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Matthew Whitehouse 2018.02.09

    邪教、死亡与视觉系:日本最红摇滚乐团的传奇故事

    《We Are X》这部纪录片探索了 X Japan 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故事,这个乐团不仅挑战了保守的日本社会,同时还掀起了一场文化革命。

    邪教、死亡与视觉系:日本最红摇滚乐团的传奇故事 邪教、死亡与视觉系:日本最红摇滚乐团的传奇故事 邪教、死亡与视觉系:日本最红摇滚乐团的传奇故事

    走进 Yoshiki Hayashi 的世界仿佛是步入中世纪的宫廷。你得在预约时间之前到达,在外面的大厅等待召唤。当然,在你准备与日本最有名的在世摇滚巨星见面的时候,这一切都不足为奇了。

    如果有人还不了解 Yoshiki,那先介绍一下他自1982年起一直是日本最为成功的摇滚乐团 X Japan 的团长、鼓手及创始人之一。他被誉为视觉系的先驱——比起英国的华丽摇滚(glam rock)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群发型花哨的乐团青年,从反叛他们国家的保守社会,蜕变为名副其实的日本国宝,创下18次售空东京巨蛋55,000张门票的惊人纪录,唱片销量超过3,000万张。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所有人都对他们毫无异议的原因。我们身在英国五星级皇家花园酒店的顶层豪华套房,从这可以俯瞰肯辛顿宫,那里的侍臣正在为英国一天的媒体发布会忙得不可开交。而 Yoshiki 本尊,就站在房间中央的一架大钢琴旁,经过吹整的金发光彩夺目,颧骨面向着这间套房的某处。他戴着墨镜,从头到脚都穿着黑色。他手臂上还有一副支架,这是由于猛烈的鼓法导致的后遗症,常常让他在演出结束后痛如刺骨。

    “我曾想过,如果有人试着为这部电影写一个剧本,他们是写不出来的。当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像是,’哇,这真的发生过吗?’有一部分的我甚至试图说服自己,这只是一场梦。”

    现在我们就来聊聊《We Are X》这部由 Stephen Kijak 执导的精彩纪录片,内容包括乐团创始之初至1997年解散,以及他们在十年后重聚的故事。电影透过 Yoshiki 的生活,讲述了乐团的历史、他们对日本社会的影响和他们无数次尝试突破东西方摇滚音乐藩篱的故事(Kiss 乐团的贝斯手 Gene Simmons 曾说,如果这个乐团诞生在美国,或许他们已经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乐团了)。然而更重要的是,《We Are X》是一个有关死亡与毁灭的饱含人性的故事; Yoshiki 早在11岁时遭遇父亲自杀,而后是他的团员,吉他手 hide 逝于1998年,前贝斯手 Taiji 逝于2011年。

    “我曾想过,如果有人试着为这部电影写一个剧本,他们是写不出来的。” Yoshiki 在今天说道,“当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像是,’哇,这真的发生过吗?’有一部分的我甚至试图说服自己,这只是一场梦。”

    显然,摇滚之于 Yoshiki 不过是一种逃避的方式。他在父亲过世后寻求解脱,从音乐的惊骇力量中发现一种超然。“我开始听 The Sex Pistols 和 GBH ,”他说,“当时的日本十分保守。在我念高中的时候,如果你的头发长到耳朵,他们就会给你剃头。有一天,我染了一头红发去学校。第二天,他们就把我的头发剃了个精光。”

    你能感觉到 Yoshiki 沉溺于极端之中。他以这般超凡、几近自残的鼓法如此激烈地弹奏着,以至于他得在舞台旁准备一个氧气罐,在他快要虚脱的时候派上用场。最近他做了一个手术,在脖子上植入人造颈椎间盘,据他所说,这是由于数十年来过度摇晃脑袋造成的旧疾。他表示,“我几乎是故意摧残我的身体,我不知道这么说是否恰当,就当是’以毒攻毒’吧。因为我拥有太多的痛苦,我试图用行动来消灭它。或许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激烈地弹奏,以至于超过我应有的节奏。我几乎渴望突破极限。”

    1511525811189-2-X-Visual-Kei.jpg在 Drafthouse Films 发行的《We Are X》中,一张旧照上年轻的 X Japan 以标志性的视觉系造型出现。图片致谢 Drafthouse Films 。

    他平静地诉说着丧父之痛,当时发现父亲尸骸的情形仍历历在目。接着悲剧在两位挚友身上重演——前贝斯手 Taiji 在一次飞机争执肇事后上吊自杀,吉他手 hide 则被发现以拴着门把手的毛巾自缢,这在日本引起大规模的群众失控——你能察觉到,作为团长的 Yoshiki 深刻铭记着这些种种。“我以为我会是最早死的,吉他手应该是最后一个。他在台上表现得无比疯狂,私下其实是非常友好、谨慎的人,最大的问题就在这。”他说道(Yoshiki 至今坚信 hide 是意外身亡)。

    除了痛失团员之外,这部纪录片还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情节,那就是提到了乐团主唱 Toshi,同时也是 Yoshiki 的儿时好友。电影开端有这么一个令人讶异的场景,一个电台 DJ 向 Yoshiki 询问1997年乐团解散的原因,“是因为你和团员产生矛盾,还是因为日本乐坛氛围的转变?” Yoshiki 回答,“因为我家主唱被洗脑了。”

    “我知道有些事情不对劲,但当时我一心努力进军国际市场,”如今他解释说,“当我最终正视 Toshi 的时候,我意识到,’天啊,为时已晚。’他来找我说,’我想退团’,直到那一刻我才发现他已经不是我所认识的 Toshi 。”

    令人震惊的是,Toshi 曾落入邪教组织 Home of Heart 的魔爪,该组织使他听信乐团是恶魔的化身。“那晚 X Japan 的解散不仅是一个乐团的终结,我也失去了我的朋友。”Yoshiki 说,“我们从四岁便相识,然而突然间,Toshi 人还在,心却已经不在了。十年后,他重新归队,我在想,‘天啊,Toshi 变得好奇怪,事情不太对劲。可我转念一想,如果他再次和我们一起演奏,那么总有一天他可能会清醒过来,然而他真的做到了。”

    随着 Toshi 的回归,乐团宣布重组,并于2008年连续三晚在东京巨蛋举办演唱会,预示着他们的第二篇章将是一次超乎想象的更大成功。“事实就是,我们变得更加强大。”提起乐团解散人气不减反增, Yoshiki 大笑起来。他们曾连续两晚在日本最大的横滨国际综合竞技场举办演唱会,观众达到约14万人,而紧随其后的是一次北美巡演。转眼间,这个乐团跃升为国际巨星。“我们发现我们的歌迷遍布世界各地。这种感觉如同从一场噩梦惊醒,又跌入另一场美梦。我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如果我把每件事做好,那也许所有的团员都还活着。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但与此同时,即使他们人已经不在了,却始终活在我的心中。”

    电影中,X Japan 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举办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复出演唱会。这无疑证明了这个乐团在经历第一次解散的二十年后,距离打破东西方摇滚藩篱的目标近在咫尺。而随着朝见 Yokishi 的时间接近尾声,我们问道,回顾往昔之后是否对于有些事他会做出不同选择。“嗯,很多很多,”他平静地回答,“特别是你知道,如果我把每件事做好,那也许所有的团员都还活着。这是我最大的遗憾。但与此同时,即使他们人已经不在了,却始终活在我的心中。”

    1511525896133-8-X-Street.jpgYoshiki 出现在 Drafthouse Films 发行的《We Are X》中。图片致谢 Drafthouse Films 。

    “这取决于你对未来的渴望,”他接着说,“你无法改变过去。如果我在 X Japan 解散之后止步不前,那这就会变成一个恐怖故事。然而我们回来了,重新出发去追逐我们的梦想,并继续丰富这个故事。你知道,我永远无法为我们失去的团员辩解,但是,如果我们可以变得更强,那往日仍将闪耀。”

    我们提议说,这部纪录片应该出续集。“我很乐意这么做,” Yoshiki 微笑着说,“比起恐怖片我更爱看喜剧。”

    《We Are X》将于今年年初推出数字版本并提供 demand/VoD 服务。

    Credits

    作者:Matthew Whitehouse

    翻译: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摇滚 , We are X , X Japan , 视觉系 , 摇滚乐队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