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Hannah Ongley 2016.11.29

    星期天清晨纽约城内那些夜店动物们无忧无虑的肖像

    在拍摄了多年陌生人之后,摄影师 Richard Renaldi 将他的镜头对准了过去三十年里他亦沉浸过的世界。《Manhattan Sunday》中的黑白人物摄影捕捉到了纽约城的夜店动物们在城市其他部分醒来前的模样,同时印证了派对的力量。

    blissful-portraits-of-nyc-clubbers-on-sunday-morning-body-image-1478887153.jpg

    Richard Renaldi 在十一岁时第一次走进夜店。那是个在芝加哥的类似《Saturday Niight Fever》(周末夜狂热)里的 disco 舞厅,名字叫 Zorine’s。瞥见了那个闪亮如幻想的世界,这让他一下忘了真实生活中的烦恼。他的成长伴随着新浪潮、各种样式的夜店还有年长的男友们,他还在纽约溜进了 Danceteria(纽约著名的夜店),总之Renaldi的麻烦事也不少。1987年他开始在纽约大学学习,那时纽约城因为艾滋病而人心惶惶已近六年。让自己沉浸于城市地下的派对狂欢、拥抱肉身的愉悦能使很多男同性恋者把脑中的恐惧挥霍一空。但同时,Palladium 或是 Sound Factory(两者都为纽约夜店名)催情迷幻的氛围也藏着些许黑暗的东西。最终在 AIDS 威胁到Renaldi自身健康之前,它夺走了 Renaldi 男友的生命。

    幸运的是,Renaldi 在 HIV 病毒血清转变期间时获得了拯救他生命的新疗法。接着他决定不再从事照片的研究,而是开始在夜店派对的缝隙里专注于自己的摄影,直到他有了新的男友,然后有了对未来生活的希望。“关于种族、性别以及性向的描述,比起门外那些被政治化的定义,在夜店中总能得到一种更流动的表达。”他在《Manhattan Sunday》的引言中写道。他的这本书是星期天清晨纽约城夜店门口(有时在店里面)那些无忧无虑的黑白人物肖像。“性自由的程度或是其他关于时尚的行为或征兆,在未来能够在各种地方窥探到,从80和90年代里 Susanne Bartsch 在 Copacabana 豪宅中的变装舞会光景,到当今 Ladyfag 办的多性恋和男女平等派对 Holy Mountain 。这些夜晚常常预言着即将到来的白昼。”我们和这位摄影师聊了聊关于夜店的怀旧情绪,派对的力量以及为什么曼哈顿的周日会如此特别。

    blissful-sunday-morning-photos-of-nyc-clubbers-and-the-power-of-partying-body-image-1478886701.jpg

    为什么用黑白照片的形式来完成这个系列?
    关于夜生活的理念是一代代传承下来的。人们总会说:“过去的夜店要好多了,”然而我发现夜生活其实有一种连续体的存在,从 Studio 54 到 Paradise Garage 和 Sound Factory 到 the Roxy 再到二十一世纪开头的Cielo。现在转移到了布鲁克林,和一些别的地方,就像 Ladyfag 的派对,比如非常棒的 Holy Mountain。人们会想:“夜店还是在我年轻的时候更好啊,”因为那是他们享受过的时候。黑白的视角带着怀旧感同时也有时间的无尽感,所以我觉得它能很好表达这种现象。另一个原因是纽约城的背景。我想展现这座城市的简洁,同时表达它的壮丽。

    blissful-sunday-morning-photos-of-nyc-clubbers-and-the-power-of-partying-body-image-1478886757.jpg

    你年轻时会常常出去玩,现在还会吗?
    我仍然常出去,我很喜欢。但当然没那么多次了,不过这个拍摄项目让我有更多出去的机会。尤其是在我开始拍夜店内部的场景时,大概是在16个月之前。当我一开始策划这个拍摄项目时,我想拍摄的主要对象是那些经过了一晚狂欢后,来到城市周日清晨的空虚与遗弃区域中人群的模样。我没想要走到夜店内部,直到我开始考虑这本书的叙述结构。这也改变了我摄影的方式,因为我想要更多氛围化的东西(而不是典型的单调夜店摄影),所以我在俱乐部内以唯一可用的灯光和我的大相机拍了长曝光的照片。这有点疯狂因为它的拍摄很赌运气。

    blissful-sunday-morning-photos-of-nyc-clubbers-and-the-power-of-partying-body-image-1478886780.jpg

    和在夜店内部拍摄照片相比,在外面拍会有很不一样的经历吗?你会试图捕捉一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吗?
    也没有那么不同。当人们在夜店里面时,整个环境是充满诱惑力的,人们精心打扮过而且感觉很好。那些走出来的人们甚至带着某种宁静与平和感,而不是“哦天啊我看上去实在太疲惫了。”通常在黑暗和在光线之间有一段短暂的过渡时间,而那就有一种平和感。我的意思是,你也许想戴上你的太阳眼镜,但是人们没有喝醉或者跌跌撞撞,他们一点都不糟糕。他们的能量只是在慢慢减少,除非他们仍然在扭动之类的。我有一些照片拍到了人们在跳动,就像是在经历那种喜悦感。

    blissful-sunday-morning-photos-of-nyc-clubbers-and-the-power-of-partying-body-image-1478886825.jpg

    拍摄这些照片会让你对过去的年轻日子有些怀旧吗?还是会对未来更加兴奋?这些情绪是互相抵触,还是和平共处?
    这和很多事的道理都一样,当你接触了它们,你就会感受到它们。见到同样的人,在这么多年里在那些空间中变老——这些感受不会有多大的改变。变化的是空间,来自纽约城的压力在改变。现在很难有非常好的夜店——他们关闭了 Roseland Ballroom ,他们也关闭了 The Palladium 。在建设纽约城的压力下,总会有一些可怜的牺牲者。但是城市里有那么多的建筑,总会有新的空间开放,人们也找着各种方式在不同的地方开派对或者开新的夜店。音乐变了一些,但音乐中仍会有很多的采样与混音。某种意义上这种经历本身就是一次持续的混音过程。但是抛开你的烦恼、去跳舞、去迷失自己去变得脆弱——这些是不会变化的。当然,还有炫耀——如果你一直在健身或者你喜欢打扮,夜生活是炫耀自己的绝佳时机。看看 Studio 54 的照片,人们做着他们现在仍然会做的事情。看看 Ladyfag 的 Battle Hymn 主题派对照片,它们真的很棒。

    blissful-sunday-morning-photos-of-nyc-clubbers-and-the-power-of-partying-body-image-1478886840.jpg

    你一定和这些人有一些很有趣的对话。你通常会和他们建立一种怎样的联系?
    有时和他们只是很简短的会面,有些人我会去有深一步的认识,并成为朋友。现在我出门见到的朋友其实都是我拍摄过的人。在书的第一部分有个男的,当时他和另一个男的在一起,这很性感而且我已经认识他有很多年了。拍摄的人群从完全的陌生人到一些走得近的熟人再到朋友,这和我做过的其他任何项目都不一样。这是一个有我自己印记的世界。摄影或是艺术的世界可以很狭小,有时就像是在和一小群人发生对话。

    blissful-sunday-morning-photos-of-nyc-clubbers-and-the-power-of-partying-body-image-1478886887.jpg

    拍摄对象的哪些地方会吸引你?着装或是心情?
    我想不同的人群会有很不一样的展现自我的方式,但我会被一些特定的东西吸引。我会被紧张不安的人或是看上去很朋克的人吸引。有很强性格的人你一看就会想:“他们一定是有故事的人。”我会被时尚吸引,有些人会认真考虑他们的着装,他们将自己的全部以服饰的形式呈现出来。我喜他们欢并赞美他们。有些人可能看上去没有那么吸引人,但是他们能够用其他的元素来创建出某个角色或是身份,从而让自己很有魅力。魅力并不被特定的身体特点所圈定。我很喜欢的一点就是你能够去夜店,去创建一个和白天生活完全不一样的平行自我。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在夜生活中有着太多的幻想。

    《Manhattan Sunday》从12月23日起在纽约 Benrubi Gallery 展览。这本书将很快由 Aperture 出版。


    Credits

    作者:Hannah Ongley
    摄影:Richard Renaldi
    翻译:讲讲讲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夜店 , 夜生活 , 摄影 , 纽约 , 艺术 , 青年 , 青年文化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