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徐祎莹(ClaireXu) 2018.07.09

    Hyukoh 在迷惘过后决定在《24》中寻找通往幸福之路

    我们与前不久刚刚发布了新专辑的 Hyukoh 聊了聊创作过程、“24”的意义,以及最近一次他们为追寻爱与幸福而做的事。

    Hyukoh 在迷惘过后决定在《24》中寻找通往幸福之路 Hyukoh 在迷惘过后决定在《24》中寻找通往幸福之路 Hyukoh 在迷惘过后决定在《24》中寻找通往幸福之路

    从2014年成军至今短短四年时间,韩国独立乐队 Hyukoh 就已从在大学路附近活跃的地下乐队一跃成为拿下Mnet亚洲音乐大奖的新星。凭借主唱兼吉他手吴赫慵懒迷离的唱腔,和吉他手林贤帝、贝斯手任童健、鼓手李仁雨的默契协作下,他们制造的优秀音乐俘获了国内外一众歌迷。就连 IU、Dean 等人,甚至一些在音乐界有着绝对地位的老唱将都曾在社交媒体上极力推荐他们。作为一个以小众音乐出身的乐队,如此直线上升的人气与成名速度——尤其是在韩国这样一个“偶像流水线制造”的大环境下仍能脱颖而出——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也许大部分人对主唱吴赫更为熟悉——标志性的寸头、唇钉和英气的眉毛,他谈话时却有着与之外表形成强烈反差的腼腆神情。事实上,Hyukoh 确实算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乐团——聊音乐也许是他们用词最多的时候,其他时候你休想从他们嘴里撬出一句话,应该说他们是把更多的思绪放进了音乐创作里。四位均出生于1993年的成员从首张EP专辑《20》再到后来的《22》、《23》,一直以来都把作为千禧一代热烈而又迷惘的心境通过故事叙述般全数写在歌里。而前不久他们刚刚发行了全新的专辑《24:How to find true love and happiness》,这一次他们远赴柏林制作,展开人生另一阶段的思考。

    由 Beats by Dr. Dre 推出的 Beat x Beat 音乐系列纪录短片,旨在展示那些世界上最著名的音乐人创作过程的幕后故事。此前出镜的亚太音乐人包括林俊杰、Higher BrothersLu1。其他音乐人还包括 Ariana Grande、Coldplay、Kendrick Lamar 等。此次 Beats 邀请 Hyukoh 讲述了新歌《Gang Gang Schiele》背后的创作故事。

    Beats x Hyukoh “Beat x Beat”音乐纪录短片

    如果说要用一个词定义 Hyukoh 的音乐,最为恰当的就是“暧昧不明”。这不仅体现在他们的音乐类型上,也体现在歌曲的思想层次中。人们往往将他们氛围化的音乐定位于 Indie Rock,而 Hyukoh 不愿将他们的音乐拘泥于任何特定流派,极力打造贴着 Hyukoh 专属标签的东方音乐。也许你认为在《23》的厌世与挣扎后,他们在《24》里真的通往幸福之路了。但其实它更像是千禧一代踏出舒适圈后,独自探索世间万物的虚无感的另一种进阶版探讨。如果你正巧也处于这个成长阶段,你一定能从中听出共鸣与感悟。也许是像《Graduation》里一样正徘徊在毕业后的解脱与不安感的交织中,可能也无意间遇到了《Citizen Kane》里的司机师傅,感叹着城市生活的浮躁与喧嚣,还或者你是《Gang Gang Schiele》中那个正等待一个机会对老友真心说一句“sorry”的少年。

    即便是在与他们的采访对话中,这种无奈却仍极力探索着幸福的飘渺感都无处躲藏。“ ‘家乡’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没有一个明确的家乡或国籍。”他们依恋着自己的故乡,那里承载着他们的一切,却也想像《Goodbye Seoul》里那样偶尔逃离。24是人生的另一个交叉口,也许有的人也正经历着这样的四处漂泊,有的人可能已找到了初步目标并为之奋力前行着,有的人跌落爬起准备寻找新的起跑点。但究其根本每个人的终点站都是相同的,那就是爱与幸福,而这就是《24》想要传达的意义。我们在这次与 Hyukoh 的采访中了解到了他们最近一次为“追寻真爱与幸福”而做的事,还聊了聊《24》、未来想合作的人,以及成员去卡拉OK的必点歌曲。

    0003 copy.jpg

    《24》这张专辑的创作过程与之前的专辑有什么不同?
    上一张专辑我们是在韩国和诺曼录的音,我们的音乐工程师在柏林做了混音和后期母带处理。但新专辑《24》从录音开始的整个过程都是在柏林做的。这一次我们尝试用了一些之前从没使用过的设备和乐器,感觉非常棒。我们尤其爱磁带机,但是等绕带的时间太枯燥了。我们一直以来渴望做自己喜欢的、不受限的音乐,而这次的《24》就是最好的证明。

    如新专辑名称所述,为什么24(岁)是一个这样的过程呢?
    其实 “finding true love and happiness”(追寻真爱与幸福)是我们所有人的毕生追求,并不是针对某一个年龄层来说的。

    那么最近一次为了追寻真爱与幸福而做的事是什么呢?
    李仁雨: 遇到了 G.O.D 组合里的朴俊亨 。
    林贤帝:试着比之前早起了两小时。
    任童健:我没有具体的一件事。
    吴赫:去了柏林,对那里有了初步的了解,也学会了怎样“放松”。

    0012 copy.jpg

    我们知道吴赫从小在中国长大,还曾说过中国是会让你“Homesick”(思乡)的地方,到底中国对你来说的意义是什么呢?
    吴赫:我的童年时期在中国度过,在中国上的学。长大了之后才回到首尔读的大学,但离开中国以后才意识到我在中国度过的时光有多宝贵。中国对我来说意义深重。

    你们的歌曲中多次提及“家乡”这个主题,到底对于你们而言家乡是怎样的存在?
    ‘家乡’对于我们而言就是没有一个明确的家乡或国籍。

    你们的音乐背后总是有着流行音乐人罕见的思想层次,你们都如何发掘灵感?
    我们之所以能够在音乐中讨论比较深层次的东西,是因为我们总是在无拘束地写出任何我们想要说的事。而周围的任何一个事物、事件,以及每一个经历都可能赋予我们灵感。

    在去年拿了 MAMA 的最佳乐队表演奖之后,心态上有什么转变吗?如何平衡自己的创作初衷与音乐市场?
    获得奖项的之前和之后并没有什么不同。我们还是我们,还是想要尽全力把更多创想带到音乐当中。在创作的时候我们也从没把流行市场放在考虑范畴之内。

    0011 copy.jpg

    最近你们的音乐受谁影响较深?未来有想合作的人吗?
    林贤帝: Zach Hill。他让我重新认识“噪音”。
    吴赫: 我听的所有歌曲都影响着我。我很想和 Arca 合作。
    李仁雨: Nirvana 吧,他们是无可取代的。我想和 Snoop Dog 合作。
    任童健: 我想和 The Beatles 合作。

    团员一起唱过卡拉ok吗?什么是你们的必点歌曲?
    当然了!
    李仁雨: Kang San-Eh 的金曲串烧。
    任童健:申成宇《序诗》、NOBRAIN《雨和你》。
    林贤帝: Dynamic Duo《告白》
    吴赫: 金建模《A Beautiful Farewell》、野菊花《That’s only my world》&《Please》、Sting《Englishman in New York》。

    哪些虚构作品里的人物最像你们?
    李仁雨: 贤帝说我像《一拳超人》里的性感囚犯。
    任童健: 摩艾石像。
    林贤帝: 我像我妈。
    吴赫: 《浦安铁筋家族》里的 Jin。

    Credits

    作者:徐祎莹Claire

    编辑:Ben Yuen 阮柏涛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音乐采访 , Hyukoh , 吴赫 , 韩国乐队 , 独立摇滚 , 《24:How to find true love and happiness》 , 24岁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