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Emily Manning 2018.05.03

    数十年坚持捕捉纽约野性力量的 Arlene Gottfried

    一起来欣赏这位摄影师鲜少面世的肖像及宝丽来作品。

    数十年坚持捕捉纽约野性力量的 Arlene Gottfried 数十年坚持捕捉纽约野性力量的 Arlene Gottfried 数十年坚持捕捉纽约野性力量的 Arlene Gottfried

    前段时间,Daniel Cooney Fine Art 美术馆展出了以“A Lifetime of Wandering”为主题的 Arlene Gottfried 一生的作品,这也是这位街头摄影师去世后举办的首个回顾展。 Gottfried 因乳腺癌引发的并发症于去年八月去世,但她为世人留下了四十年来捕捉的一万五千张摄影作品。

    “在 Arlene 的孩童时代,她的母亲总是告诫她不要到处闲逛。” 美术馆经营者 Daniel Cooney 解释道。“她曾说一台旧相机给了她一个到处闲逛的理由,自那以后就成为了一生的漫步。”随着随性的漫步,充满活力并满怀关爱的 Gottfried 捕捉了其他纽约客的日常生活。

    她拍摄了普林节庆装扮的哈西德派儿童,以及科尼岛上那些络绎不绝的古怪日光浴者( Gottfried 九岁前生活在布鲁克林南部的海滨小镇,公寓位于她父亲经营的五金店铺楼上)。当其跟随家人搬至纽约东村的字母城后,她开始将镜头转向位于下东区的波多黎各社群。“她也拍摄了许多人们在纽约时代广场的传奇夜店 Studio 54 及 G.G.’s Barnum Room 的狂野夜生活。” Cooney 说道,拍摄对象包括 Diana Ross 、 Rick James 及 Stevie Wonder 等名流人士。

    1519835003482-Gottfried-Diana-Ross-LG.jpg
    Arlene Gottfried, Diana Ross, New York, c.1981

    关于歌手主题, Cooney 向我介绍了 Gottfried 的一些福音作品。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记录哈莱姆区永恒之光社区的歌手们,这是一个由非裔美国人组成的合唱团,她第一次欣赏他们的歌唱是在一座废弃加油站举办的福音聚会。这些作品汇编成了 Gottfried 五本出版影集的第一本,最终她也加入了合唱团。“我的母亲一开始称呼她为‘歌唱的摄影师’。” Arlene 的弟弟、备受尊敬的喜剧演员 Gilbert 告诉我(她甚至将这个称谓印刷在自己的名片上)。

    无论 Gottfried 拍摄的主角是谁,或是她特定的主题发生在哪里,她都会带着真诚与关爱用相机记录下朋友、陌生人及家人的影像。“如果换成摄影师 Diane Arbus 掌镜,他们就会显得很奇怪。但 Arlene 喜欢这群人!” Cooney 笑着说道。“她总是会与他们进行眼神交流。一直以来,他们都知道自己正在被拍摄。她的照片很具幽默感,但主题从不与批评或讽刺有关,它们都很亲切。”

    Gibert 深有同感。“最近,当我与妻子沿着街道漫步时,我们看到了一个无家可归的人正在帮助另一个无家可归的人端坐起来。他搂住另一个人双臂的画面让我们产生了同样的反应:‘这就像是 Arlene 的作品’。”他回忆道。“她会看到一些他人会感到恐惧或沮丧的东西,或者单纯很奇怪的东西。但她从不去评价,她的作品总是满怀关爱。”

    在展览“A Lifetime of Wandering”开幕前, Cooney 与我们分享了他与 Gottfried 的故事。

    1519835165281-Gottfried-Halloween-Parade-In-Greenwich-Village-1977.jpg
    Arlene Gottfried, Halloween Parade in Greenwich Village, 1977

    你是如何与 Arlene 相遇的?
    通过我认识了一段时间的朋友——《时代周刊》杂志的摄影编辑 Paul Moakley 。他是 Alice Austen House 的管理人员,有时也会负责策展。有一次他邀请我参观他与 Arlene 一起创作的作品,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于是经由他的介绍我们二人相识了。后来,她带着她的作品来到我的美术馆,还有她的影集《Sometimes Overwhelming》。她还带了印刷版的照片,这真的太棒了。就在那一刻,我决定开始与她合作。我们策划了她的第一场展览,主要展出《Sometimes Overwhelming》中那些在纽约街头捕捉的黑白照片,那次展览大获成功。

    那时,我大概已经在美术馆工作了七年时间。我总是参与新兴艺术家及年轻艺术家的首展,但 Arlene 是第一位为期展出其一生无数经典作品的艺术家。现在,那就是我所做的,我正在整理那些在七十至八十年代被忽视的照片。

    1519835212258-Gottfried-Men-With-Afros-LG.jpg
    Arlene Gottfried, Men With Afros, c. late 1970’s

    确实如此。你曾策划展出 Gail Thacker 的宝丽来作品、 Len Spier 的首展及 Anthony Friedkin 的作品展。
    Arlene 是我第一位为其举办回顾展的艺术家。她是个了不起的人,从某种意义而言,与她工作的经历改变了我的生活。它真真切切地改变了我的美术馆的着重点,并让我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她为我指明了全新的方向。

    你曾为 Arlene 举办另一场展览。
    是的,没错。两次展览都以她的影集为基础,《Sometimes Overwhelming》是第一场展览的主题,第二场则取材自《Bacalaitos & Fireworks》。在去年三月或是四月,我曾提出为 Arlene 举办另一场展览。我的计划是在整个夏天每隔一两个星期去拜访她,浏览她的所有作品,找出那些大家从未见过的作品。我们一致通过了这个方案,但她的身体开始感到不适。我们延迟了约定的拜访,但她于八月突然离世了。我向她的家人建议继续展览的计划,并向他们介绍了我的想法,他们随后就同意了。但我真的很怀念她的幽默感,每次欣赏她的作品我都需要她的指引。

    1519835267546-Gottfried-Boys-Fighting-LG.jpg
    Arlene Gottfried, Boys Arguing, Coney Island, c. 1970’s

    直到你将展览“Bacalaitos & Fireworks”的邀请函寄送给我,我才接触到 Arlene 的作品。难以置信,在此之前我从未见过她的作品。在你看来,为什么她的作品鲜少有人知晓?
    或许部分是因为她的谦逊。 Arlene 真的不太喜欢谈论自己。她不会出门与他人握手交集,也不会将她的作品寄送给他人,会那样做的完全不是她。在1968年或是1969年,她还参加了 F.I.T.  ,她告诉我自己是班上唯一的女生,她也肯定那里没有任何一位女性教师。所以我认为另一部分原因或许是因为她是当时摄影行业的一位女性。现在,我们对她的作品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怀旧感,我们想要回顾七、八十年脏乱的纽约。

    1519835316958-Gottfried-Dancing-Man-LG.jpg
    Arlene Gottfried, Dancing, Le Clique, c. late 1970’s

    她一生的作品总量有多少?
    这真的是一生数量的作品。她拥有许多下东区海洛因成瘾者的作品,还有大量波多黎各、古巴、罗马及伦敦等地的作品。还有《Midnight》中的作品, Arlene 花费了十五年的时光跟踪拍摄这位名为 Midnight 的朋友。他与精神分裂症做斗争,并在精神病院及监狱中生活。在2003年,她出版了这本名为《Midnight》的全彩色摄影集。当我翻阅她的作品时,发现了大量尚未面世的 Midnight 的黑白摄影作品。为此我询问了出版商,也询问了她的朋友,没有人见过这些 Midnight 的黑白摄影作品。

    1519835444309-Gottfried-Boy-and-Scooter-LG.jpg
    Arlene Gottfried, Boy on Scooter, c. 1980’s

    你是如何筛选这些作品的?
    我将此次展览设想为一个小型回顾展,后来我意识到这将付出许多的努力,我也意识到:我需要将所有的最佳作品放在一起,让它们告诉我此次展览的雏形。虽然听起来有些奇怪,但事实就是这样。我收集了一些热门作品,但我的主要专注点集中在那些此前鲜少为人知晓的作品。当与人们的弱点相连时, Arlene 能够拍摄出最佳作品。在我看来,那是她与生俱来的天赋。

    她有没有谈论过为什么会被那些拍摄对象吸引?
    她从未向我吐露过。但她总是拍摄那些被低估或是被认为有所不足的人或社群。或许从某种程度而言,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局外者,而她也支持那些有些被边缘化的人。

    1519835474413-Gottfried-Boy-With-Bike-LG.jpg
    Arlene Gottfried, Teenager, 42 nd Street, c. late 1970’s

    筹办展览的过程中最具挑战性的是哪一方面?
    我非常想念她!多么希望她还在这里。我曾专注冥想寻求指引,希望她陪伴在我身边。我们所要呈现的是她的一生,因此我很看重此次展览。从另一个层面而言,挑战在于我希望她留给我们的东西能够源远流长。显然人们很愿意支持我的想法,有一些收藏家很喜欢她的作品,许多作品也在最近被收录进许多很棒的展览与影集中。现在,我们试着让这个世界认识她。这是一个挑战,但也是一种荣幸。

    1519835584857-Gottfried-Bubbie-on-Bed-LG.jpg
    Arlene Gottfried, Bubbie on Bed, 1972

    1519835608680-Gottfried-Johnny-Cintron-Lower-East-Side-1980-LG.jpg
    Arlene Gottfried, Johnny Cintron, Lower East Side, 1980

    1519835816907-Gottfried-Mens-Room-at-Disco-1978-LG.jpg
    Arlene Gottfried, Men’s Room at Disco, 1978

    1519835861941-Gottfried-Rikers-Island-Olympics-1987-LG.jpg
    Arlene Gottfried, Rikers Island Olympics, 1987

    Credits

    作者:Emily Manning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摄影 , 纽约 , Arlene Gottfried , Daniel Conney Fine Art 美术馆 , A lifetime of wandering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