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Ryan White 2017.11.06

    SZA 是如何成为2017年最强声音的?

    i-D 与 SZA 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13年。当时她刚签约,准备释出第三张 mixtape ,仍在郊区少女和 R&B 巨星的定位之间摇摆。而四年后的现在,她的首张专辑姗姗来迟却一举大获好评,Solána Rowe 已经掌控全场。

    SZA 是如何成为2017年最强声音的? SZA 是如何成为2017年最强声音的? SZA 是如何成为2017年最强声音的?

    原文刊登于 i-D The Sounding Off Issue,no. 350,Winter 2017。

    “我那些丧歌?”当得知 i-D 办公室还在循环播放她的首张专辑后,SZA 大笑起来。“好啦,谢谢你们。我太开心了!有时候我自己听着都觉得,’天啊姑娘,你也太丧了吧。’”她的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对于一个因其脆弱的抒情主义而备受推崇的音乐人来说,能做出如此真诚而自知的评价,其实不算意外。不过自从数月前专辑发行以来,经历无休止的宣传巡演、采访轰炸,我们可以理解她的疲惫。然而那种功成名就之人敷衍的或做作的回答,并没有如期而至。一个暖和的夏日夜晚,SZA 坐在酒店房间的窗台上俯瞰 Shoreditch 区,心情轻松自在,她和她的好朋友及创作伙伴 Sage 抽着烟放声笑着。她自始自终全神贯注,渴望交谈,格外耐心聆听,不一会她聊起英国的君主立宪制、退欧和女议员 Jo Cox 的谋杀案(“太令人气愤了,我都震惊了!”),言辞热烈不亚于讨论她的生活和音乐。

    《Ctrl》是一张广袤、真心而诚实的专辑。45分钟简练、华丽而另类的 R&B 音乐,饱含着对爱、失去、背叛、烦恼、焦虑和不安的反思。音乐网站 Pitchfork 称其为“一张打破 R&B 体裁的生猛之作”。知名制作人 P Diddy 发推表示“你们都给我去买 @sza 的新专辑!” i-D 封面巨星 Kendrick Lamar 则冷静得多,他写道,“一流的演绎,精彩的故事。为这个女人感到骄傲。”而创作歌手 Solange 直接拍了一段她和歌手 Kelela 听着《Love Galore》边唱边跳的视频,如果这都不算高度赞美,还有什么算呢?据 SZA 去年发的推文猜测,由于唱片公司内部纷争,导致她的专辑延迟发行,然而《Ctrl》在6月8日推出之后,当即引起整个音乐产业的瞩目。随后,专辑巡演“Ctrl: The Tour”于8月20日启动,社交媒体上迅速充满崇拜与激动的声音,从少男少女如 @addictedtosza 到嘻哈巨星如 @champagnepapi 。

    1508341613352-iD_SZA_2_RBW.jpegT恤来自 Astrid Andersen ,工装裤来自 Napa by Martine Rose ,运动鞋来自 Nike 。

    今年是 SZA 加入洛杉矶音乐厂牌 Top Dawg Entertainment 的第四年,Kendrick 和她同公司。“ [TDE] 签我的时候,他们递给我一张支票,问我,‘你觉得怎么样?’我说,‘没问题,ok……’我把支票揣在口袋,等我飞回纽约才发现我连打车去银行的钱都不够。 ”现在她手握和大公司 RCA 的合约,花2000美元还清她的学生贷款绰绰有余,这是她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做到的事。尽管经济状况突飞猛进,Solána Rowe 仍旧非常谦逊,一如当初 i-D 在她签约后采访她时那样。“你们改变了我的生活,”说起摄影师 Zach Wolfe 当时在纽约某个公园为她拍的照片,SZA 眼前一亮,“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觉得自己穿时装好漂亮。之后所有杂志拍我都会参考你们拍的照片。因为没人愿意花时间帮一个190磅、黑皮肤、默默无闻的新人打扮。”

    在 SZA 的整个访谈中不乏这样坦诚的时刻。正是因为率真,她最近发现自己可以为那些无所适从的人们发声。虽然才华洋溢明艳过人,但 SZA 对自己和其他知名艺人之间的差异十分敏感。“有多少身材壮硕的黑人女性能被一群 rapper 包围,唱着我唱的歌,而且和我一样来自郊区?”当被问及是否觉得自己被定型时,她说道,“我不会随意评判那些评判我的人!”

    1508341626103-iD_SZA_3_RBW.jpeg上衣来自 Palace , 珠宝均为私物。

    如果说 SZA 是离经叛道的新领袖,那么《Ctrl》的主打歌《Drew Barrymore》绝对是组织的颂歌。歌名来自那位拒绝服从好莱坞制式的女演员,SZA 从小痴迷于她——“她古怪、格格不入而脆弱”——这首歌以坦率的姿态对身体意象和自尊进行深入思考。“I’m sorry I'm not more attractive / I'm sorry I'm not more ladylike / I'm sorry I don't shave my legs at night”(对不起我不够有吸引力/对不起我不像个淑女/对不起我晚上腿毛不剃),她如是唱道,你总能看到这些歌词出现在推特和 Instagram 自拍的下面。在这首歌广受认可之后,Drew Barrymore 还在6月释出的音乐录影带中友情客串,让这首歌得以完整。“我给她写了一封超级长的信,告诉她,我有多爱她,她对我有多重要。当我得知她决定加入拍摄,我想,‘哇,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我的信觉得我疯了。’结果发现她根本没收到我的信,”她大笑起来,“我的经纪人根本没有送出去。”

    SZA 最喜欢的 Drew 拍的电影是《Never Been Kissed》(一吻定江山),“因为女主角 Josie Grossie 的故事就是我的故事。我的高中同学都可以作证。”此刻坐在她对面,让人难以想象她所说的。那个纽泽西邻家女孩 Solána 是从什么时候进化成毫不费力就很酷的纽约歌手 SZA?“在这个现实世界,我算是有所成长吧。想起以前在学校那些让我尴尬的事,比如说过度热情……我意识到,‘啊,我就是我,我有我自己的特质,即使和别人有些许不同我也不在意。’”然而在她信心增强的同时,阻碍仍不请自来。“患上注意力缺陷多动症(ADHD)实在太辛苦了,”她的语气稍微变软,“说起来有点丢人。特别是我紧张的时候,我的注意力早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我的 ADHD 霸占着我的发言权。如果我在公共场合被人认出来——因为我第一次出名嘛——我可能会失控,那时所有人就会离我而去。我很容易感到迷惘。但我正在努力控制自己。

    1508341646383-iD_SZA_5_RBW.jpeg连帽衫来自 Matthew Adams Dolan ,vintage Gucci 工装裤 来自 Procell Archive ,袜子均来自造型师工作室,鞋子来自 Teva 。

    虽然前有三张 mixtape 博得乐评界赏识,分别是《see.sza.run》《S》及《Z》(还有一张《A》未释出,SZA 的答案是“的确有那么回事!”)但说到 SZA 在《Ctrl》之前的最大突破,或许当属2016年她与 Rihanna 合作的《Consideration》。这首由 SZA 创作的歌被公认为是《Anti》的点睛之笔,而事实上,它本来是为她自己的专辑准备的。“[Rihanna] 叫我加入创作团队。差不多到最后三小时,我还是没给她任何素材。然后 Pharrell 走进来问,‘所以你之前有做什么吗?我想,‘要命,我要给 Pharrell 听我的歌了。’我告诉自己,‘放些厉害的,姑娘。’于是我决定放我专辑里的歌。”她唱完《Consideration》,以我们对 Rihanna 的了解,接下来发生的事也就不足为奇了。“她说,‘ 姑娘,我要这首歌。’我说,‘这首不行,我给你更好的吧?’可是她说,‘不,我就要这首。’”

    回想起来她是否觉得《Consideration》注定属于《Anti》呢?一年半过去了,SZA 看起来若有所思,她仍为这首歌伤感。“我觉得我的专辑需要这首歌。不过,我也觉得它应该顺其自然。可是我琢磨着……如果当初我留下《Consideration》,可能《Ctrl》就会提早一年完成吧。这首歌是整张专辑的重头戏。我还给它拍了录影带,什么都做好了。”至于这首歌是否真的让她得到更多的关注,她却有不同意见,“我知道有些人认为它会为我带来更多帮助,我不这么想。所以我还是保持中立意见吧。”

    1508341668431-iD_SZA_6_RBW.jpegT恤来自 Raf Simons ,工装裤来自 Supreme 。

    如果你认为《Consideration》是 SZA 创作造诣的极限,那只能再给你个例子:《Feeling Myself》(Nicki Minaj 和 Beyoncé 合作)。“当时 Beyoncé 在忙《Lemonade》,她时不时会叫我过去。她只是想看看我最近怎么样。她是第一个对我感兴趣的人。我留下那首歌,离开录音室,之后再也没听到它,接着她突然间说,‘嘿,这首歌可能会用在 Nicki Minaj 的专辑。’我说,‘真的吗?太疯狂了吧!’结果就是那样。我完全没有和 Nicki 见面或交流。”那她现在还和 Beyoncé 保持联络吗?“我不知道有谁会和 Beyoncé ‘保持联络’,是她在和你联络。她时不时会打电话来,希望我参与一些事。我真的非常感恩她竟然还想到我。我说,’当然好啦!如果我错过那得多逊啊?’不过我经常说错话,我说,‘我知道可能有人总是问你这个问题……’,然后她说,‘一般人不会和我这么亲近。’”

    得到 Beyoncé 的信任,Kendrick 的支持,Drew 的宠爱,专辑大受好评,外形美丽迷人;SZA 的成功不仅因为如此,更因为她对漫漫来路的觉悟。“四年前,我想要的很多,拥有的却不多。我无法掌握自己的人生,当时我想,‘我希望这能成功,’可是我没有为结果付出。现在我承认,我会害怕,而且我会付出。”那么,下一步呢?当提起她去年发的推文,声称《Ctrl》将是她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专辑,SZA 再次邪魅一笑,“我又签了一个合同,所以我要继续做下去啦。我会卯尽全力把它打造成我最棒的专辑。”对此我们坚信不疑。毕竟,SZA 是一位艺术家,她可以化粪土为金银,让它闪闪发亮。

    1508341680971-iD_SZA_1_RBW.jpeg上衣来自 Palace ,裤子来自 Matthew Adams Dolan ,运动鞋来自 Nike。

    Credits

    头图:SZA 穿着T恤来自 Astrid Andersen ,工装裤来自 Napa by Martine Rose 。

    作者:Ryan White

    摄影:Hanna Moon

    时尚总监:Alastair McKimm

    妆发:Giselle

    摄影助理:Alessandro Tranchini

    造型助理:Sydney Rose Thomas 和 Bojana Kozarevic

    机动:Pablo Di Prima

    制作:Elise Lebrun 来自 D + V

    翻译:Nikki Che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时尚 , SZA , Rihanna , Beyoncé , drew barrymore , ctrl , the sounding off issu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