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Tish Weinstock 2018.03.21

    Greta Gerwig 正在引领好莱坞的性别革命

    ​《Lady Bird》上映后,我们终于能够以 Greta Gerwig 所希望的方式重新认识她。

    Greta Gerwig 正在引领好莱坞的性别革命 Greta Gerwig 正在引领好莱坞的性别革命 Greta Gerwig 正在引领好莱坞的性别革命

    Greta Gerwig 不仅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女演员,也是一位造诣颇深的编剧。她参演过25部长篇电影,为5部电影编剧,不过在她过去十年的职业生涯中,人们对她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呢喃核派(Mumblecore)的 Meryl Streep ,所谓的独立电影女王,或是不免俗地,因为她的导演爱人 Noah Baumbach 为她执导、联合编剧过三部电影,于是就以缪斯之名把她当作他的附属品。在其自编自导的电影处女作《Lady Bird》中,她用自己的语言去讲述了一个少女的困境。而现在,Greta 也终于能以她自己的方式被人理解,在打破好莱坞男性霸权的路上迈出有力的一步。

    《Lady Bird》发生在千禧年代的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讲述了一个临近毕业的高中生(由演员 Saoirse Ronan 饰演)如何度过汹涌不安的青春期的故事。这个本名为 Christine McPherson 的女孩,坚持让别人叫她的教名 Lady Bird ,这个名字是她给自己取的。基本上这就是整部电影的剧情,在坚定乐观的基调下,《Lady Bird》是一个迷人的故事,这个无所畏惧的年轻女孩不顾一切去追求属于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走父母为她安排的道路。她用整部电影的时间去面对生命的终极课题:我是谁?我想要什么?而她最想要的就是离开加利福尼亚州,到东海岸去念大学,可是她一不够分数二没有经济条件。家人也不大支持她,尤其是她的母亲(稍后将详细介绍)。尽管如此,她仍然没有气馁。

    1.jpg

    “我想讲一个关于家庭的故事。” Greta 一边专注地望着窗外,一边拉扯着她泡泡粉色连衣裙的领口。她瘫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靴子搁在桌子上。“只有当你离开家,你才明白家的意义。但这件事发生在你身上的时候,你却很难真正体会到它,特别是当你还是一个青少年的时候。”

    幸好,到了2018年,关于年轻女性自我探索的成长电影已经不再那么罕见。以往这一题材一直被男性视角所主导,比如《Boyhood》(少年时代)、《The 400 Blows》(四百击),女性角色在这些电影中只不过是爱情线或者情节需要,好让男主角完成某种自我实现。而近些年,出现了一小部分聚焦女性生活经历的电影,包括《The Diary of a Teenage Girl》(少女日记)、《Raw》(生吃)、《The Lure》(魅惑人鱼姬),不过这些以女性为主的电影大多落入一种套路,把认识自己等同于认识自己的性取向。Greta 在写《Lady Bird》的时候,刻意避开了这些话题。“这对我来说很关键,”她摇着头说道,“大部分关于年轻女性的电影都在讲她们找到了真命天子,不管是有追求她们还是没有得到她们,故事都建立在那个对的人身上。而在这部电影中,我想看看如果核心问题是,她的个人世界只有她自己,那会发生什么?”

    这部电影主要的感情关系发生在 Lady Bird 及其母亲 Marion (由演员 Laurie Metcalf 出色演绎)之间,这位经常加班的护士对她的女儿非常严厉。尽管彼此有爱维系,但她们的关系反复无常而且冲突不断,不是在大吵大闹就是在冷战。尤为精彩的一幕是她们一起去买舞会礼服的时候,Lady Bird 走出更衣室问母亲的意见,母亲俏皮地说:“太……粉了。”紧接着一串妙语连珠的拌嘴,话锋猛地一转,Lady Bird 问母亲到底喜不喜欢她。母亲回答道,“我只是希望你能成为最好的自己。” Lady Bird 反问,“但如果这已经是最好的我呢?” 这一刻让人为之动容。

    “大部分关于年轻女性的电影都在讲她们找到了真命天子……而在这部电影中,我想看看如果核心问题是,她的个人世界只有她自己,那会发生什么?”

    不过这部电影并没有完全避开浪漫情节,事实上,Lady Bird 非常突出的一个特质就是她面对异性的自信。个性复杂、有同情心、尖锐而古怪的 Lady Bird 既不是学校里最受欢迎的女生,也不是最漂亮的那个。然而,当她决定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不会等别人去注意她。相反,她把那些人的名字写在她卧室的墙上,大胆地直奔他们而去。“她就是喜欢那个人,所以主动出击。” Greta 说,“当涉及到性行为的时候,她也是主动而非被动的一方。她从来不是附属品,一直都是主角。她喜欢她自己,这是我非常爱她的一点。”

    我们很容易,或者说随随便便地就把《Lady Bird》视为一部自传作品。事实上,34岁的 Greta 非常讨厌这种假设。诚然,编剧习惯用他们的经历讲故事,可是暗示 Greta 讲好故事的能力仅仅局限于她的生活经历,这种假设简直是一种侮辱。“我控制不了别人的想法,”她叹了口气,“我可以说这不是我的人生,这些故事也不是来自于我……”她停顿了一下,“不去琢磨或者不想试图去控制别人的想法是很难的,但是,当别人一口咬定它是一部半自传的时候,你又能怎样呢?我想说清楚的是,这部电影是写出来的,是虚构的。”

    和 Lady Bird 一样,Greta 出生在萨克拉门托 ,就读于天主教高中,后来靠奖学金和贷款到纽约念大学,但她们的相似之处仅止于此。“我可不像 Lady Bird 那么叛逆,”她笑着说,“我是比较循规守矩,讨好别人的类型。我认为我创造了一个有瑕疵的女主角,而这个女主角永远不会是我。”

    2.jpg

    Greta 在高中时代迷上了戏剧,后来在大学专攻于此。在申请各种编剧硕士课程被拒之后,她开始参演及参与编剧一系列低成本的呢喃核独立电影,包括《Hannah Takes the Stairs》(爱的阶梯)和《Nights and Weekends》(夜晚与周末),后者是她和演员 Joe Swanberg 合作执导的作品。

    这个最普通的邻家女孩,只不过多了一丁点的乖僻和神经质。而这种令人耳目一新的自然风格及古怪的美式魅力,让 Greta 在独立电影界一举成名。直到2010年,参演知名导演 Noah Baumbach 的成长电影《Greenberg》(格林伯格)才让她进入主流视野。自此之后,她开始和 Noah 恋爱,主演并参与编剧他的另外两部电影,《Frances Ha》(弗兰西丝·哈)和《Mistress America》(美国情人)。

    和 Lady Bird 一样,她饰演的《Frances Ha》中的 Frances(一个大大咧咧的舞者无比坚信她会和她最好的朋友永远住在一起)、《Mistress America》中的 Brooke(一个敢作敢当的都市女孩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餐厅却根本不知从何下手)散发着坚定乐观的信念,尽管这两个角色更像处在妄想症边缘。

    “这几个角色是截然不同的,但她们有着相似的性格。” Greta 说,“她们完全是同一类怪人,我总是对这种内心有一点疯狂的人感兴趣,这些人物很有意思。

    “坐在原地是什么也学不到的。我告诉自己,我应该迈出这一步,我现在要去做自己的电影了。”

    尽管 Greta 饰演的角色大多是幽默、亲切、糊涂却拥有迷人的古怪气质,可在现实生活中,她是一个严肃得多的人。她下定决心要让别人以她所希望的方式来认识她,作为一个女性,一个编剧,当然还作为一个导演,照她冉冉升起的演艺之路来看,这种想法并不让人意外。现在人们要么对她有某种刻板印象,要么总是把她跟工作伙伴及恋人 Noah Baumbach 相提并论,仿佛她的演员及创作才华某种程度上有赖于被公认为天才的他,而她仅仅起到了一个缪斯启发他的作用。这会让她觉得困扰吗?“你真的没办法控制舆论,你所能做的就是把工作做好。” Greta 平静地说,“我从来不会太在意别人给我的某个阶段贴标签,因为它必然是会变的。”

    《Lady Bird》原本取名为《Mothers and Daughters》(母亲与女儿),直到2015年 Greta 完成剧本后,她才决定亲自执导这部电影。“我一直想做导演,但我从没念过电影学校。” 她说。相反,回顾过去十年职业生涯,她把自己视为演员、编剧、制片人,担任 “任何我可以在电影创作中参与或看到的角色” 于她成为另一种意义的电影学校。“我知道还有很多要学的东西,坐在原地是什么也学不到的。”她说,“我告诉自己,’我应该迈出这一步,我已经有了那么多经验,我想我准备好了,我可以做到的,我现在要去做自己的电影了。’”

    自从拍摄这部电影之后,Greta 注意到自己在好莱坞的地位发生了巨大改变。“这次经历带来最大的变化也让我最高兴的是我参加了很多不一样的电影节,跟其他导演一起出席座谈会一起交流,其中很多导演都是我的偶像,但他们也是我的同侪。比起’你对此有何看法?’,更重要的是’你在导演界有没有话语权?’,也就是说你首先得在他们之中拥有一席之地。”

    3.jpg

    《Lady Bird》好评如潮,成为烂番茄网有史以来评分最高的电影。此外还得到不少最佳女演员、最佳剧本、最佳影片提名,拿下一座金球奖最佳音乐/喜剧片,并刚刚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

    Greta 是打破常规、重新定义电影产业的女性大军中的一员,她们为世世代代的女演员、女编剧以及越来越多的女导演赢得一片公平之地。

    “每年都有人在讨论这些改变,但我觉得今年将会成为至关重要的一年。我认为有一半的电影都应该由女性执导,而且不只是导演,还有更多的女混音师、女摄影师、女剪片师、女制片人、女监制等等,所有职业都是,甚至到掌握电影生杀大权的职位也同样应该提高性别比例的平衡。”她停下来,喝完已经冷却的咖啡接着说道,“不过我感到非常兴奋,我住在纽约,我看到很多小青年扛着摄影机在 NYU 进进出出,他们正在做他们的短片,在这些过程中我也看到很多的年轻女性,于是我就想,’啊,我们可以为你们创造更好的机会。’ 她们现在18岁,到了她们34岁的时候,成为一个女编剧已经不再是什么罕见的事了。好莱坞正在改变,我对此充满希望。”

    Credits

    作者:Tish Weinstock

    翻译: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电影 , lady bird , Greta Gerwig , 女性导演 , 女性电影工作者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