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VICE 的频道

    音乐 Taylor Glasby 2019.02.11

    韩流偶像 Red Velvet 聊了聊她们的发展、公众的关注与终极梦想

    作为少数在美国巡演的韩国女子团体 ,我们与Red Velvet 聊了聊她们的故事。

    韩流偶像 Red Velvet 聊了聊她们的发展、公众的关注与终极梦想 韩流偶像 Red Velvet 聊了聊她们的发展、公众的关注与终极梦想 韩流偶像 Red Velvet 聊了聊她们的发展、公众的关注与终极梦想

    SMTOWN IN 智利、Gaon Chart Music Awards 上的演出,以及跨越了日本、美国五城及温哥华的两个城市的"Redmare"巡演下一站的最后准备... ...Red Velvet 在繁忙的行程中接受了这次采访。对 Irene(裴珠泫) 、 Wendy(孙承欢) 、 Joy(朴秀荣) 、 Seulgi(姜涩琪)及后来加入的 Yeri(金艺琳) 来说,如此紧凑的日程安排并不陌生,然而将巡演带去北美在韩国女子团体中并不常见。

    随着韩流文化在北美与拉丁美洲的受欢迎程度持续上升,不少韩流男子团体已经成功进军当地市场。然而,从2010年开始算起将巡演带到美国的韩流女子团体用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其中包括2012年的2NE1 、 2016 的 Apink 及以 SOLO 歌手身份进军美国的 CL 。而2019年刚刚开始, Red Velvet 、 Oh My Girl 与 BLACKPINK 就将开启她们的美国巡演。这不仅是一次难度不小的突破及考验,同时也标志着美国音乐市场已经发生了一些转变。

    “成名背后总是有着心酸的代价,从舞台造型、体重社交媒体上的自拍阅读的书籍,随着成为最成功的韩流组合而来的是公众对他们事无巨细的关注。”

    “我们要感谢所有热爱我们音乐的歌迷,正是因为他们的支持,我们才能拥有这样的机会。”作为队长的 Irene 说道。“我们的不懈努力是对他们的爱与支持最好的回报。”这是韩流偶像的标准回答,但 Irene 的话语建立在一个包括众多饱含一腔热血的年轻女性粉丝的庞大粉丝群。她们可能是韩流市场背后的主要经济支柱,但通常而言,主打可爱或性感的女子团体的主要受众是男性,所以相较之下女性粉丝们更愿意花重金支持对她们来说更具吸引力的男子团体,从实体专辑、演唱会门票到各种周边,这需要难以想象的资金投入。

    Red Velvet 吸引人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她们无法被简单归类的多变风格,复杂的二元性已经成为了她们的标志。“Red”代表的是她们活泼可爱的一面(例如从视觉、歌词到曲风都淋漓尽致展现夏日浪漫的《Red Flavor》),而“Velvet”展现的则是与之完全相反的女性柔情(例如《Automatic》与《One Of These Nights》之类的慢节奏的、性感的 R&B 歌曲)。她们与热爱她们的女性粉丝一样多元,兼具可爱与聪慧的同时,又现代、摩登且冷静。 

    最近,她们升华了韩流文化的“girl crush”概念,利用这种强烈又具有力量的音乐与视觉效果创造了一些最佳时刻,例如魅惑诱人的《Peek-A-Boo》,在其如《American Horror Story》(美国恐怖故事)般的音乐录影带中,这几位少女猎杀了一位披萨外卖员,而作为2018最佳流行乐之一的《Bad Boy》讲述了坏男孩和高冷女生游走在危险边缘的感情。在《Dumb Dumb》的音乐录影带中,她们讽刺了认为女性流行偶像是唯命是从的人偶的腐朽想法,但对 Red Velvet 而言,这种愚钝想法显然不复存在。

    “我们所有的歌都传递着自信。”于加拿大出生长大的 Wendy 用流利的英语说道。“我们希望告诉我们的粉丝,只要你怀揣自信,你就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演员事业蒸蒸日上的 Joy 补充道:“我们想要成为一个能激励大家的团体,希望粉丝们能学会如何去爱、如何做自己、如何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与此同时,她们也依旧学习着如何拥有更多的自信。以去年的《Bad Boy》为例,这首她们原本以为成绩不会出色的单曲却意外爆红,而2018年夏日专辑中的《Power Up》同样势如破竹,一发行便横扫韩国几大主流音源榜,这是 SM 公司前所未有的战绩。 Yeri 回忆说她们“真的完全没想到会取得这样的成功”。 

    “每当我们发行新专辑时,我们总会感到兴奋又紧张,总是尝试不同概念的我们永远不知道粉丝会有什么反应。” Seulgi 解释道。“我们对《Bad Boy》同样感到不安,但却意外收到了许多人的喜欢,我们为能够不断开阔音乐视野的自己而自豪。这让我们相信我们还能向粉丝展现更多的东西。”

    音乐与视觉概念的不断变化带来了丰富的情感与体验,而在方法式表演与自我精神分析间自由游走的 Red Velvet 能够完美驾驭各种风格。“我对我们所有的概念都做了研究,有时风格设定与真实的我完全不同,但这样的探索总是很有趣。” Seulgi 说道。

    “刚出道时,我以为我的声音只适合唱像《Happiness》与《Day 1》那样欢快的歌。” Joy 说道。“但尝试了《Peek-A-Boo》与《Bad Boy》之类的新曲风后,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 R&B 。” Wendy 有着与队友相同的担心:“一开始,我真的很担心自己能不能演绎这么多不同的概念。”最终,她的解决方案是“试着在每个概念中找到自己,尽管一开始可能会感到尴尬”。

    成名背后总是有着心酸的代价,从舞台造型、体重、社交媒体上的自拍到阅读的书籍,随着成为最成功的韩流组合而来的是公众对他们事无巨细的关注。 Wendy 说“出现问题基本上都会自己处理。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已习惯了这一切。我们都很忙,我们不想让自己的负担再加重彼此的困扰,但我需要感谢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队友们,她们总会在我需要时照顾我。”作为 Red Velvet “妈妈”担当的 Irene 说她们相互间的扶持是无价的、真诚的。“我认为母性是与生俱来的,而这也是队长必备的特质。”

    Red Velvet 繁忙的日程安排并没有给她们留下太多的自由时间,尽管她们还有尚未实现的梦想,但她们也在这个过程中收获了甜蜜的幸福。“我的终极梦想是独自旅行。” Seulgi 分享道。“我还没有试过,我也不敢想象那会是怎样,因为我对此毫无概念!”对团内最年轻的 Yeri 而言,最简单的事就能让19岁的她收获快乐,例如“当我去买一顶毛茸茸的帽子的时候!” 

    “最近的我情绪有些低落,没有什么能让我真正兴奋起来。”沉思片刻后的 Joy 说道。“但听到我最爱的 Jazz 与 R&B 后,我又感觉像是活了过来。我的终极梦想是向一位十分了解我所爱的音乐的大师学习,然后基于我的所学创造属于自己的音乐。”另一方面, Wendy 在自我批判的同时又鼓励着自己。“我的梦想是一直唱下去,还要试着一个人唱歌。无论我怎么努力练习,我也不能保证每次呈现的都是完美的自己,但最近的我逐渐克服着这方面的问题。当我看到自己在一点点进步时,我意识到唱歌时的我是最快乐的,但我还有很长一段路需要走。” 

    她们的坦率回答中总是隐藏着些许幽默感。在她们最近的韩语单曲《Really Bad Boy》(《Bad Boy》的姐妹篇)中有着这样的歌词——“他真的是个坏男孩/他相信着自己那张帅气的脸而活/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试着驯服你”,但问题是如果在现实生活中遇到这样的男孩,她们会怎么做?“我不会和他约会。我讨厌孤独。” Irene 的回答中透露着女朋友总是想知道男朋友在哪里的小心思。“如果我真的能驯服他就好了。” Seulgi 耸了耸肩继续说道:“如果他真的是个坏男孩,那我就会甩了他。”然而, Yeri 与她们的想法不同。“我肯定会对他置之不理,与他接触只会让我很难受。”她面无表情地说道。

    Seulgi 说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 Red Velvet 将会专注于“我们的巡演,我们也希望能做出一张新专辑。”随着8月1日的临近,她们将迎来出道五周年的纪念日,借此机会她们也对2019年的展望进行了自我审视。“由于这份工作的性质,我们收获了许多的爱,有时甚至比任何人想象的还要多,但正是因为如此,我想我们的每一句、每一个动作都会对那些支持我们的人产生巨大的影响。” Seulgi 继续说道。“所以对我们来说,保持身心健康非常重要,这样我们才能继续传递正能量。” 

    “我们站上的每一个舞台都非常重要。” Joy 补充道。“舞台上的表现影响着我们的粉丝。这让我开始思考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如何才能回馈给粉丝同等的爱。”而对 Wendy 来说,她在过去四年半中与队友一起收获了许多。“无论发生了什么,登上舞台的你必须将一切抛之脑后,你只需要真诚对待音乐,用心聆听,用心感受。”

     

    Credits

    作者:Taylor Glasby

    翻译:Clarence

    关注 i-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标签: 音乐 , 韩国 , K-Pop , 音乐采访 , Red Velvet

    Today on i-D

    Load More

    featured on i-D

    More Features