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Francesca Dunn 2016.08.20

    Grace Wales Bonner 对话 Kelsey Lu

    Kelsey Lu 给 Wales Bonner 17年春夏系列挑选了秀场音乐。二位为 i-D 坐下来聊了聊她们的合作以及两个人不同的身份背景。

    Grace Wales Bonner 对话 Kelsey Lu Grace Wales Bonner 对话 Kelsey Lu Grace Wales Bonner 对话 Kelsey Lu

    Grace Wales Bonner 仅仅毕业两年,她出道后推出的第五个系列被认为是这个季度里的最佳作品,,她本人也因此获得了 LVMH 年轻设计师大奖,并成为了英国设计新秀。Grace 的表现再次向我们证明,她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这个系列是对黑人男性的探索,也是给埃塞俄比亚皇帝的华丽加冕,它吸收了加勒比文化的影响,设计师称之为一个“泛非洲”的文化糅合。

     这次秀场的背景音乐由 Grace 的朋友兼搭档—来自纽约的音乐人 Kelsey Lu 精心挑选,听起来庄重又古典。她优美的声线,以及在 Blood Orange 新专辑中献声已经给一些歌迷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如果你还不知道她,那你也一定不能错过。
     
    在 Wales Bonner 17年春夏秀场中,有古典音乐背景的 Kelsey Lu 选择了先锋作曲家圣乔治骑士(Chevalier de Saint-Georges)的作品。他是历史上最早的几位非裔古典音乐家之一,也是英法地区种族平等的支持者。Kelsey 在伦敦期间,两人在午餐时间为 i-D 坐在一起好好聊了聊,从合作谈到了两个人不同的身份特征,互相讨论文化之间交互的重要性,以及它是怎样为设计师们带来灵感的。真心希望这二位的合作可以一直这么进行下去。

    GWB:你最开始是怎么知道圣乔治的作品呢?
    好像最早是我姐姐告诉我这个人的,然后我也正好在研究黑人作曲家,他就出现了。我就问了我姐姐,她给我放了一段他的小提琴协奏曲,我觉得特别震撼。
     
    你和你姐姐合作过吗?

    我在 Barkays Centre 给 Florence 暖场的时候,她和我一起演出过,之前我们好长时间没有合作过了。小时候我们都在管弦乐队同一个里。大学期间,我们俩还有我朋友 Casey 组了一个叫 Black Ivy 的乐队,Casey 拉中提琴,我和姐姐负责鼓和贝斯。
     
    挺好的啊。我觉得用欧洲的做法来处理古典音乐和作曲很有意思,把黑人艺术家放在一个成熟的、制度化的体系中这个概念也让我很着迷,我非常喜欢的一点就是,黑人用自己独到的眼光,在一种森严的制度里,也可以充当一种破坏者的角色。你在他的作品里,有没有发现一些黑人色彩,还是他就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
     我觉得都有,在他的小提琴协奏曲里特别明显,他太前卫了,而且他的技术和别人完全不同。他的协奏曲是出了名的难弹,因为他总是从高音一下跳到低音,在技术上这绝对算是创新,以至于莫扎特也借鉴了他的旋律。我觉得他这么前卫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是黑人。因为他想证明些什么,所以他就比别人更加努力。所以在这个方面,黑人血统起了关键作用。在他另外一个小提琴协奏曲里,有一个乐章听起来非常悲怆,我在一个纪录片里看到过,这是他和一个女人恋爱期间写的,后来这个女人怀孕了,生下了一个孩子,结果他的丈夫把孩子抢走并锁在屋里,导致孩子死掉了。这篇乐章就像是一首挽歌,和他其他的作品完全不同,你可以真切地听出其中的悲伤,而且我能感觉出他当时那种特别原始的情感。
     
    是你最开始发给我的那首吗?
    对的。

     听起来确实很不一样,他是个挺有意思的人物,我总把他和 Haile Selassie 联系起来。在我的脑海中,这些历史人物总会有些交集,可能他们天生就受到了欧洲那些很学院文化和思想的影响。然后我就想,他们是如何在这种教条的环境中表现自己的个性,可能仅仅是很微妙的表现,但我发现海尔·塞拉西总是在不同的场合尝试表现自己的黑人特性。有时候他会穿欧式军装,来展现非洲人也可以很华丽。还有时他会站在非洲人的角度来表明自己和欧洲人完全不同。
     有意思的是圣乔治是革命之前世界上唯一出名的非裔人物,了不起的是,后来他又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只黑人军团的领袖。但后来他不幸被捕了,因为他有贵族血统,他不断地给革命首领写信说明自己是在贵族环境中长大,但都被无视了,导致他还是在监狱中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被放出来。但他不断为自由而战的意志还是很吸引我的。
     
    在你的作品里你是怎么表达你的黑人女性身份的呢?你觉得这种表达足够明显吗?
     我最近也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我觉得自己本来就属于黑人艺术家这个范畴里,我也不清楚,可能因为我是黑人所以一切就顺其自然了。你呢?
     
    我思考最多的问题就是怎么把两种文化结合到一起,或者许多不同的因素混在一起,又或者是身份认知是怎样在多元的立场形成的,这里面存在着不少矛盾,这可能和我的出身和家教有关系吧。我想让我的作品把社会不同阶层的元素集合到一起,然后用平等的眼光去欣赏、看待。意思就是从不忽视任何灵感来源,不管是学术方面的,还是制衣方面的,都一样。我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从之前的谈话中,我感觉你对你的身份很重视,所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把它传达出来的。
     我觉得就是凡事都要留心。了解历史,了解是什么造就了我们的今天。对这些事情有一定了解之后,不难发现你的作品会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当我制作走秀背景音乐的时候,我正在研究埃塞俄比亚音乐历史,同时也在读一些有关油画的东西。关于这些零散的历史我做了很多功课。通过这些东西,我的创做都是围绕着我们的身份构成。什么才是“黑人之声”?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你的作品就是答案。其实这东西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因为在埃塞俄比亚的历史上有太多创新者,他们创作出新的声音,新的流派,但是这些都是从他们的出身发源出来的。同理,因为我父亲的原因,我是听爵士长大的,同时我也受到了古典音乐影响,所以这种组合对我的作品影响很大。
     
    很有意思的是,你提到在你的研究过程中,你没有刻意去表达一些东西,仅仅是曝露在这些信息流里,你就也会不经意地被影响和带领。我对图像也有同样的感觉,我的脑海中经常会把一些东西随意联系起来,这些残留的影像可能是我之前在哪里看到过的,关于欧洲文化在加勒比或者埃塞俄比亚的影响,并且东西被带入到作品里,观众也可以感受得到。有意思的是音乐也可以这样,仅仅通过你所了解的东西就可以表达出某种情感。

    你的家庭背景是?
    我爸是牙买加人,我妈是英国人,我在伦敦长大,我爸那边亲戚非常多,所以我受牙买加文化的熏陶很深。
     
    你去过牙买加吗?
    去过好几次了,因为我这次的系列是第一次更多围绕我自己的背景来斯奥,所以当我在构思这一系列的时候,我头一次发现加勒比实际上就是一个多种文化的大熔炉。我发给你的闭场曲目听起来还有些凯尔特音乐的色彩。我特别喜欢这种多元素交织混合的东西;加勒比、苏格兰、还有爱尔兰等等。我总是想把东西混合在一起,不是从单一角度,而是多角度地,多线程地来看待事物。
     

    我也很喜欢非线性的事物,我想要是这场秀能以一个假结尾的方式结束该多好,而不是用一段奇怪的音乐淡出来结尾。通过这件事我也更了解自己,关于过程和对时间的把握,在短短三分钟里尽可能表达更多的想法。 

    我觉得你把这段音乐处理的很好啊,可能我对音乐的理解不像你那么深。我和我非常尊重的人合作总会感到很快乐,充满了惊喜;你只需要相信他们,撒手让他们去做。我对我团队的也是如此,有些时候你需要走出你了解的领域,但是你知道有靠谱的人带着你,所以你只需要跟着感觉走就行了。
     
    我觉得把 Dreams 快放也挺有意思的。
     
    我还以为这事挺难办的,我之前还纠结到底该不该跟你说这事。
     没有啊,把东西拆了再组装不是挺好玩的吗。
     
    我在 Kanye 的专辑里也发现了,他并没有把歌曲写完。你对这件事,你完成一首歌之后,你会继续改进还是说做完就做完了,就去做下一个项目?
     我总是想再改改,我觉得不存在什么最终作品。我的意思就是还有好多事情可以做,而且我想把作品拿给我看得起的人,让他们再润色一下。这跟人生也差不多,没有什么一成不变的东西,我也不想在一件事上停滞不前,有时候我在写歌录歌的发现有些错误,小瑕疵什么的,我挺喜欢这样的。

    但对于我设计的东西来说,完成了就是完成了,我不会再想着去改正什么。顶多是在原来设计的基础上进行创造。我觉得想要改正一样东西很难,你只需要把你下一步的想法表达出来就行了。
     那你是怎么规划时间的呢?你有没有规定自己完成一件衣服要花多长时间?
     
    没有,可能只有临近作品发布日期的时候我才会衡量一下哪些事值得花更多时间。到那个时候就不能再继续创作构思的环节了,而是转移到改变表达的方式上。但是时间是个好东西,截止日期的存在会给你压力,让你在一件事上投入适当的精力。越到最后这种压力让我更兴奋。现在我尽可能提前完成工作,这样是为了积蓄能量,或者说你在高度集中的情况下,在一件事上投入的精力是固定的。
     我欣赏你作品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一点就是,虽然你设计的是男装,但我觉得的我也可以穿。这种雌雄同体的感觉是你刻意设计出来的吗?
     
    在我眼里性别,性向以及种族都是流动的,所以作品中自然也表达了这点。我很高兴有人能注意到,同理,你的想法和所受的影响自然就投射到作品中,无需解释太多。这就是时装设计迷人的地方,别人的理解有时候出乎你的意料。给别人展示你的作品时,不需要把你本身的想法简化,别人也会理解并欣赏,这种感觉挺好的。
     最近我也发现了,以前我的看法完全相反。我总害怕别人不懂我,这就逼着我去按照别人的标准来做事。现在我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因为总会有人能理解我。
     


    Credits

    作者:Francesca Dun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时尚采访 , Grace Wales Bonner , Kelsey Lu , 艺术 , 身份 , 采访 , 秀场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