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i-D 团队 2018.11.05

    Timothée Chalamet 对话 Harry Styles:全球最具魅力流行音乐巨星专访全球最热演员

    为响应《漂亮男孩》的上映,Timothée Chalamet 和 Harry Styles 一起讨论了政治、社交媒体和当代男性气质。

    2018年,Timothée Chalamet——这个获得奥斯卡提名的青年万人迷——重新定义了男主角的意义。而 Harry Styles 是号召世人善待他人,拥有白金专辑及音乐大奖的一位音乐人。为响应 Timothée 备受关注的新片《漂亮男孩》的上映,他们一起讨论名声、社交媒体,以及当代男性气质。 

    1540998272272-Timothee-Chalamet-i-D-Cover.jpg
    Timothée 身穿所有服饰与项链来自 Gucci 2019度假系列,耳饰来自造型师工作室

    2017年,当 Timothée Chalamet 以《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Call Me by Your Name)登上大荧幕时,全世界都疯狂爱上了他精致的脸庞和浮华的发型。抛开他的帅气不说,Timothée 在扮演 Elio,这个会说三种语言、早熟的角色所展现出来的技巧和力量,毫无悬念地让他赢得了80年来最年轻的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从那之后,他的星路开始一飞冲天。

    Timothée 还出演了奥斯卡提名影片——Greta Gerwig 执导的《伯德小姐》(Ladybird)。在影片中,他赋予了一个酷酷的高中生惊人的情感深度,但是他在 Felix van Groeningen 执导的《漂亮男孩》(Beautiful Boy)里的表现,让他的星途更进了一步。

    在《漂亮男孩》中,Timothée 饰演了一个叫 Nic 的青年,他家境优渥,但他吸食冰毒成瘾的问题成为了他父亲(由 Steve Carell 饰演的 David)的噩梦。从外表上看,Nic 过着令人艳羡的生活,住在位于北加州海岸的美丽、被海浪冲刷着的旧金山海湾地区,面前是大好的前程。直到开始沉迷药物,他的人生被推向了深渊,他抛弃家庭,染上毒瘾。基于 David 和 Nic Sheff 父子真实回忆录改编,父子的双重叙事角度赋予了《漂亮男孩》令人心碎的体验。 

    1540997313121-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earring.jpg
    所有服饰均来自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19春夏系列

    Timothée 展现出了浑然天成的演技,尤其是在父亲挣扎着寻求一切失控的原因时,他所演绎出的 Nic 的那种绝望和受伤。戒断、复吸,再次戒断、再次复吸这样的循环让观影变得极具冲击,但跟其他讲述毒品的电影不同的是,《漂亮男孩》里没有寻找那些虚无的道德答案。反而着重讲述了父子亲情以及让他们的世界崩塌的毒瘾。

    Timothée 抓住了 Nic 这个角色的复杂性,从他毒瘾发作时跟父亲在旧金山咖啡店里的会面,他慌乱地向父亲骗钱,到戒掉毒瘾再次回家,带着那种知道毒瘾会卷土重来的崩溃神情就足以体现这一点。这部电影引人泪下,让观众感同身受,理所当然地赢得了奥斯卡呼声。在这个由#MeToo 掀起巨浪的世界中,Timothée Chalamet 代表了我们希望在电影界看到的那种改变。他敏感、诚实、体贴、礼貌、忧伤,而且自我觉醒。他拥抱他柔弱的一面,他微笑,经常微笑。 

    由于好看的外表,他深受男生和女生们的喜爱,是当代青少年眼里的万人迷,这样的万人迷我们已经多年没有在电影里看到过了。承袭 James Dean、River Phoenix 和 Leonardo DiCaprio 的道路,这位22岁的纽约客匆忙地在首映礼上露面,在互联网上被追踪,八卦专栏对他紧追不舍,狗仔如影随形。互联网为他着迷。从#timotheechalamet 做的事 到#timotheechalamet 的发型,网络上有记录他一举一动的各种话题。今年初,Instagram 账号@chalametart 大火,它将 Timothee 拼接到那些有名的艺术品当中,包括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和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照片下面带着“他是绝世珍宝的证据”的话题。

    他认真对待演戏,对自己的定位却非常随意。私底下的 Timothée 也是同你我一样的追星迷弟。他对 Cardi B、Kid Cudi 和 Frank Ocean 四处示爱的频率,就像我们把他在 LaGuardia 那则说唱视频翻出来看一样频繁(那个视频在 YouTube 上观看数已经破百万了)。在十月《漂亮男孩》的首映式上,Timothée 身着一件McQueen创意总监 Sarah Burton 设计的手绘印花套装。这个装束让人联想到了某些时候的 Harry Styles,而这让互联网陷入疯狂。

    1540997393159-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shirt-open.jpg
    衬衫为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19春夏款

    这已经不是外界第一次将这位演员和这位流行明星放在一起比较了。网友们期望 Timothée 和 Harry 在未来能够成为朋友,为两人开设 Tumblr 账号、做了各种视频剪辑和搞笑段子,还有同人文也应运而生。当今年初他们在 Instagram 上互相关注,全球数百万的青少年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两人代表了一种全新的男性气质,敏感、多虑、有创造性,不惧做自己。可让人惊讶的是,他们从来没有正式见过面。

    拥抱脆弱特质让Timothée成为这一代最有生命力、最受追捧的演员。明年,他将在 Netflix 的《国王》(The King)中扮演亨利五世,在片中,我们将看到他全新的表现。在那之前,他还会再次与 Greta Gerwig 合作,参演她众星云集的改编电影《小妇人》(Little Women),还会在 Denis Villeneuve 重启的视觉科幻电影《沙丘》(Dune)中扮演角色。坊间甚至还有《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续集的传言。但在这之前,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电话要接......

    1540996949739-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leather-jacket.jpg
    Timothée 外套为 Maison Margiela 19春夏款,背心来自造型师工作室,左耳耳饰(以下皆是)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19春夏款 

    Harry Styles:Mr Chalamet……
    Timothée Chalamet: Mr Styles……真高兴我们能通过电话联系,谢谢你为我做这个访谈。 

    H:感谢你的邀请。我今天上午看了《漂亮男孩》这部电影,太好看了。
    T:谢谢你抽时间来看,这是我莫大的荣幸。 

    H:我的第一个问题是:David Bowie 曾说过,“创造力就像是一步步踏入海洋,当你潜到无法触到海底的那个点,你会有点惊慌,而这就是你创作出最好作品的时候。”你同意这句话吗?
    T:我很赞同。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要是某个人对一个艺术家说他很勇敢,那实际上是在说他很疯狂。”我觉得演戏时不管我多么入戏,我都会有种无能为力或失去掌控的感觉。

    H:我认为若是人一直待在安全地带,会很容易厌倦。我们需要时不时去粉碎它,然后从头再来。
    T:对,而且要顽劣一些,并敢于冒险。通过参演电影我了解到,如果有一幕没演好,而片场有人大笑的话,会让你重拍的时候更轻松一些。这比自我封闭,然后胡思乱想要好得多。经验一直都是我最好的老师。

    H:你在《漂亮男孩》里出演的角色非常复杂。拍摄结束时,你是会沉浸在角色中,还是能够在角色和现实间切换自如?
    T:在出演《漂亮男孩》这一部电影时,入戏比我预想的深。我觉得这个角色的难度或许就在于,特别是对于一个怯生生的青年演员而言,得深入体会这个角色的严肃性。我并不想对自己过于严厉,并不是对自己严厉就能将角色演好。在最后一天拍摄结束后,我走回家的那段路是我走得最怪异的一段路。我从未有过 Nic 和 David 的那种经历,但它给我带来了很大影响。它让我觉得筋疲力尽,甚至有点崩溃。电影本身并不使人绝望,非常有救赎意义而且满载希望,但它的确让我感觉像是腹部挨了一拳一样。

    1540997473356-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mesh.jpg
    所有服饰均来自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19春夏系列 

    H:我们都知道毒瘾是一种影响了很多人的病症,那么你觉得它为什么还被掩埋在层层遮蔽和耻辱之下的呢?
    T:我在这一话题上并不是什么权威,但我觉得用那种方式看待毒瘾会更容易让人接受,给人带来一种自欺欺人的安慰,会觉得毒瘾不会影响到你、你的家人或是所爱的人。但就现实而言,正如你所说,这是一种常见的病症。它不分种族、阶级以及性别。这种人类疾病影响了许多与我们同龄的人。我最喜欢《漂亮男孩》的一点就是,它没怎么去深究 Nic 成瘾的原因。我想这能让大家更容易理解到这是一个选择,人们一旦上瘾之后他们就来到了一场巨型的放纵狂欢盛会,同时也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黑洞,或按 Nic 的话来讲,那是一处伤痛之地。

    H:你第一次看完影片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呈现出来的东西让你眼前一亮?
    T:相较于我曾演过的其他影片,看这一部我多了几分恐惧。因为它是基于真实故事改编的,我真的能感受到压力,第一次观看成片并不算多么舒服。

    H:每当我拍摄电影或 MV 的时候,我总会为朋友放进去一些秘密信息,比如我会放入某个人的名字啊,或者佩戴我朋友的孩子做的项链之类的。你会在你的电影里给人们留下隐藏信息吗?
    T:我是个极易受感触的演员,要是我一直在脑海里告诉我自己我很糟糕,那我确实会去找一些外在的慰籍,我会留一些小纪念品。特别是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这部电影中,我们在房子里拍戏的时候,有很多犄角旮旯的地方让我觉得有安全感。在扮演每个角色时我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小东西,每次杀青后我都会试着带走它们。

    H:在读《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剧本的时候,是哪一幕让你觉得这部电影非演不可?
    T:应该是在战争纪念碑旁,Elio 对 Oliver 表露感情的那一幕吧。这本书感情真挚、情节完整、行文流畅,我感觉那一幕就是衡量我们能否还原原著的指标。当天,Luca Guadagnino 并不太清楚他到底要怎么拍,是 Armie Hammer 提出用一个广角镜头来拍的。那种拍摄手法完全摒弃了尴尬刻意的好莱坞式风格。如果静音播放的话你真的看不出来这是一个人在向另一个人表达爱意。

    H:那种拍摄手法确实更写实……
    T:我也觉得,如果镜头拍得太刻意,可能会把观众吓跑。

    H:很多人都在谈论续集的拍摄,继续参与演绎这样一个大众喜爱的故事会不会让你很紧张?
    T:拍摄第一部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抱着很高的期望,当时只是希望原著的粉丝会去看这部电影。我很愿意拍摄续集,这个挑战让我饱含期待。

    H:你还能再吃桃子吗?
    T:(大笑)嗯……可以的,但都会不由自主想到那个场景……

    H:我那段时间都难以正视……
    T:(再次大笑)我再也找不出跟父母一起看的比这更尴尬的一幕了,我可怜的爸爸……

    H:他肯定也那么干过。你跟家人关系很亲密对吗?
    T:没错。你也是吧?

    H:是的,我的父母有时候会来看我巡演,有他们在身边感觉一直都很棒。过去几年对于你来说一定特别疯狂,为了保持你生活的常态,在这个过程中你的父母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T:我觉得我的父母给予我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他们对我的爱与支持,我也尝试着尽我最大的努力用同样的方式回馈他们。这听起来可能有点虚伪,但这是实话。当你到了二十岁左右的时候,你突然意识到父母就是平平凡凡的普通人,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再也无法给你提出很好的建议,因为我就收到了很多。但是你已经到了一个独立掌控人生的年龄。我妈妈最近发布了一张她和我爸在《漂亮男孩》洛杉矶首映礼的照片,这让我内心掀起层层幸福感,他们的笑容满载着自豪之情。这给了我超乎寻常的触动。

    H:你有没有曾静下心来去回味生命中的所有,随后意识到这一切是多么的令人惊叹?我有写日志的习惯,因为我发现这对我写歌大有益处。哪怕只是些星星点点的想法,我也会停下来一一记录下所发生的事。
    T:是的,我也写日志,同时也会在我手机上的便签里记下一些想法。对我来说,欣赏和感激周遭的一切是很重要的,但那需要花费时间。你得花充分的时间静下心来写一篇日志,要么就花时间单纯地心存感恩。我接下来的一年半都要去拍摄《小妇人》和《沙丘》……我希望我能有时间去感恩这一切。令我欣慰的是每当我醒来,从某种层面来看我总会有一种细微的感激之情。知道像你这样习惯保持了这么长时间的人,能退一步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待并记录这一切,感觉太棒了。花时间进行自我反思是很重要的。

    1540997724625-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black-coat.jpg
    大衣与衬衫为 Alexander McQueen,牛仔裤为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19春夏款,靴子(以下皆是)Louis Vuitton 19春夏款

    H:很多时候,当一切进展得很顺利,你就立马会想下一步干什么。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通常你没机会停下来去想“天呐,这太棒了”。我刚刚巡演结束,我喜欢退一步去反思,这并不是我真正的日常生活,这只是一份很棒的工作。
    T:这种思考你随时都会有吗,还是说你会特地留出一大部分时间这么做?

    H:这种想法自然而然地就出现了,我开车的时候经常会这样,听着音乐,思绪就回到了我12岁的时候,我就会想“天呐,如果12岁的自己看到现在的我会怎么样”。我觉得这样自我反思的时刻很重要,因为如果不这样,你就会觉得人生就该如此精彩,我觉得这种想法是很危险的。
    T:这种想法让我很恐惧,我还是不确定如何能以最好的方式应对,这也是我很庆幸我在纽约长大的原因,我尽可能多地待在纽约。我很喜欢 Kid Cudi,因为他来自克利夫兰,我很崇敬那些来自纽约和洛杉矶等娱乐产业中心以外的人,步入一个充满机遇与挑战的城市,开始你的职业生涯,那似乎是一段很难以置信的旅程。

    H:有的时候在电视上你看起来很紧张,但是在大荧幕上你又是一个非常自信的演员,你是否会觉得扮演他人比做自己更容易呢?
    T:哇这真是个好问题,我觉得在社交场合或者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公共场合里,真的让年轻人心里发怵的是一种自我假设,我认为这是我在脱口秀上很紧张的原因。我对这一切都不熟悉,所以我会把自己想象成一名观众,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年轻陌生的小伙子一本正经地谈论电影。

    H:在这个时代,发表自己的政治见解会让你觉得有压力吗?
    T:我不清楚那是不是压力,但我觉得那是一种责任,我跟 Steve Carell (漂亮男孩中 Nic 父亲的扮演者)谈论过这个问题,前几代人中普遍存在着一种盲目乐观的情绪,觉得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这使得如今改变的起点和代价大大升高。我们这一代人比以往更积极地参与到政治中,我觉得这是件好事。 

    H: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可能对当下所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的时代。社会从未如此分裂,为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发声是很重要的,我喜欢用我的音乐和我的所作所为来表达我的观点,每个人的声音都是强有力的,我觉得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觉得“我做的事情没有任何意义”,但改革都来自细微的行为,现在人们意识到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T:我们活在一个鼓舞人心的时代,有着不同的观念、不同的声音,比如像 Emma Gonzalez(美国佛罗里达州校园枪击案幸存者,为控枪法案奔走发声)这样的人,他们很年轻,我们这一代才是不得不去面对一切、也正在面对一切的人。去年参加金球奖和奥斯卡颁奖典礼的经历很有趣,整个现场都洋溢着颁奖的欢快气息,毕竟那是晚会的主旨所在,但同时也有人在遭受苦难,在遭遇社会的不公,那种不公不单指鸡毛蒜皮的小事,更指的是基本权利。 

    1540997867234-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necklace.jpg
    背心为 Alexander McQueen 19春夏款

    H:如今我们拥有这么多的方式来参与到一切之中。 我认为这是社交媒体最主要的优点了,但我发现社交媒体上也存在很多危险。 你对这些有什么看法? 讨论一下好处和坏处吧。
    T:在00年代后期,当阿拉伯之春在埃及发生之际,互联网上弥漫着一股真正的乐观情绪,同时也孕育着社交媒体。但是最近三四年兴起的第二波社交媒体上,人们开始只想接收他们想要接收的,回音室效应在网络上越来越显著。我以前的室友告诉我他读过一篇互联网创始人们的采访,他们说自己被当今互联网的演变困扰着,并且厌恶着它带来的消极性和虚假信息。在一个比较微观的角度上,就我个人经历来看,玩转社交媒体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毕竟作为一个艺人我最不想做的就是试图在真空中创作。我很怀念人们必须面对面地眼神交流,而没有一块屏幕可以分散注意力的时光。人们在现实生活中玩社交媒体夸张点说就像在聚会上盯着屏幕上的俄罗斯方块一样。

    H:个人而言,我感觉在我不用社交媒体的时候,我整个人会变得快乐很多。曾经有人跟我说,社交媒体就像是一场派对,派对里只有3个友善的人,而剩下的23个人就没那么友好了。这种时候你肯定就不会想去这个派对了吧?这个说法基本概括了我对社交媒体的感觉。我在那上面看一看我想找的朋友,然后我就会离开。
    T:你是一直都有这个意识的吗?

    H:这是我随着时间推移学会的。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当你还是新人的时候,你会被鼓励着要尽可能地展露自我。但是最后你还是会学会区分工作和生活。你会发现有些事情你必须有所保留,没必要向所有人分享一切。这样做会让很多事情都好办一点。
    T:要注意自己在网上的输入,输出也是一样。 

    H:是的。我非常清楚,如果你去一个社交媒体上找你想要看的东西,你一定会看到。如果你要故意去找恶意的评论,你肯定能找到。但人们还是会继续这样做,这简直是种奇怪的自我折磨。
    T:这就是自虐。

    H:我刚出道时候会那样做。现在我不会了,我觉得我现在明显开心多了,这很不错。但我也没有谴责社交媒体的意思,我觉得社交媒体也有许多好处,认可这一点并与之成长很重要。
    T:最终我们也是没有回头路可走的,顺其自然吧。说起来你拍《敦刻尔克》的时候是怎样的?我在《星际穿越》里扮演了一个小角色,能跟诺兰一起工作让我非常兴奋,他是我最喜欢的电影制作人。

    1540998000457-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profile.jpg
    背心为 Alexander McQueen 19春夏款,右耳耳饰(以下皆是)来自造型师工作室 

    H:我一直都是诺兰的忠实粉丝......当我在试镜时候,他就坐在房间的后方,我甚至觉得我能在那个房间里就已经很幸运了。《敦刻尔克》对我来说很陌生,因为那是我第一次拍电影,所以我并没有可以与之比较的东西。
    T:那部电影的取景地看起来真的很荒芜,根本不像是会有人会去度假的地方。

    H:对的,完全不是。他们告诉我要在沙滩上拍一部电影的时候我可没料到是这样!我真的很享受扮演其他人,我很喜欢远离自己舒适区的感觉,我也喜欢做片场上那个对要做的事一无所知的人,我真的很享受那个过程。
    T:哦天呐,我真的希望你还会接别的戏。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这样说有没有意义,但是我真心觉得你在那部电影里演得真的很棒。 

    H:谢谢你喜欢。
    T:那部电影真的很棒。 看它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天呐,我希望 Harry 不会以为所有片场上都是二战的船!”

    H:所有人都告诉我接下来无论我干什么,跟敦刻尔克比起来都会像在公园散步一样轻松,但是我很享受拍摄的时光。说到目前世界演变的状态,你认为作为一个演员,有责任在银幕上展现出一种新的男性气质吗?男性气质的概念在成长过程中经历的变化是如此之多……
    T:你知道吗,我本来打算问你个类似的问题的,但是在这方面我如果觉得自己有能力做出那么大改变似乎就有些高估自己的水平了。但是如果真的被赋予了那么做的资格,我一定会的。这也是我非常开心能与你通过电话聊天的原因之一。因为在我们成长过程中,确实有一些令我们尊敬的人做到了,也许有的不那么明显。像 Lil B 那样的人——我希望读者们看到这里的时候别翻白眼——对我的影响真的很大,因为他作为一个音乐人模糊了那些界线。如果我扮演的角色能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一些改变,我会非常激动的。怎么说呢?我觉得关于这方面有比我睿智得多的人来写这些话……我只想说你可以成为你想成为的任何人。没有哪个特别的观点,或是牛仔裤尺寸,或是紧身T恤衫,或是某种人设,或者扬起的眉毛,或是放荡不羁,或是使用药物,是你想要获得男子气概所必须的。这很刺激,这是一个勇敢的新世界。这种世界的来源可能是社交媒体,可能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但是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可以选择用新方式去做事的兴奋是真正存在的......我很好奇你对此有何看法呢?

    H:我并没有成长在一个男性影响很多的环境里,我在妈妈和姐姐身边长大。但是我觉得直到这两年,我才真正地对我自己感到满意。我觉得展现脆弱,以及允许表现出自己女性化的一面这种行为也可以传达出男性气质,我觉得这样的方式正是让我感到自然舒适的。我成长过程中都不清楚男子汉气质到底该是什么样,在我不断成长中,不断了解和感知世界的过程中,我觉得我对于自我更加了解更加接受了。如今,以各种各样的形式接受和展现男性气质变得更容易了。我发现我能感到自信的很多场景——比如搞音乐、写作,和朋友坦诚地交谈——都是我允许自己展现脆弱的方式。这是我绝对会试图引导自己展现的一种特质。
    T:你说得很美,很鼓舞人心。这就回到混乱无序中找到舒适区,以及在疯狂与未知中进行创造的话题了。展现脆弱几乎能带来一种快感,我真的能理解这一点。我觉得这是一种可以在艺术创作中实现的境界,更是亲密关系中可以达到的状态。能够达到那种自如展现脆弱的状态是一种刺激而疯狂的体验。希望我们的这次对话,哪怕能以最微小方式帮助任何人,不管是男生或女生,都能意识到脆弱并不是一个弱点,不是什么社交的屏障。脆弱不意味着你很疯狂或者情绪过度敏感,你只是个正常人。我认为这是你的音乐能传达的,希望我的电影也能做到这一点。人类很复杂,我们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人与人间并不是完全同质的。 

    1540998098216-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leather.jpg
    马甲与背心为 Givenchy 19春夏款 

    H:当然,绝不存在一道单一的界限。接下来我想问你:近两年的经历对你来说一定很不可思议,你过得还算愉快吗?有何感想?
    T:说真的,我万分感激。我常跟我爸这么说,但他会取笑我,因为我以前不会这样讲话。可当看到身边的同龄人怀抱着对世界的热忱时,我还是深受鼓舞。三年前,人们会说社交网络如何让人坐不住、分散了人们的注意力,并让电影和艺术变成昔日辉煌,让我感到很紧张。如今,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电影与艺术的现实意义,而且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现在的我已经可以自由地对生活中的要素进行取舍了。最近,我正在波士顿参与《小妇人》的拍摄,同 Greta Gerwig、Saoirse Ronan、Emma Watson 等演员合作,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够成为这一传奇叙事中小小的一部分。在你事业刚开始的几年里,会有歇一口气的时间吗?还是说行程很紧凑? 

    H:很紧凑,工作量非常大。要说起来,也是在最近两年我才真正有了停下来反思的机会。我很感激能够有那样一段时间,让我可以消化所有的事情。无论下一步是什么,我都万分期待。你会对未来充满期待吗?我是说你个人的前景,不是全人类的未来这类的。
    T:会啊,不好意思,我总是聊得太宽泛。

    H:现在你可以有选择地接戏了,这种感觉一定超棒。因为当你还是新人时,你费尽心思想让人们去看你的电影或者听你的歌,而当他们终于这么做了之后,你总会想 “下一步我该做什么呢?”那现在你会因为什么事情而发愁吗?
    T:做出正确的选择。大概是年龄的缘故,我们这代人总有一种焦虑感。我真想在15年后再跟你进行一次这样的对话。一直以来我都在争取和优秀的导演合作。现在我正在和 Greta Gerwig 合作,接下来我会和一位深受爱戴的艺术片导演合作一个项目,他也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然后我要投入到 Denis Villeneuve 执导的《沙丘》的拍摄中。参演《敦刻尔克》、《蝙蝠侠:暗夜骑士》和《盗梦空间》这种大片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所以 Harry,事实就是这样。除了焦虑,还有某种恐惧感一直伴随着我,但我十分庆幸如今我害怕的不再是如何才能付得起房租,而是关乎电影,关乎如何做出抉择。所以我真的很感激。我真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在某部电影中合作。你知道你下一步的工作行程吗?

    H:我正在制作我的第二张专辑。这段时间主要就忙这件事,然后读读书,走一步看一步吧。因为拿到《敦刻尔克》里的那个角色时,我刚开始制作我的第一张专辑,所以只把手头的事情推迟5个月。这种事难免会发生,所以谁知道呢。不过说实话我还挺喜欢这种未知的感觉的。
    T:我发现我身边好多做音乐的人都是这样。相对于演员来说,他们没有那么严格的日程计划,因为演员经常要在特定的时间露面。不知道你现在在哪里,不过大概已经凌晨三点了吧。音乐人总是能更随性一些。 

    1540998142483-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red.jpg
    所有服饰均来自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19春夏系列,手镯为模特私物

    H:我还在乐队的时候,会提前知道自己两年的行程。而现在我开始自己做专辑,我知道自己在专辑完成之前会一直投入其中。这很振奋人心,也是一种新的工作方式。
    T:比起在乐队中的合作创作,个人专辑的创作体验一定大为不同吧? 

    H:没错。一开始我完全没有头绪。我只能尽量多写歌,和各种各样的音乐人合作,尽力汲取知识。我敢说,在我写出一首还不错的歌曲之前会有很多很多废稿。还有最后几个问题:如果余生你只能听一首歌、看一部电影、读一本书以及同一个人说话,你分别会选择什么?
    T:一首歌、一部电影、一本书、一个人,我拿小本本记下来了,这个我得记下来,是个很好的问题。一首歌的话,我会听 Kid Cudi 的《Rain》,电影会是《私恋失调》(Punch Drunk Love),一本书的话,那就《惶然录》(The Book of Disquiet)吧。最近我正在读这本书。至于那个人嘛,我选择保密。我脑海中有一个清晰的答案,但是我不想说出来。你的答案呢?我可以反问你吗?这样够公平吧。 

    H:没问题,随便问。我会听 Van Morrison 的《乔治夫人》,电影我选《好家伙》(Goodfellas),书的话其实有两个答案,要么是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要么是 Rob Sheffield 的《Love Is A Mixtape》,如果你没有看过这本书,我极力推荐,写得很美。
    T:那个人呢?

    H:那个人,和你一样,我也选择保密。
    T:好的,没问题,没问题。

    H:公平的答案交换。
    T:是的,没错。

    1540998191050-timothee-chalamet-i-d-magazine-chair.jpg
    大衣与衬衫为 Raf Simons 19春夏款,牛仔裤为 Saint Laurent by Anthony Vaccarello

    H:然后是快问快答部分,最后我会以一个问题结束这次访谈。 
    T:好的。

    H:去唱K时的保留曲目?
    T:Nirvana 的《Heart Shaped Box》。但在不熟的人面前我应该不会唱。

    H:好的。纽约还是洛杉矶?
    T:纽约,纽约!没有任何悬念。天啊,每次在纽约下飞机,我都恨不得亲吻我的柏油土地。

    H:足球还是篮球?
    T:我觉得,都喜欢吧。 

    H:最喜欢的电视节目?
    T:《办公室》(The Office)。

    H:Kobe 还是 Lebron?我们现在要进入难题了。
    T:Lebron James 是我们这一代人运动精神的象征,而 Kobe 的确天赋异禀。我在 Lebron 加入迈阿密热火队之后超级喜欢他,他去克利夫兰骑士队之后我依旧喜欢。但同时我也很爱湖人,我正准备买一件湖人队的球衣呢。

    H:好吧。你睡觉的时候穿什么?
    T:什么都不穿。

    H:Jay-Z 还是 Beyoncé?
    T:天啊,他们都超棒,难分高下。我选两个人的组合,JayBay。  

    H:说说你最近一条发出去的短信。
    T: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看了一眼手机)天啊,我有好多人需要回复!最近一条短信是我爸爸发来的,他说《漂亮男孩》的开头很棒,然后甩给我了一条《毒液》的票房资讯链接。他是不会去看《毒液》的,搞不懂他为什么要给我发这个。

    H:让你有负罪感的快乐是什么?
    T:看《瑞克和莫蒂》(Rick and Morty)算吗。虽然这没什么好愧疚的,好多人都喜欢呢。 

    H:看过《青春无禁忌》(Big Mouth)了吗?
    T:还没呢,你觉得我该去看一下吗?

    H:当然。正在 Netflix 上播呢,快去看。
    T:好的!

    H: Cardi B 还是 Nicki Minaj? 
    T:天啊。Nicki 算是我高中就读学校的校友,但 Cardi 也是一个传奇。大家为什么不能相亲相爱呢?要是她们没有吵那一架就好了,感觉很不真实。所以是这样的,Nicki 是个传奇,Cardi 也是潮流的引领者。换你的话你怎么选? 

    H:现在可是我在问你。
    T:好吧,好吧。

    H:最让你感到快乐的一个地方?
    T:会让我内心感到快乐的是:纽约的一个夏日。 

    H:棒。结束前的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T:人生在世只活一遭,去尽情地生活,既要爱得深切,也要爱得包容。并且要明白睿智的人总能意识到自己的无知,也不会停下探寻意义的脚步。

    H:好极了。跟你对话很愉快,非常感谢。
    T:荣幸至极。也谢谢你!

    Credits

    采访:Harry Styles 

    摄影:Mario Sorrenti 

    时装总监:Alastair McKimm 

    发型:Duffy,来自 Streeters 

    化妆:Caoilfhionn Gifford,使用 Tata Harper Skincare 产品 

    灯光总监:Lars Beaulieu 

    摄影助理:Kotaro Kawashima 

    数字影像技师:Chad Meyer 

    造型助理:Maggie Foster、Madison Matusicha、Abby Adler 

    发型助理:Lukas Tralmer 

    制片:Katie Fash、Steve Sutton 

    选角总监:Samuel Ellis Scheinman,来自 DMCasting 

    翻译:@HarryStylesCN与@TimotheeChalamet甜茶字幕组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时尚故事 , Harry Styles , Timothée Chalamet , Beautiful Boy , Mario Sorrenti , The Superstar Issu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