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Aleks Eror 2017.09.07

    见证00年代时尚复兴背后的避世主义

    重拾亮面运动鞋和未来感的太阳镜吧——目睹着政治界无聊博弈的我们需要从昔日风靡的未来主义中汲取乐观。

    见证00年代时尚复兴背后的避世主义 见证00年代时尚复兴背后的避世主义 见证00年代时尚复兴背后的避世主义

    过去的2016年里我们一同见证了世界范围内接连不断的局势动荡。尽管无数的有识之士、意见领袖和专家学者看似掌控着未来发展,但人们似乎更愿意相信眼前一切的作为都是大错特错。

    在如今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阶段,扬言预测未来显然是极其愚蠢而傲慢的,但好在世上还有些可靠的定律供我们聊以慰藉:正如黑暗过后终将迎来光明,亦或是四季更替,时尚自身也正在不断轮回。眼看如今时尚圈对90年代的潮流致敬已显疲态,千禧年后的流行风尚便自然顺理成章地卷土重来了。 

    这种迹象已经出现一年多,去年冬天开始唱主角的羽绒夹克预计还会在今年秋冬出尽风头,比如潮牌 Supreme 近期推出的银色羽绒服——看着就好像从 Bomfunk MC's 组合身上直接扒下来的一样——完全经验之谈。黑客风格的墨镜设计在2017年秋冬的 Balenciaga 秀场上大放异彩,并受到诸多格鲁吉亚时尚人士以及《032c》杂志编辑 Marc Goering 的青睐。而作为世纪之交最具代表性的未来主义鞋款,Air Max 97 为庆祝发售20周年进行了一轮复刻 ,同样作为千禧之际代表的 Nike TN 也正掀起一场复古风潮。

    时尚元素的古为今用多少会让人感到些古怪,而2000年潮流的复兴于当今社会更是不伦不类——那些单品是与现今截然不同的历史条件下诞生的产物,代表了对未来主义无比单纯的渴望,和这两年世界的政治风云突变大相径庭。

    有人对2000年的美学风格进行过剖析,在社交平台 tumblr 上就有一个账号专门记录了那段时期的视觉语言,并将当时的风格特征描述为“紧身皮裤,银色眼影,闪亮服饰,Oakleys 墨镜和高科技电子产品裹挟的未来主义”。当初的人们满怀乐观,正不停地走在争取普世的自由民主之路上,电子科技的日新月异也让人有理由期待一个更为便捷的未来。站在新旧变革的十字路口,人们急切地拥抱将来,也在飞速地淡忘过去: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物种多样性的危机以及持续至今的核武器威胁被抛在脑后,新千年在人们心中越发灿烂美好。

    其实2000年距我们并不遥远,虽然当时飞车仍是科幻电影的专利,而彼时小说家们在20世纪中期开始幻想的未来服装如今也已经被我们穿在身上。或许我们回首未来主义的作品时总会感觉可笑,但客观地说我们预测未来的能力确实在不断进步,坦白讲凸显现世的蓬勃希望也正是当今时代最受推崇的主题。不过在2001年9月11日,当两架飞机撞向世贸大楼的那一刻,恐怖势力的威胁震惊了世界,人们新千年的白日梦就此戛然而止。

    tumblr_op3qhhO76O1v0jfsto5_500.gif

    正是从那一刻起,一个真正的“未来”——或者说我们正处的当下——揭开了序幕。从此世界局势走向下坡路:阿富汗问题,第二次海湾战争,全球经济危机,英国脱欧,Trump 上台——可以说人们对21世纪美好愿景的集体式展望再也没实现过。科技也并未如技术控们预言的一样扛起解放世界的大旗,反而帮了倒忙: Instagram 等社交媒体已经被证实会给损害身体健康,Snowden 泄露美国政府的秘密文件宛如 Orwell 小说式的噩梦再现,智能手机甚至扮演着监视器的角色记录着我们的一举一动,Trump 加紧冲重整核武器的脚步与其说是《Dr. Strangelove》(奇爱博士)的现实版,不如看成一场天大的讽刺。除了上述因素让人感到威胁之外,人工智能也有取代人类工作的风险,而气候变暖导致的海平面不断上升最终会淹没我们在偏远地区获取能源财富的希望。 

    这样悲观的境地也反应在当前的时代思潮中:挖苦讽刺成为现代社会表达反动言论的惯常伎俩。正如《纽约时报》在评论中强调的“没有任何攻击能与之抗衡,自嘲就是对本身的抨击。这种讽刺的话语模式已经成了规避外界指责的捷径……换言之,自嘲是最常用的自我防御模式,人们可大借此逃避自己在选择、美学意识等诸多方面的责任。”但相反的是,新千年之际的社会交流坦率得多,在经历了诸多不确定因素之后,任何对未来的虚妄预测都有可能在时局的变幻中被打脸、颠覆,因此人们变得更现实了。

    如今时尚界风靡的丑陋之美也许能看成是社会动荡的一种反映形式:它的本意并非取代主流的审美标准,而是在于对主流的反抗。这种表象上的离经叛道正是大多数人对内在反对抗议的粉饰:对于充满恐惧而未知的将来,我们所能获知的少数几件事之一,莫过于千禧一代将会成为二战之后第一波比父辈还要贫穷的群体。接连不断的危机不仅仅是堆叠在我们面前,人们也时常被其玩弄于股掌之中。想要抵抗这种悲观情形基本无望,因此我们更要给世界来点惊喜,以防人们对这个社会彻底失去希望。

    千禧之际的时尚潮流和当今大相径庭,但它的回归显得无比适时而可贵:在社会和政治前景一片黯淡的背景下,我们迫切需要一种远离世俗纷扰的途径。仿效新千年的潮流并因此获得无忧无虑的乐观态度显然要比摸着石头艰难前行要舒服自在不少,更何况没人想目睹社会局势的每况愈下。

    Credits

    作者:Aleks Eror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时尚 , 千禧年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