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专栏评论 Aleks Eror 2016.08.18

    天堂柏林?

    便宜的物价,一流的夜生活,绝对的自由。David Bowies,Iggy Pop, 朋克摇滚和城中最著名的夜店Berghain。柏林就这样毫无悬念的成为最佳居住城市了吗?

    天堂柏林? 天堂柏林? 天堂柏林?

    便宜的物价,一流的夜生活,绝对的自由。David  Bowies,Iggy Pop, 朋克摇滚和 Berghain(柏林最著名的夜店)。柏林就这样毫无悬念的成为最佳居住城市了吗?

    伦敦以其逆天的物价而被媒体热议,怒刷了不少存在感。像是那些住在南伦敦 Brockley 区的“蚁族”挤在昏暗的共用套件里并且还要天天挤公交,跑通勤,他们面临着一个迫在眉急的抉择:是继续在这座超负荷城市打拼,还是坚持四海为家的生活理念,再寻找一个欧洲城市定居。

    对于很多选择后者的人来说,特别是那些年轻人,他们不追求固定性,充满创意,追求自由,柏林成为他们顺理成章的选择归宿。显而易见,在夜生活,文化和城市规模上,这所德国首都城市对伦敦人有很大的吸引力。它也是伦敦在欧洲大陆最近的替代品,同时兼具物美价廉的特性。当然,巴黎也许是最接近的城市,雅典甚至更便宜,但是柏林是两者的最佳结合:既有跟北欧相似的文化,经济压力也相对较小。

      这些共同点给人带来一种错误的印象,觉得柏林只是更波西米亚一点的伦敦,只不过柏林的房租合理,而物价也相较伦敦更低(根据《Numbeo》的生活成本调查,这两项分别低平均68%和47%)。柏林成为一个被其仰慕者神话了的城市,但其实这种病态的理想主义却扭曲了现实。

      柏林租房成本可能会很低,但是你将会焦虑地发现你还是会花掉你拼命省下的每一分钱,就像你无法撼动本地的租房市场一样。基本上每个人都在转租,貌似每个人都扎推住在这座城市的五个区域里。仅2014一年,就有45000人搬了进来(因此,本地人口也在此基础上连续增长10年)。但是竞价是无止尽的,一个“二房东”告诉我,自打他把“找室友”的讯息发出去之后,已经有70到80个人来询问过价格了。如果你刚搬来柏林?我的建议还是觉得这儿也没有“死忠粉”吹捧那么好。

      在柏林找房子就像找工作:你需要先加入一个论坛或者 Facebook 小组,等着别人贴出招租信息。然后写一封类似求职信的东西说明为什么你会是一个好室友,并且注明你多么爱干净,也很开朗易相处,很喜欢烤蛋糕但是却从来不吃,然后你很希望能有机会跟他(她)同在一个屋檐下。如果你有幸被选中,你将被邀请去见你未来的室友。这还没完,你还要试着用你个性的闪光点打动别人。说起来,这一套流程倒是更像租房界的《非诚勿扰》。

      柏林的房子也是“一分钱,一分货”。如果你想找便宜一点的房子,一个单独套间要€850一个月,就算共用厨房厕所的单独房间也要€450一个月(当然,除开那种厕所看上去像废弃的集中营改造的房子)。如果你选择套间,温馨提示,房东可能不会在厨房安装像是水池,橱柜,架子或者烤箱这类一般出租房都有的设备。所以,你可能要面对的是一个什么都没有光秃秃的房间,而当你搬出去时,面对设施配备齐全的厨房还会觉得为难(之前买的那些设备该丢还是留?)。

    柏林的夜生活的确很赞。精选的酒吧和夜店绝对地无与伦比。作为德国的首都,柏林沐浴在绝对的享乐主义里,也制造了绝妙的派对,但是也打破了这座城市各种元素的平衡。像是生鲜的供应也是一块短板,很难找到优质的肉和新鲜的鱼,这里的餐厅更是像适合伯明翰,而不是纽约。城市的基础设施也很旧。这座城市也缺乏远大志向,很散漫,人也不专于学术:对于一个每周花60个小时在夜店和沉浸在迷幻药世界里的人,像学分这种小事简直不值一提。

      你可能会像一般人一样认可德国人的办事效率,会质疑我说的故事的真实性。毕竟,这是一个被推上“神坛”,拥有全自动“奔驰”工厂的国家。但是,柏林既是德国也是欧洲的例外,这是有历史依据的。这儿的低物价其实是由不景气的经济造成的。在“第三帝国”统治末期,城市里绝大多数重工业倒闭,导致了战后经济繁荣期德国经济发展动力不足。而与此同时,世界上其他国家经济飞速发展。“柏林墙”不仅在位置上隔断这座城市,也使经济上出现了断层。为了防止共产主义入侵,一些主要企业,例如,德意志银行,安联集团,汉莎航空公司和西门子,都将总部搬往西德。

      一些小企业也开始“随大流”,把这座城市变成经济黑洞和投资者德盲点。直到1989年,柏林还是一座“金融地狱”。这些公司在其它地方投资建立基础建设,而这些也没有办法直接搬回来。正是由于这里很少有银行家,律师和白领等高收入人群哄抬物价,所以物价很亲民。取而代之的,这里聚集了一批闲杂人等:失学儿童,波西米亚人和外来人。在“冷战”期间,西柏林人是免去税务责任的,这也吸引了一拨逃税者和规避责任的人。虽然征兵制度和铁幕装置已载入历史,但这些特性使这座城市鱼龙混在。到现在,柏林仍然是很多人逃跑的目的地。

      柏林有近45年的时间脱离了资本主义,这让它免受独裁者新自由主义的影响。这也是第一世界国家里难得的一个很安逸场所,即使你不是特别擅长,也可以成为一个设计师或者开一家音乐学校,而无需把你的时间浪费在不喜欢的工作上。许多人来柏林只是为了逃避市场导向型的主流社会,那被达尔文的“无尽天择,适者生存”的理论侵占了的伦敦和纽约。没有经济的钳制,让柏林这座城市逐渐发展起来,也给普通人隐藏了他们缺陷的机会。

      这所有的一切交织在一起,给柏林打上一个独特混沌而文明的烙印。而这一切,都从19世纪20年代开始,这些让我看见了资本主义与生俱来的优越性。在伦敦,除非你是富得流油的商业巨亨或者皇亲贵族,否则你几乎几乎不可能获得经济上的平等。这也造成了社会严重的“仇富心理”。我的心灵在柏林得到释放。来到这里我才发现,同样是经济上的压力,在柏林却转化成努力奋斗和让人变得更好的动力。从始至终,人们都坚持着自己的标准,自我鞭策。
      
      这可能是柏林不“随大流”,像其他西方大城市一样沦为乖巧的“生产机器”的重要原因。因此,这儿也更有“人情味”。我不是说柏林有任何需要改变的,我也是因为喜欢所以住在这里。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想寻找的是天堂,在柏林你也许找不到。  

    Credits

    作者:Aleks Eror
    翻译:虞伊兰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专栏评论 , 柏林 , 设计 , 自由 , 青年文化 , 文化 , 夜生活 , 最佳居住城市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