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Tish Weinstock 2018.02.01

    Jazelle @uglyworldwide 与我们谈起化妆的魔力

    ​这位模特兼 Instagram 红人与我们谈了谈,讲述了她在鼓起勇气做自己之前的种种经历。

    Jazelle @uglyworldwide 与我们谈起化妆的魔力 Jazelle @uglyworldwide 与我们谈起化妆的魔力 Jazelle @uglyworldwide 与我们谈起化妆的魔力

    对22岁的 Jazzelle Zanaughtti(也就是 @uglyworldwide)来说,美并不意味着精致的护肤步骤或是发张自拍得到很多赞,美更多的是与你对自己的感觉有关。她有着一头漂过的短发、剃掉的眉毛、一口金牙、和无比酷的气质,她对自己的感觉好极了。

    Jazzelle 当初是被著名摄影师 Nick Knight 发掘,她出生在底特律,首次以模特出道是在去年10月在 Public School 秀场,随后为 Gypsy Sport、Fenty Puma 走秀,因其古怪的风格及什么都不在乎的性格而备受关注。

    在此,她与我们分享化妆的魔力,以及她决定打破桎梏的原因。

    1.jpg

     “我的本名叫 Jazzelle,我是一个出生在底特律的多维生物。”

     我从小就是个古怪的女孩,几乎没有父母教导。不管前路多艰险,我也会随心而行。最终的最终,我靠的是我自己,也只有我自己。这样的背景让我变得坚强,尽管生活艰难,但我感激让我成为今天的我的每一分每一秒。

     小时候,我喜欢每天早上看妈妈边喝咖啡、抽烟边化妆。她会拿小小的 Chanel 粉饼上底妆,暗玫瑰色的腮红、睫毛、明艳的红唇。每次她都会在自然光下化妆,从一开始她就是我眼中美与魅力的化身。

    七年级的时候我开始化妆,12、13岁的时候。我会偷拿妈妈的黑色眼线笔,等到了学校再补上我的眼睛。放学后我会用衣服袖子把它擦掉,因为我爸说,我还太小了不能化妆。

    2.jpg

    化妆并不会让我有什么特殊感觉,我只是想要融入那些受欢迎的女孩,因为我厌倦了被欺凌,总是一个人。但没有用,我从来不觉得自己美,我一个完全没考虑自我形象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憎恨自己每一寸相貌的青少年。

    后来我每天都会看很久网络上的彩妆视频,我对那些浓墨重笔把自己化成另外一个人的人非常着迷,当时我也想要那样。我不想做自己,我只想融入大家,做除了我自己以外的一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走出那个阶段了,开始在我眼周画奇怪的东西,比如小花、动物或者我想到的任何东西,我不再想要融入一个不接受我的环境。我开始被别人搞,他们都很虚伪,但我是个坦荡的孤独者。

    化妆帮助我进化,因为没有规定。没有人会缠着镜子里的我,告诉我不可以怎么做。我不用理会别人的指指点点,当我画着眼影、眼睛,涂着口红坐在镜子前时,我感到很自由,虽然这句话听起来相当陈词滥调。

    3.jpg

    这一点从未改变,至今化妆还是让我感到自由。尽管有很多讨厌我的人现在会发私信攻击我,但在现阶段,我真的不在乎。这是一种别人无法剥夺的感觉。

    我的整体造型不是受别人启发,剃掉眉毛是受我尊敬的芝加哥皇后们启发。除此以外,都是幸运的巧合。一种大大的开心的混乱。我有很多偶像,但我不想说得很具体。如果你是一个与现实背道而驰,随心所欲,不管别人怎么说的人,我就会敬重你。如果你是个非常有野心,在达到目的前不会罢休的人,我也敬重你。如果你是一个无条件地爱自己的人,我也敬重你。这些都是我想成为的人,这些人知道自己是谁,但我不知道。

    4.jpg

    今天我觉得自己最美,在哭了一场之后。有时候我觉得很没有安全感,我们都会这样。我一直在学习如何更好地爱自己,每一天都欣赏自己多一点。美对我来说代表着自信,而自信代表着自由。

    别管别人怎么说,别再拿自己跟别人比较。要知道你很特别,你就是你。这应该让你觉得美丽。”

    Credits

    作者:Tish Weinstock

    摄影:Finn Constantine

    翻译:陈思源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时尚采访 , uglyworldwide , jazelle zanaughtti , Instagram , 时尚故事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