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艺术 Zio Baritaux 2018.11.12

    艺术家 Super Future Kid 将你的童年变成了迷幻霓虹画

    在东欧长大的艺术家 Super Future Kid 在童年时期并没有接触到我们习以为常的彩色卡通。

    艺术家 Super Future Kid 将你的童年变成了迷幻霓虹画 艺术家 Super Future Kid 将你的童年变成了迷幻霓虹画 艺术家 Super Future Kid 将你的童年变成了迷幻霓虹画

    1989年,当时八岁的 Super Future Kid 生活在东德,随着柏林墙的拆除,一个全新的世界向她敞开了大门。她第一次看到了房子前的绿色草坪,也第一次尝到了可口可乐。最重要的是,她可以接触到西方的电视节目,很快她被《Adventures of the Gummi Bears》(妙妙熊历险记)与《Ghostbusters》(捉鬼敢死队)等卡通所吸引,当然还有那些在广告中出现的玩具。“对我来说这些就是史诗般的时刻。”她回忆道。如今,她像以前一样痴迷于卡通与玩具,“每次经过超市的玩具货架的时候,我总是要控制住自己。”她说道,她也以此为灵感创作了那些古怪、绝妙又色彩斑澜的画作与彩泥雕塑。“我对玩具的热爱永远不会变。”这位定居于伦敦的艺术家在这次与 i-D 的采访中说道。“我可以预见八十岁的我依旧会不断买乐高、人偶与新的小马宝莉。”

    1541693122028-Sticks-and-Stones-may-break-my-bones.jpeg'Sticks and Stones May Break My Bones'

    在柏林墙被推倒前,生活在东德的你过着怎样的生活?你有机会接触流行文化与卡通吗?
    当时八岁的我见证了柏林墙的消失,所以我人生的前八年完全由东德文化所塑造。这八年的童年生活非常精彩,但墙被推倒后,一切变得完全不同。在此之前,我们拥有的都是一些相对简单原始的玩具,像是玩具娃娃、小汽车或是木质积木。它们的设计非常简单,因为只有两个电视频道,所以这些玩具也没有任何电视广告。那时候,我完全不知道生活在西德的孩子们能够接触到这些如此花哨、华丽的玩具与卡通。1989年的11月,在东、西德统一后的某一天,第一次跟随家人去西德旅行的我见到了这些华丽的东西。我们去了 Brunswick ,那些整洁又郁郁葱葱的绿色草坪及奇怪的建筑们让我目瞪口呆。那天,我们也参观了一家大型商店,里面有一整层都是卖玩具的。他们有各种巨大的毛绒动物,它们至少有我三倍那么大,而你能想到的最疯狂的东西都能在货架上找到。我真的很喜欢芭比娃娃,但她们真的很贵,于是我得到了一个相似的娃娃,她至今都非常流行,因为你可以用水将她的发色从金色变成蓝色。那天我也第一次喝到了可乐、尝到了烤花生,是的,东德的食物都非常基本。没有任何舶来品:没有香蕉、菠萝、橄榄、芒果或猕猴桃。桃子已经非常特别了!

    1541693159946-Wild-Willie.jpeg'Wild Willie’

    在柏林墙被推倒后,你最先接触或爱上的卡通及玩具是哪些?
    在柏林墙被推倒后,我们周遭的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疯狂地迷上了电视广告,我记得在其中一个广告中,他们用一把黄油刀在装满新鲜人造黄油的桶中制作出一块块黄油。这个广告让我非常着迷,每次吃早餐的时候我都试着去模仿。霓虹色彩也让我非常惊艳,于是我开始收集价格标签,因为它们被印在荧光纸上。

    为了与另一边保持联系,我的父母在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广告,后来我们与西德的两户人家成为了朋友。他们给了我们许多玩具,当然都是用过的,但对我而言这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这就是我在八岁的时候拥有第一台电脑的方式,那是一台 Commodore 64 ,当然还有一辆拥有红色车架、别致护垫与蓝色轮胎的超豪华 BMX 自行车。我可以从早上六点开始看卡通,我还非常喜欢看穿插其中的所有玩具广告。即便我不能拥有广告中出现的所有玩具也没有关系,因为看这些广告本身就是一段非凡的旅程。我记得的玩具有 Keypers ,它包括小马与蜗牛等许多动物,还包括用塑料钥匙锁着的秘密隔间,当然还有彩色的 Magic Tracks ,你可以用它创造任何你想要的跑道。我记得看过的卡通有《妙妙熊历险记》、《Chip ‘n’ Dale》(奇奇和蒂蒂)、《Ninja Turtles》(忍者神龟)、《捉鬼敢死队》及《Muppet Babies》(布偶娃娃)等等。这完全就是卡通天堂!

    1541693203003-Cindy-Clawford.jpeg'Cindy Clawford'

    你的作品是如何延续你的童年的?或者说你的审美是如何反射你的青春的?
    我想我一直是个孩子,我对那些既童趣又色彩斑斓的塑料玩具的爱一如既往。有时候,我甚至会买一套彩泥玩具、乐高或是其他我无法抗拒的玩具。这些东西驱使着我,它们激发了我的好奇心及想要创作什么的强烈欲望。从某种意义而言,我的作品让我可以不断玩弄这些拥有不同色彩、形状、蕴含生活哲理并对成年人有着不同意义的玩具。在玩具背后往往有着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它们通过创造简单的、有趣的、令人愉悦的事物来模仿生活,而这些事物在成年人的世界中有着相对严肃与复杂的对应。生活非常复杂,你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弄明白,所以以一种简单化的视角看待它可以让你得到暂时的解脱与缓解。

    1541693234417-Dr-Pepper.jpeg

    长大成人有让你感觉奇怪吗?
    我并不觉得奇怪,更多的是一种不适应。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我总是看到我的父母处理一些看似困难、单调又乏味的事,而这些事往往与金钱、他们的工作或房子有关,那时的我就担心一旦长大了,我就必须面对这些琐事。我以为到了一定的年纪,你就会找一份愚蠢的工作,每天都要填写复杂的表格。在那个年纪,我甚至不知道有艺术这类东西,也不知道有成为艺术家的可能,相反,我希望自己永远不会长大,因为这种未来看起来非常令人不悦。

    1541693550524-Bavarian-Bromeister.jpeg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了解艺术并在随后决定成为一名艺术家?
    当时的我生活的小镇仍处于前互联网时代,所以我对艺术是什么没有实际的概念。我们学校的课程让我们第一次有机会去接触艺术,我记得在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去当地的博物馆看了一次展览。他们展出了一些水彩画,而背后的作者或许就生活在这里,但说实话,整段旅程都非常无聊。而我第一次真正接触艺术是我十七岁时去英国的时候。那时,我隐约感觉艺术可能比我在那个小小的博物馆看到的更有趣。当我去泰特美术馆看到 Cy Twombly 的作品后,我知道这种感觉是对的。他是第一个让我惊艳的艺术家。

    @superfuturekid


    Credits

    作者:Zio Baritaux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艺术 , Super Future Kid , 柏林墙 , Kidult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