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Matthew Whitehouse 2016.12.14

    走近电子舞曲教父:Giorgio Moroder

    借首张混合音乐合辑发行之机,我们采访了 Moroder,共同回顾了他泡吧、做 DJ 以及在音乐未来发展趋势上领先于 David Bowie 的那些光荣岁月……

    细数流行音乐史,鲜有艺术家堪当“真正的开创者”之称。Giorgio Moroder 便是其中当仁不让的一位。1940年春,Moroder 出生于意大利南蒂罗尔。是他,发掘并成就了来自波士顿的“迪斯科女王”Donna Summer;是他,凭一己之力开创了电子舞曲所向无敌的空前繁荣;也是他,对慕格电子音响合成器进行了创造性改进。当前改造过的合成器在全世界仅有三台,而 Moroder 则是首个应用者。

    毋庸置疑,上述成就随便拿出一条都足以奠定莫罗德在流行音乐圣殿上的地位。但他的成就不仅于此。莫罗德在八九十年代创作的一系列电影配乐脍炙人口(代表作如电影《Midnight Express》(午夜快车)、《 Scarface 》(疤面煞星)的插曲,以及《The Animals of Farthing Wood》(动物远征队)配乐)。此外,他还于近期呈现了一系列令人惊艳的回归之作(其中包括参与制作2013年法国电子乐队 Daft Punk 发行的畅销大碟《Random Access Memories 》)。在众多光环下看留着标志性小胡子的 Moroder,他既是一位拥有高产丰富人生的赢家,又注定是电子舞曲历史上最为杰出的词曲作家、音乐制作人。

    如今的 Moroder 已76岁高龄,如果他说:“去他的迪斯科,我要去打高尔夫了。” 我们都能理解。可是当我们通过网络电话与身在洛杉矶家中的他聊天时,Moroder 依然对自己新推出的单曲《Good for Me》(同样由1977 Donna 年经典金曲《I Feel Love》的发行方卡萨布兰卡唱片公司制作发行)满怀兴奋。他还高兴地向我们讲述如今已是古稀之人的自己最近的复出多么受欢迎。借 Moroder 首张混合音乐合辑《Space Ibiza: 1989 - 2016》发行之机,我们采访了 Moroder,共同回顾了他泡吧、做DJ以及在音乐未来发展趋势上领先于 David Bowie 的那些光荣岁月…

    最近西班牙知名夜店 Space Ibiza 在经营27年后关闭了……你是不是常去那儿泡吧?
    哦,是的,没错。我是那儿的常客了。我印象中第一次去 Space Ibiza 是在大概四年前。我得说那真是令我印象深刻。这家夜店很大,我很喜欢在他家打碟的 DJ,Carl Cox。Space Ibiza 的音乐对我来说有点太吵了,不过这正是它的风格。

    3年前,也就是你在73岁时首次进行了DJ表演。但追溯至20世纪70年代你似乎对 DJ 并不感冒。是这样吧?
    是的,确实如此。当时我在德国慕尼黑作曲录音时也常去夜店,差不多隔两三周一次。不过我的主要目的是听听时下流行什么样的音乐,并非跳舞。有时,我会带上录音样带给 DJ 拿去放,这样我就可以观察听众的反应并继续进行改进。事实上,那是一种很好的方法,可以快速帮你掌握听众喜好。

    时下你的哪些歌曲最受欢迎?
    说老实话,还是那些老歌受欢迎。如今最受欢迎的是《Call Me》,Donna 演唱的《 I Feel Love 》次之,再次是《 Love to Love You Baby 》(这首歌走红或许是因为它是我的第一首歌的关系)。《 Hot Stuff 》和《 Flashdance 》也是传唱度比较高的歌曲。在新作品中,Sia 献唱的2015年专辑《Déjà Vu》的同名主打歌也表现不俗。Kylie、Charli XCX 的歌也相当受欢迎。

    giorgio-moroder-the-godfather-of-dance-body-image-1479899191.jpg

    有哪些音乐作品在启蒙阶段对你产生过深刻影响?
    Paul Anka 的那首《Diana》是我学会弹唱的第一首歌。这首歌旋律非常简单,对嗓音要求也不高。此外,我还听了很多 R&B 和黑人音乐。我小时候看的电影多为黑白片,相对便宜。我在看电影时听到了 Elvis Presley 及 Bill Haley 的歌。当时在我们意大利的那个小村落里,只要一放这种类型的电影我就跑去看。因此可以说,我最初喜欢的音乐来自 Elvis Presley、Gene Vincent 等这一代的音乐家。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由唱歌、弹吉他退居幕后的?
    我最初到柏林时抱着成为一名出色的歌手、制作人、作曲家这样的梦想。在做歌手方面,我的处女单曲、摇滚舞曲《 Looky Looky》脍炙人口。另一首《Son of My Father》虽说不是大红大紫,也是口碑相当不错。但我的歌手梦就此打住了。我特别爱忘词,而且记得一次在致敬冬青树乐队的演出中,我被安排首个出场,但合作的音乐人并不给力。直到那时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并不适合在台上唱歌。于是我决定退居幕后。

    音乐这一行近年来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是的,变化飞速。首先是音乐制作的参与者人数增多了。现在的一首歌曲经常是由两三个作曲和两三个制作人合作完成。有时词曲作者几乎见不上歌手一面。例如,帮 Sia 写歌时,我一般都是完成部分旋律的录制后把样带发给她,她拿到后边唱边填词并编写和旋。她甚至可以做出很棒的混音。这个过程中大部分工作都是通过电邮完成。这就是当前音乐行业大不相同的地方。但存在即是合理……如果像以前那样你在录音棚里和歌手长时间待在一起,有时你会很难保持理智。

    再回过头看看你以前在录音棚的经历……你刚才提到了《Call Me》这首歌,和 Blondie 乐队合作感觉如何?
    感觉很棒。《Call Me》的曲子我合成好后随便给它取了个名字就交给了当时人在纽约的 Blondie 乐队主唱 Deborah 。她很喜欢这首曲子,给我回了电话。于是我去纽约和乐队一起录制。我们合作得很顺畅,唯一的问题是乐队鼓手 Clem Burke。他平均每两个酒吧就有一个有演出。后来我们达成协议,我同意他在每8家酒吧中选一家去表演。Deborah 完成录制后,我把样带带了回去。我们录制了混音版本。但对我来说我们并没有改动任何东西,因为这首歌完美无缺。

       
    你有没有想合作但却始终没能合作上的音乐人?像这种错失掉的机会多吗?
    确实有很多。Duran Duran 在成名前曾有意于我合作。我接受了他们的邀请,但合作因我和 Aha 意见相悖而终止。而在电影配乐方面,我的《 Midnight Express 》获奥斯卡最佳原创电影配乐奖后,Alan Parker 想找我给《 Fame 》(名扬四海)做配乐。我读了电影剧本,虽然我并不认为剧本不好,但我确实没看懂这个电影究竟想要表达什么,于是我放弃了这个机会。这部电影后来取得了巨大成功。像这样有合作意向但又因双方观点不一而错过的合作方大概有10家。有时和歌手见面并简单交流一下便能确定合作意向,有时则不然。

    要想作品取得成功,你觉得作为音乐制作人有什么技巧吗?
    我自己从事这一行感觉还真是很放松。和 Donna 合作了这么多首歌,我们基本上都是一气呵成。总体上来讲,我觉得做制作人没什么特别技巧……不过你还是要保持敏感。如果你对歌手说:“好的,你能否再唱一遍。”很多时候并不是歌手唱得不好,而是为了保险起见。这也算是一点小技巧吧。不过这一点要在英国王后乐队的主唱 Freddie Mercury 身上实践还是有些难度。和 Freddie 合作时我有些战战兢兢。毕竟他是那么一位集歌手、演员、制作人、作曲家及钢琴家于一体的伟大艺术家,和这种级别的大腕合作需要更加谨慎。

    显然,你和 Donna 交情匪浅……你最初为她录制《 I Feel Love 》时有意识到这首歌有多么特别吗?
    意识到了。首先,制作这首歌前我就抱有录制一首听起来代表着“未来”的歌曲,我和 Donna 商量这首歌将全部由合成器制作完成。于是我们就靠着低音线谱开始了创作。刚开始我们总是走调,创作过程着实艰难,基本上就是录10秒钟就走调进行不下去了,然后只得推翻重来。这更像是一种技术工作而非音乐。但作曲完成后,我把它放给 Donna 听,她马上就来了灵感开始跟唱。Donna 这人很有趣,她喜欢做有趣的事。听到我的曲之后她说“不错,真不错”,然后就这么唱了起来“呜……我感受到了爱,我感受到了爱……”基本上我觉得这个词并没有什么深意,但确实效果不错。

    “这首歌的确是代表未来音乐发展方向的新声音!”据说 Brian Eno 听到这首歌后跑去找 David Bowie,然后 Bowie 说了这样的话。是真的吗?
    是的。我也是几年前才得知,当时 Bowie 和 Eno 都在柏林进行录音,而且他们当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创作“新声音”。那时的柏林云集着各类创造型人才。当 Eno 听到这首《 I Feel Love 》,他兴奋地跑去对 Bowie 说:“我们停下来吧,大卫。Giorgio 已经找到了未来的新声音。”这感觉真不错。

    giorgio-moroder-the-godfather-of-dance-body-image-1479899244.jpg

    你怎么看待自己的音乐遗产?你希望自己以何种方式被铭记?
    我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到满足。迪斯科已渐渐地为人们接受;电子音乐舞曲取得巨大成功;我创作了很棒的电影配乐、三首奥运会主题曲;我的宗教歌曲甚至也得到了广泛传唱。其实,除了音乐剧,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点什么了。

    再问最后一个问题,Giorgio。你觉得完美的流行歌曲的基本要素是什么?
    运气。你只需要获得一点点好运。


    Credits

    作者:Matthew Whitehouse
    翻译:
    Spring Wang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音乐 , 音乐采访 , Giorgio Moroder , David Bowie , Sia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