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Steve Salter 2018.04.04

    时尚圈最独立的灵魂 Andre Walker

    Andre Walker 是时尚圈最独立的灵魂,他决心按自己的步调而行,为自己而活。

    时尚圈最独立的灵魂 Andre Walker 时尚圈最独立的灵魂 Andre Walker 时尚圈最独立的灵魂 Andre Walker

    原文刊登于 The Radical Issue, no. 351, Spring 2018。

    时尚与时间有着一种奇妙的关系。从持续不断的超前未来系列到回顾过去的怀旧情结,当你被新奇事物消费时,很容易就会遗忘当下。虽然许多时装设计师都乐于穿梭于不同时空,但 Andre Walker 总是按自己的步调孤立而行。在其十五岁时于纽约 Oasis 俱乐部首次发布的手绘平裁服装系列起,这位东村奇迹男孩在二十多年中凭借其同名品牌标志性的轮廓备受人们崇敬。然而在 Walker 退居幕后为 Marc Jacobs 及 Kim Jones 等人提供咨询服务时,时光似乎停驻了,直到2014年 Rei Kawakubo 与 Adrian Joffe 邀请他来到 Dover Street Market 进行装置工作,他才重回聚光灯之下。去年十月,他以一次歌颂过去并展望未来的多时空系列凯旋归来,二十一套将1982年至1986年期间经典作品重塑的无性别造型于巴黎的 Musée des Arts Decoratifs 进行展示。“我没有选择它们,而是它们选择了我。”他在秀后谦虚地说道。他本人没有过往作品的存档,于是 Walker 回看了那些被翻了无数遍的素描本,并从他最亲密的朋友及狂热服装迷 Kim Jones 、 Patricia Field 、 Christiaan Houtenbos 、 Kim Hastreiter 及 Henny Garfunkel 等那里收集到部分私人作品,并与 Pendleton 进行布料合作,为那些丢失但尚未被遗忘的时尚历史注入新的活力。最终,他以与他三十年前创作时相同的童趣与 DIY 魔力完成了这个系列。

    1521221130656-Those-moments-I-realize-how-they-found-each-other-Bolade-Banjo-and-Max-Clark-2_RBW.jpg
    Naomi 身着 Falke 短袜及 Church’s 平底鞋

    可以探讨一下是什么催生了你那重塑早期经典作品的决定吗?
    在过去二十年中,我那些亲密的朋友总是习惯性提醒我早期的作品,或是讨论那些早期时装秀的照片,在换话题前我会回答说:“哦,太棒了!”我从未回想过那段时间,但当我看到这些照片时,情况发生了变化,这是好奇心的驱使。

    你是说你的创造力来自好奇心的驱使?
    没错。这些服装对我而言是全新的,我无法抵抗它们,它们让我充满好奇心。

    回看那些你在青少年后期创作的作品感受如何?
    它们似乎与我不相干,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记得2012年在 Marc Jacobs 秀场与 Bill Cunningham 相见时,他对我说:“ Andre ,那些设计你在八十年代做过!”他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

    欣赏这些作品是否让你忘了时间的流逝?
    当你专心做实验,用你面前的东西做些什么时,这没有条理可言,这是一种纯粹的本能。

    1521221192902-Those-moments-I-realize-how-they-found-each-other-Bolade-Banjo-and-Max-Clark-7_RBW.jpg

    Elizabeth 身着 Falke 短袜及 Church’s 平底鞋

    这是关键。你在没有任何正规时尚教育的前提下,以一种天真童趣的方式创造了那些手绘平裁服装。
    完全是这样。从某种意义而言,这是真正的 DIY 。面对如何在十六岁时征服欧洲时尚的难题,我拥有的只有这些《W》杂志及我的梦想。我的朋友 Jeremy (Lewis) 总是说:“继续工作吧 Andre ,就这么继续工作吧!”我希望将思路变得更清晰连贯再继续前进,并将自己全身心投入手头的工作中。我对设计及创作本身的哲学很感兴趣,我痴迷于创造,痴迷于上帝、宇宙大爆炸及进化论。

    这都是些大问题。
    我们身处地球,都在四处奔波工作,我们拥有这颗惊人的星球,我们也拥有科学。我们通过观察周围的世界来学习。我反对不实的传闻,专注于基本与无条件的真理。这些是我们不能否认的事实,因为我们每天都会看见它们。

    你在时尚圈看到了些什么?
    如果时尚圈停止无谓的讨论,环顾四周,那这个产业将会发现自己需要改变。人们的健康、地球的资源以及我们团结一致、一起努力的行为方式都对这个产业有益。

    这与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不同。
    这个产业由许多实体、身份与愿景构成,但这一切都归结为我们每个人的观点与立场。我强烈反对过时计划方式的整个过程。

    1521221200966-Those-moments-I-realize-how-they-found-each-other-Bolade-Banjo-and-Max-Clark-4_RBW.jpg

    这是对不必要消费的一种反应。
    你与你的消费者有一种联系。想象一下,你花了4,000美元买一件外套,却不能将其退回进行修整,只因品牌没有动机这么做,也不知道如何修复。许多大型奢侈品牌甚至不能提供售后服务。尽管时尚不断构建这种无形的欲望,但时尚也可以具有连贯的价值观、可持续性、常态与人性...

    它可以这么做,也应该这么做。
    从模特面试、布料筛选到生产的方式都是如此。我有些厌倦观察贪婪、盲目恶名与迷人。我喜欢设计,也喜欢创造,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全新的回应方式。在每个层面上,我们都需要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时尚圈的许多方面都应该做出改变。

    听起来你满怀更多的希望而不是焦虑。
    事实是我们必须考虑我们的资源,包括我们的心理资源、我们的家庭、我们的社会。我们对谁负责?你知道,如果时尚企业给予适当的关注与支持,一切都会变得不可思议。

    关于未来最令你兴奋的是什么?
    我希望设计一款香水,人们会购买它、珍惜香水瓶并会再次回来补充香水。这才是我们应该拥有的工作方式。仅需几秒我们就可以将货物送至世界各地,但我们却不能为旧香水瓶补充香水?这一定存在些问题。我被这种可持续的想法所吸引,这正是令我兴奋的地方。我喜欢公开这些想法并与人分享。我反对过时的计划,不只是在时尚圈,而是在任何地方。要知道,世界的存在不仅仅是为了让我们看起来很时髦。

    1521138944969-Those-moments-I-realize-how-they-found-each-other-Bolade-Banjo-and-Max-Clark-5_RBW.jpg

    1521138954354-Those-moments-I-realize-how-they-found-each-other-Bolade-Banjo-and-Max-Clark-6_RBW.jpg
    Omari 身着 Falke 短袜及 Church’s

    Credits

    作者:Steve Salter

    摄影:Bolade Banjo 

    造型:Max Clark 

    发型:Nicole Kahlani,使用 Bumble and Bumble 产品

    化妆:Danielle Kahlani,使用 Laura Mercier 产品

    摄影助理:Reuben Bastienne 与 Ben Allan

    造型助理:Louis Prier Tisdall

    发型助理:Joy Matashi

    化妆助理:Alice Swindells

    模特:Naomi Chin Wing 与 Elizabeth Ayodele @ IMG,Gina Campone @ Wilhelmina,Omari Lyseight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Andre Walker , The Radical Issue , unisex fashion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