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Jake Hall 2018.01.04

    Grindr 向所有人开放,这意味着什么?

    以面向酷儿群体著称的交友软件做出大胆改变,向用户开放更多的性向选择,其中包括了异性恋。

    1512649506423-Grindr-Logo-TA.jpg

    17年末,Grindr 颁布了一系列新功能,意图提升这一著名的酷儿交友 app 的包容性。尽管在2013年,“跨性别” 选项已经出现在这个 app 中,但新版本中更多的性别选项让 Grindr 进一步向拥有其他性别认知的用户开放。同时,详尽的常见问题解答以及手动填写自己性别的功能也被加入,让顺性别(异性恋)女性第一次在这个 app 中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这是一次大胆的改动,但放在 Grindr 被指责带有歧视色彩的大背景下,也显得完全可以理解。

    “让 Grindr 变得对跨性别人群更友好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Grindr 的市场副总裁 Peter Sloterdyk 在邮件中说,“我们添加了 ‘跨性别群组’,但随后意识到这还不足够。最近,在我们的年度同性恋自豪日的 Slumbr 派对中,一些跨性别用户与我们分享了他们在使用中的感受,正是这些反馈启发了 Grindr 的这些改变。我们希望做正确的事,只有通过吸取更多来自全世界跨性别团体的意见,吸纳更多这个团体中的领袖,我们才能达成目标。”

    这番包容的宣言,体现了 Grindr 主动寻找问题、乐于与跨性别用户们一同解决问题的态度,令人敬佩。但另一个重要问题同样不容忽视——如果这个曾经的酷儿专用 app 向所有人开放,岂不是失去了自己的特点?现在,异性恋也可以在 Grindr上互相认识,让部分用户感到厌倦。“ Grindr 致力为 LGBTQ 中包含的各种美好性别群体服务,” Sloterdyk 在被问及这一问题时说道,“我们希望新功能能让我们向目标更进一步。”

    “但另一个重要问题同样不容忽视——如果这个曾经的酷儿专用 app 向所有人开放,岂不是失去了自己的特点?现在,异性恋也可以在 Grindr上互相认识,让部分用户感到厌倦。”

    Grindr 的新改变在酷儿学生中很受欢迎。“我认为这些改变很好。你当然希望能在生活中的每个部分都做真正的自己,包括在交友 app 中” 他们在邮件中回复道,“Grindr为我们提供了更多选择,让我们能认识与自己相似的人。如果你住在一个小地方,这尤为重要。” Grindr 在不接受同性恋的国家中(全球有超过70个)的影响力不容忽视。在这些地方,Grindr 为酷儿群体创造了一个空间,让他们不被抑制性法律和政府许可的暴力所压抑。

    app 也为像作家兼跨性别活动家 Juno Roche 这样的女性提供了安全的空间,她的的新书《Queer Six》将在明年4月发布。在她看来,这些新功能很有意义,它在 “为边缘化人群创造持续,安全,性别开放的空间” 的道路上迈开了第一步。

    Grindr 已经在性健康领域取得了非常积极的进展。他们允许用户在 app 中说明他们的上一次性健康检查,并提供常见问题解答,包括解释 “无法检测” 这样的术语。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的解释,“无法检测” 指 HIV 病毒仍存在于人体中,但通过治疗,病毒载量已降至无法被检测的水平,且不会通过无保护的性行为传播。但 Juno 依然对 Grindr 的新功能怀有一些担忧,她认为开放 Grindr 可能会使用户受到在其他交友app中受到的那些歧视(包括对艾滋病的看法)。“这些歧视侵入了我们的亚文化,也许现在看起来不是大问题,但很多人真的会在像在 Tinder上那样对我说侮辱的话。对我来说,Grindr 给了我 ‘无法检测’,‘群组’ 这类的捷径。不是说它们能帮我约到更多人,而是至少,在这个 app 里,没人会介意我的跨性别身份,说我是携带 HIV 的婊子。”

    “在其他交友 app 里,我感觉我只是一个会被随时拒绝的访客,HIV 携带者和跨性别的身份让我在那些 app 里经常被拒绝。在Grindr 里,我至少属于一个 ‘群组’。”

    尽管 HIV 可以感染任何人,但出于历史原因,相关讨论在 LGBTQ 人群中普遍得多。“我觉得顺性别女性也会来到这里,因为她们也一定会喜欢我作为一个跨性别女性所感到的安全感,” Juno 说,“但我担心将 Grindr 的开放会改变这个 app 中原本的文化理解。尽管它并不完美,但在这里,我们互相包容,有家的感觉。在其他交友 app 里,我感觉我只是一个会被随时拒绝的访客,HIV 携带者和跨性别的身份让我在那些 app 里经常被拒绝。在 Grindr 里,我至少属于一个 ‘群组’。”

    另一方面,将顺性别女性接纳进来,也许有助消除同性恋群体中不成文,却毋庸置疑普遍存在的 “厌女症”。Gay 吧中对女性的观念以及对女性变装皇后(女性和酷儿们也可以是变装皇后!)的看法一直都受到歧视的束缚。Grindr 的这些改变凸显出一个经常被忽视的群体:酷儿女性。尽管正在与另一个女孩恋爱,Louise Kealy 视自己为双性恋,她说如果自己单身,一定会用 Grindr。“我觉得这都很好。” 她在谈到这些新功能时说,“我知道很多人都担忧恐同言论的涌入,但另一方面抱有友好态度的异性恋和顺性别女性也能在此找到朋友。”

    Rico Johnson-Sinclair 回应了这些担忧,尽管他没有对新功能表达任何个人观点。他指出很多男性因为 Grindr 的排他性而使用这个 app。“这确实可能会导致一系列不可预知的情况,甚至导致男同性恋用户的减少。从我的经验来看,同性恋群体正在朝这个方向倾斜。正常情况下,越来越多的用户将会购买 Grindr Xtra(Grindr的高级服务)来过滤匹配的选项。毕竟,一个真正的男同性恋用户在 Grindr 上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女性,反之对女同性恋用户也是如此。也许也正因为是这样,改变才迫在眉睫。” 

    异性恋男性已经开始用这个 app 来寻找跨性别女性,更不用说跨性别男性早已开始使用 Grindr (虽说他们一度只能在同性恋/双性恋这两个自我介绍中二选一)。在特定的背景下,标签非常重要,但最近的研究又显示,千禧一代中的酷儿人群数量远超以往,人们是否能够借此降低对于刻板标签的关注?如果这种全新的包容有助缓解同性恋群内部的歧视问题,同时提升酷儿人群的地位,将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情。毕竟,当直男们有那么多其它选项时,他们一定会有更为特殊的诉求,才会来使用这一原本针对酷儿的 app。“我们步入了一个性别不再固化的时代,将顺性别女性纳入 Grindr 让这个平台使它成为了一片真正的全性别乐土。” Jonson-Sinclair 说。随着今天的年轻人不断拓宽视野,不再执着于标签,这种自由的酷儿交友新方式来的比任何时候都更及时。这还真的是——借用某些人的反讽——自由主义者们想要的未来。

    Credits

    作者:Jake Hall

    翻译:曹彦祺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LGBT , LGBTQ , Grindr , 网络交友 , 网恋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