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Alexandra Weiss 2018.01.17

    CupcakKe 正成为女权主义说唱所需要的代言人物

    这位芝加哥 rapper 有一首爆红单曲叫做《Vagina》,不过私底下的她可是一个内向的人。

    CupcakKe 正成为女权主义说唱所需要的代言人物 CupcakKe 正成为女权主义说唱所需要的代言人物 CupcakKe 正成为女权主义说唱所需要的代言人物

    CupcakKe 的单曲《Vagina》的 MV 一经推出就如同病毒般在网络上火热传播,如果你有看过的话,你可能不会相信,她其实是一个特别害羞的人。自从这支 MV 在 YouTube 上达到两百万的观看次数后,这位土生土长的芝加哥歌手就坐稳了说唱界最新的女权主义代表的位置。然而,在她无可非议的舞台魅力背后(有时甚至比她在网上更加肆无忌惮),CupcakKe 仍旧是  Elizabeth Harris——那个在现实生活中同抑郁症抗争、不善言辞的20岁女孩。“在家的时候,你几乎没办法从我的嘴里挖出一个字,” 她坦言,“在很多层面上,CupcakKe 这个身份就是我的保护罩。”

    这位在芝加哥长大的 rapper ,曾经住在收容所,直到13岁的时候,在她所在教会的一个人启发了她对 rap 的兴趣。“那时候,我写的所有东西都是关于上帝的,” 她解释道,“然后有一天,有一个人对我说,‘Yo!你为什么不把你写的东西变成说唱?那样你会挣到更多的钱,也会有更多的人知道你的名字。’ 所以我就走出来了,事情就是这样。”

    从那之后,她独立发行过两张 mixtape 和两张唱片,前不久又刚发行第三张专辑。虽然这张专辑比她以往的一些作品多了些政治意味,不过它还是一如既往地结合了性和讽刺,这也是这位 rapper 为人称道之处。尽管对 CupcakKe 来说,当她变成 Elizabeth 时有自我怀疑的一面,不过总体上她绝对是一个非常自信的人——正如她在主打单曲《Cartoons》中所唱的,“Bitch, I’m cocky like Johnny Bravo”。

    在专辑发行前,这位艺人与我们聊了聊她的新专辑,以及 CupcakKe 这个身份是如何改善了她的精神健康问题。

    1513285852793-cupcakkeBW2.jpg
    摄影 Jingyu Lin

    此次的新专辑反映了你作为一个艺人的哪些进步呢?
    《Cartoons》讲述了很多关于我现在的处境和我未来的方向。其实我一直对我的歌词引以为傲,我很擅长文字游戏。不过我也会想,“该死的,如果我能对我的 flow 运筹帷幄就好了。”在这方面,这张专辑中我拿出了十足的努力,它完全展示出我是如何提高我的技巧的。而现在,我所处的这个位置,不是我臭屁啦,真的没人能对我的作品指手画脚了。

    你的大多数热门单曲都和性有关,不过这张新专辑似乎一改从前——至少《Exit》和《Cartoons》这两首歌是这样的,这是有意的决定吗?
    对于这张专辑,我想做些不一样的东西——我希望可以颠覆人们的想法。因为在我宣布准备发新单曲之后,所有人都评论说,“这肯定是关于做爱啊口交诸如此类的。” 所以当我发了《Exit》,接着发了《Cartoons》,我完全扭转了这种局面。不过我是绝对不会放弃做怪品味的音乐的。性是我的一部分,它是我的标志。

    你觉得为什么关于 “性” 的东西会吸引人呢?
    因为事实就是这么残酷。这就是我看待事情的方式:我们已经有一大堆的歌都在谈论爱情、金钱和工作,感觉都肉麻兮兮的。那其他的事呢?比如说性交,或者暴力执法。我们不能忽视那些事,它们同样值得被讨论。

    你刚说到暴力执法,你在《Picking Cotton》中也唱到了它,是什么驱使你写出更多涉及政治的歌词?
    事实就是这些事需要被拿出来讨论。有很多艺人不愿意为真相发声,因为他们害怕失去歌迷什么的。但只有更多的人意识到它,才会有更多的正义出现。所以我觉得我应该站出来。像暴力执法这种事,不能因为它不是欢乐的歌曲题材,就被抛诸脑后。虽然不是所有警察都贪污腐败,但我们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自从《Vagina》大肆流行以来,互联网成为你事业发展的一个重要部分。你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这对你有什么重要意义呢?
    我不希望我的歌迷觉得他们只是歌迷而已——我希望他们觉得我们就像一家人。大多数艺人发了单曲,就丢下一句,“这是我的新歌,去买吧!”下回又到 Twitter 上丢下另一个链接。这太讨厌了,你都拿了他们的钱,还不愿意跟他们聊聊天,或者回个推文?我可没那么冷酷无情。我当初在收容所是怎么写歌,现在还是怎么写歌,而且我会一直努力保持谦逊的态度,因为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起点。即便是腰缠万贯,我还是会上 Twitter,聊聊我的性生活。

    你的线上人格只是 CupcakKe 的一个分身吗?
    其实我有三重人格:在家的时候我是 Elizabeth ,在舞台上我是 CupcakKe ,而在 Twitter 呢,我就是 Marilyn Monhoe 。Elizabeth 安静腼腆,是那种什么都闷在心里的人。CupcakKe 是一个有个性的人——她性感而外放,火力全开。至于 Marilyn Monhoe,她是我的第三个自我。当我在网上的时候,我可以畅所欲言。

    很多人会用社交媒体来展现自己的某种形象。Marilyn Monhoe 或许就是一个比较浮夸的角色,但你似乎一直都毫不掩饰线下的你真实的模样。
    我从来没有想过把我的生活伪装得完美无缺,因为事实并非如此。我一直在对抗抑郁症。Elizabeth 没有朋友,她经常呆在家里。而 CupcakKe 可以在舞台上做她的事情,可一旦表演结束,她就再也不想干了。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不过事实就是这么诡异,要平衡在家的我和舞台上的我还有网上的我,真的太难了。一位叫做 Tink 的芝加哥歌手总是说,“高处不胜寒”,确实是这样。但这种时候我就想变成 Marilyn Monhoe ,上网,把欢乐带给别人。当他们感受到我在为他们做这些事的时候,我也真的为自己带来了快乐。成为 CupcakKe 是我摆脱 Elizabeth 饱尝悲伤的方法。

    成为 CupcakKe 有帮到你吗?
    当然有。在很多层面上,成为她让我释放了作为 Elizabeth 的压力。 

    所以你也因此才创作了那么多的音乐吗?
    人永远不应该安于现状。有很多艺人都说,我能做的他们也能做,就跟我做的一样。即便是他们做不到,也总会有人觊觎你的位置。当你得到这个位置,你就必须保护它,你不能得到之后就决定偷懒了。音乐是我的挚爱,但它也是我的工作。如果我在商店工作,一周只出现两天,那我肯定会被解雇的。说唱对我来说也是这么一回事。这就是为什么每隔两三个礼拜我就会推出新歌,我是在上班,得准时打卡。

    Credits

    作者:Alexandra Weiss

    摄影:Jingyu Lin

    翻译: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音乐采访 , 女权主义 , 说唱 , rapper , hiphop , cupcakKe ,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