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Matthew Whitehouse 2019.03.29

    slowthai 如何成为英国最具颠覆性的跨界人物

    在民族情绪渗透进他的首张完整专辑 《Nothing Great About Britain》 之际,slowthai 证明了自己既是他的世界中、也是这个时代的艺术家。

    slowthai 如何成为英国最具颠覆性的跨界人物 slowthai 如何成为英国最具颠覆性的跨界人物 slowthai 如何成为英国最具颠覆性的跨界人物

    “Mike Skinner 周三会来我家,”还没等我们坐定,slowthai 便激动地说道。“来我曾经听他歌曲的房间里!”这仿佛就像只存在于字面上的人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现实生活中。你看, slowthai 正满心期待着即将到来的学期,因为母亲——很早就生了他和他的四兄弟——之前经常在车里听 The Streets 的歌。实际上,早在 slowthai 还以 Tyron Frampton 为名时,他便疯狂迷上了这个组合,甚至因此疯狂收集 Clipper 打火机,这也是组合里每个人用来加油打气的标志。“Mike Skinner 也是英国中部的人,”他说道。“当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时,就觉得他跟我挺像的!”

    当然,令他兴奋的还不止这些。自从他那年与 Dave、Flohio、K-Trap 和 Octavian 一同登上英国版 i-D 的说唱专题后,这位出生于北安普顿的艺人已经从一个离经叛道的说唱英雄,成长为了英国最具颠覆性的跨界表演者。仅在2018年就接连推出了七首单曲和一张广受好评的 EP Runt,24岁的他已经成功洗刷了陈年往事,被冠以英国中部成功者的标签,为音乐赋予一种戏剧化和紧迫感,义愤的同时又充满幽默。因此也就不难解释他为何能空降2019年 BBC Sound 榜单。“我必须时刻记住一点,没有人想听空洞的歌曲,”他解释道。“现在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听我的歌,但总之我得到了人们的关注。”

    1552905650470-clareS_3001_01.jpgCarharrt WIP 夹克及衬衫

    如果说象征着英式说唱的 grime 最先明确地引爆了英国年轻人对当下的不满情绪,那么 slowthai 就是研究为什么这种感受来源的艺术家。然而他拒绝代表这代人发出声音的说法(“我只是想成为人们愿意听到的声音而已,”他解释说),他很明白利用自身作为平台,可以亲手打破如今的现状和格局:单曲《T N Biscuits 》(歌曲中的“The farmers are coming”);让人感受到他成长中的乡村风光;而在他探索男性气质的视频 《Ladies》 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与模特女友 Betty 一起重现了摄影师 Annie Leibovitz 为 John Lennon 和小野洋子拍摄的著名裸照。

    “我一直所做的事情,重点都在于成为另一个…...”他环顾四周,在脑中检索着合适的措辞。“另一个’William’吧,”他决意说道。“世界上有上百万的 Williams。那我到底是在做什么呢?我能做些什么来引发人们的思考呢?我觉得我们生来都有这种感觉:来世上是为了做点什么,而且总觉得有更重大的事情等着我们必须去做。”

    1552905770697-clareS_3001_02-v2.jpgStone Island T恤,Cav Empt 长裤

    你可以想象,从北安普顿长大的他会从政府公共设施中探索到零星支离的灵感,也许是小镇公社中的牧师 Richard Cole,并非是某些令世界为之震撼的激情音乐。但这同样是 slowthai 成长故事中重要的一部分——我们当天见面时,他正穿着一件 Northampton Town F.C. 的运动上衣——但也成为他肩负的一块重担:有关“忠于本源”的质问不断向他袭来,就好像各省的工人阶级艺术家应该把关注点转到毒品和 Rizla 烟草上,而中产阶级则理应承担着设定社会议题的责任。

    “的确是这样,它一直伴随着我,”他说道。“总是说北安普顿、北安普顿、北安普顿,没错,但我也不能代表北安普顿,我就是 Tyron Frampton ,我就是 slowthai 这个个体,我就是我所表达的艺术本身。如果你要我表态的话,我只能说我是个正在努力成长的人,或者说是努力绽放的植物、花朵也行。我们现在真的太纠结于一个人来自哪里,这才是一切的问题所在。”

    1552905861131-clareS_3001_04x.jpgBurberry 开衫及T恤

    你或许以为他会同意自己代表北安普顿,但事实是你错了。就像猝不及防的2016年,51.9%的英国人投票决定退出欧盟而产生了一系列连锁事件。在撰写这篇文章时,距离3月29日正式脱欧还有一些时日,我们并不能确定会发生什么,或许很有可能在之后回归原始的以物易物来获取这本杂志(“7只鸡抵一本杂志!”)这种对国家未来不确定的担忧也渗透进 slowthai 即将推出的完整首专 《Nothing Great About Britain?》 中,向你呈现作为一位个人艺术家、也是时代艺术家的理念与洞察。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在庄园里长大,身边的大多数人都靠救济金生活,有的甚至连领取救济金的机会都没有,或者是在监狱里进进出出,我从来没感觉英国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谈到这张专辑醒目火爆的标题时解释说。“我们只有彼此,但全民公投把这些剥夺了。”

    “这让我很生气,”他继续说道。“但我也不想生气。我只是先想看看为什么会这样,而后做出一些改变。我并不觉得自己说的话完全正确,更不是什么福音真理。我只是在说我所相信的东西,我坚信让英国强大的不是身为一个国家层面做了什么,也并非是国家的头衔所能成就的,而是要靠家庭、靠群体,靠你身边的人,靠你最亲近的人,看你怎么和他们团结起来。如果我们一起奋斗,先要看清这一点,然后再开始行动。但无论如何,我们终究要学着让自己成长起来。”

    1552906670469-clareS_3001_03.jpg全部服装均为Prada


    Credits

    作者:Matthew Whitehouse

    摄影:Clare Shilland

    造型:Louis Prier Tisdall 

    妆发:Nao Kawakami at Saint Luke

    摄影助理:Jodie Herbage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采访 , 说唱 , slowthai , thehomegrownissu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