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Namalee Bolle 2017.09.01

    追寻你的直觉,而不是 Instagram

    我们是否迷失在了我们的网络形象中?是否是时候重新回归这一刻的自我,听从自己最根本的天性?作家兼未来心理治疗师 Namalee Bolle 这么说。

    1502446926326-ASAP-LEAD-IMAGE.jpeg

    可能 Kardashian 们并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但是,不要再向你的粉丝妥协了,不要再仅仅追随那些有影响力的人们。心理学家 Carl Jung 曾说,一个人的价值并不来源于其他人,而只存在于这个人自身。无论一个人对我们有多大的影响,我们都不应该让自信与自尊由他们的行为决定。好吧,在21世纪这个被虚假自我与直接观念充斥的时代,这的确做起来比说着难。但是我们必须提醒自己不能让网络带走我们的个人价值——我们自我的,与他人不相干的生命意义。的确,在网络中保持真实的挣扎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网络世界是如何巧妙地将我们与我们珍贵的直觉割裂?为什么想在网络中做自己总是如此的困难?在我们创造各种眼花缭乱的网络形象的过程中,社交媒体渐渐将我们与被精神类作家 Eckhart Tolle 所称为的“现在”分离。当我们的注意力被固定在网络中,我们并不真正存在。此时,我们逐渐与我们的肉体脱离,而仅活动于头脑中。赞的数量将我们捆绑,把我们推入内心焦虑的狂潮,鼓励我们想得过多,迷失于神经质的行为。在这种状态下,我们常常过分在乎其他人对我们新发的状态的看法。在我们能够让时间与空间停止之前,深呼吸,想想我们何必要在乎他们。

    我们越是重复这种脑残的行为,我们与自己肉体的自然节奏与语言越是不复存在。在科学上,我们的直觉被称之为“第二大脑”,它让我们根据威胁而感到恐惧,而这也被称之为“本能”。同时,我们的心脏被认为是处理与爱相关的直觉的中心。但当被淹没于网络世界,我们如何才能将这些知识用于现实? 

    “当然,如果我们拿出一些时间好好思考,与其被社交媒体利用(甚至是虐待),我们该如何操控它。这样,我们一定能产出更加满意的创意成果。”

    如果想要健康地使用社交媒体,把它当做一种有帮助的工具,我们决不能低估它静静扼杀创意发展的能力。“社交媒体把艺术家们转变为成了生意人,”艺术家兼电子音乐人 E.M.M.A 说,“它能把你从天性,私人关系,时间的流逝与人类交流中分离开,就像社交媒体总是否认的那样。当我需要创意,我必须放弃社交媒体,对自己所吸收的一切内容变得格外严格。” 

    当然,如果我们拿出一些时间好好思考,与其被社交媒体利用(甚至是虐待),我们该如何操控它。这样,我们一定能产出更加满意的创意成果。如果继续无目的,无节制地使用社交媒体,我们将被他人的情感能量所控制,而不是由我们自己的直觉选择。精神创作者兼 YouTube 红人 Kelly-Ann Maddox 成功地创造出一种既能不被社交媒体侵蚀,又能保持耀眼网络形象的方法。“每当我跟随主流的观点,把社交媒体作为重心,我总会感到疲惫又愤怒。我需要的,是听从自己,追寻自己的内心。我不会去重复发那些在社交媒体上已经被发烂了的内容,也不会找人来管理我的账号。我只在感觉需要交流的时候发布内容,一切都是随机的。我想让我的账号成为一个人们在网络上了解我的渠道,而不是用它来做营销。我希望从社交媒体上获得灵感,而不是被它所束缚。有的时候,我几天都不会发任何东西,因为这才是真实的。我不总是想在我的账号上分享,或者没有时间。”通过减少使用社交媒体,删除那些社交 app,你的生活将不再尽人皆知,而这也将使社交媒体变得更为有效而合理。

    如果你仍然不明白如何才能在社交媒体上不迷失自我,看看 A$AP Rocky 吧。他根本什么都不在乎,曾经因为在 Instagram 上发布组图,刺痛了那些传统用户而掉了100000粉。当你能够自信到不再去在乎数字,让自我表达与完整的艺术性来主导,社交媒体将变成一种游戏,而不是必须屈服的压力。当不顾他人看法,追逐自己真正的想象,也许你将创造 Instagram 的历史。

    Credits

    作者:Namalee Bolle

    翻译:曹彦祺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Instagram , 心理健康 , 社交媒体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