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时尚 Felix Petty 2018.03.12

    与 Judy Blame 生前的珍贵对话

    去年夏天,在绿茶与纸烟的陪伴下,我们花费了一小时反思、互相打趣,更多的是倾听 Judy blame 讨论时尚、创意、政治与他的职业生涯。

    1519224136265-judycovers.jpeg左: 设计:Judy Blame  [The Surreal Issue, No. 57, April 1988]  右: 摄影:Mark Lebon  造型:Judy Blame  [The Madness Issue, No. 34, March 1986]

    Judy Blame 于上个月永远地离我们而去了,享年五十八岁。你会如何总结 Judy Blame 那怪异、狂野、多变又美妙的一生?就在几周前,他还在 i-D 办公室用他那直接、迷人又放肆的方式和我们讨论着未来的计划。他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从头到脚身穿 Adidas 的他每每出现在办公室总能带来无与伦比的创意。

    他是一位造型师、珠宝设计师、艺术家、匠人及创意总监。但不管怎样, Judy 一直坚持本我。独一无二的性格、原生的创造力、纯粹、热情、开朗的笑容以及调皮的幽默感,与他交谈总是能备受启发鼓舞。他建立、定义并帮助 i-D 杂志在时尚圈立足数十载。在其丰富的职业生涯中,他游走于主流与地下,他是神话般的存在,亦是创造力的王者。

    a-diamond-in-the-rough-body-image-1466094104.jpg顶部图片:摄影:Jenny Howarth  [The Madness Issue, No. 034, 1986]  底部图片:摄影:William Baker  [The Collectors Issue, No. 328, 2013]

    a-diamond-in-the-rough-body-image-1466094128.jpg  摄影:Monica Curtin  [The Fun and Games Issue, No. 020, 1984]

    a-diamond-in-the-rough-body-image-1466094153.jpg摄影:Jean-Baptiste Mondino  [The Dangerous Issue, No. 080, 1990]  插图:[The Positive Issue, No. 100, 1992]

    去年夏天,我来到 Judy 位于英国多尔斯顿的公寓,我们喝着绿茶,对于 The Creativity Issue 进行了采访,那正是他负责造型、并与时装总监 Alastair McKimm 及摄影师 Tim Walker 一起合作的那期。Tim 为 Judy 拍摄的那期封面很好地总结了他——那开朗的笑容以及眼眸中闪耀的光芒。当然,他总是抱怨说那让他看起来很像“变装的兔八哥”。他的公寓就像是他作品的游乐场,亦或是一盏阿拉丁神灯,里面装满了珠宝、图片、工作、手工艺品及与设计师 John Moore、Christopher Nemeth 及 Fric and Frack 在八十年代的多尔斯顿一起创办突破性时尚店铺 The House of Beauty and Culture 的美好回忆。

    我们最终在杂志中刊登了这一小时对话里的一小部分,但让此次对话的其他部分就此消失似乎是一种耻辱。所以下面敬请阅读这段之前未曾曝光的珍贵对话。

    a-diamond-in-the-rough-body-image-1466094242.jpg 摄影:Jean-Baptiste Mondino  [The Travel Issue, No. 093, 1991] 

    a-diamond-in-the-rough-body-image-1466094261-side.jpg
    左:[The Positive Issue, No. 100, 1992]  右:摄影:Juergen Teller  [The Visionary Issue, No. 092, 1991] 

    通过之前在 ICA 举办的回顾展回看过去是怎样的感受?
    我不想这么称呼它。最困难的事就是整理我在过去所做的那么多事,我也忘了自己曾做过这么多。所以这不是一个传统的回顾,更多展示的是我如何将所有东西整合在一起。

    你有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吗?
    这个问题有些令人生畏。对我而言可以与不同的对象沟通交流就是成功。当我去 ICA 时,我会遇到一些学生、认识的朋友或是完全不知道我是谁的人,但我都会与他们沟通。像这样与他人沟通从而得到的反馈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礼赠,这样的感觉非常棒。

    a-diamond-in-the-rough-body-image-1466094311.jpg左:摄影:Mark Lebon  [The Artist Issue, No. 107, 1992]  右:摄影:Tyrone Lebon  [The 300th Issue, No. 300, 2009]

    a-diamond-in-the-rough-body-image-1466094324.jpg摄影:Mark Lebon  [The Conservation Issue, No. 037, 1986]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5527.jpg[The Positive Issue, No. 100, January 1992]

    看过展览后有改变你自己对工作的看法吗?或是改变了他人的看法?
    这对他人有所影响,对我却没有。如果你看看我所做的,以及在我整个职业生涯中所做的突破,你会发现我从未给自己设限。我在时尚圈工作,造型、设计、走秀及与设计师合作等不同身份都有涉猎,但从未将自己困在一种身份中。但这对他人有所影响,它让艺术观众可以接触我所做的。但这并没有改变我对自己工作的看法,因为在我这个年纪,工作就从我的体内自然迸发而出,而我试着将其转变为一些东西。我不会将事物分开,那是我与生俱来坚持的东西。

    你现在是否仍然还享受在时尚圈工作?
    时尚圈已经发生了巨变,尤其是最近。就我的职业生涯而言,最重要的是我在正确的时间处于正确的位置、遇见了对的人并与他们携手并进。我从未做过任何计划,我喜欢让一切顺其自然。我见证了拥有从 Vivienne 到 Margiela 等的七十、八十及九十年代,这是时尚圈最伟大的时代。时尚为我的创意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灵感。但它开始变得有些重复,现在每个人都在做相同的事。同时我们也浪费了很多东西,但我的所有创意都是从精简出发。所以,发挥更多的想象力吧。现在有很多造型师都用情绪板来进行工作,确实,在我们打造一个造型之前,我们得想想:我们需要多少黑色套装?又需要多少件羽绒服?

    1519148868253-348-SECTION-ONE-13.jpg摄影:Tim Walker  造型指导:Alastair McKimm & Judy Blame

    1519148887256-348-SECTION-ONE-6.jpg摄影:Tim Walker  造型指导:Alastair McKimm & Judy Blame

    1519148897069-348-SECTION-ONE-1.jpg摄影:Tim Walker  造型指导:Alastair McKimm & Judy Blame

    你的动力来源是什么?
    我来自一个在自己身上做实验的时代,我们不会让完美无缺的模特穿上它们走秀。我们也不会将不好看的搭配带上秀场,尽管我们自己会穿一些看起来很糟糕的东西。我忠于勇敢做自己,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穿出自己的风格才是最重要的。我喜欢服装,喜欢完美的剪裁手工,我也喜欢穿上这些美丽的衣服。

    在过去一年,你最希望改变这个行业的什么?
    时尚因贪婪而变得狂热。我希望行业内的精英们承担更多的责任,为他们设计的、购买的东西负责。他们创造了许多垃圾,也购买了许多垃圾。这只是一个普通手袋而已!所以这些马屁精记者们只是穿梭于不同秀场,在派对上乐此不疲地敷衍喊着“亲爱的”,尽管他们都讨厌彼此,但都没有勇气说出那句“我讨厌你的设计”。人们不敢说出实话,因为他们害怕自己会从头排被移至第二排。时尚是一场诡异的社交游戏。这就像是小说《Lord of the Flies》(蝇王)的现实演绎,只不过主角换成了一群衣着华丽的人。

    1498127501860939.jpg
    摄影:Mark Lebon  造型:Judy Blame  [The Lights, Camera, Action Issue, No. 319, Summer 2012]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3981.jpg摄影:Mark Lebon  造型:Judy Blame  [The Lights, Camera, Action Issue, No. 319, Summer 2012]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5302.jpg摄影:Mark Mattock  创意指导: Judy Blame  [The Hot Beaches Issue, No. 288, June 2008]  

    你认为时尚圈现在减少了与政治的联系吗?
    现在它变得更愤世嫉俗。当我开始进入这个行业时,人们都会忽略之前发生的一切。在那个时代,只有一些极其富有创造力的人才会愿意触碰它。但现在,政治是时尚圈人人都愿意带上的标签。

    最近你与 Moschino by Jeremy Scott 及 Sibling 合作了,还有哪些你很尊敬并想要与之合作的设计师吗?
    我很幸运,我的才能吸引了其他志同道合的优秀人才,我不需要出去寻找更多的机会。我已经在这个行业工作了许久,人们知道可以在哪里找到我。 Jeremy 发现了我在八十年代早期做的贝雷帽,谁也不知道他是在哪里发现的。然后他就通过邮件联系了我,希望与我合作设计一些帽子,我一口答应了。虽然因为制作这些贝雷帽,我的圣诞节被毁了,但与 Sibling 合作是一件顺其自然的事,我认识 Cozette 及 Sid 已经好多年了。

    我喜欢为秀场做造型工作。我现在不怎么去了,我喜欢支持我的朋友,但我不会在那里收集时尚灵感。我之所以喜欢时尚是因为新晋人才总是层出不穷。目前我最喜欢的是 Rottingdean Bazaar ,我单纯喜欢他们新鲜的态度。我关注了他们很久,他们会送给我一些我很欣赏的阴毛徽章。我也很喜欢 Molly Goddard ,虽然我不认识她,但她真的很棒,当然还有 Simone Rocha。伦敦是个充满活力的城市,许多人才都在这里崛起。我喜欢那些回归手工制作的人,我很看重自己着手去制作,所以如果你还没有,那就去做吧!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5666.jpg摄影:Pierre Rutschi  造型:Judy Blame  [The Activism Issue, No. 103, April 1992]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5503.jpg摄影:Tyrone Lebon  创意指导:Judy Blame  造型:Giannie Couji & Neil Stuart  [The 300th Issue, No. 300, June/July, 2009]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9305-side.jpg
    摄影:Tyrone Lebon  创意指导:Judy Blame  造型:Giannie Couji & Neil Stuart  [The 300th Issue, No. 300, June/July, 2009] 

    伦敦还会带给你灵感吗?
    这仍旧是我唯一选择想要工作的地方。这是座创意迸发的城市,唯一可以让我像在这里一样工作的地方就是与设计师 Christopher Nemeth 一起在东京工作。但当我与 Chris 一起工作时,我想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办公。

    我很喜欢 ICA 推出的那本书《HOBAC》。
    这对我来说真的很艰难,但我也没有为此悲痛欲绝。许多参与其中的人现在都已经不在了,尤其是失去了 Chris 。所以这真的很难,我认为每个还活着的人都很难再去谈论它。在 John 离开后,关于 HOBAC 这家店的一切都停止了,因为 John 是我们的支柱。关于它,我们都拥有矛盾的记忆与感受。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5913.jpg摄影:Jenny Howarth  造型:Fred Poodle  [The Madness Issue, No, 34, March 1986]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5959.jpg指导:Judy Blame  摄影:Mark Lebon  [The New Look Issue, No. 121, October 1993]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6003.jpg指导:Judy Blame  摄影:Mark Lebon  [The New Look Issue, No. 121, October 1993] 

    那是顺其自然诞生的,对吗?
    我想是的。我很高兴它诞生了,也很高兴它被人记住了。事实上,我最近遇到了艺术家 Linder Sterling——她是我十七岁时在曼彻斯特的灵感源泉,并带她看了看在 ICA 的展览。我征询了她的意见,她说我们这些出生于八十年代初、经历了朋克时代的人会认为那时在英格兰没有什么创造性。但朋克依旧流行,我们依旧向前进,但博物馆们遗忘了这些,美术馆遗忘了这些,没有人会购买,也没有人会收集,在此次展览中存在着缺口。而 Linder 形容我们这一代就是那个缺口。只有当我们开始回顾时,人们才会开始注意到。

    是否有许多青少年对你成长的八十年代很感兴趣?
    我喜欢与青少年、时尚专业学生或是任何人沟通交流,这是在 ICA 所做的最开心的事。尤其是时尚专业的学生,因为我创造的方式与他们现在所作的截然不同,那时还没有电脑或机器。有一个女孩曾走向我说“这次对话太鼓舞人心了,我想要立刻回家亲手做些什么。”,这是我收到过的最佳反馈。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5710.jpg摄影:Donald Christie  造型:Judy Blame  [The Outlook Issue, No. 163, April 1997]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6047.jpg摄影:Mark Lebon  造型:Judy Blame  [The Artist Issue, No. 107, August 1992]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6086.jpg摄影:Jean Baptiste Mondino Mondino  造型:Judy Blame  [The Dangerous Issue, No. 80, May 1990] 

    你是否会依旧按照自己的方式做些什么?
    ICA 让我可以停下来,回顾过去都做了些什么、什么是我还没做过的、我刚刚又做了些什么。通过这次回顾,我意识到我所做的都很“环保”。这并不是指真正意义上的环保(虽然这方面我也做到了),而是很好地保护了我身处的时尚圈。做我想做的事并不总那么容易,现在我拥有了一套漂亮的公寓(顺便说一下这真的很贵),但如果你总是做缩头乌龟,那就不要总是期待经济上的回报,不妨试着用一种新的方式来看待一切。

    你目前有什么新方向吗?
    我希望创作一个可以巡回的展示,以日本为起点。我也希望出版一本书。所有的这一切听上去有点像是最终的结局,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它更多围绕的是未来即将发生的事。这主要感谢 Kim Jones 邀请我参与他为 Louis Vuitton 创作的致敬 Nemeth 的系列,这给予我许多帮助,让我可以重新把玩这些创意,帮助 Kim 重新演绎它们,并帮助 Chris 的家庭走出他逝世的阴影。对我而言,真的很难从 Chris 过世的阴影中走出,他是独一无二的,我们相处融洽,感情根深蒂固。但现在,我想要向过去告别,寻找一些新鲜事物,一切与此相关的东西。我相信有许多人受到我所做的启发鼓舞后,现在的他们在时尚圈占据比我更加强有力的位置。也许从我所做之事——不管是与 Nemeth 的合作, 亦或是 HOBAC 中——他们也能汲取到一些灵感。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6228.jpg
    摄影:William Baker  造型:Judy Blame  发型:Martin Cullen  化妆:Peter Petrohilos  [The Time Is Now Issue, No. 325, Summer 2013]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6266.jpg
    摄影:William Baker  造型:Judy Blame  发型:Martin Cullen  化妆:Peter Petrohilos  [The Time Is Now Issue, No. 325, Summer 2013]

    我想这就是我想与你探讨的一切。
    谢谢你 Felix,让这一切看上去如此重要!当 Paul Flynn 为 i-D 前来采访我时,他来了至少2到3次。

    我知道,但他远比我专业的多。
    Paul 真的非常棒。他甚至想灌醉我再进行采访,可惜这不太现实。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6414.jpg
    摄影:William Baker  造型:Judy Blame  [The Collectors Issue, No. 328, Winter 2013]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6288.jpg
    摄影:William Baker  造型:Judy Blame  发型:Martin Cullen  化妆:Peter Petrohilos  [The Time Is Now Issue, No. 325, Summer 2013]

    a-look-through-the-judy-blame-i-d-archive-body-image-1466096459.jpg
    摄影:William Baker  造型:Judy Blame  [The Collectors Issue, No. 328, Winter 2013]

    1519149160806-TW_ID_JUDY_BLAME_D_SHOT_01_0150-D.jpgJudy Blame  摄影:Tim Walker

    Credits

    作者:Felix Petty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时尚 , 时尚采访 , Judy Blame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