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Jake Hall 2019.04.16

    Billie Eilish 如何用幽默和恐怖探讨心理健康

    在第一张正式专辑中,歌手 Billie 巧妙地探讨了心理健康与自我厌弃的话题。然而在这些戏剧化情节的背后,掌控一切的她还只是一个极其贴心、可爱稚嫩的17岁女孩。

    Billie Eilish 如何用幽默和恐怖探讨心理健康 Billie Eilish 如何用幽默和恐怖探讨心理健康 Billie Eilish 如何用幽默和恐怖探讨心理健康

    当 Billie Eilish 15岁的时候,她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人生阅历与歌曲创作没什么必然关联。”作为一名年轻的流行引领者,这种意识促使她和哥哥在洛杉矶的家中开始一起创作音乐。但歌曲描绘的并非是幻想中轻松自在的泡沫世界,相反,她的创作中隐含了有关谋杀、暴力和毫不遮掩的恐怖色彩。

    初听起来,她的首张 EP《don’t smile at me》 涵盖了一张流行唱片所具有的一切特征:情歌 (《Ocean Eyes》)、有关自卑心态的情歌(《Idontwannabeyouanymore》)和对抄袭者的严厉抨击(《COPYCAT》)。但其中有一首歌特别突出,在《Bellyache》明快的节奏下,我们能够从中窥见她反社会人格的一面。

    这些主题都在她的第一张正式专辑《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中被无限放大。Billie 继续与哥哥 Finneas 联手创作,巧妙地用比喻的方式讨论了心理健康、自我厌弃和自恋倾向等话题,比如说血溅墙壁——能感觉到主题吗?——她埋葬的朋友。背景音乐令人毛骨悚然,骇人的低音线和合成器发出的不祥之声包围着低沉的嗓音。

    54457895_123077458843928_8038113411009239280_n.jpg

    在一则视频采访中,她看到了自己在一年前对同样问题的回答,因而气氛变得凝重。不过全新面貌的 Billie 更暗黑,也更坚强:她脱下亮绿色,转而穿上黑色,当描述年轻时的自己“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时,也是一脸苦笑。而同样暗黑的场面也颇为沉重的出现在《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的尾声,最后三首歌的歌名可以连成一句:《listen before i go》、《i love you》、《goodbye》。她在另一个采访中解释了其中的用意,她的言语间充满了对自杀的暗示:“Wow, that got dark!”随后停顿下来大笑。这就是一个用幽默来化解极其沉重和情绪化对话的例子。

    社交媒体可以让我们随时随地尽情分享内容,而一些不太想广泛发表的态度,就借由现在日益流行的小号来宣泄,从而记录日常的喜怒哀乐。同样,在专辑《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中的歌曲也可以分成两类,类似“主账户”和“小号”的区分。

    不可否认的是,最后的三首歌属于后一类,但多数其他的歌曲都带有明显狂妄味道,令它们与众不同。《bad guy》是一首有感染力但充满争议的曲子(歌中的“might seduce your dad”不知让多少人竖起了眉毛),就像早期的单曲《you should see me in a crown》一样,自大傲慢的旋律贯穿始终,在 MV 中狼蛛从她的脸上爬过,再从她的嘴里爬出,为的只是强调这种无所畏惧的态度。

    这些冲破围墙的举动都是为了表达像《wish you were gay》这样的歌曲。起初,这首歌的歌词招致了关于诱导酷儿群体和轻视 LGBTQ 身份的指责,但 Billie 后来澄清,这首歌意在表达自恋和自我厌恶。事实上,这首歌的核心是一曲单恋的愚蠢宣言, Billie  希望可以用除了她是一个“shitty person”(糟糕至极的人)以外的任何理由来解释清楚,就像她歌中唱的那样,“Don’t say I’m not your type, just say that I’m not your preferred sexual orientation”。

    54800794_629164180879012_5493721578082123582_n.jpg

    这些坦陈的时刻与诸如《Bury a friend》等贴近内心的歌曲形成鲜明对比,但从主题上看——焦虑、恐惧——在很大程度上是相同的。《Us》和《It Follows》之类的现代恐怖电影已经从廉价的惊吓桥段和 CGI 怪物特效转向心理化的编排领域:使用恐怖的意象和老派的隐喻来传达关于心理疾病痛苦上的更复杂的对话,借以描绘面对黑暗时内心的恐惧。《Bury a friend》也是同样地套路。她曾在采访中坦陈,这首歌是她自己从怪物的角度来写的,取材于她在睡眠性麻痹时所经受的夜间恐惧。而这首残酷、工业化气质十足的歌曲,表达了焦虑可能引发的存在主义的恐惧。但这些主题都以风格化的歌词来呈现,其中穿插着缝合舌头和碎玻璃刺穿皮肤的声音。

    无论是《don’t smile at me》还是《WHEN WE ALL FALL ASLEEP, WHERE DO WE GO?》,Billie Eilish 精心编撰了一种既天真又黑暗的语言,来展开一场艰难的、情感上的竭力对话。她所强调的与歌词之间的距离,时长被过度分享的公开内容打破,也提醒着我们,音乐背后的她还是一个心思复杂的年轻人。这就是 Billie 充满魅力和亲和力的关键:不管是在采访中的过分分享,还是站在怪物的角度创作歌曲,她都用幽默和恐怖掩盖了真正可怕的对话。虽然她投身于更广泛的趋势之中,以恐怖作为媒介来解决集体焦虑,但她的作品与众不同:像是幽闭恐惧,高度程式化的声音如同令人不安的亲密耳语。这是原创的,也是有效的,就围绕心理健康的话题与更广泛的文化变革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使她成为“Z世代”流行明星的原因。


    Credits

    作者:Jake Hall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恐怖 , 心理健康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