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Ben Reardon 2017.08.04

    离经叛道的男孩:Blondey McCoy

    “滑板教会了我如何变得自信,从此我再也没有保持沉默。“在他的第五次个展来临,身兼滑手、设计师及艺术家的 Blondey McCoy 和我们聊了聊他与 Damien Hirst 的合作,以及为什么艺术是一种治疗方式。

    1501840142101612.jpg

    Blondey McCoy当真算是奇才 —— 他不仅是一名职业滑手,签约 Adidas 和 Palace,同时也是摄影师 Alasdair McLellan 的缪斯(就是他将 Blondey 捧上了诸大时尚圣经,包括 i-D 封面),更是一位举行第五次个展《Us and Chem》的艺术家,本次展览就包括了和 Damien Hirst 的合作。同时他还兼任 Thames 品牌的创意总监,并且能在钢琴上弹出所有 The Smiths 的歌,而他才刚满二十岁的。

    有着一半黎巴嫩,一半英国血统的 Blondey 形容自己是“一半一半,奶酪加薯条“;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以时髦男孩著称,在伦敦大出风头。他带着一种即不自大也不具威胁的自信,并且他 真的很会穿衣。在他的前臂有一个英格兰的纹身,脸上时常带着极富魅力的微笑和缺失的门牙;有时,他会用一颗金牙填补这个空缺,搭配镶满珠宝的链子和摇滚风戒指装扮自己。Blondey 轻松写意地将街头滑板滑板风格和 Dilly Boy 风融合在一起,虽然这两者看起来毫不相关,但都孕育自他们从小浸淫的伦敦街头。他组合各种元素的独特方式,在穿着和展览中都展露无遗,受传奇朋克文化开创者 Malcolm McLaren 的启发与影响。McLaren 的风格受到底层人民的启发,继而获得了上流社会的追捧,他关心社区,包容性以及文化,折射出与品牌 Palace 的追随者相同的理念,而 Blonedy 就是其中最为知名的代言人。他长得让人过目不忘!一张大嘴像极了鸟类,自然卷并且说话还带鼻音,似乎很容易想象在一个平行的世界中,他是一个大咧咧地快乐的的股票交易员,如果他不是这般异常地才华横溢的话。

    1501840142634457.jpg

    对 Blondey 来说,滑板是一个分水岭;在那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而那之后一切都来了。“从我开始留心滑板,之前的一切野心 —— 如果真有的话,也在那时打消了。“他开始在 Slam City 滑板公园的各个角落出没,彬彬有礼地结交各类朋友;“我直到13岁前都没怎么说过话,滑板教会了我如何保持自信——而从那以后我再没闭过嘴。”在 Slam 滑板公园玩耍的时候,他留意到了板面上的各类图样,由此他开始关注类似 Mark Gonzales 的插画艺术家,而有赖于他与 Adidas 的合作关系,他甚至有幸和这位偶像成为朋友。“在我们一块巡展的时候,我见过 Gonz 几面;他是一个纯粹的艺术家,从不装模作样。他会潦草地在餐巾纸上涂画,再丢弃它们,而人们把它们再捡起来珍藏。它并非什么精致艺术或过分教化的产物,更像他的滑板,只是一种强迫症。“

    在2012年奥运会期间,当地报纸上一张报道体操运动员 Beth Tweddle 劈叉的照片吸引了 Blondey 的注意。他将其撕下,某天在泰晤士河畔观看了数小时之后,骄傲地把 THAMES(泰晤士河的英文名)写在了她的裆部。通过拼贴的方式,他在妈妈的电脑上将其做成了一件满印的图样,最后做成了T恤。“当时我只有14岁,也不清楚有人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但我知道我能做成的。”将 Thames 做成一个品牌算不上一个太理智的想法,但我觉得有做的必要——如同整理事物的一种方法;我喜欢 Thames 这个词,他要么联结,或者拆分伦敦 —— 取决于你当时看到它的心情。“

    1501840142452108.jpg

    即使在平常的一天,他也会在不寻常的点起床 —— 通常是被一个惊人的想法唤醒,然后赶在通勤早高峰的人群之前从他位于 Covent Garden 的公寓出发,踩着滑板去他的 soho 工作室。不管是艺术创作,准备展品,拍时装目录,或是在各类杂志的时装故事中出任模特,比如《Vogue》和《Arena Homme+》;或是在 Alasdair Mclellan 为 The xx 乐队导演的音乐录音带中客串出演,Blondey 无时无刻不在工作。而在伏案一天过后,还有什么比一堂钢琴课更让人放松呢?在熟谙了 ABBA 的《The Winners Take All》之后,他正在练习 The SIsters of Mercy 的《1959》。

    但却是他的第五次个人展览的《Us and Chem》—— 作为他最有野心也最为个人化的作品,给人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没有了为 Thames 作品牌宣传的必要,由13个镜像碎片组成的作品可以看出他对各类新材料的首次运用。“我曾经去 Great Windmill 街上的杂志买各类80年代的杂志和报纸,并用它们做各种拼贴画。那间店铺的关门导致了我必须以别的方式干这件事儿。“去年遭受到焦虑困扰的他,启发他将此次展览视作一次宣泄绝望情绪的机遇。 就像 Harry Porter 需要施展守护神咒遮掩他心中黑暗的时候,Blondey 则用他的艺术对抗他曾在内心对抗过的恶魔。理智随之而来,生活方式的转变让他焦灼的野心得到了历炼的机会。

    这些新作品像一扇不经过滤的窗户一样将我们引向他的世界,包括茶杯和烟缸的治疗,死了的花,Prada 购物袋,柠檬酒,钢琴曲谱和他朋友在迪斯尼的照片:“任何熟识我对人都会从这些碎片中认出些什么来,对我而言—-从事私人性质的工作总显得更自然一些。我不觉得我有别的办法 —— 当一个想法降临的时候我必须将它落实。”他在点燃又一根香烟时同时表现出自信和脆弱两种神情,而烟灰缸中积满的烟头还未清空。“去年我走到了这样一个点,终于明白到不是每个人都能活着需要赏识你做的一切,所以尝试去取悦他们是无意义且让人沮丧的。就像每一个艺术家或创意工作者必经的一段心路,如果你觉得这很完美那它就会是的。你只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究竟为了什么在做?

    1501840142302765.jpg

    在镜面和玻璃上打印,这一部分是他与 Damien Hirst 引起轰动的合作项目。俩人结识于威尼斯的《不可思议的沉没》(Treasures from the Wreck of the Unbelievable)展览之时,正是 Hirst 挖掘到了他那充满争议的才华 —— 并率先提出合作。“Damien 看到了镜面上那些讽喻的作品后对我说:’你知道么,这要是印在一副旋转的画卷上该有多漂亮!“

    接着 Blondey 也相应地表示了对 Damien 的赞赏并拜访了他的工作室;一进入工作室,他就看见 Damien 穿着一套连体工服和手套站在一个旋转平台上 —— 而旁边则是各种各样的家用油漆桶,而他欢乐地回忆道—— 那儿特别不可思议,就像是星战电影《Death Star》一样,这些巨大的门都开着而那些帐篷都被安插在轴心上,直至 Damien 大喊:’快让它们飞速旋转。”接着他将扔油漆并往帆布上泼酸,他就像是利兹对 Willy Wonka 的回应,更是对“生活就是你所创造”这句格言的最好诠释。

    “在更详尽地了解了稍稍年长于自己的“劲敌”与合作伙伴之后,Blondey 在他现在的作品与年轻的 Damien 之间循得了一些清晰的相似性。“我想象他也曾在某刻,深感与自己认识到的世界间的隔阂,而在不断的进步中他找到了埋葬它们的方式 —— 那就是创造一个完全自我的(艺术世界)。我觉得他本人和他所经历的这些对我都极有启迪。对这个被全程密切关注的年轻人来说,这正是人生的岔路口:我们衷心希望他能(最终)找到自己所追寻的一切。“这次展览对我如同一次昭示,它既不为寻求经济收益,也不渴求认同。这些作品都仅仅生成它们的迫切需要,我搞艺术的首要和先决目的是为了保持理智 —— 这或者可视作某种治愈的形式。”

    Credits

    作者:Ben Reardon

    摄影:Mike O’Meally

    翻译:Heji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滑板 , blondey mccoy , 滑板文化 , Damien Hirst , 艺术家 , 设计师 , 艺术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