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Ryan White 2018.02.02

    Jorja Smith 在我心

    ​从深沉的复古节奏到絮絮低语的贝斯,Jorja Smith 为青少年的成长与出发谱写了一首美妙绝伦的主题曲。

    Jorja Smith 在我心 Jorja Smith 在我心 Jorja Smith 在我心

    Jorja Smith 的声音可以被称为绝对的英式。不像如今脱欧后的英国,而是积极地、到位地诠释了英国年轻人的气息。让你为英国无与伦比的音乐文化之骄傲的那种。她的歌会让你想安静地坐在巴士后座呆望着沿路的风景,亦或是用手机听筒播着英国组合 So Solid Crew 的歌。

    “我觉得你应该听 Jorja Smith 因为她的音乐真诚而富有灵魂,” 她如此自吹自擂道,在电话的那头发出一阵笑声。歌词上,她讲述着成长路上的好坏利弊,再添上一层年轻人的乐观。节奏上,她又融合了英国最骄傲和令人怀念的本土元素。Bassline、4x4、grime 等音乐风格掺杂,标志着英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独特的音乐产出,Jorja 则不偏不倚地成长于这正中间。“我深受环境所印象。尽管西米德兰兹郡没有一个独立的音乐流派,但我仍从沃尔索尔这座城市学到了很多东西。”

    1510750997086-Scan-6GR.jpg

    就拿她的单曲《On My Mind》举例。与英国伯明翰的制作人 Preditah 合作,这一支 UKG bop 曲风单曲听起来完全可以是她近20年任意一个时刻的作品。这一切并非刻意安排,并非人为的决定,没有经纪公司强行地把 Jorja 分到已有的音乐模子中。“我们不假思索地直接哼唱起来,然后这支歌就成型了。我的声音的确是英国的,这一点永远不会变。而且这对我很重要,但我从来不会刻意地策划 ‘我要致敬英伦经典’,只是这么做了。”

    听大部分 Jorja 的歌,你都会感受到这种怀旧与摩登的双面性。《Teenage Fantasy》那支黑白音乐视频的灵感源于她小时候第一次尝到自由的滋味:一场从沃尔索尔逃到伦敦的旅行。

    “那年我16岁,我和我最好的朋友知道伦敦有一场大派对。但在那里我们没地方住,也没告诉我们的父母。我说我在她家过夜,她说她在我家。我们顺势赶上了火车直接去了那个派对。所以我们一晚上没睡,然后赶早上第一班回去的列车。” 尽管《Teenage Fantasy》是在巴黎拍的,这段经历是每个生在小地方的人都能感同身受的——那种对自由和冒险纯粹的幻想。

    1510751012294-ScanGR.jpg上衣来自 i-D  短裤 Capezio  紧身裤袜 Falke  鞋子 Manolo Blahnik

    在那之后一切都变了。事实上自从2016年 i-D 与 Jorja 的见面后,我们见证了她的很多改变,这可能就是在这个社交媒体和  Spotify 的时代新星蹿红速度之快吧。那是2016年,她刚搬到伦敦的东南边,并释出了她的首支单曲《Blue Light》。此后,她在 Jools Holland 晚间秀的拍摄现场与我们通话,还与 Bruno Mars 一起巡演。在短短的18个月内,Jorja 已经坐拥千万流媒体点击量,成群的粉丝,以及从 Dizzee 到 Drake 等一众掷地有声的名人支持。

    一度没有唱片公司的经历,给予了 Jorja 万分需要的自由。“那期间一切安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没有签唱片公司。没有人在背后告诉我去做这做那,” 她说道,声音中透露着一丝稳重的肯定。“我正做着我想做的,并且走在一条对的路上。我的粉丝在增长,越来越多人听我的歌。专辑里的歌也都准备好了,我只需要再混剪并重录三首歌,因为录现场乐器的那天我正好生病了。”

    1510751027500-Scan-4GR.jpg针织套衫来自 Philosophy di Lorenzo Serafini

    当被问及她对统治音乐产业的年长白人异性恋对艺人肤浅造型偏好有何看法时,她所流露出的自信已远不止停留在音乐作品上那么简单。“没人能告诉我该怎么打扮。我很容易感到无聊,所以剃光了我的头发,戴假发,戴辫子。如今我想蓄回我的头发。你们可以告诉我好看不好看,但我还是不会太在意。有时人们会说, ‘你的造型需要有统一性,’ 但我会反问,‘凭什么?’ 我是个音乐人,又不是模特。坚持做自己,也正是我的作品《Beautiful Little Fools》的主旨。社交媒体不会给你带来帮助,专心做自己。”

    社交媒体虽然不会给你带来对身材的自信,但它的确有很多益处。她那首炙手可热的 Drake 合作曲,就源于一条私信。“他突然留言给我说,‘我真的很喜欢你的作品,很想和你合作’,于是我就回复道,‘天哪,谢谢你。’ 然后他发给我了《Get It Together》这首歌,但我的歌都是我自己写的,那是首翻唱,所以第一次听到时没能太被打动到。它讲的是一段感情中女方想获得快乐、又没能如愿的故事。一段时间后,我的生活发生了许多变化,再度拾起这首歌时,我顿然明白它讲的是什么,突然心有戚戚。我再度给 Drake 留言,问他这首歌还能参与吗?他给了我肯定的答复。”

    1510751042082-Scan-3GR.jpg针织套衫来自 Mango  耳饰为造型师私物

    在伯明翰开完他的 Boy Meets World 演唱会之后,Drake 顺势来到了 Jorja 的老家,一枚瞬间刷爆社交网络的表情包就此诞生——Jorja 的一个老相识在当地便利店发现了他们后,拍下了一张合影。“是的,他是来到了沃尔索尔!去了趟便利店。我是去那儿买卫生棉的,真搞笑。那个跟 Drake 合照的男孩原来跟我一起去过教堂礼拜。”

    随便在 Twitter 上搜关键词 “Drake” 和 “Co-Op”,你就会看到互联网对此事高涨不下的兴致,但网络上的热度并不是 Jorja 最关心的。“成功对我来说代表开心,能用我的音乐感触到尽量多的人。我最渴求的——对我来说也是成功的定义——是在我专辑释出后能在演唱会上看到所有人跟着唱出每句歌词。因为他们买了我的专辑,并把每首歌反反复复听了500遍?简直太疯狂了。” 对于 Jorja 而言,这一切也许确实显得疯狂,但她不着边际的疯狂畅想已然成真。

    Credits

    作者:Ryan White

    摄影:Thurstan Redding

    造型:Bojana Kozarevic

    翻译:Alexander Si

    发型:Jon de Francesco @ LGA Management

    化妆:Anne-Sophie Costa @ The Wall Group 使用 CHANEL Numéros Rouges 产品

    美甲:Pebbles Aikens @ The Wall Group 使用 OPI 产品

    造型助理:Caitlin Moriarty

    制作:Rachel Murray

    特别鸣谢: Kitten Production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jorja smith , Thurstan Redding , Drak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