚拟专用网络,但由于有不法分子趁火打劫,许多不规范的虚拟专用网络被取缔,导致登陆被禁止的网站越发困难,十年前的开放与十年后的封闭,对比非常巨大。

    wechat-tile.jpg
    从左上起(顺时针方向):微信、QQ、MSN、MySpace

    社交方式的改变:
    还记得聊天室时代吗?还记得 QQ 和 MSN 时代吗?还记得 MySpace 时代吗?还记得 BBS 论坛的时代吗?还记得校内/人人网时代吗?10年前,这些网络平台一直是大众主要的沟通渠道,而10年后的改变是剧烈的,人们不会再像以前那样随便加个陌生人就开始聊天,而是以微信的私人化和 SNS 社交网站的公开化形成两种分庭抗礼的局面,从某一程度上来说,极大地改善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减少了犯罪率。但是人们不禁还是会怀念10年前纯粹的交流,大家为了同一件事上论坛展开热烈的讨论,没有私人信息流传在网络上,也不会产生过重的网络暴力,从版主到字幕组,每一组人都各司其职,相敬如宾。也许,真的10年前才是互联网最好的时代了?可是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新时代里,又有谁知道呢?我们无法回头,只能勇往直前,朝未来出发。


    Credits

    图片来自网络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文化 , 2017 , 社交 , 手机 , iPhone , 网络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