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Megan Evershed 2019.04.22

    Z 世代终结了所谓的音乐流派

    流媒体服务和Z世代人群的崛起助长了如 Lil Nas X 和 Billie Eilish 等音乐人打破我们所熟知的情绪硬核、饶舌、乡村音乐等传统形式,带来全新的音乐风貌。

    Z 世代终结了所谓的音乐流派 Z 世代终结了所谓的音乐流派 Z 世代终结了所谓的音乐流派

    Lil Nas X 的《Old Town Road》集合了陷阱音乐、饶舌和乡村音乐—— 虽然由于不够“乡村”被 Billboard 从乡村音乐榜单上除名。可以说这首歌集合了所有音乐流派中的元素,但换个角度来讲,确切地说,《Old Town Road》根本不属于任何流派。

    Lil Nas X 是一个 Z 世代的艺术家,但 Z 世代的年轻人对这些标签并不感兴趣。他们认为性别和性取向都是流动的——尽管未被所有人接受——然而已经成为了公共领域的重要议题。正当我们开始对传统性别界限的观念松动之时,Z 世代又进一步推翻了音乐的围墙,促使我们接受流动而难以归类的声音。

    当然,Z 世代不是第一波在流派上做文章的人。千禧一代的艺术家们过去就曾在不同的音乐流派中自由跳跃,但他们的声音依旧在市场中占据主流。尽管他们在各种音乐中来回穿梭,但实际上仍旧归属于传统的流派类别之中。比如 Taylor Swift 从乡村到流行音乐的转向,就是在两种早已确立、泾渭分明的流派之间跳跃,因此很难认为是一种突破常规的越界行为。所以即使专辑中的曲风发生了变化,但我们也不难确定她的音乐作品属于哪一流派。

    然而,现在年轻的 Z 世代艺术家们已经完全超越了传统的流派分类。这其中有何玄机?

    如果抛开流媒体服务的大范围普及,我们就无法探讨这种全新的混合式的音乐,技术的发展完全颠覆了我们消费音乐的方式。在 Spotify 这样的平台上,我们不在受制于特定的专辑和流派,可以任意选择喜爱的歌曲添加到播放列表中。重要的是,这些播放列表可以非常多样。根据Z世代媒体公司 Sweety High 去年的一份报告显示, 近97% 的 Z 世代女生“至少会听5种固定的音乐类型”。显然,音乐品味正在变得越来越多样化,也同样影响到音乐创作的层面。当音乐制作人们不断聆听各种类型的音乐时,多种流派的交融就进一步成为了可能。

    从平台来看,流媒体服务组织音乐的方式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虽然 Spotify 是基于流派来划分,但也提供更灵活的音乐组织形式,赋予播放列表以情绪释放(“Down in the Dumps”)或者活动场景(“Dinner with Friends”)。毋庸置疑,这些播放列表就是一种典型的大杂烩。即便把一首歌加到了名为“Creamy”的 Spotify 播放列表中——没错,这个标题是真实存在的——也不一定非要是未来贝斯,也可能是诠释性的舞曲,或者卧室独立音乐:可以融合以上所有类型的元素。Z 世代就是依赖于流媒体服务,在像是 Spotify 和更宽松的音乐流派中长大的,对情绪和环境的设定与对音乐的兴趣不相上下,影响了我们欣赏音乐的方式。所以说 Z 世代青年们是在从事一种崭新的音乐创作,打破了传统的流派,用社交媒体来传递音乐。

    如果你是 Z 世代的一员,那么可以说,你使用社交媒体的次数比之前的任何一代都多,养成了你自如应对病毒式内容的能力,并善于利用社交平台来积累人气。例如 Lil Nas X 的推特账号,早在《Old Town Road》风靡之前就颇受欢迎,还选择在 TikTok 来发布。《Old Town Road》原本是一则视频的背景音乐,片中讲述了两个青少年坠入爱河的故事。歌曲很快在平台中流行开了。当然,这首歌大火的部分原因也要归功于天时。现在,随着一场名为 Yeehaw Agenda 的模因转向运动在社交媒体上受到了极大的关注,《Old Town Road》也成了其非官方的赞歌。很明显,Lil Nas X 深谙病毒式传播之道,精通社交媒体的经营规律。到了分享个人音乐的阶段,作为前期的铺垫,社交网络能跟轻而易举地向在线音乐平台导流。 “传言是真的,我是个营销天才。”他最近在推特上说道。 

    社交媒体对歌手 Billie Eilish 的重要作用同样不言而喻。在2017年接受《Harper's Bazaar》杂志采访时,她表示, “我非常感激(社交媒体),没有它就没有我的今天。”Eilish 在社交平台上与歌迷互动,做音乐视频首发,甚至记录旅行瞬间。对于像 Lil Nas X 和 Eilish 这样的 Z 世代一族而言,社交平台影响着他们对音乐制作的看法。在网上,你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一方面让人欣慰,另一方面,也会让你觉得自己和他人没什么区别。无论是社交媒体人物还是音乐人——找到自己的空间变得至关重要。因此,融合各种流派,创造一种非传统的音乐形式,无疑是打造独特音乐身份标识的方法之一。

    而且随着社交媒体为人们提供了更多接触各种新音乐形式的机会,非英文歌曲开始前所未有地受到欢迎。诸如 Rosalía 和 Bad Bunny 等西班牙艺术家今年登上了 Coachella 音乐节,BLACKPINK 和 BTS 之类的 K-Pop 团体也收获了不少来自国际粉丝的青睐。Z 世代听众们的播放列表早已搜罗至全球,消化着不同国家的声音。这也就意味着,当触及音乐制作时,Z 世代能够轻易将各地的声音融入歌曲之中,模糊传统音乐流派的边界。23岁歌手 Sofia Reyes 最近推出的《R.I.P.》就是一个贴切的例子。音乐软件 Pandora Music 把这首歌划分成八种不同的音乐类型,每种都不超过歌曲的16%,其中就包括加勒比音乐、黑人拉丁乐以及拉丁乐的影响。《R.I.P.》中多元的地理风格显示了 Z 世代艺术家们如何用自己的音乐反映当下全球化的世界。

    同样重要的是,Z 世代也伴随着应用程序和平台成长起来,这些技术让音乐的制作和发行变得更轻而易举。音乐制作软件不再只是业内人士的专属,不少节拍创作软件已经向所有人开放下载。而且,只要你创作出一首歌曲,就可以很快地将其上传到 SoundCloud——就像 Billie Eilish 所做的一样。Billie 13岁起和哥哥共同创作反流派类型的音乐。到2015年,她将自己创作的《ocean eyes》上传到 SoundCloud,附有链接供免费下载。于是这首歌在几小时之内迅速流行开来,音乐搜索网站 Hillydill 也将其放到了自己的网站上,用 Eilish 的话来说,“歌曲开始越传越广。”

    Eilish 的崛起证明了制作和分享音乐不需要依赖于行业人脉,但也并不能否认音乐的高度产业化特质——事实就是如此。但如今,只要你有才华,用好手头的电脑和 SoundCloud 账号,就能积攒自己的粉丝群。

    音乐制作过程的便利化也意味着,你无需忍受业内权势的左右,自然没有理由坚持约定俗成的音乐流派,只要你的声音是有趣的,行业就会向你抛来橄榄枝。比如23岁的 Dominic Fike 凭借他在软禁期间作为独立艺术家创作的音乐,获得了价值四百万美元的签约。他在网上发布的6首单曲小样引发了行业高管之间的争相竞购。Fike 的音乐融合了吉他乐、卧室独立乐和嘻哈乐,使他成为 Z 世代中结合不同音乐类型的绝佳案例。 

    流媒体服务、社交媒体以及越来越多触手可及的音乐制作终端,这些都促成了 Z 世代青年不甘向传统音乐流派低头的文化现状,也影响了他们看待成功的方式。相较前辈,音乐新星和听众们不太关心排行榜和销量,因为他们所听的音乐并不能完全归类到某一类别中。《Old Town Road》引发的争议不仅促成了关于音乐类型的讨论,还迫使我们思考 Billboard 排行榜是否还有意义。 

    所以,这些是否意味着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后音乐流派的世界呢?我们最终会不会完全打破流派的界限,将作品简单的称之为“音乐”而非“乡村音乐”或“流行音乐” 加以讨论?

    在接受 Billboard 采访时——其公司专门公布各类型的音乐榜单——Eilish 坦言,“我反感以流派归类的方式。我认为一首歌不应该被归到某一特定的门类中。”随着如 Eilish 这般的 Z 世代音乐人不断推出无法定义的热门作品,有理由相信我们正在远离僵化的流派区隔 。十年后,流派很有可能变成一个毫无意义的说辞,而 Z 世代的艺术家们显然正朝着这一方向迈进——也是时候让音乐产业的发展追随他们的脚步了。

    Credits

    作者:Megan Evershed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SoundCloud , Spotify , Lil Nas X , Billie Eilish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