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André-Naquian Wheeler 2018.03.08

    闪亮的酷儿画作正面挑战黑人理发店的男性至上氛围

    艺术家 Devan Shimoyama 为过度男性化的空间增添一抹颜色。

    闪亮的酷儿画作正面挑战黑人理发店的男性至上氛围 闪亮的酷儿画作正面挑战黑人理发店的男性至上氛围 闪亮的酷儿画作正面挑战黑人理发店的男性至上氛围

    去黑人理发店是一种独特的体验。极端直男视角的说唱歌词在收音机里大肆喧嚣、杂志架上的色情杂志印满了 “媚惑小妖精” 之类的标题、某人 “后庭大开” 的恶俗笑话充斥着整个地方。要是你把电视频道从永不停歇的篮球比赛转到了《The Wendy Williams Show》,又或是对坐上理发椅前的那一套复杂的击拳撞肩式问候一无所知,便就会成为店里无可争辩的异类。这就是为什么理发对于艺术家 Devan Shimoyama 、我本人或者其它黑人酷儿来说是一种尴尬的负担。正如 Devan 贴切地形容:在理发的半小时里,我们都不得不 “重新入柜”。

    作为耶鲁大学的艺术创作硕士毕业生,Devan 在他的作品中描绘了迷幻中的芸芸众生。在这令人着迷的奇幻世界中——满是亮片,浅绿色的橄榄油发胶罐,PPT 幻灯片风格的渐变色——男孩们可以哭出 Swarovski 水晶泪珠,酷儿气质在此无需掩饰而光彩夺目。“这些画作的灵感来源于跟其他黑人酷儿男性的交流,” 这位来自费城的艺术家对 i-D 如是说道。“每当有朋友不得不去理发时,我们都深表同情,因为这种情况我们感同身受:到了店里要改变说话的语调,能少说话就少说……” 

    Devan 的画作触动了黑人社会的神经。不仅曾展出于曼哈顿的 Debuck 画廊,还搭上了哈林区历史悠久的 Studio Museum 今年关闭翻修前的末班车。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社交媒体的经理 Kimberly Drew 也曾在 Tumblr 上将赞誉毫不吝啬地给予 Devan 的画作。

    Devan 告诉我说他并非想负面刻画黑人理发师,他知道理发店对于许多黑人来说是个安全的休闲空间。在那里他们大可穿上松松垮垮的大裆裤,当个地地道道的黑人。“我知道在理发店里黑人们对自己儿子所说的有些话其实是自我保护的手段,” Devan 的声音里带着深深的理解。“我并不想对此妄肆评论——因为有时候把大方地将自己是同性恋公诸于众是很有风险的。”

    在这里, Devan 还向 i-D 回忆起了当年他叔叔帮他理发的故事,以及如何学会给自己做拉风造型的经历。

    1.jpg画作《CTRL》

    一直以来,你和黑人理发店的关系如何?它是否曾让你满意,是否达到了你的期望?
    我很幸运,有个会理发的叔叔,所以我的头发经常是他剪的。但如果他出了远门我就必须得上理发店。我相当不情愿——整个店里都弥漫着过度男性化的气息,对女性则不甚友好,她们往往成为被调笑的对象。电视上日复一日地播放着男性向节目,你总会看到比如 Steve Harvey 这类的主持人。我还会听到对同性恋或者表现女性化的男人的歧视言论,所以我感觉自己绝不会真正地融入那种环境。在我长大后,每次去理发店,都觉得自己需要重新入柜。

    2.jpg画作《cut4me》

    那你现在还去理发店吗?
    时不时稍微去修整一下。但其实我已经学会自己理发了,所以大概一年会去两次左右。在这里我找到了一家气氛相对舒服的店,去那里的时候,我会保持安全距离,不多说话,而且每次都找同一个理发师。

    3.jpg画作《finesse》

    你为什么决定要对理发店采取这种华丽炫目的描绘?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些画跟我以前作品的风格也比较相似,之前画的多是童话或者神话的内容。而我想把更现实、更能影响人的元素加入进去——所以我直接就加入了自己熟悉的题材。我是个黑人男性,理发店却依然与我格格不入,所以我想添加一些适合我的东西。

    加入珠宝是考虑让同性恋人群能在性别角色受到质疑的空间里也感到自由,我当时还想要突出表现变装,所以画作里的部分羽毛就是你经常看到的变装皇后身上的火鸡羽毛。另外还有亮片,Swarvski 水晶以及各色小珠子之类的东西。

    4.jpg画作《hush》

    画作中有没有来源于现实生活的黑人男孩或男人?
    所有的人物都是半真半假,主体来源于我的拍摄或者图库素材。此外还得构建一个大家能感同身受的虚拟空间。木板排成的墙,丝绸做的花,所有这些东西都来自于我个人经历的回忆,木板墙真的是来源于我叔叔给我理发时的那个地方——我奶奶家的地下室。

    5.jpg画作《Jumpman》

    这些画作运用了很多立体的材料,比如珠宝和亮片。你是怎么调协搭配这些元素的?
    人像都是由彩色铅笔画成,然后我先用油画颜料上光以达到渐变效果。我是个材料收集爱好者。一去纽约就时不时会去逛逛手工艺店或者织品店。我曾经花了一个月在洛杉矶找房子,所以我就在各种房地产销售会上收集素材。我常在脑海里拼接画作的各个部分,但总是先从人像入手然后再构建周边的空间。我会尝试使用亮片,或者非常厚的光泽漆来模仿类似黑色头发的纹理。在画完一部作品进行清理时,那感觉就像剪完头发后打扫地上的碎发。

    6.jpg画作《Make a Wish》

    你想怎样突出、表达黑人男性这一身份?
    我一直在思考,黑人男性应该是的一个更为复杂深刻的形象,而不是当下媒体肤浅刻画的那样。当我开始创作时,媒体里的黑人形象仅仅只是统计数据而已:警方又开枪射杀一名黑人男子,之后他们就会挖出该男子五天前吸过大麻,于是受害者就顺理成章地被归为 “某一类” 黑人。另一种情况就是把黑人同性恋表现得非常极端以起到喜剧效果,这样的形象有 Martin Lawrence 饰演过的 Sheneneh,还有 Tyler Perry 仍在扮演的 Madea。这种男女莫辨的内容只能在两种情况下被接受:被用作喜剧效果时,且演员本身必须是直男。我想表现的是黑人男性身份不仅局限于此。

    7.jpg画作《Flower Field》

    你是怎么给画作取名的?它们透露出一种精美的简约,比如说《Hush》和《Finesse》
    方法其实多种多样,有的来源于我创作时所听的音乐 ,所以有的是源自 Kelela、SZA 或者 Rihanna 的音乐。我认为在黑人女性和黑人男性酷儿间的关系非常微妙。

    而像《Hush》这样的标题是我以前在理发店里听到的,一个男孩跟着他父亲来理发,然后男孩开始哭起来,我猜是因为刃片太钝,他父亲就让他 “别哭”,别在理发店这个属于成年男子的空间里让他难堪。不允许你的孩子表达感情,或者强迫他们必须表现出身为黑人男性的强硬一面,其实就是在刻意加强黑人男性身份的刻板形象。我理解中的黑人理发店是一个他们可以缓怀压力、逃离现实世界的地方。

    8.jpg画作《butterflyeater》

    你与 Jordan Casteel 还有 Awol Erizku 这些黑人创作者都曾攻读过耶鲁的艺术创作硕士,在那里你有什么感受?
    我从2012年到2014年在那里学习。我是班上最年轻的学生之一,刚进班的时候还有点跟不上的感觉。我上的是州立学校,只学了一年半的艺术专业(之前是理科生)。在耶鲁,我真正学到了如何创作自己想要的作品,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有的人会给我技术上的建议,还有人则会单刀直入地与我谈论画作里的情感。我从负面批评里学到了很多东西,有的毫不相干的恶评也曾令我沮丧,但哪怕是这些也挺重要的,帮助我在日后避开了某些东西。

    有一次,我的一个教授提议除去作品里所有立体素材和闪光物,认真关注我想表现的事物,不要依赖那些素材。当时,我是为了分散欣赏者的注意力而使用这些元素。而现在当我再次引入立体材料时,比以前要巧妙得多。

    9.jpg画作《Anthony》

    能谈谈你在宾夕法尼亚州 Carnegie Mellon 大学任教的感受吗?
    非常有趣,因为我也不比大部分的同学年长,能理解他们现在的处境。这所学校非常多元化,有黑人学生上我的课,我会感到前所未有的自豪。我上耶鲁前没有黑人教授教过我,所以能够理解到别人的处境是非常棒的。看到相仿的人非常重要,它能驱策我在教学和自己的艺术创作上更好地表现。

    Credits

    作者:André-Naquian Wheeler

    翻译:井黎黎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艺术 , 理发店 , 黑人 , 绘画 , 黑人文化 , 酷儿 , LGBTQ+ , 男性气质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