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Felix Petty 2017.06.27

    圣彼得堡90年代的锐舞文化激发了 Gosha Rubchinskiy

    我们有幸独家预览 INRUSSIA 公司最新的出版作品,这本书记录了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圣彼得堡一带锐舞狂人的萌发。

    圣彼得堡90年代的锐舞文化激发了 Gosha Rubchinskiy 圣彼得堡90年代的锐舞文化激发了 Gosha Rubchinskiy 圣彼得堡90年代的锐舞文化激发了 Gosha Rubchinskiy

    “踩着尼龙网面的 Adidas 运动鞋,穿着荧光色尼龙衬衫和亮面的 Diesel 长裤,后背还驮着双肩包,”这就是圣彼得堡当地报纸(《 St Petersburg Newspaper 》)中所描述的90年代中期的狂欢青年形象。“虽是无休止地重复着陈词滥调,也缺乏坚实的锐舞音乐结构,但因此造就了统一的着装风格…… 这些年轻人都是夜猫子,出门前经过一番精心打扮,仿佛为夜店而生。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瘾君子,如果不嗑点药根本起不来床。”年轻人就这样沉醉于毒品和叛逆之中,浑身穿着老一辈根本理解不了的“时尚”,在无限循环的节奏中纵情声色:这在当时的圣彼得堡再正常不过了。

    圣彼得堡始建于彼得大帝时期,原作为国家的新都城,经波罗的海沟通着俄罗斯与欧洲。这座巴洛克风格的大都市始终是俄罗斯与西方世界联系的纽带和核心。在1917年以前,圣彼得堡曾是该国的首都,直到1917年十月革命推翻罗曼夫王朝,俄国进入共产主义时期后,莫斯科又重新成为国家首府,而圣彼得堡则演化为俄罗斯叛逆艺术和地下音乐的中心,是朋克青年和先锋艺术家们的乐土。1991年苏联解体后,这座城市更向世界敞开了大门,快餐文化、蓝色牛仔和英文氛围杂糅于此,处在混沌音乐中的人们似乎对穿衣打扮有了更多选择。

    1498468558870999.jpg

    作为设计师,圣彼得堡人 Gosha Rubchinskiy 常游走于俄罗斯和中欧之间,他正是随着锐舞文化和滑板潮流成长起来的一代,这也成为了 Gosha 数周前于此发布的2018春夏系列的部分灵感来源。整个系列透露着年轻部落的能量、普世和反叛;不论是狂欢者、滑板人还是球员造型,最外面都披着 Burberry。

    锐舞元素(rave element)真的不为人知吗?好吧,便服是我们首创的;滑板元素也被 Gosha 在圣彼得堡演绎了快十年了;还有那些狂欢者们,也许你们不曾了解,但这次有幸借由 Gosha 和 INRUSSIA 的合作,我们可以一窥当年的热闹:书中包括了一些回忆录和口述史,和许多珍贵的图片档案一起,描绘了当年狂欢的盛景,见证了锐舞文化的兴衰浮尘。

    1498468558909805.jpg

    开篇是艺术兼理论家 Timur Novikov(2002年过世)曾撰写的随笔,详述了当年的历史细节。之前 Gosha 也将这位大师的作品用于胶囊系列设计。Timur介绍了他是如何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在柏林的电音先驱 Westbam 那里寻得锐舞音乐,又是怎样试着将这种音乐第一次带进俄罗斯,除此之外,他还在文中向本地读者介绍了 Western 俱乐部的前世今生。从此,锐舞文化裹挟着酷儿、瘾君子、嬉皮士和朋克青年,在司法和社会的众目睽睽之下塑造了圣彼得堡的如今风貌。

    书中还收录了 Denis Oding 和 Igor Vdovin 口述的一段历史,Denis 所创建的 Tunnel Club 见证了90年代的狂热风潮,而 Igor 则被视为圣彼得堡一带知名的锐舞音乐制作人。“圣彼得堡的90年代狂潮吸引了无数的艺术家、科学怪人、潮流青年,甚至包括援交女和犯罪分子,” Denis 回忆道。这种无底线的集会狂欢必然无数次惊动了当局,但音乐带来的自由和放纵让人欲罢不能。 Denis 还说道,有段时间他们被当局围堵,但没什么好怕的,因为酒吧建在老式防空洞里。这让警察们大为愤怒,一气之下带走了位 DJ,对其严刑逼供,结果搞得大家在圣彼得堡寒夜中徘徊了许久。

    1498468558521220.jpg

    走进狂欢的现场,你会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新奇的玩意儿让人目不暇接。当时女 DJ 中的代表 Lena Popova 在书中写到,以前打碟设备出奇地贵,那时根本摸不到转盘,更别说唱片了。她估计当时整个城中也就四五套机器,但 DJ 有十来个。

    然而,尽管面临着警方的暴力压制和设备不足的窘境,但不计其数的当代艺术家们推动锐舞文化走向更为不寻常的道路,并令其成为昔日传奇。在正规俱乐部有限的情况下,许多派对和集会只能就地举行。Timur Novikov 和 Georgiy Guryanov 正是彼时引领这种风潮的艺术家,也可看做是对新式锐舞文化的献礼,在他们不遗余力的发展之下,圣彼得堡的艺术气息日益充盈,到了苏联解体之际,街角的临时夜店随处可见。

    1498468558754331.jpg

    Fontanka 145 是最早的一家,负责经营的艺术家们旨在向苏联之外的世界致敬。他们选址于一幢废弃的公寓,搭建了舞厅,并邀请各色艺术家前来布置室内装饰。也正是在 Fontanka 145,俄罗斯的年青人得以首次听到西方的唱片,这还要多谢俱乐部的 DJ Alexei Khaas。但 Fontanka 145 最终还是关门了,不过后来 Alexei 和兄弟一起组建了 Tunnel Club,成为圣彼得堡的狂欢新据点。

    Tunnel 因如织的人潮而留名史册:前卫的年轻人、波西米亚人、俱乐部小开和酷儿们欢聚于此,偶尔还有小混混到访。但随着苏联解体,一切都变得异常自由。“边界敞开了,”摄影师 Igor Bystriy 写道。“全新的电子乐如洪流涌来,颠覆了这个国家的传统音乐文化,昔日伴随我们的共产主义诗歌和先锋曲调一去不复返。真是酷毙了!看看我手里的照片你就能明白,当时的人们有多自在。”随着新流行文化的高潮,虽然 Tunnel 规模更大且更商业化,但它和它代表的锐舞时代已成历史。

    1498468558542982.jpg

    “这和彼时的社会环境动荡有很大关系,” Denis 回忆起这段文化的消亡时说道。“不管是我们的朋友、DJ、音乐人,还是潮人甚至陌生人,当不法之徒光临 Tunnel 后,人们便开始落荒而逃。俱乐部成了危险地带,甚至对我们自己来说…从此之后我们选择了更商业化的道路,但生意低迷。直到与晚会比肩音乐节的横空出世,那里成为了狂欢、嗑药的胜地,也是压垮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像很多其他潮流文化一样,锐舞经历了地下、到主流、再到商业化,最后分崩离析的过程。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这段历史在西方尚未被人知晓。好在当下一代俄罗斯青年正从过去这段光辉岁月中找寻无限的灵感来指引设计。Gosha 也许算得上是领头羊,他正潜心于展现他的研究、他的国家,还有这个世界。


    Credits

    作者:Felix Petty

    摄影:I Bistriy

    图片鸣谢 INRUSSIA

    翻译:徐善来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时尚 , 俄罗斯 , 青年文化 , INRUSSIA , gosha rubchinskiy , 圣彼得堡 , 锐舞文化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