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文化 i-D 团队 2016.10.28

    the KVB —— 一波哥特式的爱

    跟着来自英国伦敦的 the KVB 来到另一个平行世界。

    the KVB —— 一波哥特式的爱 the KVB —— 一波哥特式的爱 the KVB —— 一波哥特式的爱

    听起来有点神秘,又有点罪恶,就像一个朦胧未醒的梦,来自英国伦敦的 the KVB,用混合着后朋,Shoegaze 和极简却不失层次的电子噪音不断撩拨着大家的鼓膜, 扭曲的吉他 Riff 和杂音裂纹把你整个拽入另一个平行时空。对于 Nicholas 来说,情绪和气氛掌控着所有,他要用他们的音乐和视觉效果把你的灵魂洗刷。最初只是 Nicholas Wood 的卧室 Project,一个让他探索不同声音纹理的机会,这为日后的组合积累了不少资本。The KVB 是 Klaus Van Barrel 的缩写,是 Nicholas 刚开始做音乐时朋友起的不大正经,带有一丝荒谬的名字。2010年 Nicholas Wood 和 Kat Day 走到一起,开始了这个阴郁却极致浪漫的创作旅程。Kat 曾在伦敦的 Goldsmiths 学习纯艺术,她为乐队的视觉制作上融入了很多实验性的元素。演出中的屏幕上的实时图像是为了和音乐建立起联系,让人产生共鸣,让触感产生兴趣的他们,去探索大脑是怎么创造意识的链接去感受图像。这个在音乐和视觉上都做到极致的乐队,不愧一路上获得了包括 Anton Newcombe,Geoff Barrow 和 Sonic Boom 在内的一些有影响力的朋友的支持和赏识。 2016年的新专辑《Of Desire》也是在 Invada Records 的  Geoff Barrow 支持下发行。看到 Nicholas 叙述对这张这张专辑的感情时,我已经融化了。“It's about longing to be with someone and getting lost in a world that you create together”请期待他们接下来几天的演出。

    i-D:the KVB 是如何诞生的?组成这个乐队是否是当时一个明确的目标?
    Nick:其实 the KVB 初始是我个人录音时使用合成器和鼓进行创作而产生的输出途径。第一拨曲子本来是为一个不同的乐队所做的小样,但后来我决定自留,为它们开始创作一些新的东西。当时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就是为了做自己喜欢的音乐。不久之后,我们俩第一次在利兹相遇之后就开始一起工作了。最初 Kat 会做一些视觉,慢慢发展成为一个具有实验性,完整的视听项目。

    i-D:你们现在常驻于哪个城市?这个城市有哪些独特之处帮助你们成长?
    Kat:我们在柏林住了2年多,和伦敦的生活相比,这里的生活方式是个完全相反。柏林很特别,时间在这就好像有不同的移动方式。柏林的冬天太适合窝在录音房里冬眠了。除此之外,这里还有更多的空间和时间进行实验,反思和精益求精。这对任何创意实践都很有帮助,我个人认为自从搬来了柏林,我做出了我最满意的作品。

    702975861.jpg摄影:James D. Kelly

    i-D:现场演出哪些方面对你们来说比较重要?
    Kat:巡演途中,我们很幸运的在很多奇特的场地演出过。比如在 Tenerife(特内里费岛)一个巨型的老油罐里,莫斯科一处充满了艺术装置的人造岛上的 Techno 音乐节和意大利的一个古老枪炮堡垒中,入口通向地下,有条深不见底的黑暗隧道。每一个空间,场地和人都截然不同。当然某些城市的人群会更乐于舞动。
    Nick:与大多数电子音乐一样,最重要的是音响系统,对于我们来说,视觉效果也同等的重要,越大越好! 我们的目的是营造气氛,专注把你沉浸于其中。所以我们的演出最理想的环境应该是在一个黑暗的俱乐部里,拥有最大声的音响和巨型的投影当然是最好的!

    i-D:第一次在中国巡演,有什么期待吗?
    Kat:除了这是我们首次的中国之行,这也是我们俩第一次来亚洲!完全没有头绪该期待什么,太激动了。我们将从我们整个唱片集中演奏一系列歌曲,包括我们以前从未玩过现场的几首。 我也在为亚洲的新秀设计一些新的视频部分。

    i-D:目前什么在启发鼓舞你们创作新的曲目和视觉?
    Nick:我们刚休息了几个星期,所以最启发我们的是能够安静的坐下来开始创作!今年的巡演之中我们也认识了很多新老乐队,能够接触到新事物总是棒。
    Kat:幸运的话,巡演之后我们能抽出几天探索周边。上个月我们回伦敦的 Brixton Academy 演出,就去了一些展览。Hayward Gallery 展出的“The Infinite Mix”展览中我们看到了 Cyprien Galliard 的 《Nightlife》。它真的是令人难以置信,是我今年看到的最爱的一支视频作品,非常受之鼓舞。

    i-D:无论何时何地最喜欢的专辑是哪一张?
    Kat:目前要数 Kraftwerk 的 《Die Mensch Maschine》。

    i-D:今年有哪些无法忘怀的时刻?
    Kat:是在布鲁塞尔的一个棒极了的演出,实际上可以算是我们新专辑发布巡演中最好的一次,但是巡演之后一位受过创伤神经衰弱的神秘男子,威胁要谋杀我们。他彻底疯了,极度暴力,还砸烂了后台,不得不被保安按住,吓得我们闪电一般的装好货车撤离现场!当然啦,这是个因为奇怪原因而难以忘怀的时刻,和当晚其他发生的美妙时刻成为了一个鲜明的对比。我们认为这次亚洲之旅会是因为好的原因而难忘。

    i-D:你在过去几年里工作效率很高,你们怎么跟上实验的热情?
    Kat:我们永远需要做的更好,这个宗旨一直在驱动我们创新。创作本来就是我们俩人享受做的事情。在一起生活,工作意味着我们可以投入大量的实践,因为也没有其他人可以商量,点子和想法就会很快的被发展延伸。

    i-D:怎么分配和平衡你和 Nick 的创作角色?
    Kat:我们仍然会设置角色,尽管多年来这么熟悉的合作了这么多回。 此外,我们已经在一起6年了,所以我们相互理解,一起工作也很游刃有余。

    i-D:谈谈这张专辑吧。在说一个什么故事?
    Nick:渴望,欲望和爱情。

    i-D:当你在发展所创作的音乐时,会不会觉得音乐的质量和方向会有所改变?
    Nick:当然当然。过去的几张唱片我们学到了很多,特别是在做《Of Desire》的时候。 我们的音乐总有非常 lo-fi 的感觉,所以我们试图去平衡把音效做的更好,更细致,同时在不失去棱角的情况下保持有趣的声音纹理和层次。

    《In Deep》

    i-D:有想过给电影做原声吗?
    Nick: 这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事情,甚至有一些暂定的计划,不久的将来会实现。目前我们已经有脚本了,但就像所有的电影一样,制作需要时间。

    i-D:录影棚,排练房之外都会去哪里玩?
    Kat:酒吧。比如 Das Gift 或者 Schwarz Traube。练完去朋友家晃晃。看演出的话会去 Urban Spree,Lido 或者 Berghain。今年其实还没那么多空闲的时间和别人 hang out。

    i-D:告诉我们一个最厉害的演出场地。
    Nick:巴萨罗那和波尔图的 Primavera 音乐节的 The ATP stage。

    i-D:有没有任何有趣的未来合作项目?
    Nick:是的,我们最近已经做了几个合作和混音; 这些应该在不久的将来露出 。 每当我有机会,我会发展一些其他新的音乐项目, “Burma Camp”就是我们最近在做的一个受 Techno 启发,更迷幻的 Project。

    i-D:巡演完之后要怎么疯?
    Kat:杭州西湖音乐节之后,我们会在上海停留三天。期待在这个城市里迷失和品尝美食。

    the KVB 首次亚洲巡演日程:
    10/25
    新加坡 Singapore
    Council Headquarters
    10/26
    香港 Hong Kong
    MOM Livehouse
    10/27
    台北 TAIPEI
    PIPE
    10/28
    上海 Shanghai
    浅水湾文化艺术中心-小剧场
    10/29 & 10/30
    杭州 Hangzhou
    西湖音乐节

    Credits

    采访:Audrey Hu

    摄影:James D. Kelly/Jakub Koncir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文化 , 音乐 , 音乐采访 , The KVB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