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André-Naquian Wheeler 2018.05.16

    看 Z 世代如何给“酷儿”重新定义

    “ gay ”这个词已经过时了。

    看 Z 世代如何给“酷儿”重新定义 看 Z 世代如何给“酷儿”重新定义 看 Z 世代如何给“酷儿”重新定义

    “酷儿( queer )”是个很 queer (奇怪)的名字。在一系列让人听了想哭的羞辱言语中,我小时候觉得这个词差一点就是“ faggot (死基佬)”那个等级的侮辱了。在五年级时,我激动地跟同学们谈论起 Destiny’s Child 最新 MV 的时候,我的同学时常会对我说,“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酷儿。”现在,酷儿这个词已经在原来的侮辱意义上转变成了一种更具力量感的宣言。我先说清楚,“酷儿”已经不仅仅是另一种说“我是 gay ”的方法。现在“酷儿”还代表着“同性恋”“异性恋”“双性恋”这些标签化印象以外的一些含义,因为性别的内涵,远远比这些词汇所代表的来得复杂。现在,公开出柜的00后明星像 Rowan Blanchard 和 Amandla Stenberg 已经开始引导起大家了解“酷儿”在这个时代所代表的意义。“是的,对任何性别都有开放的心态是我把自己定义为‘酷儿’的原因,” Rowan 在推特上对粉丝这么解释自己的个人情感。不单单是 Rowan 一人这么开诚布公地坦诚个人情感观,目前估计,已经有超过半数的美国青少年不会将自己定义成单纯的异性恋者了。然而,这些年轻人也不会用“同性恋”和“双性恋”来形容自己。所以我们在想,会不会00后世代想要被称为“酷儿的一代”?

    “目前在一定程度上,‘酷儿’已经是一个在年轻一代里可以被接受的新选择了……”演员 Ezra Miller 在2013年解释,为什么跟“同性恋”相比,他更倾向于“酷儿”这个词。“我认为“酷儿”是最开放和包容的用词了……因为这个词已经成为了一个无所不包的旗帜,囊括了人类的每一员,所以我和我的朋友们都开始使用了它。而且对你想要喜欢什么样的人,还有所有这些有关爱情的,既微妙又美丽的学问上,我们应该不断地保持好奇和探索精神。”

    每一天都有更多的名人们开始称自己为“酷儿”。 Kehlani 近日在推特上也阐明了自己的“酷儿”身份,她说:“我感觉‘同性恋’这个词背后有一种限制了我只能喜欢去某个特定‘标签’人群的意味。但是我走在街上真的感觉 ERRYBODY FINE.(每个人都很诱人)啊。”同时《Love, Simon》演员 Keiynan Lonsdale 也特别解释了两性对他经常发生变化的吸引力,对“流动性别”这个词做出了大家目前急需的表率。“我可能某一天醒来以后,接下来那一天或者那一周所有男性对我都失去了任何的吸引力,”他在一次采访中提到,“或者也有可能连续三个月我都不会对女生有任何兴趣,甚至我对任何人都会没有感觉。但是如果你已经给自己贴上了某性向的标签,然后你有一天突然醒来发现自己的兴趣发生了转变,那么你还得把自己局限在原来的范围里,还要天天对外宣称自己还是要保持原来的状态。”

    “酷儿”在 LGBT 社区里也是一个极其实用的概括性术语。在未来某天,性别与性向的流动性和稳定性终于得到大众理解的时候,“酷儿”这个词也可以允许我们不带有任何贴标签意味地去称呼任何一个人。尤其,这个词对变性人群和中性人群也是极其受用的。这说起来可能有点意外,但“酷儿”兼容并包的意义恰恰使这个词也是如此的具体。

    Credits

    作者:André-Naquian Wheeler

    翻译:popgu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Queer , LGBTQ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