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摄影 Ryan White 2019.01.24

    Hanna Moon x Joyce Ng 联合展览: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在这个联合展览于萨默赛特宫(Somerset House)开幕之际,摄影师 Hanna Moon 与 Joyce Ng 与我们分享了此次展览背后的故事。

    Eckhaus Latta SS18 denim campaign Photography Hanna Moon2.jpg
    Hanna Moon, Eckhaus Latta Denim Campaign, 2018 © Hanna Moon

    383112.jpg
    Joyce Ng, Seven Sisters Framed, 1 Granary, No.4, 2016 © Joyce Ng

    毫不夸张地说,摄影师 Hanna Moon 与 Joyce Ng 正创造着业内最发人深省的时尚摄影作品。分别出生于韩国与香港的他们现定居于伦敦,两人以双重文化遗产作为跳板,思考着身份认同问题,并引人入胜地讲述着有关文化同化与文化庆祝的故事。 

    两人与 i-D 都曾有过合作,就最近而言,Joyce 为 i-D 拍摄了英籍尼日利亚裔设计师 Mowalola 的首个系列,而 Hanna 则掌镜了一组由超模 Selena Forrest 出镜的时尚大片,当然他们还与一系列顶级时尚出版刊物有过合作,与此同时两人借由最新的联合展览展示着相同的观点。受萨默赛特宫的委托,展览“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试图通过泛亚摄影师的镜头更好地理解西方美学,展出的一系列照片也与博物馆的历史背景相呼应。

    1547743974244-8-Joyce-Ng-You-Are-My-Lucky-Baby-Pear-for-Modern-Weekly-2017-c-Joyce-Ng.jpg
    Joyce Ng, You are my lucky Buddha pear, Modern Weekly, Issue 986, 2017 © Joyce Ng

    聊聊你们自己吧,你们在哪里长大?
    Hanna:我出生在韩国大田。那是个非常安静的城市,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并没有太多机会接触艺术。但我一直对时尚很感兴趣,我会花好几个小时网上购物。19岁的时候我搬到首尔学习了几年,后来就去了伦敦!

    Joyce:27岁,处女座。我在香港长大,17岁时搬到了伦敦,偶尔我也会去加拿大找我的父母,后来我们又搬回香港生活了。每隔几年我就会搬家,也不得不辗转于讲中文与讲英文的不同学校。在香港长大就像是在一个巨大的购物中心长大。

    你们是如何并从何时开始接触摄影的?
    Hanna:大约在八年前,我来到伦敦做了一年的中央圣马丁交换生。当时的我对自己进入了一所怎样的院校毫无概念。这里的课程并不会“教”你太多,更多的是指导你如何创造自己的作品。这对我来说非常新鲜,这是之前在韩国学习时从未有过的体验。有一次,我必须拍些什么才能完成项目,而我发现自己完全乐在其中。后来我开始为摄影师 Tyrone Lebon 工作,从中我学到了许多技术方面的知识。自那时起,我就从未停止拍摄!

    Joyce:在我专注于摄影前,我以为自己会从事平面设计、制作、艺术指导或是选角导演。在中央圣马丁的最后一年,我才开始尝试摄影。 

    1547744002583-1-Hanna-Moon-Heejin-in-Seamens-Hall-2018-c-Hanna-Moon-Somerset-House.jpg
    Hanna Moon, Heejin in Seamen’s Hall, 2018 © Hanna Moon, Somerset House

    你们还记得第一次带给你深远影响的是哪位摄影师的作品吗?
    Hanna:我在韩国的时候并没有怎么接触艺术,所以当我搬到伦敦开始在中央圣马丁学习时,那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满是艺术、时尚与摄影类书籍的图书馆也非常惊人。我不记得具体是哪一期,但我非常喜欢超模 Linda Evangelista 身着套装登上的那期 Vogue Italia,我还记得摄影师是 Peter Lindbergh。 

    Joyce:我在伦敦上学时感受到的视觉或文化上的刺激与我在成长过程中所感受到的并不相同。我主要的视觉参考源自7/11 的广告与小报封面,还有我妈妈每周会买的《明报周刊》。我并不能准确指出哪位摄影师“改变了我的生活”,但我将我的视觉语言建设归功于这些商业广告、“非高雅的图像”与每天回到家在电视上看到的人。 

    你们有在大学学习摄影吗?从中学到了什么?在你们看来这是否值得?
    Hanna:我学习的是时尚传播。第二年的时候我们学习了黑白摄影,这让我发掘了自己对模拟印刷的兴趣。尽管我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我个人认为没有必要去学校学习摄影。之所以这么认为是因为摄影的技术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在我看来更重要的是拥有自己的视野。 

    Joyce:我学习的也是时尚传播。我学到的最多的是对自己的探索。这对我而言就像是一次旅程,作为备受庇护的独生子,在这段旅程中我开始学习独立。尽管有段时间我被中央圣马丁吓到了,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1547744055191-11-Hanna-Moon-Moffy-A-Nice-Magazine-Issue-2-2015-c-Hanna-Moon.jpg
    Hanna Moon, Moffy, A Nice Magazine, Issue 2, 2015 © Hanna Moon

    在这个图像过载的行业,你如何让自己的想法保持新鲜独特?
    Joyce:少看一点 Instagram,保证充足的睡眠。当我出门时,我会习惯性地关注他人。

    你们喜欢胶片摄影还是数码摄影?你们是否会在设备上花大笔的开销?
    Hanna:一开始我接触的是胶片摄影,所以我对它更加熟悉。我也很喜欢自己动手印刷,我喜欢这种实质感。但我更愿意尝试数字摄影,因为它有着巨大的潜力。事实上,有了它一切皆有可能。我确实在拍摄设备上花了不少钱,但我认为这没有必要。因为资金问题,从前的我只用很少的设备拍摄,但时至今日,有些早期的作品依旧是我的最爱!

    Joyce:当然是胶片。不,应该是数码,我是勤俭节约的女王。 

    你们是如何平衡创意性与商业性的?
    Hanna:我认为关键是始终把创造力放在首位,然后才关注商业方面。这个行业越来越愿意尝试,也总是在寻找新鲜事物,所以我认为将两者分离完全没必要。

    Joyce:我还没有找到最终的答案,就目前而言,我的大片与商业工作还没有达到平衡。

    1547744131666-2-Joyce-Ng-In-Her-Five-Elements-2018-c-Joyce-Ng-Somerset-House.jpg
    Joyce Ng, In Her Five Elements, 2018 © Joyce Ng, Somerset House

    一张引人注目且情感丰富的照片需具备什么特质?
    Hanna:与你的拍摄对象间的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拍摄我的朋友,这样我就可以捕捉我们间的亲密关系。

    Joyce:兼具真实感与异质性的作品。

    影像内容的完全网络化对你思考和研究摄影有没有什么影响?
    Hanna:网络化确实让一切都变得更方便了。我还是经常会去逛书展,或是去二手书店淘淘珍宝,也依旧喜欢收集实体印刷书籍。但我想互联网拓宽了研究的方式,如果你有了一个正确的起点,那你可以进一步深入探索你的研究。与此同时,许多人会在网上找到相同的信息,这些信息可以一次又一次地被循环利用。这就意味着保持你的原创性显得更为重要。最近,我就试着尽量在拍摄中避免参考其他照片。 

    你认为 iPhone 摄影是在让摄影贬值还是帮助摄影行业成长?
    Hanna:我觉得这是件好事。我必须用我的胶片相机努力拍出比 iPhone 更好的照片。我总是觉得造型师或其他在现场的人用手机拍摄的照片还不错,我也总是开玩笑说希望自己的作品会比他们的看起来更棒!但更重要的同样是创意与拍摄对象,而不是装备本身。

    Joyce:我喜欢手机摄影。所有这些类似事物的类比都很无聊,这只是一种拍摄的方式。我最爱的视频是用我的 iPhone 7S 和我妈妈的华为P20 拍摄的。我的设计师好友 Rym 会用她的 iPhone 向我提出角度与构图方面的建议,我会对此翻白眼,但随后又想“这么拍我的照片最好会变得更好。”当造型师在拍摄后向我展示他们的摄影作品时,我通常会想我们为什么不直接使用这些照片呢? 

    1547744181049-6-Joyce-Ng-Face-Value-for-Numero-China-2018-c-Joyce-Ng.jpg
    Joyce Ng, Face Value for Numéro China, 2018 © Joyce Ng

    举办这场名为“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的联合展览的契机是什么?
    Hanna:我通过之前的展览“Posturing”认识了策展人 Shonagh。我与 Joyce 都参与了那个展览,借此机会她对我们的作品产生了兴趣。我想她一直对时尚圈的美与多样性的意义很感兴趣。 

    通过这次的展览你们想要述说什么?
    Hanna:我并没有想要通过这次的展览讲述什么恢弘的故事。我在新环境下创作了一些新作品,我想重要的是让这些私人化的作品直达观众的内心,而不是试图赋予它们重大的意义。在我看来,我的个性与身份是我们想通过此次的展览传递出的信息。我只是想创作出我认为最能代表我的作品,例如亚洲人、女性、女同志、摄影师,还有我自己!

    许多当下最令人振奋的摄影师都拥有双重文化遗产或是成长于不同的国家。在你看来,这种经历是否有益于摄影?
    Joyce:就是这样,我就是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长大的。我的父母直到20多岁才第一次坐飞机,但中国有这样一句谚语“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在香港长大的经历就像是吃一次鸳鸯火锅。它用不同的味道提升了整个用餐体验,但每隔一段时间你就会搞不清要用什么锅底来煮鳗鱼片,还会因为连续两次涮错锅底而被骂。直到大学毕业,回到家的我才开始极其渴望拥有一个玉手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渴望拥抱自己的根。

    1547744282011-3-Hanna-Moon-Moffy-with-earrings-2018-c-Hanna-Moon.jpg
    Hanna Moon, Moffy with earrings, 2018 © Hanna Moon

    Credits

    摄影:Hanna Moon、Joyce Ng 

    撰文:Ryan White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摄影 , 时尚 , hanna moon , Joyce Ng , photography 101 ,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