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Matthew Whitehouse 2018.01.19

    爵士乐,但不是你熟悉的那种

    横跨伦敦城,新一代的音乐家们正在从 broken beat、house 和 grime 这些流派中汲取灵感,创造一种能够反映伦敦多元文化的声音。让我们来见一见塑造这一文化氛围的明星们吧。

    爵士乐,但不是你熟悉的那种 爵士乐,但不是你熟悉的那种 爵士乐,但不是你熟悉的那种

    原文刊登于 The Sounding Off Issue, no. 350, Winter 2017.

    在伦敦的地下室酒吧里,一场爵士复兴运动正在进行。从 Dalston 区的 Total Refreshment Centre 里传出的先锋振动,到泰晤士河以南的 Steez 里的 The Left Field(英国音乐运动)聚会,新一代的音乐人们正团结起来把这一流派从传统的守旧派手中夺走,他们从 broken beat、jungle、house 和 grime 这些流派中汲取能源,创造出一种大大超越了传统爵士界限的声响。爵士乐再也不被局限于音乐会大厅里了,突然他它处不在。它在 NTS(Dalston地区的电台)上,在 Boiler Room(发源于英国的全球性的音乐流媒体平台)上,在 Glastonbury 音乐节的舞台上(grime 派说唱歌手 Kano 这个夏天邀请了大号演奏家 Theon Cross 和他同台演出)。这种新形式的爵士乐十分赤裸、十分 DIY,甚至令人难以置信地成了夜店之声。所以为什么突然大家都开始听爵士了呢? 

    对于爵士乐活动组织 Jazz re:freshed 的项目领导 Adam Moses 来说,这种关注度是一种厚积薄发。过去的14年 Jazz re:freshed 在英国爵士圈都办得有声有色,它从一群有着操作音响系统背景的朋友之间的小团体演变为了一个唱片厂牌,成了音乐节,成了 Portobello 路上的 Mau Mau Bar 的传奇爵士之夜。“我们每周都办演出,已经坚持了14年了,所以我们也见证了许多音乐人的高高低低、来来走走,” Adam 说道。“但我们现在的听众群体绝对比以往都要年轻许多。”

    Adam 把这种公众兴趣上的大爆发部分归结给了网络流媒体。在这种网络文化中,听众可以把某些音乐人的曲子放进自己的播放列表里,而他们之前可能从未觉得自己是爵士乐迷。“在以前如果你喜欢爵士乐的话,你就会专门听爵士乐,那成了你的标签,”他解释道。“而现在我们迎来了随机播放一代,你可能接连听了三首歌,分别是嘻哈或者流行乐或者爵士乐。能让爵士乐穿插在其他音乐当中是让人欣慰的,也很酷。不是 ‘冷爵士 cool jazz’ 那种冷淡的酷——是真正的酷。”

    数字也证实了他的理论。相比去年同期阶段,2017年的夏天爵士乐在英国 Spotify 上的播放次数增长了56%。像 Binker & Moses 和 Shabaka Hutchings 这样的音乐人从集锦式的歌单(比如 “Sweet Soul Sunday” 或者 “Chillmatic” )那里收获了许多新听众,当然他们也出现在了更加专注于流派的 Spotify 歌单里,比如 “State of Jazz”。看起来这种风格的音乐正在进入更多人的世界,不管这些人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所有音乐领域里的人们都在寻找新东西,” British Underground 的 CEO Crispin Parry 说道。British Underground 是一家为英国音乐人在国际舞台上筹办演出的公司。“具体到爵士乐来说,它不仅仅是一种听上去有趣的音乐,而且如果你喜欢比较沉重的东西,你就可以找到沉重的爵士乐;如果你更喜欢旋律性的东西,你也可以找到旋律性的爵士乐。那些通常只听夜店音乐的人们把爵士乐当做另一种现场音乐选项,他们可能不太知道这是爵士乐,但也在逐渐学习。”

    “相比去年同期阶段,2017年的夏天爵士乐在英国 Spotify 上的播放次数增长了56%。”

    18个月前 Crispin 是促成 SBTV(英国 grime 类型音乐公司)登陆德克萨斯州奥斯汀市 SXSW 媒体节的功臣,像 Stormzy,Section Boyz 还有 Boy Better Know 厂牌的 Frisco 这些 grime 音乐人都在这个通常由摇滚音乐人和电影展占据的活动上贡献了自己的美国处子秀。“我坐在那里想道,‘好吧,那下一步是什么呢?’” 他说道。“我曾经思考过爵士乐的事情,但从来没有成功的打入爵士圈,直到我遇到了这个叫 Moses Boyd 的人。他描述得好像有一个我根本不知道的庞大圈子似的。”

    而在三月份,Crispin 又回到了 SXSW,这次他和 Jazz re:freshed 合作,举办了一场包含 Moses、萨克斯风演奏家 Shabaka Hutchings 以及打击乐手 Sarathy Korwar 的演出,现场被挤满了,他们的舞台离 Drake 压阵的主舞台只有不远的距离。“那可真是太美妙了,” Crispin 说道。“没人会想到爵士乐也可以演得这么燥。在 SXSW 音乐节上有些大人物可能都没办法吸引这么多人来看。”

    “现在就好像爵士乐之声已经从老一辈手里被夺走了一样,” 他继续说道。“它看起来不一样了,它感觉上去不一样了,你挖掘得越深就会发现越多东西。这是一场独立运动。这些音乐人们不担心自己能否从艺术委员会那儿要到经费,或者自己能否在巴比肯艺术中心举办演出。它包含了许多 grime 的 DIY 精神,‘我们只要一起演出,人一定会出现,并且享受我们的音乐。’”

    站在这场运动前线的是音乐家们本身。当我们在和这些音乐人交谈的时候,我们感受到一种深深的社群团结。Blue Lab Beats 是 Tiana Major9 的制作人,也和 Nubya Garcia 合作了,而 Nubya 又在全女子七人组 Nérija 里与 Shirley Tetteh 合作。Shirley 和 Nubya 是从 Tomorrow’s Warriors 开启了爵士乐旅程——而这一艺术家发展组织也是 Ezra Collective 和 Moses Boyd 初出茅庐的地方——Moses 又在伦敦东南区夜店 Steez 和 Poppy Ajudha 一起弹奏刚刚进入爵士世界的 Oscar Jerome 的作品。如果说有什么圈子的社交程度和他们音乐性上的 “异花授粉” 状态相匹配的话,可就是这个圈子了。

    “紧紧交织在一起的社群正是这场运动如此生机勃勃的原因,” NTS 的音乐选材人 Alexander Nut 说道。Alexander 的 Eglo 唱片和 Gilles Peterson 的 Brownswood 唱片都为这些音乐人提供了商业上的家。“你可以说他们是爵士音乐家,但每个人都有混杂的音乐背景。他们却运用了爵士乐的工具和乐器,但他们创作音乐从不拘泥于技术或者精密感。他们受到了新的影响并乐于表现出来。旧的规则已经被撕碎了。”

    而这种流派的解构也正是这场运动的核心。如果你想要在这些音乐人的作品周围建起 “爵士乐” 的藩篱,你可就大错特错了。在一个网络流媒体早已模糊了传统流派忠贞的世界,在一个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开始把声音带出典型架构之外的时代,也许 “为什么人们都在听爵士乐?” 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他们并没有特意在听爵士乐——他们只是在听非常非常好的音乐。

    1.jpgPoppy  外套与裙子来自 Céline  靴子来自 Fendi 耳环为私物

    Poppy Ajudha 浸泡在灵魂乐中的伦敦东南区歌手。

    你是怎么进入爵士乐圈子的?我小时候并不是那种会听真格儿爵士的人。我降生在一个周五的晚上。我在夜店里长大——伦敦东南地区 Deptford 的 Paradise Bar——所以我从小就被音乐包围着,但更多的是舞曲,比如 funk、soul。而当我知道自己想要做音乐的时候,爵士就向我走过来。它就是我进入音乐世界的管道。对于爵士乐这个流派你最喜爱的一点是什么?它提供了一种其他风格的音乐都不能提供的框架。我听的音乐种类十分广泛——grime、drum and bass、jungle、garage——而爵士乐是这些音乐的衔接点。一旦你有了一种实验和交流的感觉,你可以向任何方向出发。为什么人们应该关注爵士复兴运动?因为爵士乐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这是全新的、混合起来的,当每件事都被人们做了一百万次之后,你很难再找到这样新鲜的事物了。圈子里的每个人都是这么年轻,你不知道事情将如何发展。他们30或者40岁的时候会在做什么呢?真是神奇。

    2.jpgMr D.M 外套来自 Balenciaga  T恤、裤子和首饰为私物;NK-OK 外套来自 Balenciaga  T恤来自 River Island  裤子为私物。

    Blue Lab Beats 这场运动中神童般的制作引擎。

    为什么大家都开始听爵士乐了? NK-OK:我认为这跟现在世界的状况有关。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比如说在音乐界里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也有很多政治因素,太疯狂了。我们在用自己的乐器去对这些事情作出反应。所有人都能感同身受。你们圈子里互相之间的支持度怎么样?NK-OK:甚至都不是互相支持了——每个人都认识每个人。我们总是能在演出时见面。比方说如果 Nubya 有个演出,我们都会去。Mr D.M:我们的理念都相同,只是传达的方式不同。你们音乐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目的就是带给人们欢乐。世界上的狗屎太多了,人们应该开心起来。

    3.jpgYussef  外套来自 Lanvin 裤子私物

    Yussef Dayes 以氛围见长的大师级鼓手,曾是备受赞誉的双人组 Yussef Kamaal 的半壁江山。

    在伦敦东南地区长大对你来说有什么影响?这里是伦敦的大熔炉,对我肯定有很大的影响。这里有像 Peckham 这样有很多非洲移民的地方,也有像 Lewisham 这样有很多加勒比海地区人民的地方。在这样的街道上走过的岁月给我留下了深刻影响。今年爵士乐最大的转变是什么?我们不再尝试做以前那样的东西了。我们开始更忠于自我。在之前你只能去一些特定的音乐厅看演出,观众也总是同一批人。现在我在想办法让看起来像我的人群去看演出或者弹奏乐器,这就是关键。为什么爵士乐现在正在经历文艺复兴?也许是因为受到了其他流派或者其他音乐圈子的影响。就像grime,它充满了力量。过去的爵士乐也是如此,只是用乐器演奏出来而已。过去人们会伴着爵士乐跳舞!它曾经充满力量。长久以来的第一次,我们不再借鉴美国人的做法了。我们对自己的东西充满信心了。

    4.jpgTJ 套头衫来自 DSquared2 项链私物;Joe 外套和T恤为私物;Dylan 背心套头衫与裤子来自 Etro  首饰为私物;Femi 上衣来自 Per Gotesson  T恤来自 Gosha Rubchinskiy;James 套头衫来自 Loewe  项链为私物

    Ezra Collective 由鼓手Femi Koleoso 领导着的随心所欲的五人组。

    你们是怎么相遇的? Femi:呃,TJ 是我的兄弟,所以我们的父母安排我们见面的。然后我们在一个名为 Tomorrow’s Warriors 的爵士乐发展组织遇见了,这个组织是为了教育青年音乐家而创立的,尤其是少数族裔和女性音乐家。我们能够给现在伦敦涌现的爵士乐下一个定义吗?Femi:算了吧。这就像你问别人,“一个伦敦人是什么样的?” 你得到的答案可能有 Skepta(grime歌手)或者 Del Boy(BBC喜剧人物)!太多元化了。但我认为伦敦文化的侵略性和多元性也渗透进了音乐里。对你们来说创作音乐有什么意义?Femi:它意味着你投入进去多少时间就会有多少回报。我们不想成为别的什么东西,只想在这个过程中对自己保持忠诚、当人们回顾我们创作出的艺术作品的时候,那些作品会像是时代的拍立得照片。就像1959年的爵士乐带给人们的一样,让2017年的爵士乐也起到这样的功效吧。2018更要这样。

    5.jpgBinker 西装外套和裤子来自 Gosha Rubchinskiy  T恤手表和戒指为私物;Moses 外套来自 Louis Vuitton  T恤为私物

    Binker Golding & Moses Boyd 处在这场爵士运动中心的获得过音乐奖项的萨克斯风手和鼓手双人组。

    你们能解释为什么爵士乐现在这么流行吗?Binker:我认为年轻的音乐家们正在把爵士乐带向各种场所。之前都是在 Ronnie Scott 爵士乐俱乐部——那是个很棒的场地也举办了很多好演出——但当你向外看的时候,你会发现在那之外还有一整个音乐世界。你们的音乐和过去的东西有什么不同?Moses:我是 Catford 生人,而 Binker来自 Tottenham。我们的专辑封面不会是那种黑白照片,我俩站在田里,背景里还有一棵树,你明白吗?那不是我们的风格。很多人都说,“爵士乐就是这样一个程式化的机器,你必须这样那样的做一张爵士唱片。”但是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并不在乎。事实上我不想那样创作一张爵士专辑。我不想在那些场合演出。对于你们圈子受到的关注,你有什么看法?Binker:这是件好事。我会为任何愿意听并且接受我们音乐的人演奏。我不在乎别人的音乐历史或者音乐知识。就算那个人一辈子都在听 house 音乐、一张 John Coltrane(美国萨克斯风大师)的唱片都没听过也没关系。只要他们现在听你,你就足够开心了。

    6.jpgTiana 上衣来自River Island  首饰为私物

    Tiana Major9 东汉姆出生,受到 Stormzy 认可的新爵士音乐人,为大众而创作。

    为什么爵士乐现在如此激动人心?我觉得这是那种你可以完全表达自己的音乐流派。你收不到什么限制,每个音乐人都在做不同的事情。我是个非常情绪化的人,有许多感情需要外泄,我我觉得爵士乐允许我做到这点。为什么爵士乐吸引了这么多年轻人?你很容易就可以和别的乐种跨界。R&B里有,嘻哈里也有, Lauryn Hill 和 Erykah Badu 都这么做过,甚至 Justin Timberlake。我认为这就是它正在变得年轻化的原因。如果你留心的话,你会发现爵士乐无处不在。你会怎么定义自己的音乐?我觉得我属于nu-jazz(新爵士)。我想要展现新鲜的一面。其他人也这么做过,但其他人还没有按我的方式做过。你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我写歌词的方式就和我说话一样。我知道爵士歌手越通常不会这样,但我希望人们理解我想传达的意思。我穿的不像个爵士音乐人,我给人感觉不像个爵士音乐人。人们总是觉得只有老人才能够欣赏爵士乐,但其实它非常的新鲜,而且一直在变化。我希望打破人们对于爵士乐的传统观点。

    7.jpgShirley 牛仔外套与牛仔裤来自 Topshop  衬衫来自 Wales Bonner  袜子来自 Falke  凉鞋来自 Birkenstock

    Shirley Tetteh Nérija 乐队的抢手吉他手,也是一系列衍生活动的主办人。

    爵士乐带给了你怎样的自由?成长的自由。成长必须是一种自发的选择,而它也是我此刻正面临的挑战。在2017年做音乐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它对我来说意味着要对自己所处的环境诚实,要对自己保持真诚。它意味着我必须努力工作,创作出既能够反映我心声也能够与时代连结的作品,并且在这个每周都有一百万张新专辑出现的年代牢牢抓住属于我自己的真实。

    8.jpgShabaka 针织套头衫来自 Woolrich 帽子为私物。

    Shabaka Hutchings 萨克斯风手,本地音乐圈子的骄傲。

    为什么2017年对于英国爵士乐来说如此激动人心?音乐是我们所处时代的反照。对于英国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个变动的年代。他们那些愤怒、幻灭、希望、恐惧和百无禁忌的声音和建制派大人物所代表的正统保守理念形成了鲜明对比。

    9.jpgOscar 套头衫来自 Gosha Rubchinskiy

    Oscar Jerome 扎根于 New Cross 地区的歌手和吉他手,从政治、灵性和人生中汲取音乐灵感。

    2017年从伦敦发出的爵士之声有什么特点?伦敦这儿一直都存在着具有活力的爵士乐圈子,这些年也经历了浮浮沉沉。之前人们受到美国爵士乐的影响,但现在英国的爵士乐手们开始从 grime、garage 里头获取灵感——英国自己的音乐类型。这样的音乐也显得更有本国特色了。听众们变得更包容了吗?肯定的。像 Total Refreshment Centre 这样的夜店被年轻人们挤爆了。流行乐已经太饱和了,也许人们开始寻找一些更有深度的东西。

    10.jpgNubya 套头衫来自 Fendi  耳环为私物

    Nubya Garcia 女子七人组 Nérija 里的次中音萨克斯风手。

    是什么影响了你?看演出的经历。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你真的随时都有太多的选项了。我通过观看乐队和青年音乐团体的演出开始听爵士乐,然后演奏爵士乐。爵士乐给了你什么样的自由?无穷无尽的灵感和可能性。

    Brownswood 唱片推出的包含了 Shabaka Hutchings、Nubya Garcia、Ezra Collective、Moses Boyd 等等诸位音乐人歌曲的唱片《We Out Here》将于2018年2月9日发行。

    Credits

    摄影师:Olivia Rose 

    造型师:Bojana Kozarevic

    发型师:Roku Roppongi 来自 Saint Luke’s  使用 Davines 产品

    化妆师:Anne Sophie Costa 来自 The Wall Group  使用 M.A.C 产品 

    摄影助理:Ricky Rxse

    造型助理:Louis Prier-Tisdall 和 Donal Talbot

    发型助理:Tarik Bennafla

    化妆助理:Rachael Thomas

    翻译:张望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专栏评论 , 音乐采访 , 爵士 , 伦敦爵士 , we out her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