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徐祎莹(ClaireXu) 2018.02.14

    社交网络红人 Alexandra Hackett “魔术手”下的改造单品

    Air Max Day 2018 到来之际,我们与来自澳洲的改造设计师 Alexandra 聊了聊她最爱的 Air Max 鞋款以及她的 DIY 创想经历。

    社交网络红人 Alexandra Hackett “魔术手”下的改造单品 社交网络红人 Alexandra Hackett “魔术手”下的改造单品 社交网络红人 Alexandra Hackett “魔术手”下的改造单品

    Alexandra Hackett 是 instagram 上的红人,具有一双“魔术手”的她,擅长将回收材料重新 DIY 打造成全新的单品,像是她曾把香蕉皮、麦当劳的包装壳做成 bra,把 IKEA 的购物袋做成渔夫帽和钱夹。而在她创建的 instagram 账号 @miniswoosh 上,能看到她改造的各类 Nike 单品:用 Nike 的购物塑料袋做成的裤子,将 Nike 背包改成了吊带裤和马甲......这次作为特邀嘉宾,她也出现在了几天前在上海举办的2018 Air Max 新款预览活动中。在一年一度的 Nike Air Max Day 即将到来前夕,这次的预热活动中 Nike 邀请到了蜚声国际的设计师、球鞋收藏家、艺术家等创意人士一同畅聊他们对于 Air Max 的看法、谈论对今昔球鞋文化及市场的理解、分享各自的创新经验。

    group photo.jpg

    产品空景图-2.jpg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母送给了我一台缝纫机,我随即对它产生了兴趣。于是我找了很多破碎绵布料拼接出一条全新的衣服。这也是我的第一个作品,但它很丑,真的非常丑,哈哈!我想我的父母起初也只是想送给我玩玩,看看我喜不喜欢,但没想到最后这居然成了我的职业!”活动上穿着由 Nike 袜子改制成的一件高领上衣的 Alexandra 与我们聊了聊她的 DIY 历程和遇到的挑战、最喜欢的制衣材料,以及她与 Nike 之间的故事。

    Alexandra Hackett.jpg

    你之前学过服装设计吗?
    我大学本科四年是在澳大利亚念的,攻读的是 Menswear & sportswear 学士学位。自那开始我就经常会放一些自己的作品在社交媒体上,这也更进一步地推动我走上时装设计的事业道路。后来我去了伦敦开始了实习工作,也曾在一个男装品牌担任过工作室主管的职务,这都为我成立自己的品牌积累了经验。

    最初是什么激发了你改造回收物的设计灵感?
    我是一个比较喜欢自己动手做衣服的人,我很希望能够延长衣物使用寿命,我也十分享受这种解构和重组的过程。所以我经常会找一些生活中的废弃物,绞尽脑汁把它变成具有实用价值的物品。我现在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我把背包拆了重新制成外套,包括我里面穿的这件短上衣也是用 Nike 的袜子拆开之后做成的,这些都非常符合我想表达的“解构主义”思想理念。

    在进行衣物改造时,有什么让你觉得效果意外的好或者很有趣的材料吗?
    我觉得 Nike 的 duffel bag 就是很不错的原材料!我身上穿的这件衣服就是由 Nike duffel bag 改造成的。各式各样的面料尝试组合在一起都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创作风格也不会被受限。不管是儿童、老年人服装也好,时髦的或是你从古着店淘到的复古装也好,都可以是很好的材料。还有许多的零件、配件,比如扣带、网面、服饰上的 logo 标签,这些本身具有实用性的物品都可以被重组进而打造成全然不同的东西。

    DIY 中你遇到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尝试处理不同的面料是最大的挑战。有很多面料是非常脆弱的,还有一些不太好分解,所以我想尽办法确保它们是不是还能继续使用。在此同时我也尽量做到消除不必要的浪费,我在剪裁图案时会尝试着将剩下的边料量减到最少。

    15802561_683049218521493_2032535110384877568_n.jpg
    图片来自 instagram @miniswoosh

    21480077_1969889049959040_5949328852344897536_n.jpg
    图片来自 instagram @miniswoosh

    14272234_1748505662082954_1559922223_n.jpg
    图片来自 instagram @miniswoosh

    你平时会选择怎样的时尚搭配?
    说到我对于时尚搭配的选择,我首先会把自己喜欢的 Air Max 鞋款做一个罗列。我一般穿衣服不像别人一样先穿衣服再配鞋,我恰恰是反过来的,我会根据鞋子的风格来挑选合适的衣服。所以对我来说早上搭配行头时鞋子永远是置于首位的。我往往喜欢穿舒适又具有“解构主义”特点的衣服和鞋子。

    你最喜欢的 Air Max 鞋款是什么?
    我想应该是 Air Max Plus。我以前在不同的球鞋店里来来回回工作过6、7年,然而看了这么多最吸引我的还是 Air Max Plus。除此之外我也特别喜欢 97的银色子弹头。

    你的 instagram 账号(@miniswoosh)上都是改造 Nike 的单品,为什么是 Nike?
    其实我有两个 instagram 账号,一个用来管理我自己的服装品牌 ALCH,当然偶尔也会发一些 Nike 的东西,但主要都是放我自己品牌的内容。这个账号已经运营了很久了,从香蕉皮的改造、将 NASA 航天箔纸融入到服装设计当中,到将防盗扣、购物小票甚至还有衣服标签上的塑料扣做成服装,这些奇思妙想都已经在这个老账号上做了展现。但 miniswoosh 的这个账号是大概是两年前创立的,我在上面专门放关于 Nike 的内容,也算是我对 Nike 的一个致敬。我很推崇“品牌个性化”的概念,我希望能够打造出独一无二的风格,挖掘出专属自己的独特领域,这很像是个人作品集的感觉。

    15624402_722485021240941_4742539322450771968_n.jpg
    图片来自 instagram @studioalch

    13402570_980186745435225_1697741625_n.jpg
    图片来自 instagram @studioalch

    11375919_882100788518238_1468312089_n.jpg
    图片来自 instagram @studioalch

    如果你有机会去设计一双专属女性的鞋款,会和你平常的设计有什么不同吗?
    我想说的是,不要把性别隔离开来,我更喜欢去创造一双同时适合男女性的鞋款。确实,如果能做出一双专属女性的鞋听上去会很吸引人,也会是一个很大的消费市场,但我不喜欢搞分离主义,我更希望我能做出一双无性别界限的鞋,当然同时也会把女性的诉求考虑进来。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奇思妙想,我希望高跟跑鞋可以回归,如果把鞋子气垫做成厚底高跟状或者坡状的,我想应该也会很受女生喜欢。

    早期的 sneaker 文化往往都是男性占主导地位,但似乎现在很多女性更知道如何去搭配?
    是的。我认为女生拥有独特的搭配视角,我们可以在鞋款中加入很多有个性化的女性元素。比如美国知名网球手 Serena Williams 在大婚当天就穿了一双镶满施华洛世奇闪钻的 Nike Cortez 球鞋,闪钻的部分都是由手工完成,搭配相对个性的小纱裙,这个想法简直太不可思议了。所以我认为女性可以做很多尝试,因为会有无尽的可能!

    还有并不是只有男生才能讨论球鞋一整天的,女生也会啊,我和我很多女性朋友都会这么做。你知道现在有越来越多女性都加入到 sneaker 大军了。以前很多球鞋产品对女性来说非常局限,很多鞋码最小只有 UK 6或7,很多女生都买不到自己的码数 ,但好像从去年开始有更多的选择了。传统的男性主导 sneaker 文化真的需要被改变了,因为越来越多女生开始穿球鞋,甚至比男生还疯狂!

    之后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计划吗?
    我将会出现在伦敦时装周上,这也会是我的出道秀。还有一些 Nike 的项目也正在进行,我也希望我设计的 Air Max 可以发行出售。

    Credits

    撰文:徐祎莹 ClaireXu

    采访:徐祎莹 ClaireXu & Cathy Xu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Nike , Air Max Day , 设计师 , Alexandra Hackett , miniswoosh , DIY , 解构主义 , 废物改造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