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Nadja Sayej 2016.11.07

    Jean Paul Gaultier 童年梦想成真

    歌舞剧 The One 上演,我们采访了其服装设计师——大名鼎鼎的叛逆分子 Jean Paul Gaultier,了解到这些戏服背后的灵感与故事。

    Jean Paul Gaultier 童年梦想成真 Jean Paul Gaultier 童年梦想成真 Jean Paul Gaultier 童年梦想成真

    在法国时装设计师 Jean Paul Gaultier 的孩提时代, 他就离不开戏剧。观赏过许多法国负盛名的讽刺戏剧表演的他还记得坐在舞台前, 当帷幕拉开, 双眼里的一件件华服, 耳膜里充斥着的歌声, 鼻腔中几乎都能闻到舞者面颊上的的浓妆味道。“我似乎被施了魔法。” Gaultier 在柏林最古老的戏院 Friedrichstadt Palast 里就着一杯来自 Diva Café 的咖啡说道。“我从小就梦想着将来一定要制作一部歌舞剧“。

    如今,Gaultier 终于实现了他儿时的梦想。十月六日, 舞台剧 The One 将在柏林的 Friedrichstadt Palast 首演, 其中镶满了150, 000颗施华洛世奇钻石500件演出服均为 Gaultier 的亲手设计。这场璀璨夺目, 光怪陆离的舞台剧耗资接近一千一百欧。

    虽然没有叙述式的剧情, 导演 Roland Welke 将此剧的场景设定在柏林司空见惯的地下聚会。在彻夜的狂欢中中的一个年轻男子迷失了自我, 然后找到“唯一”(灵魂伴侣)的意义。“如果我不当时装设计师, 我可能会这样做。”Gaultier 穿过 Palast 后台的服装间时说到。

    1478489444499693.jpg

    Gaultier 的艺术生涯启蒙源于他的祖母, 是她第一次将时尚世界介绍给他。从此之后他开启起滑稽而前卫的设计风格, 从 Madonna (锥形胸罩就是他的设计),Marilyn Manson,Beyonce 到 Kylie Minogue。这位风度翩翩的设计师用极度戏剧化的语言将街头;流行文化;和享乐主义融合到他的设计, 这一切定义着他标志性的的海军条纹。就像 Gaultier 在他的时装秀上用满是纹身的模特, 他将自己惯用的风格 - 条纹与水手刺青元素-带到从未尝试过的戏服的设计中。

    Gaultier 似乎一辈子都在为这个瞬间做准备, 一切起源于九岁的他, 第一次意识到他跟其他小男孩不太一样。“我曾被学校里的同学嫌弃, 只因为我不踢足球”, 他回忆起, “他们都叫我“la fille”(法语’小女孩’), 但我不是女生”。有一天放学,  Gaultier 画了一个穿着渔网袜和羽毛的女孩, 因此他被老师批评了一通。“但是学校里的男生觉得我很酷, 还叫我画了更多图”, 他说。“从此以后, 我就下决心以后要做一场舞台剧。”

    所以当他去年来 Palast 观看法国时装设计师 Thierry Mugler 设计的戏 The Wyld 时 , 他情不自禁地去找这场戏的导演。“通常如果别人不来找我, 我不会主动去要什么”, 他说道。“但不, 这一次是我主动去问的, 可能因为不做成衣给了我更多时间了,让我有了很多自由的时间去做其他事情。我跟导演表示我很想去做这一件事, 然后导演说“为什么不呢?” 就这样, 一拍即合。

    1478489452280221.jpg

    这次的演出服按照 Gaultier 的话来讲囊括了“派对服饰, 和我的设计中惯有的奢华和放纵”, 他笑着补充道。“完全 Gaultier 式。”

    他的灵感来源于很多非戏剧传统的文化, 最值得一提的是美国乐队 Village People。其中一件演出服是一个男人身着黑色皮革制成的印第安民族服饰, 这不禁让人联想起乐队的主唱 Felipe Rose 。“主旨还是时尚, 只是用羽饰将其混搭在卡巴莱歌舞剧(Cabaret)的背景下”, Gaultier说。“这里有我常用的刺青;黑色皮革;恋物癖;水手;时尚;以及 Palast , 这部歌舞剧能让你看到到这里的夜生活, 非常柏林。”

    有一组戏服的设计灵感来源于Gaultier 自己在柏林的夜生活经历。“我去过 Berghain , 还有很多其他的夜店”, 他解释道。“柏林的夜生活太精彩了, 它完全不受约束;让我想起了伦敦七十, 八十年代的活力, 非常酷的生活方式,还有很多非常棒的人。”

    同时, 戏服的创意也来源于著名的柏林人物, 比如启发了 Gaultier 2009年春夏系列的八十年代古典歌手 Klaus Nomi 。同样被借鉴的是柏林朋克天后 Nina Hagen 。“她是德国朋克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人”, Gaultier 介绍道。“ Nina Hagen 给了我不少灵感”。自从柏林墙拆除后,Gaultier见证着这个城市的分裂与复合, 这些灵感只是 Gaultier 对柏林复杂情愫的一部份。“我热爱新潮与传统的碰撞”, 对于德国的首府, 他说道。“在这里我仿佛能穿越到过去”。

    1478489444838065.jpg

    The One 与常见的拉斯维加斯式的歌舞剧大相径庭。“这一个表演有着卡巴莱元素又有着舞蹈,还混入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是个大型欧洲式的演出”, 他分析道。在设计初期,  Gaultier 通过不同的亚文化分出不同风格的戏服。“在我脑海里不同的人分组:玩朋克的、刺青者、S&M 爱好者、水手”, 他列举道。“我喜欢这个剧本中所提倡的凝聚不同社交圈子。贵族遇见工人, 这种碰撞也是我设计服装常用的元素”。

    但考虑到 Palast 是柏林的旅游胜地, 本次表演同样吸引了许多年长的观众, 不免担忧其中 S&M 的元素会让观众们吃不消吗?现年64岁的 Gaultier 像个孩子一样地摇摇头。“不, 我运用 S&M ; 皮革;和羽饰这些是因为我习惯于放大事物到浮夸的程度”, 他说。“我就是为极致而痴狂”。

    1478489464667532.jpg

    Palast 的表演不仅非常受欢迎, 而且它还充满实验性,所以不要指望能来这里看到枯燥乏味的叙事剧和传统音乐剧。这里没有语言障碍, 因为绝大多数的音乐都是无人声的伴奏。 Palast 的表演以奇特, 荒唐, 却极富艺术性著称。之前在这里表演的 The Wyld ,  是一位红发女子让几只染色非常鲜艳的贵宾犬在一队骑着越野自行车的舞者前越过圈子。总而言之, 期待你意想不到的。

    尽管他不是这次表演的编剧, Gaultier 仍着眼并热爱着戏剧。“这不是一个加长的T台”, 他说。“当然, 我做的仍然是时尚的内容, 但是更多的要考虑到服装的实用性。你必须让演员能够适穿,这是不完全的时尚。这让 Gaultier 反思起现在人们对时尚的看法。“如今时装秀都能用手机直播, 游客都是通过手机频幕上看到眼前的夕阳。” 他感叹。“但这永远不能等同于用双眼亲自感受到的美。我们的秀则是完完全全的现场表演, 这种真实才是最神奇, 最难能可贵的,而不是透过照片、还是照片,照片是虚拟的。”


    Credits

    作者:Nadja Sayej
    摄影:Sven Darmer
    翻译:
    Alexander Si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时尚采访 , jean paul gaultier , 文化 , The One , The Palast , 柏林 , 歌舞剧 , 夜生活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