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新闻 Ryan White 2018.04.19

    药物、死亡和自尊:这篇 Donatella Versace 的坦率问答可能是有史以来最棒的时尚专访

    这位走在舆论风口浪尖的意大利设计师敞开心扉,讲述了 Gianni 去世后给她带来的压力、不堪回首的毒瘾,以及 Versace 的品牌遗产。

    versace1.jpgVersace 2018春夏秀场,摄影Mitchell Sams

    对于任何一个合格的时尚爱好者来说,提及近年来最令人瞩目的 T 台时刻,他们一定会斩钉截铁地回答,是五位全球顶尖超模再聚首的瞬间—— Naomi , Claudia , Carla , Cindy 和 Helena ——当秀场尽头的大幕缓缓拉开,她们身着性感的金色 Versace 礼裙并肩亮相,在18米兰春夏大秀结束后随创意总监 Donatella 一同上前谢幕。这场秀的谢幕,准确的说是整场秀,都在向 Donatella 亲爱的哥哥 Gianni 致敬,也称得上是她掌舵这家知名时装屋以来呈现的最具力量的大秀。当高级时装界开始被丑怪审美、夸张形式和街头廓形席卷之际, Versace 依旧我行我素地坚持着大胆、华丽的意大利美学风格,在 Donatella 的领导下尽显性感气势。

    但 DV 掌管这家意大利时装屋的过程并不顺利。在 Michael Ebert 和 Sven Michaelsen 为 SSENSE 执行的采访中,这位设计师坦率地讲述了风光继承时装大牌背后的残酷现实。采访开门见山,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 Gianni 的离世,而 Donatella 的回答也毫不隐晦。“到现在为止,哥哥去世的场景还时常在我脑海中回荡。他连中两枚子弹,一枚在脖子,一枚在脸颊。在确认完死者身份后,我开车前往 Gianni 在迈阿密海滩的私人别墅, Madonna 正在那里等我。”她在这次访谈中滔滔不绝,我们从中节选了一些富有代表性的问答与大家分享,这也许是2018年最出色的访问了……

    在 Gianni 的遗愿中,公司股份的20%留给 Donatella ,30%留给她哥哥 Santo ,剩下的50%留给她当时仅有11 岁的女儿 Allegra ……
    我压根没想到是这样的遗愿,不过他的创意都挺疯的。Gianni 是我女儿的脑残粉,经常管她叫“我的小公主” , 但他的遗愿给我女儿带来了巨大的困扰,11岁的孩子就要见诸报端头条——我不希望任何孩子这样。

    由于他将 Versace 半数的股份转给了我女儿,那也就是说,在她成年之前,我必须被迫一直对公司负责。如果没有遗愿中没有这档小把戏的话,我可能会在他去世后离开公司。

    关于压力和毒瘾……
    我犯的错误一个接一个,总在努力还原 Gianni 设计时的风貌,但始终不够 Gianni 。不管我怎么求新求变,只能看到人们在摇头,一脸疑惑地问,“她正在干嘛?”直到事情过去六七年之后我才逐渐振作起来,学会坦然承受设计天才所带来的压力。

    还有一段时间我开始染上毒瘾,当时自己非常非常病态——但还有接连不断的会议在等着我。有些晚宴我甚至根本应付不来,也愧对自己的孩子。于是我变得越来越恨自己。

    关于她的长相……
    我的头发确实染得越来越浅,妆也越来越浓。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在用尖锐的目光看着我,因此我必须创造一个面具把自己保护起来。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出我正在经历着什么。

    当我还是 Versace 的新手时,谁会买像我这样颓废、 莽撞的设计师设计的衣服呢?况且嗑药磕到一时恍惚,连自己都忍不了了。当然没有!所以我塑造出了第二个 Donatella :冷酷而疏远,好斗而骇人。

    当她接受 Elton John 的建议前往康复中心时穿着的行头……
    没人想到我会搭 Elton 的茬,但几分钟过后我就把身上的晚礼服和钻石换成了一身运动服。我去机场的时候还扎起了马尾辫,没化妆。(采访者:穿的平底鞋吗?)不!不可能的事!

    关于她那个加入前意大利总统 Silvio Berlusconi 阵营的哥哥……
    两年前我基本调动了公司的整个管理层。 Santo 还会给我们建议,但已经不再负责日常事务。直达现在我还没法理解为什么他会给 Berlusconi 卖命。 

    关于《美国罪案故事:范思哲谋杀案》(American Crime Story: The Assassination of Gianni Versace)……
    直到去年我才知道有这本书(指小说依据的原著)。读完以后我给这家电视制作公司发了一封原著的失实清单。

    关于 Anna Wintour 形容,“ Armani 打扮主妇, Versace 装扮情妇”的说法……
    是的,我喜欢这个角色分配,情妇比主妇有趣多了。

    关于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Gianni 在12岁的时候就把我当做红颜知己了。他为我设计过性感的皮质迷你裙,带我去迪厅,把我当做女人看待。我喜欢他的疯狂,每次深夜我们一起去听摇滚音乐会时,我总是享受着周围女性朋友们艳羡的目光。这就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候。虽然还很幼稚,但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我想我的一生也是如此。

    关于 Gianni 的性取向……
    他是意大利率先公开承认自己性取向的男人之一。我11岁的时候就听他详细解释过他的性向是怎么回事。我佩服他的开放坦诚。 

    关于她的自尊……
    我并不害怕别人比我做得出色。相反地,我在不断挖掘他们。因为对任何时装设计师来说,妄自尊大只能加速自己的边缘化。我完全可以放下身段跟25岁的员工说,“昨天我还觉得你的主意不行,但现在我觉得你的想法比我的还好。”

    如果她现在去世, Versace 会如何……
    90 %的员工都会鼓掌叫好吧。

    关于新一代设计师们……
    荒谬的自我膨胀只存在于老旧的保守派,如果一个不到50岁的设计师把自己奉上神坛无疑是自取其辱。

    关于她是否会换发型……
    不会,那样的话就不是我了,就像 Karl Lagerfeld 离不开墨镜一样。另外,金发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面对着如亚马逊网站一般庞杂而飞速变化的世界,我真是因为这头金发而找到自我,获得救赎。

    关于她的“狗” Audrey
    请你别再叫 Audrey 是“狗”了! Audrey 如果听到你不以她名字称呼她的话会很生气。 Audrey 拥有人类的智慧和坚强的个性。(采访者:像谁?)她觉得她是我。

    关于她的独立形象……
    为什么现代女性还要靠男人?当然不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决心和独立性。男人只需要在恋爱和身体放松的时候出现就够了。

    如果她走到上帝面前会穿什么……
    我会穿高跟鞋,我确定上帝没见过这玩意儿。

    Credits

    作者:Ryan White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新闻 , Versace , gianni versace , Donatella Versac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