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Georgie Wright 2018.01.02

    Dries van Noten 与我们谈起他的2017年

    第100场秀,一本书,一部电影——谁说2017很糟糕?

    1.jpg

    Dries van Noten 度过了繁忙的一年。这位设计师推出了他的第100场时装秀,发布了一本新书作为纪念,还推出了一部关于自己的电影。大部分人在这番忙碌后可能会拿起红酒杯、打开电视、开始休息,但 Dries 没有。他参加了 BoF 的 VOICES 活动,与 BoF 总编 Tim Blanks,探讨当今全球环境下的文化挪用现象:每一场 Victoria's Secret 秀、每一场时装秀、每一场音乐节期间,文化挪用这个话题总免不了被搬上台面。

    活动结束后,我们与 Dries 聊了聊他刚刚过去的这一超级年,还谈了谈 Francis Bacon 以及时装产业的现状。

    对你来说今年是特别的一年,你的感觉怎样?
    这是充满表达的一年。当然,电影不在其列,它是两年前制作的,但这本书真的很重要。我不止是为消费者写了这本书,也是为了记录我作品系列的演变。不止是我自己的作品演变,也包括模特的:从以前那样笑着走头几场,演变到现在的严肃化和年轻化。这些刻画了时尚的演变,也是世界的改变。对我而言,这本书理清了我的过去,让展望未来变得容易,我能够以史为鉴,将更多东西纳入视野。

    这个过程中你学到的最重要一课是什么?
    我的精神依然饥饿,还是想要观察事物,想学习,想去体验。

    几年前,你做过一个展览,来呈现几个不同的系列,展现你创作中贯穿系列的主题延续性。而这本书是按照时间顺序?
    它更偏向于过去,遗憾的是漏掉了一些比较薄弱的时刻。

    1.jpg

    做完一个系列后,你一般会怎样?有的设计师事后看都不想看,会整个推倒重来。
    我需要消化一下。一场秀之后,我不想看视频,这我受不了。我是个绝对的完美主义者,我只能看到其中不对的地方。当然,永远会有下一个系列,这是时尚业最棒的一点。就算你不满意前一个,在你意识到之前,你已经在准备下一个系列了。

    你对于日渐改变的时尚的形态感受如何?你见证了巨大的改变。你觉得自己更加自由了吗?
    我有自由,但这是相对的,我必须要扩张生意,获得成功。我要对公司里的员工,包括3000多位刺绣工人负责。即使某一季我不想使用刺绣,也得考虑到这一点,让人们有活可做,不至于失去他们。我雇佣了印刷师,所以每一季都得有印花。对我来说,这样思考是很重要的,我必须负起责任,我也为我建立起来的一切感到自豪。我们每一季都会帮衬他们、加深这样的联系,可以肯定,英国纺织工人的生活因为我们变得更好。

    你在书中多次提到一个受 Francis Bacon 启发的系列,是比较个人化,你最喜欢的一季。
    它在商业上不是很成功,这也是当时时尚圈一个怪现象。过去买手们是用心在选择,如今则是参考着销售数据做选择,他们会说 “这一季我们必须买外套,因为上一季这个类别销售表现很好。” 但也许偏偏这一季的外套在设计上并不突出。Francis Bacon 系列很美,但不是商业上最成功的。因为龙虾粉色的羊毛外套可能不是每个女性梦寐以求的,它更像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对我来说,是最特别的一个系列。

    多变的政治和社会局面,会影响到你吗?
    我是个好奇心强的人,想要知道、了解很多事情,我身边总有一些能开拓我眼界的人们。不过政治局势再重要,也不能改变我作为梦想家的本质,比反映世界上正在发生的事,我的更在乎对美的纯粹追求。有梦不是坏事,时尚与梦毫不冲突,相反一心纠结于产出制造才会毁灭时尚。在当下,我更愿意去谈论梦。

    Credits

    作者:Georgie Wright

    翻译:陈思源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采访 , dries van noten , dries film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