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Hatti Rex 2019.05.24

    广受欢迎的 Instagram 滤镜背后的AR艺术家

    近日疯传的 Snapchat 反转性别特效其实只是 AR 技术应用的冰山一角。

    广受欢迎的 Instagram 滤镜背后的AR艺术家 广受欢迎的 Instagram 滤镜背后的AR艺术家 广受欢迎的 Instagram 滤镜背后的AR艺术家

    现在,只要你在网上随便浏览一番,就会发现好像所有人都在为 Snapchat 新推出的滤镜所着迷,它可以把你的脸转换成男人、女人或婴儿的效果。显然,增强现实技术(AR)在社交软件中的受欢迎程度是前所未有的。与此同时,随着应用人气飙升,如今的热门滤镜开发群体已经从 AR 技术的专业人士转变为不断武装新技能的年轻艺术家们。由于编程培训的门槛降低和越来越多的程序员们相互协助、不断完善,曾经无比小众的媒介如今变得前所未有的触手可及。你可以在网上找到各种类型的滤镜,从色彩斑斓的液体皮肤效果到鼓着眼睛的绿色外星人面貌应有尽有,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这群叛逆的新锐艺术家们从 Facebook 开发商的手中抢走了滤镜制作的先机,使其成为DIY艺术创作的前沿趋势。

    尽管上传 DIY 滤镜作品的技术尚未普及到每个人,但还有有一批幸运儿们在经过了数月的漫长等待后得以进入 Instagram Beta 项目的名单,最终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到了应用程序中。同时,诸如 Gucci 和 Adidas 之类的品牌已经开始发觉到专属滤镜的传播势力。而第一个为自己定制滤镜的明星非美妆大佬 Kylie Jenner 莫属,呈现了她标志性的面部全妆效果,紧随其后的便是 Rihanna 的宝石效果,让粉丝们真正像她在歌中唱的那样“Shine bright like a diamond” 

    然而参与到这场人工智能大战中的不仅只有名人和大牌。像 Spark AR studio 之类的软件就可以让虚拟现实界的新手们无需学习代码就能轻松创建自己的 Instagram 和 Facebook 滤镜 ,更重要的是,使用完全免费。设计师 Jade Roche 创作的荧光滤镜效果被模特 Bella Hadid 等大约一百万人使用过,但在制作开始前,她还从未使用过 AR。“大多数早期的开发人员都有技术背景,从专业上看非常擅长制作特效。而我更多地站在普通人的角度,不过是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威风有趣,进而能够和他人分享。”

    Roche 并非唯一一个使用 Spark AR 做出出色特效的人。在为 brexit.shop 创作了一些产品样品后——THE PEOPLE° 工作室下属于她老板的域名——设计师、DIGI-GAL 成员 Harriet Davey 偶然创作了一个异样、扭曲的 Brexit 滤镜,纯粹因为她那段时间在网上下载的 Spark AR 软件。“我希望看到未来的滤镜能够推动议题的边界,覆盖更多的禁忌问题和政治争议。”她告诉 i-D。

    对于艺术家 Ines Alpha 而言,滤镜是一种让现实变得更梦幻和未来感的方法。“人们渴望改变自己,”她说道。在自然和科幻小说的启发下,这位数字时代的美妆艺术家早在尝试不同材质在人脸上的变化效果之前,就着手开发自己的逼真的3D 美妆创意——甚至给赛博宝贝 Lil Miquela 覆上了独特的花朵面具为她“庆生”。

    在去年参加了一些有关构建增强现实体验 的入门课程后,Allan Berger 逐步熟悉了社交媒体平台上的AR视效运用,并尝试着在数分钟内创建了自己的第一个滤镜。一年过后,Berger 在参加 F8 Hackathon 之前与我们进行了交流。作为一场竞赛性质的项目,参加 F8 Hackathon 的团队必须为教育、社区和经济可持续增长方面提供软件上的解决方案。

    Instagram 的用户不仅可以从 Dragonmuse4000 滤镜了解 Berger,还可以从他与艺术家 Hana Truly 合作的名为Truly Blooms 的童话般花朵滤镜中接触到他的创意。后者则在 Grimes 的全 AR 音乐作品 Pretty Dark 出镜,同时出现的还有他天外来客般的 Cosmic Magnolia 设计。 

    56410084_130613311378831_304341376503419188_n.jpg@harriet.blend

    在这个77亿人生存的地球上,大约每月有10亿人使用 Instagram,当我们问及他如何看待增强现实的未来前景时,他表示:“我很期待能在很多不同领域利用更多 AR 手段来改善我们在地球上的生活,”他回答说。“也许是在教育、健康、交通、艺术、时尚、美容、体育——包括我们的家里,以及更多日常生活之中。”

    增强现实领域的长期研究专家 Marc Wakefield 的滤镜也出现在了 Grimes 的音乐实验中。他因其令人毛骨悚然的滤镜而为人熟知,继而为 U2乐队创作了 Macphisto 效果(Bono 在乐队巡演中使用的怪物一样的顶帽和化妆效果)。他的职业生涯自然是从创建独立AR应用程序开始的,后来参与到 Instagram 特效的创作中来。Wakefield 认为 AR 在社交媒体上的可行性将本能地成为新入门者进行尝试的起点,但是“很多人还不完全了解 AR 是什么,大多数用户可能不知道它背后的复杂原理。不过很棒的一点是,AR 让用户在现实世界中舒适地享受着数字技术的覆盖。”

    尽管这可能只是 AR 技术的冰山一角,但作为一种合法的艺术形式,这种媒介无疑正在掀起波澜。本月早些时候,多学科女性聚焦平台 HERVISIONS 在泰特现代美术馆举办了名为 Face-Up 的网络艺术工作营上试用了新的滤镜,展现了最新的技术发展,强化了其在创意领域的一席之地。当越来越多的人在社交媒体上花费大量时间,成为数字公民,出于对短动图的痴迷以及对我们如何感受视觉刺激的好奇,导演 Zaiba Jabbar 便创建了这个平台。

    从可穿戴隐形眼镜到融合现实功能,增强现实领域的未来前景值得期待,但前景也不甚明朗。尽管不如《Spy Kids》(非常小特务)中的场景,没有飞车,也没法丢个硬币在微波炉里就能变出新鲜可口的汉堡,但我们确实在朝着科幻小说中一直向我们承诺的未来生活前进着。

    Credits

    作者:Hatti Rex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Instagram , 滤镜 , AR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