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Felix Petty 2017.12.07

    曼彻斯特乐队大排名

    包括一个详尽的歌单。

    曼彻斯特乐队大排名 曼彻斯特乐队大排名 曼彻斯特乐队大排名

    曼彻斯特,音乐宝库。无论是伦敦、洛杉矶还是纽约,人们都在音乐产业的追梦过程中迷失自我。而曼彻斯特,则不断滋养着音乐。如果你想要找寻一个音乐天赋源源不断喷涌的地理区域,来曼彻斯特吧。从 Factory Records 厂牌、Hacienda 俱乐部、Madchester、Acid House、The Smiths 到 post-punk、rock ‘n’ roll、足球、Oasis 和 Take That,曼彻斯特定义了、重新定义了、重生了、诞生了、滋养了、造就了太多划时代的先驱乐队和音乐场景。我们盘点了曼彻斯特的49支乐队,将它们从最差到最好排了个名。(歌单:Spotify / 虾米

    49. Elbow 他们在 YouTube 上最火的一支单曲《One Day Like This》下面有来自网友 thebossman222 的一条评论:“对我来说这首歌代表了2012伦敦奥运会。一生一次的奥运会。”——这句话就可以完全概括 Elbow 那不自然甚至有些浮夸无聊的宏大音乐。想象一下:在你老爹出生并且碌碌无为度过一生的小镇上开着一家酒吧,这家酒吧里有一台自动点唱机,Elbow 的歌很适合出现在这里。

    48. The 1975 还挺真诚的吧。

    47. Peter Hook And The Light 有一次见到 Peter Hook and the Light 在伦敦 Shoreditch 演了整张来自他之前乐队 Joy Division《Unknown Pleasures》的歌,然后在演到《Love Will Tear Us Apart》这首著名丧曲时,他朝台下大喊“燥起来吧!Shoreditch”…… 

    46. The Ting Tings 虽然来自英格兰的 Lowton,The Ting Tings 的主唱 Katie White 却有着一股美式口音。鼓手则永远戴着墨镜。

    45. Hurts 从来没听过一首他们的歌,但这不重要,或者说我根本不是他们的目标受众。如果以《GQ》的标准来说,主唱很帅。所以重申一遍,我根本不是他们的目标受众。他们的首张专辑销量是200万张,我无话可说。

    44. David Gray 可能是你老爹车里的六张 CD 之一。 

    43. Lisa Stansfield 可能是你老妈车里的六张 CD 之一。

    42. Swing Out Sister 《Breakout》是一首很不错的80年代流行经典,除此之外记不得他们任何一首歌了。

    41. Take That 他们能入选这个榜单是因为你老妈喜欢他们。

    40. The Hollies Radiohead 的《Creep》不要脸地抄袭了他们。

    39. The Courtneers 无可置评。

    38. Simply Red 不管你承不承认,他们的那首《Holding Back The Years》富含的情感可以让一个强硬的北方男人落下泪来。

    37. Black Grape Shaun Ryder 和 Bez 在 Happy Mondays 之后的乐队。Shaun 因为连续两次上 TFI Friday 节目都不停骂骂咧咧,光荣地成为了唯一一个被 Channel 4 封杀的艺人。他们有一首歌的歌词是这样:“上帝是个黑人/上帝是蝙蝠侠/不,那是 Bruce Wayne”。这歌词很厉害,虽然还是不如 Happy Mondays。 

    36. Blossoms 发量很多的北方小伙写给同样发量很多的北方小伙的歌,还有他们的性冷淡女友,他们会在雨天默默地在屋子里聆听。

    35. 10cc 我觉得他们是从 Stockport 出来的最不像 Stockport 风格的乐队,其中一个成员叫 Lol Creme。《I’m Not In Love》是一首好歌。

    34. Wu Lyf 我见过他们在伦敦的第一场演出,之后整整六个月我都坚信他们会成为下一代最好且最大的文化引领者。他们还没解散的时候真的很美好。

    33. N-Trance 干脆引述 YouTube 网友 adrianmusic777 的评论吧:“我当时坐在大巴上,在电台里听到了这首歌。那天下着雨,然后阳光突然照下来,让我想起了曾经那种没有社交媒体和智能手机的欢乐时光。我们每个人曾经都享受每一刻,而不是像现在不停照相和给他人发信息。” 

    32. The Mock Turtles 在曼彻斯特城天空通透的一瞬,一股灿烂的金色迷幻阳光洒在 Salford、Trafford 和 Moss Side 上。LSD 让那些头发乱糟糟的曼城人回到了1967年,他们调高了吉他的高音,在清晨唱着《Can You Dig It?》。 

    31. Herman’s Hermits 《I’m Into Something Good》能让你整个人发自内心的微笑,这不就是音乐的真谛吗?

    30. Freddie And The Dreamers 曼彻斯特一流的 Beatles 模仿乐队(在 Oasis 之前)。

    29. Doves 像 Elbow,但没那么奥运会感。比大多数后 Britpop 时期的乐队都要好。《Black And White Town》的调调听着非常舒服。

    28. Inspiral Carpets 《Saturn 5》是迄今关于人类登月最棒的歌;《This Is How It Feels》如今成了足球助威歌但很少有人知道源头是哪。最妙的是 YouTube 上 Kenny Jones 的评论:“穿着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和外套,戴着 Stone Roses 的帽子,留到齐肩的乱糟糟的头发,兜里装着今天的第八根叶子和十包烟,和我的朋友们到处晃,用吸管往麦当劳的天花板上吐东西,然后被赶出来,乘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啊!多么美好的90年代!” 

    27. The Railway Children 80年代签约 Factory Records 的乐队之一,音乐听着有橘子汽水味,pop-indie-soul 的风格也很不错。不过之后签约了大厂牌就变得无聊了。

    26. Big Flame 这是那种很有影响力、每个人都假装很喜欢但从来不听的乐队。他们是80年代初 post-punk 乐队之一,结合了噪音和 funky 节奏。是 Manic Street Preachers 成员 Richey 最爱的乐队。 

    25. Van Der Graaf Generator 曼彻斯特居然有 progressive rock 乐队,听起来挺不可思议的对吧。

    24. James 《Laid》是一首当之无愧的经典。

    23. The Charlatans Baggy 曲风的代表。时代之声。 

    22. Autechre 90年代的音乐书呆子。可能是嗑了什么只能在暗网才买得到的奇怪化学药品。ambient、techno 的元素让人放松,同样也适合在舞池蹦迪。你可能非常非常爱他们,也可能完全对他们不感兴趣。 

    21. M People 被评为最差水星奖得主,但也比那些腐朽的媒体形容得强得多。Mike Pickering 的制作和 Heather Smalls 的人声都既好听又有趣。所以别理那些传统媒体的屁话,好好听听《Search For A Hero》,你会喜欢的。 

    20. Quando Quango 喜欢上 M People 了吗?如果你想听点更怪的,试试 Mike Pickering 的第一支乐队 Quando Quango 呗。《Love Tempo》是最好听的 pop/house 曲目之一。连 Larry Levan 都特别喜欢他们。还需要我多说吗? 

    19. Frank Sidebottom The Fall 乐队本来可能会成为他们。 

    18. Ludus 视觉艺术家 Linder Sterling 严重被低估的一个音乐项目,曼彻斯特音乐场景里的重要角色,有着激进的音乐、视觉、创意元素。 

    17. Magazine 在1976年以 Buzzcocks 乐队成员的身份开启了朋克大幕,Howard Devoto 在次年离开了乐队重新组建了 Magazine,又推动了后朋克。这是我们这个榜单里第一支见证过 Sex Pistols 于1976年在曼彻斯特的演出的乐队。那场演出就相当于伍德斯托克,所有人都撒谎说自己曾经在场。

    16. John Cooper Clarke 长得像疯癫版的 Rod Stewart 的双胞胎兄弟。虽然他主要被认为是个诗人,但他70年代末和 Martin Hannett 做的音乐让他进入本榜。他将诗写进了音乐,风格介于 The Fall、Frank Sidebottom 和 Buzzcocks 之间。在普遍擅长作词的曼彻斯特音乐人之中,John Cooper Clarke 的黑色幽默和社会现实主义都是标杆。 

    15. Future Sound Of London 《Stakker Humanoid》是一首很早的 acid 曲目,《Papua New Guinea》则是同类风格中最好的。

    14. A Certain Ratio 70年代末朋克乐队中最 funky 的一支。他们翻唱的 Banbarra 的《Shack Up》是一首绝美的性冷淡歌。在我的家乡曾经有一个小俱乐部是以他们的歌名《Do The Du》命名的,所以我对他们一直有种特别的感情。他们也是将跳舞元素加入虚无主义朋克的先驱。在离开 Factory 厂牌签约大唱片公司后,他们就过气了,尽管与 Happy Mondays 的 Shaun 和 New Order 的 Bernard Sumner 共同合作过一首单曲。

    13. 808 State 周天清晨,蹦了一晚上迪的你从夜店走出来,汗水在清晨的空气里渐渐蒸发,你和最好的朋友坐在一块空地上,看太阳慢慢升起来,聊着些有的没的。——如果你没在这种场景下听过《Pacific State》,那你真是白活了。

    808 State - 《Pacific》 (1989年)

    12. Section 25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来自 Blackpool,不过鉴于他们也是 Factory 旗下乐队,就无所谓了。他们的首张专辑《Always Now》是一张具有冲击力、无调性、华美的杰作。他们和许多同时期 Factory 乐队一起,拓宽了朋克乐的边界,并且和 A Certain Ratio 以及 New Order 一同将后朋克带入了电子乐走向,发现了新的大陆。

    11. The Verve 今年夏天我和同伴在法国南部一个湖边度了一个诡异的假。我们有很棒的音响设备,也用了点迷幻药。12个小时后,我发现他戴着耳机单曲循环 The Verve 的《Lucky Man》,眼睛盯着窗外的绿色田园风光。 

    10. A Guy Called Gerald 终于进入了前10。《Voodoo Ray》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最具跨时代意义的单曲。尽管当时年轻的白人蹦迪爱好者更喜欢俱乐部里来自大洋彼岸芝加哥、纽约、底特律的电子音乐,拥有牙买加血统的 Gerald 汲取声音系统和 hip-hop 的养料,在 Moss Side 创作 acid house。不满足于此,他1995年的专辑《Black Secret Technology》基本可以说是 jungle 音乐的初创,也可以说是史上最佳 jungle 专辑。 

    9. The Durutti Column Vini Reilly 和他的 Durutti Column 排在第9。他最初与 Billy Duffy(The Cult)、Stephen Morrissey(The Smiths)同属 Ed Banger And The Nosebleeds 乐队,在离开乐队后组建了 The Durutti Column。在与其他乐队成员分道扬镳之后,The Durutti Column 成了 Vini Reilly 的个人项目,也造就了一个最符合 Factory 调性、纯粹而优美的范本。他们的首张专辑《The Return of the Durutti Column》制作了会损坏唱片的砂纸封套。历史上的Durutti 是一个西班牙无政府主义者,他在内战中与马德里法西斯作战,基于这个原型,Vini 在曼彻斯特做出了最具灵性和诗意的吉他音乐,也创作了绝对独一无二的风格。也许在传奇性、神秘性、影响力、个性等等各个方面上,他比不上榜单里的其他入选者,但 The Durutti Column 的作品是无与伦比的——一种安静的洞察和低调的完美,一种温柔而崇高的壮美。

    8. Buzzcocks 每个来自乡下的15岁男孩都有一件皮夹克,一双黑色匡威,以及一大堆青春期问题。Buzzcocks 的《Another Music In A Different Kitchen》就是这些孩子生活的最佳配乐。从《What Do I Get?》中性压抑的沮丧之情,到《Fiction Romance》中的爆发宣泄,从《Ever Fallen In Love》里的绝望,再到《Orgasm Addict》里的饥渴,总有一首 Buzzcocks 的歌能表达青少年对于性的那些感觉。噢还有,《Boredom》里两个音的 solo 仍然是史上最佳 solo。 

    Happy Mondays - 《The Other Side of Midnight》(1980年代后期)

    7. Happy Mondays Shaun Ryder 之于外向者就如同 Morrissey 之于内向者。你很容易被 Happy Mondays 气势汹汹的爆裂现场吸引,但在那之下埋藏着最最曼彻斯特的歌词创作。Shaun Ryder 擅长将黄色幽默、诗作、社会讽刺和超现实主义融合在一起。

    他们把自己的首张专辑起名为《Squirrel and G-Man Twenty Four Hour Party People Plastic Face Carnt Smile (White Out)》;在第二张专辑里的那首《Bummed》里,他们喊着 “You’re rendering that scaffolding dangerous” 和 “You use to speak the truth but now you're clever / And when it's hot you start to melt cos you're not made of jean you're made of chocolate.” 《Do It Good》或许代表了他们的最佳状态: “Swapped the dog for a cold ride / It was deformed on the in but deformed on the outside / Stuck a piece of crack in a butcher's hand demanded he give me my cat back / Don't purchase me coz I won't work / I gave away my oil and the seeds in my boots / There was a boom in the room as the papers marched in he built himself together then sat down.” 对于整整一代热爱松垮服饰和独立舞曲的瘾君子来说,他们就是海报里的音乐偶像。还有歌词!多棒的歌词! 

    6. The Fall 他们像曼彻斯特铺满鹅卵石的街道一样,又硬又粗糙,又脏又结实。无论是音乐产业更迭、口味的变化、吸毒成瘾、不可救药的古怪性格,还是 Mark E Smith 身上的陋习,都没能阻止 The Fall 成为这个国家享有最高声誉的乐队之一。作为一个乐队,他们几乎涉足了所有领域和所有风格,他们当过流行明星、文化人士,也曾无人问津。还有一件事,他们是BBC Radio 1电台主播 John Peel 最爱的乐队,其中意义不言自明。最后引述 John Peel 的两句话,“The Fall,永远不同,却也永远不变。”,“我知道有些人不喜欢 The Fall——这些人肯定是未开化且半死不活。”

    The Fall 主唱 Mark E Smith 读球赛结果

    5. Joy Division 难以用语言形容 Joy Division 音乐中的力量。如果你曾感到低落和迷失,如果你曾感到愤怒和孤独,如果你曾是个青少年,那你很可能沉浸在 Joy Division 的作品中,被 Ian Curtis 静静安抚。他们不仅赋予了朋克音乐情感深度,而且也是音乐界的前卫先锋。 

    4. The Stone Roses 这是推动了 The Second Summer Of Love (第二次爱之夏时期,1988-1989年)的乐队。The Stone Roses 1990年在 Spike Island 开了一场不朽的演出,永远的留下了乌托邦式的美丽时刻:世界会改变,一切都会变好,太阳永远照耀,围墙已经倒塌,还有那个时候的小药片……真的,没有比那会更好的时期了。再回想一下那个夏天他们带来的文化进步、发展、历史、复兴和变革……想象一下身处这支乐队是什么感觉。

    The Stone Roses 表演时设备断电

    3. Oasis 我怀疑每一个看过去年那部 Oasis 纪录片《Supersonic》的人都想变得既年轻又酷,骄傲自大,恃才放旷,想变成北方人,并且想组一支乐队。Oasis 在文化领域的影响力无处不在,很难用一段文字来概括他们音乐里经久不衰的力量。他们也曾和我们一样是曼彻斯特街头的普通少年,留着时髦的发型,说着有趣的段子,但之后两张完美的专辑让他们摇身一变成了音乐上帝。Liam 说的每句话,唱的每句由 Noel 创作的歌词,都不需要任何解释和意义。他们永远戏很足,永远是话题中心。在长期的不和后,他们重组的概率越来越小,也各自发行了无聊的专辑。不过 Oasis 的前两张专辑永远是经典,还有又傻又可爱的《Be Here Now》,即使是《Heathen Chemistry》里也有一首不错的《The Hindu Times》。作为一个乐队,他们既恐怖又伟大,是天生的演唱会巨星,让你在音乐节的灯光下跟着全场大合唱,啤酒洒了一裤裆。

    Oasis 纪录片《Supersonic》片段

    2. The Smiths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花了太多时间躲在房间里,低落、悲伤,探寻 The Smiths 歌里的意义,比起一支乐队,他们存在的形式更像是一种情绪。如果你明白我在说什么,那就足够了。他们是多愁善感年轻人们之间的接头暗号,是敏感之人的救命绳索。4张完美的专辑,18首完美的单曲,没有一首烂歌。他们的歌词将永远存在于你课堂笔记的背面。他们值得用最华美的辞藻盛赞。

    The Smiths -《William, it was really nothing》(1984年)

    1. New Order 让孤僻者寻找自我的跳舞音乐。可以说是 Factory 最具影响力的乐队,不止是音乐,他们推动了一种文化,在 hip-hop、electro、house 以及曼彻斯特的阴郁间无缝衔接。也许这听起来有些不搭调,但如果想要找到能概括整个曼彻斯特最棒的乐队们的共同特质,就应该从这种角度入手,找到一支能把不搭调的碎片变得让人感同身受的乐队。New Order 一直寻找着电子之美,少了继续追求 Joy Division 时期荣誉的野心,从 Factory 到 Hacienda 俱乐部,他们定义了跳舞音乐对于文化表达的可能性,以及青年文化的力量。他们与 Peter Saville 的合作,造就了史上最具标志性的专辑封面,没什么能比得上简单、冰冷、绝美的《Power, Corruption and Lies》,这是曼城最有影响力的专辑,把寒冷黑暗的电子乐变得令人陶醉和富有人性。《Your Silent Face》是一首我希望在自己葬礼上播放的歌。那些闪烁着神性的大小调,琶音与合成器的声响,形成了一首极致而暗淡的幸福挽歌。

    New Order 电视采访(1983年)

    Credits

    作者:Felix Petty

    翻译:太空人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文化 , 曼彻斯特 , 乐队 , The Smiths , Morrissey , Oasis , New Order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