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新闻 Frankie Dunn 2017.11.29

    白人男性自1999年来首次缺席格莱美年度专辑奖提名

    今年格莱美不很白。

    1511894845996-1200x630bb.jpg

    格莱美奖的过往评选永远难以照顾到所有人的评判标准(Adele 的《25》真的比 Beyonce 的《Lemonade》更担得起年度最佳专辑?Taylor Swift 的《1989》到底有什么杰出的文化影响,足以在2016年力压 Kendrick Lamar 的《To Pimp A Butterfly》?)但正是基于这些争议,年度最佳专辑的提名才会变成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样子:Childish Gambino 的《Awaken, My Love!》、Lorde 的《Melodrama》、Jay-Z 的《4:44》、Kendrick Lamar 的《Damn》和 Bruno Mars 的《24K Magic》。听上去不错。整个音乐产业充斥着许多难以根除的顽疾,但在第60届格莱美上惊现这样的改变也依旧令人欣慰。

    上一次没有白人男性获得提名(没有男性获得提名)的格莱美年度专辑奖还是1999年颁奖的第41届。那一年 Garbage、Lauryn Hill、Madonna、Sheryl Crow 和 Shania Twain 瓜分了提名。真是熠熠生辉的一串名字。

    Credits

    作者:Frankie Dunn

    翻译:Da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新闻 , 音乐新闻 , 格莱美 , 格莱美提名 , Kendrick Lamar , Bruno Mars , Lorde , Jay Z , Childish Gambino , 政治正确 , 白人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